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中国已经具备进入工业社会的基本条件
2020-07-01
字号:

    中国是幸运的,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就走完了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四百多年才走完的路。尽管在技术、装备、过程控制上还赶不上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甚至可能在国际政治的影响下,还有几十年甚至更长、更加艰苦的路要走。但工业门类已经健全,工业化和现代化已经基本完成,使得中国在生产方式的转变上,已经开始全面进入工业时代。

    更幸运的,是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在他的领导下,不仅用二十多年的时间给改开建立了强大的物质经济基础,使得改开能够有一个健全的、可以迅速放大和裂化的原始工业雏形,能够把工业门类健全和工业规模做大。并建立了一个强大的人力资源基础和人文基础作为配套,还给中国留下了一个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该公有的已经公有的人民共和体制。也就是领导中国不仅开启了经济建设,还进行了社会主义教育和文化革命,使得中国真正具备了进入工业社会,也就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条件。

    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尽管早于中国三四百年进入工业时代。由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没有进行文化革命,只进行了文化启蒙和文化改革,使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文化和意识形态在本质上还停留在农业社会。尽管在工业革命的影响下,生产方式已经不同于传统的农业社会,在组织方式上进行了创新,在流程控制上实现了科学化。由于没有进行彻底的社会主义教育和文化革命,没有对社会经济结构进行公有化的社会主义改造,导致他们迟迟不能进入工业社会,一直在工业社会的门外进行徘徊,最后不得不向农业社会倒退。

    什么是农业社会?什么又是工业社会?农业社会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在生产方式上自给自足、分散经营。另一个是在体制和结构上全面私有、垄断分封。而且这两个特点是相互关联的。全面私有垄断分封必然导致自给自足分散经营;自给自足分散经营也会催生全面私有垄断分封。如果我们搞全面私有垄断分封,就必然要走向自给自足分散经营。同时自给自足分散经营也必然要走向全面私有垄断分封。这是全面私有垄断分封、自给自足分散经营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最后向农业社会倒退的根本原因。他们的社会生产表面上看已经走向工业化、社会化,实际上由于搞全面私有垄断分封,还是保持自给自足分散经营的模式,不过是层面高了一级,用生产劳动产品满足自己需要,变成生产货币这个特殊商品满足自己需要而已。当社会经济循环无法满足他们这个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停止生产,不会考虑社会需要。

    而工业社会相对于农业社会,在生产方式上是社会化的,在社会组织和分配结构上,是公有共享、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相结合的。工业社会,由于生产方式的改变,必然带来生产关系的改变,也就是带来社会组织结构的改变,进而带动社会分配结构的改变。社会化大生产,一方面是高效,另一方面就是过剩。如果不能进行相应的组织结构和分配结构的改变,在一些进入全面竞争的领域实现公有共享和按需分配,继续交给市场进行配置,就会导致这些领域出现周期性的波动。有时会形成短缺导致危机,有时会形成过剩而导致浪费。实现公有共享按需分配,就可能既解决安全问题,也解决经济波动问题,为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企业创新打下良好基础。但这个改变必须经过社会革命和文化革命,否则,就无法实现,所有者宁可接受波动,乃至破产,也不会接受公有共享。这是中国比较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更加幸运和更接近工业社会的地方。

    受农业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影响,不经过文化革命,就认识不到适应工业社会生产方式改变所必须要进行的相应的社会组织结构和分配结构的改变。受传统的农业文化和垄断分封、垄断投机已经形成的固定的既得利益的决定,掌握国家资源和政权的统治阶级,在工业时代,必然要按农业社会的社会组织形态来建立社会经济结构和分配结构。并且在旧的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意识影响下,一方面在寻找新的垄断分封资源进行占有,另一方面又去占有垄断传统农业社会的垄断分封资源加以利用。当所有的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被垄断者占有,形成了固定的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利益的时候,也就必然要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新的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的制度和分配结构,并建立国家政权来维护这样一个制度和分配结构的稳定。想要进入工业社会,不经过社会革命和文化革命,打破这样一个新的全面私有分散经营、垄断分封垄断投机的制度和分配结构,是不可能使这个社会进入工业社会的,只能在工业社会的大门外进行徘徊。

    资本主义社会之所以没有引领人类社会进入工业社会,而是退回到了农业社会,一直在工业社会的大门外进行徘徊,就是因为在工业和社会革命后,由具有旧文化的新生资产阶级篡夺了革命成果。他们一方面利用工业革命和社会革命后占有的社会公共资源,在传统农业社会分散的农业生产和小商品生产方式的影响下,建立了工业时代机器大工业生产的组织方式,也就是新的全面私有垄断独裁、农业分封垄断投机的组织和分配方式。另一方面根据工业时代社会化大生产的特点,找到了新的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也就是货币加以私人占有和垄断,继续进行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建立了新的、货币的农业分封和垄断投机的资本主义制度。并且为了更高效地进行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还建立了虚拟的金融市场进行投机和垄断投机,使得资本主义不仅继承了传统农业社会的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还把垄断投机变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分配手段,把虚拟经济变成了掠夺实体经济的主要方式加以推广和固化。使得资本主义比较传统农业社会,一方面体现着经济的高效,另一方面则体现着危机的高频。尽管他们通过各种手段把危机控制在经济领域,但由于制度结构形成的危机已经不可避免,由此形成的社会倒退和经济发展停滞也就变的不可避免。想要进入工业社会,进入新的发展模式和发展阶段,也就变得不可能。

    而经过文化革命的中国,不仅打破了传统农业社会旧文化的束缚,也在工业化的过程中,逐渐建立起了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新文化,这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所没有经历的重大社会变革。尽管在改革开放中,一方面传统农业社会的旧文化在复燃,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另一方面西方资本主义形成的新的旧文化不断向中国渗透,同时在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而且对新文化有着巨大的冲击。但由于有文化革命的影响,导致中国的改开始终无法像西方那样,完全按照西方资本主义的模式来进行模仿和复制,并不断有新的、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劳动组织结构和分配结构创生。这些新的劳动组织结构和分配结构的存在和创生,一方面在抵御着西方文化的侵袭,另一方面也在新文化的影响下,促使人们探索建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新的社会经济组织结构和分配结构,并且不断体现出强大的勃勃生机。

    正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由于有共产党的领导,有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有政权在手,有公有制基础,加之有社会主义教育、文化革命,又有了改革开放及对资本主义的认识,使得中国具备了对比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哪个更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什么是真正的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的理性认识基础。尽管有传统的和西方的文化干扰,有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一些模糊认识的影响,社会主义和工业社会,在中国,在七十年的社会实践探索中,已经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出来。工业社会公有共享、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相结合的属性也越来越体现出来。社会主义社会公有共享、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相结合的具体探索和实践,也越来越和工业社会的社会化特性有了具体结合的成功案例。使得适应工业社会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方式和社会组织方式及分配方式,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出来、总结出来、运用起来。

    比如,影响国民经济良性循环、健康发展的主要问题和决定因素,已经被人们感知到,就是以金融垄断为首的公共资源垄断。当形成了公共资源垄断以后,不仅造成政府失血市场失衡,还会通过对实体经济的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剥削掠夺社会。并在社会正常的经济体外,形成一个和社会经济体相互连通、不断从社会经济体抽血、导致社会经济体失血、专注于进行投机和垄断投机的虚拟经济体。而且这个经济体不仅不能像传统封建统治者那样对社会负责,还会面对危机而加以利用,借以实现他们追求的个人和集团利益最大化。正是由于这个虚拟经济体具有垄断投机功能,又不具有政府功能,也就导致实体经济的资金不断向虚拟经济转移,变成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使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规模逐渐增大,通过虚拟经济获得垄断投机利润,使得实体经济不断出现周期性衰竭,极大地影响了国民经济的发展速度和发展效用,也影响着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导致实体经济不断向虚拟经济转化,实业资本向投机资本转化,使实体经济在整个经济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弱化,也就导致整个国民经济失去了价值创造能力,变成了金融垄断投机的工具,使社会经济循环不断出现周期性的中断,形成周期性的危机。

    但是,由于中国在改开中还存有公有经济。特别是中国的改开,是一个从公有经济向私营经济、私有经济转型的过程。加之社会主义实践和教育、文化革命的影响,在这个过程中,也涌现出了一些新生事物,体现出了工业社会公有共享、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结合的社会主义特性,适应了工业社会的发展需要。使得人们对公有共享、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相结合有了新的认识,也使得人们在解决社会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特别是解决模仿西方发达资本主义改开中出现的问题时,拥有并使用了一些新的方法和手段,体现出了非常好的效果。比如,利用公有经济的存在,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解决资本主义无法解决的基础公共设施建设问题,解决社会公共危机问题等。特别是这次新冠疫情的防控,也就是对社会公共卫生危机的处理,更是体现出了公有经济、社会主义新文化、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意义,使得我们国家的防控水平、效率和效用,大大高于资本主义国家。

    再比如,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我们发现了很多解决国家财政循环的好办法,使得我们可以利用公共资源的公有,来取代资本主义国家的税收财政,使得我们国家未来的财政结构和税收结构,可能会有不同于资本主义国家,而且是一个非常高效、经济,和实体经济有着良性互动、相互促进的作用,有着抑制投机和垄断投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改变。还有,就是在企业层面,由于受公有制、社会主义教育和文化革命的影响,一些企业主动把公有共享、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相结合的组织模式和分配模式应用于企业组织结构建设,包括私有企业的实验,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给实体经济企业治理结构创新、摆脱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降低企业内部交易成本,在企业内部去除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培育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民主政治和企业文化、也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民主政治和企业文化,使整个社会形成整体联动提供了成功案例。典型的例子,就是华为的成功和健康成长。

    这些成功的实验,不论从国家的治理结构和宏观经济管理的创新,还是从企业治理结构和分配结构的创新,都提供了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不同于资本主义社会治理模式的成功案例,为人们认识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提供了新的实践证据。使得人们对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的认识,更进了一步,越来越趋于在思想认识上实现两个社会的契合,和社会发展规律探索上的发现。当然,由于认识和实践上存在的问题,我们在改开中也错误地把一些公共资源私有了,导致在错误的私有化基础上形成了固定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影响下,一定会一方面倒向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另一方面极力阻挠我们实现该公有的必须公有的改革。甚至利用自己已经形成的势力,特别是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力,绑架并逼迫我们的改革继续往复制西方资本主义全面私有的方向进行,阻挠我们的改革,向着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向进行改革。

    对于这样的问题,一方面我们的政权还在,另一方面我们还有很大的可以进行私有的制造业部分,特别是延伸的第一产业的加工部分还没有私有,甚至还没有展开,如果政策有力并控制的好,是可以进行有效置换的。对于涉及公共资源已经私有的民生部分,由于共享和按需分配这一块也还没有真正进行,也是可以进行有效置换的。当然,由于没有经验,在私改中让渡太大,在置换中会出现一个很大的成本。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对错误的私改进行纠错所必须要付出的成本。而且这些成本,在调整后的未来社会经济发展中,会逐渐得到弥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如果我们根据工业社会发展需要进行真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对改开进行方向、路线、措施、结构上的调整,我们的准备和启动工作如何做,我们该如何避免使社会经济出现动荡,特别是如何应对改开后已经渗透进来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对我们施加的影响,是需要具有高超的政治魄力、政治胆量、政治智慧、政治手段,并需要进行认识调整和思想转化的。这是对当今中国精英和公知们的一个巨大考验。

    总之,今天的中国,已经走在了工业社会的大门口,具备了引领人类社会进入工业社会暨社会主义社会的所有政治条件、经济条件和文化条件。而且我们也认识到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存在,认识到了社会治理结构改革创新的必要和急迫,看到了改开后如果不能进行改革创新可能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灾难。等待中国的,就是如何做了。中国不应失掉这次引领人类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的历史机遇,不应惧怕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封锁和打压。只要我们认准工业社会公有共享这个社会特性,认准工业社会社会化大生产按需分配和按劳分配相结合这个分配特性,抓住根据工业社会发展需要进行结构转化这个龙头,并下决心把事情做好、做到底,就一定可以扭转被动局面,迎来在世界上获得承认的机会。

    历史的发展有其必然,也存在着偶然。我们坚信,人类总是要最后走进工业社会,也就是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但在什么时候进入、以什么方式进入、在一些什么人带领下进入,则会受着各种因素的影响,存在着偶然性。也许中国抓住当前最好的时机,可能在二十一世纪就可以进入。也可能社会条件真的不具备,还需要几次反复才能使人们的认识达到进入工业社会的条件,需要等待在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再次进行社会革命才能够实现。就看中国的时运,看中国的精英和公知,能否利用这样一个大好时机,引领人类率先把中国带进工业社会,真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使中国再次走在人类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的前列了。

    最后,还是要给大家广告一下,不感兴趣的可以不看。由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建立在创新解释的新的劳动价值论下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已经趋于完善。只是还不便公开发表,正在进行相关的应用成果转化,并开发出了一些比较成熟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应用成果。比如,我们开发了“复兴企业治理模式”、“复兴社会治理模式”、“复兴乡村治理模式”等治理结构设计成果,开发了“公有民租的房地产制度模式”和“公有收入取代税收的新财政模式”等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应用成果。

    对于创新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及转化的应用成果,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们和我们联系,提出你们在从事经济活动中所遇到的问题,我们来共同协商寻求解决。我们也欢迎在大学和科研单位从事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朋友,和我们联系,进行学术上的交流,共同实现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上的理论创新,为改革开放取得成功贡献我们的智慧。为经济学的伟大复兴,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微信:15978425048,或扫描文章后面的二维码,输入“学习华为好榜样”,或“寻求经济问题的解决”,或“进行学术交流”请求通过,我们就可以针对有关问题进行交流。

    2020年6月14日第一稿

    2020年6月29日修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