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该对市场和货币有个最基本的判断
2020-07-03
字号:

    市场和货币,是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两大基本要素,同时又是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上的两个重要概念。认识市场和货币,一直有不同的政治经济需要存在。你可能不相信,同样是市场和货币,不同的政治经济学,出于不同的需要,是会有不同认识和解释的。而从经济学本身来看,应该是什么,很需要有个科学的态度来认定。否则,经济学就不可能成为科学,而是变成了玄学。

    我们根据工业社会发展需要,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定是要根据社会经济发展规律来做事的。只有这样,我们才是在循着科学规律在做事,而不是凭借主观意愿在做事。不能是为了某一些人的利益做事,哪怕是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做事,都是不对的,就不要说是为了少数人的利益做事了。要循着科学发展规律来做事,就必须对一些主要的经济要素,也就是一些主要的经济学概念,有个科学的认识。如果连这些主要的经济学概念,都没有一个科学认识,而是凭主观利益需要去认识和解释,就谈不上科学发展了。不断出现危机,也就不奇怪了。

    一个10岁的女孩,因为承受不了老师的批评,从学校楼上跳下去了。一个成功人士,因为一个9岁的女孩,被关了一年多,在请了著名大律师为其辩护后,今天终于有了判决结果。孩子跳楼,和老师什么关系?很多人希望孩子家长诉诸法律解决问题。在法院,那个成功人士,即便是请了全国最有名的大律师,也还是被重判,因为根据法院的审理,现在给他定下的他犯的那个罪,最高也就是五年刑期。

    市场化必然要求法治化,一个学校的老师,在教学中出现问题,导致悲剧的发生,人们能够想到的,只能是诉诸法律。因为在教育市场化的条件下,只有法律能够给他们做主。而一个成功人士,不能不说他足够精明,不能不说他不够理性自私,否则他怎么能够成为市场经济下的成功人士?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不知道吗?大不了就是一个五年的罪,干啥非要花那么大的价钱去请一个全国有名的大律师来为他辩护?这合算吗?理性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个大律师有必要接这个案子吗?就因为这是一个举国关注的案子为了扬名?他还需要这样做吗?他这样做合算吗?如果不是如此,那背后的市场交易,又是什么?

    这些事真的太让人不解了。一个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通过改革开放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真的应该好好解决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了。如果这个最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这个所谓的改革开放真的改不好也开不公,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建立不起来。如果你的资源配置让市场决定,也就是搞私有化,你真的要做好思想准备,有一天人们真的会要求我们的政府也要市场决定的。因为社会公权力本身就是一个社会公共资源,怎么配置由市场决定,最后结果由作为服务对象的消费者决定,不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了吗?

    反过来,如果你真的希望能够长期执政,并且真的有长期执政的道理,就不能把你的国家资源交给市场来决定,也就是搞私有化。而是应该由政府决定,也就是搞公有,由政府代为公有。如果你把资源交给政府决定,搞公有,也就不存在市场决定的问题,而是一个民主集中的问题了。所谓的市场决定,也应该是逐级进行市场决定,而不是全国性的市场。资源在你的手上,社会公权力也就相应地归了你,你就有集中的权力,剩下的事就是如何把手上的公共资源配置好,用这些资源如何为人民服务了。共产党长期执政的合法性,就在于为百姓掌管社会公共资源,用社会公共资源为人民服务,这是工业社会赋予你的权力和义务,谁也不能进行否定。

    乱发牢骚,这和上面两个案子有关系吗?当然有了。如果资源由市场决定,那么就一定是依法治国的,碰到事情就只能找法院,政府就没有权力来给你解决问题了。反过来,如果资源是由政府决定的,那么该是法律解决的问题,就由法律解决。不该是法律解决的问题,就不必由法律解决,政府就可以解决。像上面的那个跳楼的10岁孩子,如果有政府和学校出面解决,这样的悲剧就不可能发生。孩子就可能去找学校领导,实在不行去找政府来解决这个问题,就不至于被逼的用死来证明什么了。而像那个成功人士,也不用花那么大一笔钱来请大律师,反正法律资源是在政府手上的,怎么判都是政府意愿,请不请大律师都没有意义,判不好百姓会有评判的,真的没必要花那么大一笔冤枉钱。反过来,如果是市场决定,这个钱就太有必要花了,不花反而不应该了。政府不掌握法律资源,法律资源在法官手上掌握着,在律师手上掌握着,出了事你有钱不花钱,就是傻子了。

    至于哪个好,是选择市场决定,还是选择政府决定,还需要我们的政府自己来决定,毕竟我们的政府现在还是有权力决定这个事的。但政府决定下的市场决定,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这太扭曲了,让百姓太为难了。有些事想自己决定一下,有着政府在,实在是决定不了。而有些事想找政府给解决一下,又交给了市场和法院。市场和法律资源,分配的又非常不公,百姓手上又非常有限,最后谁都不管或管不了,百姓也就只能自己受委屈了。哪怕你真的明确了把资源让市场决定,今后你自己不再决定了,能够让百姓自己决定一下,就像那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一样,以后再有什么事,百姓也不怨谁了,自己做的决定,活该自己倒霉,还能怨谁?大不了学不上了,也不至于让孩子受那个委屈而跳楼。都明白了是市场决定,百姓也就不会被媒体煽动着产生那么大的仇恨,让人家吓的弄个大律师来做挡箭牌,花那么多冤枉钱了。

    还有,就是货币的问题。在工业时代,货币到底是价值尺度,还是金融产品,该有个说法了。搞经济,连这个最基本的问题都搞不清,不知我们的经济应该怎么搞?这和上面说的是市场决定,还是政府决定是一样的,不能再含糊了。如果货币是价值尺度,就是一个政府信用,货币的量就必须是固定的。即使是变化的,其增量也必须是具有一定客观依据,必须寻找锚定物,由政府根据这个锚定物的变化而去做明确的相应变化。其数量就不应该是由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来决定,由市场决定,把货币的量随便增减,用货币量的增减进行垄断投机。这个时候再研究数量和流速,就有了经济学意义,也就有了依据。因为当货币量固定的时候,既可以研究数量和流速,也可以把这样的研究应用于引导经济活动。就像物理学上的温度,你确定一个标准,大家都按这个标准来描述温度,就可以作比较了。如果不确定标准,那么描述的所谓温度,就很难说清楚,就很难指导人们去用物理学知识从事实践活动,物理学也就没有了意义。

    反过来,如果不是价值尺度,不是政府信用,而是金融产品,是一般等价物,是硬通货,是财富象征。就像鸡蛋、手机一样,其生产的数量是由市场决定的,那么货币就可以由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去根据需要随便创造,数量就可以由他们决定增减变化,这时的政府信用、价值尺度就失去了意义,就像鸡蛋和手机一样,再研究数量和流速,也就没有了意义。甚至连币值都失去了意义,只有投机去从事绝对占有才具有意义。这时百姓再怎么投机,造成多少损失,就没有政府什么事了。因为你无法控制流通过程中的每一个持有者都是一个什么偏好,他们会出于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来使用货币和增减货币数量。这个时候要做的,只能是看市场的走势,你的投机损失,就赖不得政府了。谁再说他怎么可以判断货币的流速和数量,就跟他去判断股市一样,只能说他要么是瞎猜,要么就是在操纵,百姓怎么信,就是百姓自己的事了。你在那用所谓的模型公式研究了半天,人家数量和币值变了,而且是不断地在变,你的研究还有意义吗?

    这和上面的两个案子也有关系吗?当然有了。货币数量确定了,其币值也就稳定了,在市场经济下,对应的所有财富,包括相应的法律资源,也就都有了明确的价格,人们也就不用在这些问题上动脑筋乱花钱了。没有了钱的干预,剩下的就是寻找事实来进行问题的解决了。货币数量不确定,其币值也就不稳定,相应的法律资源就没有一个确定的价格,就会出现有什么价格办什么事和竞相抬价,用货币来进行决定的现象。如果货币的数量不确定,币值不稳定,前一个案子走法律途径,就很容易走到纠缠于经济赔偿的问题上,最后把问题的解决和纠错给忘了。而第二个案子,除了同样存在这个问题外,更坏的,是如果没有货币数量的确定和币值的稳定,无法标定法律资源的价格,就会形成漫天要价和竞相抬价的现象,法律的公平性也就失去了。法律资源的价格,是由不断变化着数量和币值的货币来决定的,就只能左右摇摆,不可能实现公平的。

    改开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摸石头过河也已经把该摸的都摸了,过不过河、过去干啥也应该有个清晰的说法了。而要决定往哪个方向走,去干什么,像上面说的市场和货币,是非常重要的两个经济工具,该给这两个经济工具一个明确的说法了。西方人就是因为没有搞清这两个工具,或者说搞清了但不想给大家说清楚,才搞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如果我们真的不想把中国搞成西方现在这个样子,就应该有个明确的态度。否则,在这两个工具上一直模糊,你的改开就一定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和方向。对百姓来说,就一定是要把自己搞分裂,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最后导致百姓上当受骗吃亏,也就一定是必然的了。

    如果真的让市场决定,把货币搞成金融产品,就给大家明确说明一下,这样你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了。否则,搞政府决定下的市场决定,一些人打着政府的名义进行投机,百姓就只能跟着进行投机。占了便宜自然不会说什么,吃了亏,就又要去找你政府说事,真的就太便宜那些在市场经济下,打着政府的旗号搞垄断投机的人了。你说你已经不管了,但市场决定是政府决定下的市场决定,怎么能说清楚你不管了?而你真的要管,你还就真的管不了。这个时候,百姓就真的很难办了。时间长了,一件事一件事累积起来,就会有大麻烦的,可能比你直接告诉百姓由市场决定麻烦还大。

    对于这两个概念,真的不能再这样含糊下去了,该有个明确的说法了。

    2020年6月17日初稿

    2020年6月30日修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