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中国大陆真正的经济学家不应该再去追求诺奖
2019-10-17
字号: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前天傍晚已经颁出,并没有如人们期盼的那样给我们中国大陆的经济学家,而是给了三位美国经济学家:班纳吉、杜芙洛和克雷默。其中:班纳吉是美籍印度经济学家,杜芙洛是美籍法国经济学家。据说二人还是夫妻,而且杜芙洛成了最年轻的经济学诺奖得主,70后,才47岁,还是第二位女性得主。

    1

    不了解这三位得奖人,让我猜怎么也不会猜到是这三位获奖。实际上不管他们把奖颁给谁,只要不是中国大陆的经济学家,我都猜不到。因为我只能猜哪个中国大陆经济学家能够获得今年的诺奖。尽管我并不希望中国大陆的经济学家获奖,但我还是感觉今年有很大的可能,他们会把今年的奖项颁给中国的某一位或两位经济学家,而且仅仅是颁给我们的经济学家。甚至想好了一位是谁,两位又是谁。很遗憾,也很高兴,他们没有这样做。但愿我的遗憾和高兴,能给我们的那些觊觎诺奖的经济学家们带来好运。

    诺贝尔经济学奖,尽管不是诺贝尔遗嘱下设立的奖项,是后来增加的一个奖项。但打着诺贝尔奖的旗号,就应该是奖励那些为全人类做出贡献的经济学家的。看三位得奖人的得奖评语,看一些人的介绍和评论,真的感觉经济学奖确实有些颁无可颁,真的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该歇歇了。贫困,是西方全面私有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体制在不断地制造贫困,你在学术上、技术上做再多的工作,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过是帮助西方投机政客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骗人罢了。如果你主张改变体制,诺奖就不可能给你了,你看见过诺奖给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吗?

    2

    贫困是相对的,也是绝对的。一个美国老太太,还了一辈子房贷,到死才还清了贷款,单就她个人来说,她这一生算不算在贫困中度过?四十年前的中国城市人口,廉价租住着公有住房,享受着公费医疗和教育,到了工作年龄有工作干,老了有退休金,涨点工资就可以增加一点消费,生活就可以改善一点,储蓄也是在支援国家建设,也是在为自己的安全上保险,没有制度性风险,不欠任何人的钱,他们这一生贫困不贫困?起码是没有什么能困住他们,他们的收入一直是在增长着的,他们的生活一直是在改善着的。因此,要真的消除贫困,还得听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搞社会主义,他们是真正在为全人类做贡献,真正在消除贫困,而且是彻底消除贫困。一面在做消除贫困的工作,一面在加速制造着贫困,你的消除贫困的工作不是骗人的又是什么?

    前两天一个老同事两口来家闲聊,告诉我,儿子要结婚了,他们前一段时间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给在省城工作的孩子投资买了套房子。临老临老,就是这样一笔投资,让大半辈子从不欠钱的他们,一下子欠了三十年的房贷。现在一家三口的主要收入,算下来,除了日常生活开支,主要就是用来还房贷。两口子说着说着还掉了眼泪,他们不理解,辛苦了一辈子,他们的生活境遇,到老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一种无形的悲哀和压力让他们再也轻松不下来,房贷就好像一条锁链彻底困住了他们,让他们开始变成了奴,房奴。

    我了解他们的收入、工作和生活情况。两口子在单位工作时很优秀、很廉洁。生活上很勤快,也很简朴。孩子也很优秀,上了大学还读了研。两口子收入虽然不是很高,一辈子省吃俭用的,但在对孩子的培养和教育上,还是挺舍得花钱的。不会没有积蓄,但也不会有太多的积蓄。如果社会环境不做大的改变,他们的生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孩子的工作和婚姻也不会有大的问题,他们的精神是不会被什么给困住的。到了晚年,应该是可以很好的享受自由自在的老年生活,享受天伦之乐。

    可就是这样一个住房商品化的改变,也就彻底改变了他们的晚年生活。实际上他们早就预感到了会有这一天,他们一直战战兢兢、省吃俭用地生活,就是为了这一天。但真到了这一天,他们还是有些不解,有些困惑,有些难受,有些感到悲哀和压力了。什么是贫困,他们两口的前半生算不算贫穷?现在的他们算不算被困住了?老老实实的劳动,简朴的生活,为国家尽职尽责精心培养着下一代,到老了,还是给困住了,还是走向了贫困,生活在了贫困线上。稍不留心,就可能跌落到贫困线下。

    我经常给同事们做个比喻,人类的劳动以及我们的经济,就好比一个球,人的劳动从球心开始发起,不断地向外扩张,经济也就跟着从这个球心开始不断地向外增长。每扩张增长一步,球的球面和球体就会增大一些。而要填补这些不断扩张增长的球体和球面,就需要更多的人和更多的劳动,需要有更多的高质量的人到球面上去从事高质量的劳动,来填补不断扩大的球体和球面。尽管可以用设备来替代,但最终还是离不了人,起码是为人服务、需要用劳动去进行扩张的。离开了人,没有了人的需求支持,没有了劳动的拓展,这样的扩张和增长就会走向衰竭。因此,我们的经济制度和结构设计,就应该是为了适应球体和球面的不断扩张,不断去扩大劳动人口,去培养更多高质量的劳动人口,这就需要做好生产和消费的平衡,做好资源和劳动产品的分配和再分配。

    我的这个老同事两口,就是按照这个原理去做的。他们不断地丰富完善自己的劳动,也在努力培养自己的孩子,让孩子适应未来的高质量的劳动需要。他们为国家,为社会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但他们自己的今天,他们今天的生活,他们孩子未来的生活,却都被压制在贫困线上,被房子困住了。将来有一天,他们还可能被看病困住,被不可预知的什么东西给困住,他们已经没有能力解困,只能这样贫困的生活下去。是谁、是什么困住了他们,让他们能劳动、有能力、有收入,却生活在贫困线上,很可能一辈子生活在贫困线上,稍不留心,就可能跌落到贫困线以下?

    经济学家们应该解决好这个问题,让他们不受困地、安全地去劳动和生活,让他们能够放心地去为国家和社会培养更高质量的新的劳动人口,让他们能够轻松地去消费,来支持经济的发展。特别是中国的经济学家们,更应该解决好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曾经解决了这个问题。这样的两口子在年轻的时候就没有这个问题,就没有什么能够把他们困住,是劳动也仅仅是劳动,使他们两手空空从农村走出来,变成了国有大型企业的管理和技术人才,有了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有了他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许和自信。但到了晚年,是什么使他们的生活变的回到了贫困线上,不敢对未来有任何期许和美好的向往,只盼着能够尽快把房贷还上。是由于我们受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的误导,制定了错误的经济政策,设计了错误的经济制度,导致他们今天挣扎在贫困线上,导致他们面临着返贫的危险,导致他们有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他们不敢消费、不能消费。而这样一个结果,不就是在改开中,我们的一些精英,根据一些西方政治经济学家,依据西方政治经济学,模仿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和结构设计,建立的一个错误的住房制度和政策造成的吗?

    因此,对于诺奖,我还是劝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别争了,真的没啥意思,还是干点正事的好。别说不会给咱们,就是给咱们,也要考虑要不要,去不去领这个奖的好。这个奖,真的不是什么好奖,和那些选秀节目差不多,都是蒙人害人的,都是愚弄人的,都是惑乱人、把人往疯了去误导的,都是背后有导演在导着、为着他们的利益设计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了整整五十年了,在这五十个奖项下加起来获奖的也有84个人了。这五十年,这84个人,真正解决了多少人类急需要解决的问题?为全人类做了多少贡献?不要说别的国家,就说获奖最多的美国,他们国家内部的贫困问题都解决了多少?是减缓了,还是增大了?在一个错误的政治经济学里去选什么最好的,这个最好的又能好到哪里去?又能为全人类做多少贡献?不产生负外部性,不害人就是好的了。

    3

    西方政治经济学,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来说,就是和宗教一样的一种迷信设计,是控制人们的思想、对人们进行奴役和盘剥的工具,是帮助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掠夺百姓和实体经济的统治工具。而对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同样和宗教一样,是一个把社会主义国家百姓导向愚昧、导向迷乱的工具,是破坏社会主义国家建立科学的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建立科学的共产主义信仰、进行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探索的工具,是阻碍发展中国家实现工业化、走向工业社会的工具,是帮助美国的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实现统治世界、称霸世界的政治统治工具。尽管打着经济的旗号,做的也跟真的在研究经济一样,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什么经济学,就不是真的在研究人,研究资源的有效利用,研究劳动,完全是一种骗术,起码是一种唯心的、颠倒黑白的错误认识。

    即便中国搞改革开放引入市场,中国仍然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在进行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探索的国家。我们的改革开放是在社会革命后做有序的社会衔接,是要面向四个现代化的,是要引领中国走向工业社会的。是旨在建立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该公有的公有、该私有的私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不是要建立全面私有的、农业分封和垄断投机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我们改革开放的目标是共同富裕,消灭两极分化,彻底消灭贫困,建立人类社会新的文明的。是在四个坚持下建立文明富强、公有共享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

    而西方政治经济学,是背叛古典经济学的中立、客观、科学,背叛劳动价值观,为全面私有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提供服务的,是为欺骗百姓、解释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解释人剥削人的资本主义这样一个制度和结构设计的合理而建立的,是为搞垄断投机、剥削掠夺的资产阶级、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服务的。在所有制上是主张和支持全面私有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掠夺的,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是主观唯心的,在价值观上是崇尚主观效用、要素决定的,从整体评价上看,是伪科学的,是具有宗教色彩、为垄断投机资本统治人的思想服务的。这样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根本就不具客观性,也就当然的不具科学性,更不符合工业社会建立劳动决定、公有共享的实际,不符合人的社会属性这个实际,不符合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公有共享这个实际,不符合劳动的功能及客观属性这个实际。

    中国的改革开放,可以借鉴西方政治经济学中内含的一些合理成分,但不能整体全面地照搬照抄,不需要完全接受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指导。也不允许借助改革开放,使西方政治经济学和西方宗教在中国进行广泛传播,来改变我们业已建立起来的、科学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观、人生观,来毒害我们的广大百姓、我们的政治精英、以及我们的下一代。中国的改革开放,需要的是科学的理论经济学和完善后的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指导。因此,中国经济学家的任务,就是广泛借鉴和汲取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特别是借鉴和汲取古典经济学的客观、科学、中立思想,继承古典经济学建立的劳动创造价值的思想,把劳动价值论丰富完善,把科学的理论经济学抽象出来、建立起来,把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丰富完善起来,来指导中国的改革开放,指导中国建立工业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

    4

    西方政治经济学,也就是所谓的新古典经济学,包括一切接受人性的理性自私假设和尊崇主观唯心主义效用价值观的新自由主义、新制度、凯恩斯经济学、福利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等不同学科不同学派在内的各色各类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从放弃和背叛古典经济学劳动价值论,到所谓的边际革命和马歇尔的第二次综合开始算起,已经有了近二百年的发展历史。除了帮助欧洲和北美殖民地的资产阶级建立并巩固了资本主义外,就是帮助资本主义在全世界通过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扩张,剥削掠夺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压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阻挠发展中国家进行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新制度、新结构的探索,阻挠发展中国家实现工业化、进入工业社会。

    特别是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殖民主义扩张,致使资本主义内部纷争不断,导致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灾难。以美国为首的世界金融霸权的建立,导致新殖民主义的形成,依靠挑起世界各地的局部战争维持美国的经济增长和世界霸权,并没有给全人类做出什么巨大贡献,反而给发展中国家、给人类带来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二战后形成的美国金融、军事和科技霸权,严重阻碍着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破坏着世界的和平,影响着世界的均衡,不断在制造着新的、大量的贫困,在科学技术大发展和物质产品生产大繁荣的同时,导致包括他们自己国家人口在内的、世界性的绝大多数人口走向贫困化。而西方政治经济学能做的,也就是在技术上拿出一点姿态,表示他们在寻求解决的办法,实际上这些所谓的技术,这些所谓的办法,根本不可能解决制度上、结构上的问题,剩下的,就是解释存在的合理性了。美国是世界上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多的国家,一共有58人获奖,占了获奖人数的将近70%,但美国的经济走到今天,相比较其它资本主义国家,似乎并没有和他们的获得诺贝尔奖人数和比例有什么关系,所存在的贫困化、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等问题,并没有得到怎么解决,反而表现的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债务,如果进行清算,也就意味着美国资本主义的破产。

    有人会说资本主义催生了工业革命,催生了科技进步、商品生产和市场繁荣,这其中主张建立市场经济和现代企业制度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功不可没。实际上这正是受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控制和毒害,导致思维错乱,看世界颠倒着看的表现。人类社会经济发展、劳动创新,出于人类改善自身生存环境和生活条件、满足人类不同阶段发展需求的需要,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通过人类劳动,自发地向前发展着的。而且这样的发展,是在继承前人的劳动创造的基础上,同时向各个方向不断地在发展着的。也就是说经济的增量,不是简单的线性增长,而是整体的立体增长。经济的发展,劳动的创造,是推动着人类社会整体向前发展着的。

    这样的发展,是有序的、是遵循着自身发展规律和自身发展需要、在劳动的推动下、在人们亲自参与社会实践的影响下,自发地进行着的。既不会超越历史发展阶段跳跃式的发展,也不会停止,更不可能倒退。任何制度和结构设计,适应这样一个发展需要的最好表现,就是实现该公有的公有,压制并最后消除利用具有自然垄断属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私人占有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使人类社会均衡有序的发展,使所有的人在这个发展中受益。单一的军事、科技的发展,为了少数人的发展,大多数人被逐渐的抛弃、压制,被剥削掠夺,这样的发展是不正常的、也是不科学的,更是不均衡和不可持续的。特别是在制度和结构设计不合理、不适应这样一个发展需要、阻碍这个发展的时候,这样的发展也不会停止或倒退,反而可能会在一定的社会历史发展阶段积累能量,在将来某个时间段来加速这样的发展,来冲破这样的阻力,摧毁这样一个错误的制度和结构设计。

    实际上,如果我们用科学的世界观、方法论,用科学的价值观和正确的思维方法,用科学的历史唯物主义和劳动价值观去看资本主义的发展,就会和一些人看到的正好相反,不仅不是资本主义催生了工业革命,反而是工业革命在加速发展,来摧毁阻碍工业革命的资本主义。是工业革命和错误的经济学认识及错误的政治经济学设计,以及农业分封的保守的意识形态,造就了资本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催生了工业革命。而工业革命迅猛地向前发展,就是要摧毁资本主义,寻找其本身应该具有的发展节奏和发展速度,寻找其本身应该具有的发展模式和制度结构,寻找其本身应该具有的发展环境和发展动力,使工业革命后的工业发展,找回自己的节奏和速度,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式和结构,能够有一个好的发展环境和发展动力,使所有人在这个发展中受益,而不仅仅是使一部分人受益,大多数人被抛弃。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越严重,经济的发展速度就会越快,社会整体的发展就越畸形、越不均衡,其发展的结果,一定是要冲破统治阶级的束缚,去寻找自身发展的规律和形式。最后的结果,就是导致经济发展崩溃,社会革命形成,来对不均衡的经济发展进行革命性的调整和再设计。

    因此,经济学家和政治经济学家的任务,就是给不均衡的发展调速,对不合理的发展方式和发展结构进行调整,进行再设计,去营造一个好的发展环境,给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持续稳定均衡的发展动力,使社会经济的发展,走上持续稳定均衡的道路,建立一个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和结构。而西方政治经济学的做法,就是配合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配合西方资产阶级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在阻碍这样的发展,企图把社会发展带回到农业分封时代,满足统治阶级和一少部分人贪婪的需求,也就导致社会发展在局部的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表现的更加急速和迅猛,整体社会发展却不平衡,导致危机和贫困化的不断出现。西方政治经济学配合西方资本主义、资产阶级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对均衡发展需求封堵的越厉害,这样的发展就会越迅猛,直到冲破他们的封堵走上坦途。就好比我们去堵持续不断下来的大水,我们越堵,大水的冲击就会越大一样,直到最后冲破我们的封堵,淹没我们按照他们本身应该有的速度,走向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5

    实际上,我们今天看到的,不是西方政治经济学解决了人类应该解决的问题,为人类做出了什么巨大贡献,而是为少数工业时代的投机分子资产阶级和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提供了进行投机的可能。他们再把这样的投机放大到全社会进行解释,设计了一个所有人都可以实现这样的投机的骗局,来愚弄不明真相的百姓。改变社会发展应有的发展方式,改变社会经济应有的按劳分配的分配方式,改变社会经济发展应有的均衡和可持续,去欺骗剥削掠夺广大劳动群众,欺骗剥削掠夺广大组织劳动的企业家和实体经济,满足资本主义、资产阶级、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资源垄断、农业分封和垄断投机的需要,满足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在全世界实现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的需要。

    西方政治经济学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什么发展空间和发展余地了,能做的就是三件事,一个是脱离实际的玩数学模型,使西方政治经济学走向学术垄断的神秘化、走向形而上学、走向为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设计金融垄断投机产品服务,就是所谓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数学模型化。再一个就是假摸假样搞技术研究,帮助资本主义解决发展不均衡问题,欺骗百姓、麻痹群众,阻止劳动者对资本主义、资产阶级、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反对和反抗,也就是所谓的福利经济学、制度经济学、结构经济学、发展经济学等。最后一个就是像宗教一样在全世界进行传播,愚弄百姓、愚弄发展中国家、愚弄世界,阻碍发展中国家走向工业时代、走向工业社会,把发展中国家压制在农业分封时代,维持他们的农业分封和垄断投机,建立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对全世界的垄断独裁统治。

    对前一个工作,是以知识产权保护的名义对发展中国家进行封锁的,以便阻止发展中国家更多地了解他们的骗局。包括我们中国在内的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所谓经济学家,他们希望我们能做的就是后两个工作,一个就是传播西方政治经济学,在发展中国家复制西方资本主义。再一个就是欺骗百姓,一方面剥削掠夺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就是搞所谓的慈善、搞扶贫、搞减贫、搞资本援助,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思想和金融上的控制,并利用他们控制的舆论工具进行放大宣传,来掩盖他们对发展中国家的剥削掠夺,欺骗麻痹发展中国家。改开四十年,我们中国所谓的经济学家,实际上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家,一直在做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在中国传播西方政治经济学,传播唯心主义世界观,传播主观唯心主义效用价值观,把中国人变成理性的自私人,挑起人与人之间的对立和对抗,方便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在中国的奴役和投机。

    应该说一些人做的是很卖力、很成功的,成果也是非常显著的,不仅成功地把我们的社会精英迷惑,使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变成了全面私有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改变,而且把中国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性观、人生观彻底颠覆,使我们的四观被彻底导入到西方政治经济学所设计的囚笼里,牢牢地关在了这个囚笼里,控制住了我们的思想。西方政治经济学,配合政治渗透和宗教传播,不仅颠覆、窃取了我们前三十年所取得的社会革命和经济建设成果,而且彻底颠覆了中国五千年形成并传承下来的文化。不仅虚无了历史,而且虚无了中华五千年文明,使中国人的思想,被完全导入到追求金钱的投机和垄断投机中,导入到完全接受国际国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分封和剥削掠夺中,使中国社会完全被金融垄断投机所笼罩,离开了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分封就无法继续前行,不得不彻底接受金融垄断投机资本的分封、敲诈、剥削和掠夺。因此,一些所谓的经济学家,实际上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家,也就开始急不可耐地要寻求奖励,幻想着凭借什么“双轨制”、什么“新结构”等,想要去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来实现个人更大的学术投机了。

    6

    应该说,给你搞到这个地步,做的是相当有成效了。而且诺贝尔经济学奖,从来也没有奖励过一个对全人类有贡献的经济学家,都是在奖励那些局部能够做出些突破、也只能是这样局部去做些突破的人的。因为错误的西方政治经济学本来就没有对全人类有过什么贡献,也不可能给全人类做出什么贡献,也就不要奢求他们的政治经济学家们能够为全人类有什么贡献了。何况我们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家,在一个发展中的大国做到如此地步,没有理由不奖励一下了。但理性自私、贪婪吝啬的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供养的那些诺奖评委们,还是认为我们的这些西方政治经济学家们做的不够好,我真的有些替我们的这些西方政治经济学家们感到不公了。也真的很想跟我们的这些西方政治经济学家们说一下,别再那么卖力了,他们的贪婪是无止境的,你们永远也满足不了他们的贪婪欲望的。

    改道吧,真的没必要去争什么诺奖了,别再给他们干了,该干点你们的正事了。对于西方政治经济学,该学的也都学的差不多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了,该看的也都应该看明白了,该体验的也都体验了,该是把西方政治经济学否定的时候了,该是超越西方政治经济学,寻求更科学的理论经济学,回归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时候了。再不否定,中国就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没有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家,就都成了西方政治经济学家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探索,就被你们彻底改变、彻底摧毁了,中国社会就会被你们彻底撕裂,中国的经济就被你们真正彻底的引领到崩溃的边缘,就等啥时候崩溃了。再一味的去为西方政治经济学在中国的传播献身服务,为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服务,你们就真的不是什么经济学家,就变成彻头彻尾的西方政治经济学家,变成学术领域的汉奸买办了。什么能导致社会经济形成崩溃?是社会分裂和社会动乱。而社会分裂则是社会动乱的开始。

    今年的诺奖没有给你们,我真的感觉为你们表示不公,也真的对那些吝啬的国际金融垄断投机资本豢养的评奖人表示我的愤慨。但反过来想,不给就不给吧,没啥稀罕的,对那些旨在为全人类做贡献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家们来说,从来也没有给过,人家不是也过来了吗?不是还在继续认真的做自己的学问吗?西方政治经济学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得诺奖,也不过是给西方政治经济学干些锦上添花的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能说明你们在中国传播西方政治经济学传播的好而已,将来历史并不一定会肯定你们的。争诺奖,说不定还会争出一堆汉奸买办出来,从这个角度看,不给反而是个好事,给你们一个觉醒的机会,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别要了,反了吧,把西方政治经济学给它否定了,把古典经济学复兴了,把人性假设给它颠倒过来,把劳动价值论完善起来,把科学的理论经济学创建起来,把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丰富起来,把我们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开导回正道,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放弃违背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全面私有的资本主义,去建设我们应该建设的、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该公有的公有的社会主义社会,引领人类社会率先进入工业社会,真正为全人类做出我们中国经济学家应该做出的伟大贡献,为人类文明的进步贡献我们中国经济学家的智慧,而不是仅仅为金融垄断投机资本服务,这些才是中国经济学家们应该干的事。到那时,当他们把诺贝尔奖给你们的时候,我们应该考虑的是该不该要,考虑他们的态度是不是真诚,考虑他们是不是真的开始要给为全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经济学家颁奖了。

    最后,还是要广告一下,人类的经济活动,一定是为了人这个最终的劳动产品的生产服务的,而不仅仅是为了物质产品或商品生产服务的。因此,经济学理论,不论是科学的经济学理论,还是政治经济学理论,都不能离开人的生产而专注于研究商品的生产,更不能为资源占有垄断分封和垄断投机服务,为物质产品的占有和投机服务。这样的经济学理论,既不是科学的经济学理论,也不是科学的政治经济学理论,而是片面的、错误的、庸俗的政治经济学理论。用这样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指导人们的经济实践,指导社会经济结构和制度设计建设,必然的要导致人类的经济活动走向崩溃,走向周期性的危机和革命,走向历史的倒退和复辟。

    传统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诞生在农业社会后期和工业时代的初期。而人类已经进入工业时代,为了适应工业社会发现需要,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急需结合工业社会发展需要进行革命和创新。而这样的革命和创新,正在许许多多献身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研究的学者和思想者中进行着。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出现一场伟大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创新的革命,出现一场以劳动价值论的重新解释和科学重建为基础的伟大的经济科学的复兴。因为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的诞生,起源于古典经济学,起源于对劳动的认识。而人、资源、劳动,才是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真正对象,对人、资源、劳动的研究,才是科学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得以建立的真正基础。而这样的经济科学的复兴,就可能率先出现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改开的中国,出现在进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中的中国,出现在工业社会暨社会主义社会探索建设中的中国。因为只有这样的经济科学的伟大复兴,能够把中国带向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社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我们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开发的科学的新经济学理论体系已经整体完成,一个建立在以人的生产和价值的劳动创造及资源的整体共享为核心和基础内容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已经初步建立起来。开始面向高等院校、科研单位和社会经济组织进行交流传播,并在多个领域进行了成果转化,在多个领域建立起了新的结构建设和组织治理模型,对所有的人类经济活动进行了重新解释,取得了科学的理论经济学建立应该起到的效果。有兴趣的高等院校、科研单位和社会经济组织,可以和我们联系。联系方式:通过手机号13839179825或扫描文章下面的二维码,输入单位名称请求通过,先加微信进行沟通,然后再确定下一步的沟通交流途径和方式。

    新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建立,由于是一个针对人类整体经济活动的创新理论研究成果,关乎着人类社会方方面面的重建,对现实社会有着各种各样的巨大影响,暂时不适合在社会层面进行整体传播,不适合对个人进行传播。因此,我们暂时谢绝个人和我们进行联系交流,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想了解我们的研究动态,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文章和草根网博客,所发文章都是我们的原创,都以统一的作者名称“盛兴瑞”进行发表,都体现着我们的经济思想,都在谨慎地、负责任地进行着新经济学理论的传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