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胜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医鬼谷子 - 张胜兵首页
张胜兵《攻癌救命录》连载之肝癌
2019-12-12
字号:
    第五节肝癌

    好,这节课我们开始讲肝癌,因为肝癌,在十多年前我就成功地治愈过肝癌,治愈肝癌也算是我的成名“代表作”,所以这节课的内容可能会多一些。关于肝癌、肝血管瘤、肝囊肿、肝硬化腹水等等病案很多,如果把所有的病案全讲(完),(耗时)恐怕可能会(相当于)讲一本书(的时间),所以,我摘取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特别是?给我送过锦旗的,庸胜堂弟子见过病人本人的,这样更有说服力迈),从这里开始入手讲,把病案讲完呢,我们就总结一下肝癌及其所有的证型都讲一下。(

    我们先从这个2018年7月份成功治愈的一例肝癌,因位这个病人(这个病人治愈后送了锦旗,我们从这个病案开始入手讲,讲一下这个肝癌。

    王某,男,55岁。

    主诉:胁痛十年,加重一月。

    现病史:患者自述有乙肝病史那20多年,十余年来自觉右胁肋部隐痛,(当然这个患者有乙肝病史20多年),而近一个月胁痛有加重的趋势。经天津某三级甲等西医院西医确诊为“肝癌”。

    因为有很多部分乙肝,时间久了之后有一些就会转化成肝癌了。这个病人就是其中之一,当确诊肝癌之后,病人自己和家属都不敢相信,(不能敢相信接受肝癌)这个事实,都觉得有了患肝癌症之后可能活不久了。于是,就到北京数一数二的某三级甲等西医医院进一步确诊,确定还是肝癌。病人及其家属万念俱灰,知道这个病如果是经过西医治疗的话,那是九死一生。而且他们家也有一些西医的亲戚朋友就是西医临床医生,这些人就劝他干脆回去,能吃就吃,能喝就喝,算了,不用治疗了,免得受罪。但是,家属和患者都不死心,到处打听,看有没有好的中医。于是乎后来,经人介绍辗转到我处就诊。

    见到病人本人之后,经查体,患者偏瘦,面色萎黄,而且他还有胆囊切除史。(以前得过胆结石,然后切除了胆囊)。现在来的症状,他的主诉并不仅仅是胁痛,还有整个头眩晕,整个头蒙沉沉的。也就是说这个患者除了有胁痛以外,还伴随遂让患者不适感的是还有眩晕、乏力、腰酸、多梦、尿不尽、夜起有三到四次,摸其脉象呢是脉革数,。“(请注意这个革,如按鼓皮,外强中干”)。脉象是革和呢,舌尖红,苔白腻,舌体胖大。那么根据寸关尺三部呢就脉诊发现了他的左关脉偏浮,双尺脉略沉……(左关脉司是司肝胆,双尺脉候肾。)如以此说来呢脉推知,:肾虚、肝气上逆,通过这个脉象就能呢,;但是数脉呢,说明体内已经化热;而革呢脉主伤精津亡血,大部分主虚证属于革脉。不熟悉脉诊的人有些人就把它摸时会把革脉当成滑(数)脉或者其他的脉象,具体呢我在当时也讲得很清楚了,或者其他的脉象,这个病人是一个典型的革脉,当时有很多庸胜堂的弟子当时很多在跟诊,我当时也详细地讲解过了。

    那么我们革脉的特点及与其他脉的鉴别要点。

    综上所述,中医诊断为:眩晕,胁痛。(中医的病名就可以诊断为眩晕,胁痛)

    证型:肝肾亏虚,脾虚痰阻。(革脉大部分是虚症,对脉象很多人搞不清楚,不能鉴别的话很容易摸成滑数脉,脾虚痰阻导致清阳不升就眩晕了,脾不升清,胃不降浊,清阳不升导致眩晕,他有腰膝酸软、胁痛这些都是肝肾亏虚的表现)

    治则:补益肝肾,化痰止眩,佐以安神(因为他多梦,所以我们佐以安神的药)。

    处方: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

    这里有必要解释下,病人脾虚痰阻,脾不升清,胃不降浊,清阳不升导致眩晕;他有腰膝酸软、胁痛这些都是肝肾亏虚的表现。治则为补益肝肾,化痰止眩。因为他多梦,所以我们佐以安神的药。处方是以白术天麻汤进行加减。有的人也许就会有疑问:他的西医诊断是“肝癌”,到这里来了怎么就成怎么我们诊断了个为“眩晕”?我们。半夏白术天麻汤不是治疗痰浊中阻引起的这个眩晕吗?那为什么用这个方?这个方不是治肝癌的啊?对,这个方不是治肝癌的。而且,这个病人来了我也没有把他当肝癌看,因为中医根本就没有“肝癌”这个病名嘛。“见证治证、辨证论治”是中医的核心。

    第一次的处方如下:

    法半夏15克、天麻15克、泽泻15克、车前子10克、茯苓10克、陈皮15克、黄芪20克、知母10克、甘草10克、怀牛膝20克、杜仲20克、枸杞10克、柴胡10克、生白芍10克、川楝子3克、茯神15克、合欢皮15克、夜交藤15克,五剂。

    就开了五天的药。那么这个方子呢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而成,主要用来治他的眩晕。因为他目前为止,症状表现的最明显的是眩晕,所以,我们以用治眩晕的主方来加减。与之相应的方为主方再加减。我们用黄芪来补气升清生津,那用知母来防止其气有余为火之后产生的热。“黄芪配知母”我讲过很多次,这里不啰嗦了。怀牛膝、杜仲、枸杞这个是补肝肾,因为他有腰酸、胁痛,(这个都是肝肾亏虚引起),所以我们是以补肝肾的方法,。以柴胡来疏肝,生白芍和川楝子这个地方用的很精妙,生白芍和川楝子合起来是针对他的左关部脉略浮,生白芍具有一定的镇肝阳作用,镇肝阳、敛肝养阴血作用;,而川楝子全部都用皆可用到川楝子来泄肝气。比方说镇肝熄风汤里面就有川楝子来泄肝气,而且只用了那有6克这么一点点,点到即止;一贯煎里面也用川楝子泻肝气,一贯煎是治疗肝阴虚,的(阴虚胁痛一贯煎)。只要是肝脏有火,不管是实火还是虚火,只要肝上有火,都可以用一点川楝子来泻肝火。还有一个方子叫金铃子散,因为(川楝子就是金铃子,)由川楝子和元胡组成,可以治疗胁痛。川楝子这味药能够泄肝气,但是不可久服,因为肝气不能泄太过,点到即止,用多了也不行,一般三到六克即可。至于茯神、合欢皮、夜交藤是给他安神的,他多梦嘛,合欢皮又能解郁,茯神兼化痰的功效。这个方子其实就是以半夏白术天麻麻汤为主,其实是(其实是涵盖了方方面面面)。,但是我们能找到的方子就是半夏白术天麻汤,其他的全部是再根据这个病人实际情况,随证灵活加减而成。特别是他。这个方子里面还有一个药属妙用,病人夜起三到四次,我们根本就没有给他用缩泉丸或者其他(固涩剂),我们就用了车前子10克给他利尿,因为我们把痰湿化掉,肝肾一培补,他的夜起自然而然就少了。

    好,患者服上药五副药之后复诊,患者自述诉眩晕、胁痛都有减轻,多梦的情况还存在如前,吃了几副中药之后患者自己感觉吃饭不太多纳食无明显改善。于是乎,我们在上方的基础之上加了生鸡内金15克五味子10克,这个以五味子我们是,安神、安神。,以生鸡内金呢在这里有几个作用,一呢能够健脾胃、消食,另外生鸡内金还具有兼软坚散结的作用,因为他毕竟有。虽然患者有主患为现在的主诉,临床表现最突出的,但是现在“肝癌”仍然不是我们主攻的方向,为什么呢?因为是眩晕以及胁痛,是眩晕以及胁痛,(为现有主要矛盾),所以我们应该仍然是治疗先解决(现有主要矛盾)眩晕及胁痛为主,而且眩晕是特别的严重。

    好,又服五剂之后,患者病情发生了好的变化,患者自述眩晕基本消失,腰酸、胁痛减轻,纳食也恢复,多梦的情况得到明显改善,乏力也得到明显改善。好,这个时候呢,现在时机基本成熟,我们就可以转向治疗所谓的“肝癌”了。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没有给他用(直接)治肝癌的药。但是,我们在给他调理身体,调节肝、脾、肾等等,去痰湿、安神等等。这些都是为我们接下来给他治“肝癌”打基础的,他的基础体质不好,又眩晕、又多梦、又腰酸的的等兼证过多。如果说不把他的基础体质调整好,你一味的去治“癌症”的话,那会适得其反,特别是作为为肝这个脏,。,“肝体阴而用阳”、“脏属阴、腑属阳”,肝属脏所以肝属阴,但他呢,的特性是生发向上,而向上呢的属于阳性、向下属于阴性,所以它“体阴而用阳”。我们把她打个比方,就如同一个女人具有男人的性格。那么,一个女人具有男人的性格,她如果和你产生了矛盾,也就是病了,?你需要去治疗的话,(你该如何去缓和这个矛盾?),也就相当于肝病了你怎么去治疗它?。你只能够以柔克刚,慢慢来,一步一步来。就相当于一个脾气很暴躁的女子,你想要征服她,你得顺着她,服从她,慢慢来,。另外一个比方,就有点类似于驯马呀、训牛呀,特别是一些野马。驯马的高手可以征服它,那么就要先顺着它,让它先像脱缰的马一样尽力地奔跑、发泄,。那么肝脏就是这样的,“体阴而用阳”,是一个具有男人性格的女人,所以,我们必须把它整体安抚好了之后,再一步一步来。所以,我们最开始就给他治疗“眩晕”、“胁痛”、补了肾、安了神等。把这些基础工作做好之后,接下来我们掌握好缰绳,慢慢来,慢慢来,以柔克刚。,(在它锐气已尽时,就能制服它了)。那么肝脏就是这样的,“体阴而用阳”,是一个具有男人性格的女人,所以,我们必须把它整体安抚好了之后,再一步一步来。所以,我们最开始就给他治疗“眩晕”、“胁痛”、补了肾、安了神等。把这些基础工作做好之后,接下来我们就对才能对这个所谓的“肝癌”进行治疗。但是,我们也并非是一味地强攻,我们仍然采用怀柔政策,以柔克刚。

    通过我们这几副药的调理,基础工作已经做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对所谓的“肝癌”进行治疗。那么患者及其家属因为这个肝癌这时候呢,(,我感受到了患者以及其家属的压力。

    因为肝癌肯定是有压力的),这个病人有20多年的乙肝病史,大家知道,在我的《医门推敲》第一部,这本书里面,记载了“乙肝”的转阴的所谓的的秘方,对于乙肝的治疗的效果很好。但是,现在我们的主要目的并不给他是治疗乙肝,因为他已经转转肝癌了嘛,但是治疗乙肝转成的肝癌,如果,这个病人证属体内确确实实有湿热带点火的,我们仍然可以采用治疗乙肝的秘方里的一些主要的成分。

    “见肝之病,知肝传脾”,(这个病人肝生了病)肝上长了东西,势必引起脾虚,此病人也在其列。因其舌象表现为舌体胖大、舌苔胎白腻,他肯定有脾虚。所以,我们仍然采用的是综合调节肝、脾、肾三脏来进行综合性调节。“肝肾同源”嘛,所以我们在治疗很多肝病,(如肝癌),特别是年纪大的患者应该肝肾同调、肝脾同调。 “见肝之病,知肝传必先传脾”、“肝肾同源”、“乙癸同源”这些都是说明肝、脾、肾三脏的关系的。好,这些问题都差不多解决之后,弄明白这三脏的关系后,我们就开始从肝、脾、肾三脏入手对肝癌来进行治疗。我们采用的方药是鳖牡逍遥散加减。:(这个鳖是鳖甲的鳖,牡是牡蛎的牡)。因为,他有肝郁脾虚的情况,所以,我们肯定要用逍遥散做基础方,

    用鳖牡逍遥散加减。

    方药:

    鳖甲30克生牡蛎30克大贝30克法半夏15克胆南星10克白芥子10克丹参30克红花10克赤芍10克生白芍10克柴胡10克茯苓10克茯神10克当归10克炒白术10克甘草10克薄荷6克山慈菇15克田鸡黄10克灵芝10克茵陈10克蚤休10克鸡骨草10克蛇舌草10克半枝莲10克七叶一枝花10克生鸡内金10克炒山楂10克生麦芽6克枸杞10克怀牛膝20克

    另外再配服“张氏抗癌丸四号”,我们之前出现过一号、二号、三号,这里有最新又出现的四号,抗癌的成分有一些差不多,但是对于肝癌来说他有特定的抗癌成份。

    我们仍然遵循“肝体阴而用阳”这个特性。

    这个方子大家看了就明白了,前面的全部都是软坚散结的药,但是你却没有发现一味什么穿山甲、三棱、莪术这些药,为什么呢?因为“肝体阴而用阳”,不可强攻,只能够慢慢的软坚散结。其实一际上是一种慢慢的软化的方法,并不是硬碰硬。穿山甲、三棱、莪术、青皮这都是硬碰硬的药,我们不采用硬碰硬的方法,特别对肝来说,硬碰硬有时候会适得其反,我们用鳖甲、生牡蛎、大贝来软坚散结、化痰,用法夏、胆南星、白芥子来化痰;丹参、红花、赤芍是一种慢慢的软化的方法,并不是硬碰硬。穿山甲、三棱、莪术、青皮这都是硬碰硬的药,我们不采用硬碰硬的方法,特别对肝来说,硬碰硬有时候会适得其反,我们用鳖甲、生牡蛎、大贝来软坚散结、化痰,用法夏、胆南星、白芥子来化痰;丹参、红花、赤芍来活血化瘀;好,这里可能有的人就想了不明白,为什么方子里赤芍、生白芍都有?我们讲过,大部分癌症都是痰瘀焦作交着,所以既要化痰软坚也需又要活血化瘀,赤芍是可以活血化瘀,生白芍有柔肝、养肝、镇肝阳的作用,它不具备活血化瘀作用。这里赤芍和生白芍在一起用,各有其作用,各司其职;柴胡、芍药、当归、茯苓、白术、甘草、薄荷,这个是逍遥散的成分,而这里有必要说明的是,这个关于白术,如果胃口不好或大便偏稀用炒白术,如果大便偏干用生白术,所以白术的也使用是根据病人的实际情况来定;山慈菇、蛇舌草、半枝莲这些药,是配合协同前面软坚散结、活血化瘀的药,是清热解毒类的所谓的“抗癌”成分的癌”药;而而田基黄、七叶一枝花、蚤休、鸡骨草这些些药,是乙肝秘方里的主要成分,因为这个病人“乙肝”多年,他是由“乙肝病”转为“肝癌”的,这里我们取其清热解毒的作用;而灵芝它是安神,且具有一定的所谓的“抗癌“作用;枸杞、怀牛膝仍然补肝肾;生鸡内金可以健脾胃,也能够软坚件散结,健胃消食;而焦山楂就是(炒山楂它)能替代部分胆的部分作用,病人已经被切除了胆已经被切除了囊,厌油腻,所以焦山楂(炒山楂)可以辅助消化脂肪;而麦芽为什么用生麦芽,且只用了6克,为什么不用炒麦芽?这个问题我也讲过多次。生麦芽疏肝胆之气,用生麦芽的道理和上面讲的开始我们讲的用川楝子都的道理是一样的,少量的用一下来生发肝胆之气,我们这里就不用川楝子了,因为之前用过了,而且已经达到了泄肝的作用,我们就用鳖牡逍遥散加减化裁煎汤药,让病人连服一个多月,然后病情稳定后,病人就回老家了,自行吃药。按医嘱服药。给让他带了三个月的丸药,“张氏抗癌丸四号”带回去吃。

    在这三个月期间,由于患者是北方人,而我在南方,我们距离太远,三个月之内没有面诊,期间只是在以微信里的方式给他调整过几次方药,基本上是以鳖牡逍遥散为基础方来随证加减化裁的。三个月后呢,可能没有到三个月吧,十月份的时候我去北京讲课,这个病人天天都在关注我的微信,在朋友圈里发现我来北京了,就带着他夫人找到我讲课的地方找到我,找到在我所住的酒店,带着他复查的结果,所有指标全部正常了,夫妻两个高兴得不得了,甚至恨不得要下跪。我说,病治好了是你的福分,我跟每一个癌症病人都这么说的,你在我这里治疗是将性命都交付给我了,我肯定是肩负重任,如果说我用心的给你治,病治愈了,那不是我的功劳,那也不是我有多厉害,而是你的福报到了。因为,中医看病特别讲究医缘,我一直认为,我治好那些病人都是跟我有医缘,而且也是他有福报。如果从唯心的角度上讲的话,也可以转化成这么一句话,就说我可能是上天派来渡他的人,他有此一劫,而我刚好是渡他的人,而他刚好又有福报。所以,这种绝症在我手上治好,我觉得功劳不在于我,而在于他是否有福报,在于我们是否有医缘。

    于是乎这个病人为了表示感谢,就送了一面锦旗给我。锦旗上面写的是:赠国际名医张胜兵,医术精湛扬四海,技艺卓绝震九州。庸胜堂的弟子把锦旗拍了照片,网上能查到,也发在了朋友圈。很多同行、医家,(包括一些肿瘤的专家都)说这个这幅对联写得好。但是由于他在医院确诊是“肝癌”,我呢特别的担担心别人说我在吹牛,特别是有一定知名度之后,更加担心别人去对我进行诋毁,我就跟病人说,要不这样吧,你送锦旗可以,但是上面就不要写 “肝癌”了,你就写“肝硬化”吧,因为绝大多数西医是不会相信中医可以治愈肝癌的,很多不懂中医的人会认为,你治好了“肝癌”那基本上就是吹牛。基于这个担心,所以,这个锦旗如果写“治愈肝癌”我不敢挂。于是,我就让他写了一个“肝硬化”。所以,锦旗上写的是肝硬化之语,其实他确诊为“肝癌”。

    有趣的是,这个病人一直在关注我的朋友圈,关注我的每一条信息,他说,如果看不到我的朋友圈,看不到我的信息,他就觉得好像没命了一样,他心里不踏实。当时在北京的时候好多人都看到了,他用一口天津口音说:“看不到张医生的朋友圈,感觉魂都没了”。所以,从这一点也能看出,一个医生他的言行对病人的影响有多么大,身系着病人的生命安危,所以,我们的肩上的担子是很重的。作为一个优秀的医生,不要当病人面说一些悲观的话。我个人认为,在朋友圈也应该发些积极的言论。这样,你的磁场可以影响到你的病人,影响到他们的心态,影响他们配合吃药(治疗)的这个结果。

    好,我们再讲一个比较经典的肝癌病案。为什么这个肝癌病案比较经典呢?因为,我初次接诊的时候,我觉得是没有希望的。

    胡某,男,71岁。初诊时间2018年10月25日。

    主诉:胁痛一月,加重一周。

    现病史:患者自诉胁肋部疼痛一个多月,前几天加重,去医院确诊为“肝癌晚期”,大便偏黑(说明有消化道出血了),并且有发烧的情况,2018年10月23号住院时出现发烧的情况,西医通过西药给他强行退烧。西医检查甲胎蛋白800多,肝上长满肿瘤多达10多个,肿瘤,其中最大的有13公分。病人性格比较倔强。观其舌:舌红少苔。典型的舌红少苔,舌下脉络严重瘀阻,摸其脉象为的疾脉。请注意,是疾脉,不是数脉,那是特别的快。

    这个患者因为是我一个朋友的亲戚,所以是受邀上门应诊,出诊的地方就在他所住医院的住院部,是武汉的某一家三级甲等西医医院。而且病人由于有出血现象,在医院是吃流质饮食。我去的时候病人才住院两天,病人23号紧急入院,我是25号应诊。通过我拿脉四诊断之后呢,根据其全面了解病情之后,经与家属的意见沟通,统一意见就是多鼓励患者,暂时欺骗患者说他得的是“肝血管瘤”。我周围的许多人都知道我治好过很多“肝血管瘤”。家属就对患者说,张医生是“肝血管瘤”克星,张医生来了之后,你这个问题很快就会解决。为了让患者配合治疗,给他生的希望,我们一起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说他得的是“肝血管瘤”。

    病人胁痛,大便干,舌红少苔,脉是疾脉(不是细数,是疾脉,是阴虚到一定情况多因阳热极盛,阴气欲竭所致)。

    这种综合以上情况呢在,中医诊断为:

    一、胁痛。

    二、血证(因为他有出血,所以归属于中医的胁痛,血证)。

    证型:肝阴虚或肝肾阴虚。

    治则:养肝阴或、培补肝肾之阴。

    代表拟方:一贯煎加减。

    一贯煎的功效就是治疗阴虚胁痛的。古人说一贯煎治疗阴虚引起胁痛,这个病人的胁痛证型正好是阴虚,我们当然用一贯煎,即使他是“肝癌”,我们仍然以一贯煎加减来治疗他。

    具体方药是:

    北沙参15克、麦冬15克、当归15克、生地30克、枸杞20克、川楝子6克、元胡10克、三七10克、仙鹤草30克、白芨10克、丹参30克、丹皮10克、赤芍15克、柴胡10克、香附10克、郁金10克、大贝30克、玄参15克、鳖甲30克、红花10克、泽兰30克、益母草30克、茯苓20克、生白术15克、铁皮石斛10克、玫瑰花10克、蛇舌草15克、半枝莲15克、半边莲15克、胆南星10克、白芥子10克、生鸡内金15克、陈皮15克、生牡蛎30克、海蛤壳30克。

    这是第一次的处方,前面的药就是一贯煎;然后川楝子加元胡就是金铃子散(治疗胁痛的);三七、仙鹤草、白芨是给他止血的;丹参、丹皮、赤芍、泽兰、益母草、红花这些全部是给他活血化瘀的,因为他舌下脉络严重瘀阻;柴胡、香附、郁金、玫瑰花这些都是给他疏肝解郁的;玄参既可以养阴通便又可以和鳖甲、大贝、牡蛎在一起软坚散结;因为病人有便秘(大便干结),所以,我在这里用的白术是生白术;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把方药念完之后大家肯定也看到了逍遥散的影子,其实是一贯煎加减,“逍遥散”我们用了一部分药;铁皮石斛是给他益气养阴,阴虚嘛,脉象到了(疾脉证);蛇舌草、半枝莲、半边莲协助配合胆南星、白芥子、生牡蛎、海蛤壳、生鸡内金、大贝、鳖甲、玄参来所谓的“抗肿瘤”软坚散结;丹参、丹皮、赤芍活血化瘀。此方集养肝肾之阴、活血化瘀、软坚散结化痰、清热解毒于一身。

    病人按方吃了一段时间药,具体吃了几天我忘了,因为这个病人不是我在诊所接诊的,是在医院接诊的,而且这个药也不是我提供的,我只提供了药方,因为,这毕竟是熟人的亲戚,而且是很亲的亲人。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病人发烧这个情况,三级甲等医院搞不定。几天之后,患者家属给我反映说,病人烧到39.8度,用西医的方法只能暂时退烧,药效过后还发烧,所以希望我调整下药方,将这个发烧的情况搞定。这次相当于复诊,原方不变加两味药:秦艽15克青蒿15克。加了两味退虚热的药,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两位药加进去很快就把他这个发烧的情况解决了。大家可能知道青蒿、鳖甲是退虚热的。他这个病人的发烧呢,如果说是纯一般的阴虚引起发烧的话,一贯煎就可以退烧,但是,服一贯煎后他并没有退烧,而且当时西医也在用药,我原以为西医用药可以把这个体温降下来,没想到的是,没搞定。还是得用中药医的方法来治,我加了秦艽和青蒿各15克,由于原方里面本来就有鳖甲,所以把秦艽上去的时候有点类似于秦艽鳖甲汤,青蒿、鳖甲,秦艽鳖甲都有了,就用了这么简单的几味中药,很快就退烧了。

    但是,烧退了之后并不是彻底根治了,接下来我们接着讲。病人又吃了一段时间的药,病人的舌脉发生了变化,病人以前的是典型的舌红少苔,现在变成了舌红苔白小腻。也就是说通过我们吃药养阴,把阴养起来之后,他体内的湿气在舌面上表现出来了。那么,是不是舌红少苔就说明之前没有湿气呢?是不是吃药之后增加了湿气、痰湿呢?并非如此!而在他发病的时候是典型的肝阴虚症状,在那一刻、他就是舌红少苔、脉象很疾(阴极热盛掩盖了痰湿症状),而后来,通过我们的养阴清热治疗之后,(热退痰湿现)他体内本来存在着的痰湿在舌面上表现出来,脉象由疾脉也变成了弦滑。

    又经过一段时间治疗之后,患者大便再没有出现黑便,也没有就是说出血的情况得到了控制,于是,将方药去掉了三七、仙鹤草和白芨这三味药;由于他这个胁痛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几乎没有怎么痛,我们就去掉了川楝子、元胡;由于舌红少苔、脉疾的情况已经改善,所以我们去掉了一贯煎,改成了逍遥散。

    用改方服药一段时间之后呢,病人又反映又发烧了,西医仍然没有办法。于是病人家属又要求复诊改方。这次改方嘱病人停服以前所有的药(一贯煎、逍遥散、抗肿瘤的药全停了),我就开了一个三仁汤。病人服两三副次药之后烧退了,从此以后再没发烧。(趣记歌诀:“三人爬竹竿,扑通滑下来”三仁汤)(趣记歌诀)。,这就有意思了,之前退虚热的秦艽鳖甲汤、青蒿鳖甲汤退虚热让病人退烧了,这次为什么用三仁汤?因为这次病人的舌红苔白腻,脉弦滑,刚好符合三仁人汤证,三仁汤吃后很快退烧了,所以效如桴鼓。中医认为这次的发烧的本质和以前不一样,或许他在西医上是一样的道理,不管他是感染呢,炎症引起的发烧认为这个病人的两次发烧机理一样关系都没有有。病人之前的发烧是一种虚热,所以用秦艽鳖甲汤、青蒿鳖甲汤来退热,这次从他的舌脉的变化,来看(属湿热),所以,我们用三仁汤来退热。三仁汤本来是温病的经方,但是可以宣畅气机清利湿热。病人舌苔白腻,发烧,还午后发热,当然用证对三仁汤,。我们可以不用考虑西医认为的什么细菌、病毒感染等原因引起发烧,中医对这种情况对证症即可嘛。我们根本不用考虑他是什么西医原因引起的,西医原因引起的对付这种发烧,用退烧药只能止一会儿,甚至可能还会用到激素,那仅仅也是退一会儿,而且还对身体有伤害。

    病人服几副三仁汤热退烧后,时至今日再也没有发烧。

    时至今日也没有再发过烧!我们再次调整方药,于是乎我们在第一次方的基础上去掉一贯煎、金铃子散、止血类药,把逍遥散成分配在里面成方。开了这个处方以后呢,病人大约有服此方大约两月一两个月,期间没有跟我联系。到了应该是2019年元月份的时候,病人给我发来了信息,说他们去做了复查,发现所有的指标全部都好转,而且再也没有发烧,十几个肿瘤中最大的13公分已经变成了4公分。整个西医院的医生为之惊叹,说他们这个从来没有见到谁的肝癌有这么好的治疗效果,这个肿瘤如何竟然只在用短短的一两个月从13公分变成4公分的。

    病人也出了院后,为了表达对我的感激,他们亲自到我的诊所来了一趟,感恩戴德。我给病人复诊了之后,又给病人继续开了续汤药方,开了这个方呢我又给病人加了丸药,加服“张氏抗癌丸四号”丸剂。丸药加汤药继续服用,元月份到现在几个月又过去了,病人现在的情况非常稳定,病情逐步好转。

    如果按照西医的方法,去做手术、放化疗的话,按照他们的预测可能只能活一到三个月。因为他肝上的肿瘤太大、太多,弥漫分布至整个肝脏,有十几个嘛,而且西医无法动手术,他如果要动手术的话,只能换肝,因为他肝上都长满了,只能肝全部切掉,切得差不多。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中医药就展现出了特有的优势,我们根本不用动刀,辨证论治,对证症治疗。,病人病情好转,存活了下来。否则的话,按西医的办法,他那个发烧和出血都搞不定是难题。当然,我在这里不是诋毁西医,只是说中医有中医的优势,对于西医来说,因为他患者不具备动手术的指标,要动手术的话,整个肝都得拿掉。

    通过这个病案,大家应该发现了,我们又没有用三棱、莪术、青皮、穿山甲这些(攻伐过强的药,全没用),用的都是以柔克刚的药。所以在我十多年看的临床经验中,治疗肝癌、肝血管瘤、肝囊肿等肝病的经验当中,我从来不用这些攻伐性太强的药,“看肝病以柔克刚”,这是我这十多年来治疗肝病,总结的经验,是治肝病,特别是治肝癌、肝肿瘤、肝囊肿的心得体会。至于其他医家在治疗(肝肿瘤)时有没有用穿山甲、三棱、莪术?等药,有没有用,可能也有,但是我没有用过,他们或者用了有没有效,不得而知。但是我在十多年前治疗第一例肝血管瘤的时候运用了三棱,莪术之后,适的其反,肝肿瘤迅速初入临床时用过一次,就再也没有用。,初入临床时用过一次,就再也没有用过。

    至于我们讲《中医肿瘤学》之后,会不会再详讲肝血管瘤、肝囊肿,要看我们讲课的篇幅再决定。我们今天还是主要以讲肝癌为主。

    接下来,我们讲一下肝癌在古代典籍中的描述,我们看一下相关的文献。关于“肝癌”的知识。

    肝癌在古代中医典籍中的描述对类似于,“肝癌”的描述散见于“黄疸”、“鼓胀”、“积聚”、“肝积”、“癥瘕”等疾病当中。

    《黄帝内经·素问·腹中论》有这么一段原话:“有病心腹满,旦食则不能暮食,此为何病?岐伯对曰,此名为鼓胀。”这里的鼓胀包括了肝癌晚期的腹水,以及肝硬化腹水,以及胰腺癌等腹腔脏器癌症引起的腹水。包括了很多,也包括了肝癌引起的腹水,

    宋代《济生方》这本书里面,也记载了有类似于现代“肝癌”的记载:“肥气之状,在左胁下,覆大如杯,肥大而似有头足,是为肝积。诊其脉,弦而细,其色青,其病两胁下痛,牵引小腹,足寒转筋,男子为积疝,女子为瘕聚。”“肝癌”病势凶险,也有暴证之称,可以很快死亡的,所以叫暴证。;唐代《外台秘要》是这本书指出,是这么描述暴证的:“腹中有物坚如石,痛如刺,昼夜啼呼,不疗之,百日死。”这跟我们西医所说的肝癌三个月之内死差不多,也就是说《外台秘要》里面说的这个“暴证”包括了“肝癌”。“腹中有物坚如石,痛如刺,昼夜啼呼”,白天晚上都在那叫,因为太痛了。“不疗之,百日死”,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100天之内必死无疑。《外台秘要》里面还有这么一段话:“本由脏弱,其证暴生,至于成病,毙人则速。”也就是说,他本来由于脏腑虚弱,这个暴证突然发生,突然生病,“至于成病”,就是成了如果患了这个病之后,“毙人则速”也就是,很快就会死,毙是暴毙的毙,死亡的意思。

    中医学对其病症及预后有详细的描述,比方说在《济生方》里面有这么一段原文:“痞气之状,留于胃脘。腹大如杯不,痞塞不通,是为脾积。,诊其脉浮大而长,其色黄,其病饥则减,饱则胀胀见,腹满呕泄,足肿肉削,久不愈,令人四肢不收。”,《诸病源候论》则认为:“块叚盘牢不移动者,是癥也,言其形状,可征验也。若积其引岁月,人即柴瘦,腹转大,遂致死”。那么这一段话描述的肝癌得地很形象,也就是说,得了“肝癌之后”人慢慢的就会瘦,肚子就会变大,很快就会导致死亡。

    中医学对“肝癌”的病机的描述也是很详尽,认为“肝癌”的病因概括起来为外因和内因两个方面,。

    外因为外感六淫外感,六淫伤食等邪毒瘀积。内因为阴阳气血亏虚,脏腑经络失调,促使邪毒久聚缩聚成块而形成癌瘤。

    而外感六淫之中以湿热郁蒸与肝病之的关系最为密切。所以,《金匮要略》里面论黄疸病中有这么一段话“黄家所得,从湿得之”。《张氏医通》这本书里面也写了:“嗜酒之人,病腹胀如斗,此得之湿热伤脾,胃虽受谷,脾不输运,故成痞胀”。也就是说,喝酒的人容易出现湿热,胃虽然在受纳食物,但是脾虚了之后,不转运了,所以,就留在那个地方成了痞胀。所以,很多喝酒的人最后喝成了肝硬化、肝癌,从《张氏医通》这段话里面就能找到得病的原因。

    体虚更容易产生“积聚”这种疾病。明朝张景岳的《景岳全书》曰:“治积之要,在知攻补之宜”;,《诸病源候论》有这么一段话:“癥者,由寒湿失节,致腑脏之气虚弱,而食饮不消,聚结在内,渐染渐生长块状,(慢慢的生长),块段盘牢不移动者,是症也,言其形状,可征验也。”他这个说的是寒湿;《景岳全书》有这么一段话:“脾肾不足及虚弱失调之人多有积聚之病”《活法机要》里面也有这么一段话:“壮人无疾,虚人则有之,脾胃怯弱,气血两衰,四时有感,皆能成积。”也就说,体虚“攻补之宜,当于孰缓孰急中辨之,凡积聚未久,而元气未损者,治不宜缓,盖缓之则养成其势,反以难治。此其所急在积速攻可也;若积聚渐久,元气速衰。此而攻之,则积气本远,攻不易及,胃气切近先受其伤,愈攻愈虚,则不死曰,则不死于积而死于攻矣……故凡治虚邪者,当宜缓治,只宜专培脾胃以固其本。”张景岳在是明朝的医家当中是非常的出类拔萃的医家,单凭这一段话,几乎是这个涵盖了大部分治疗肿瘤癌症的治法大成。,就是也说白了,就是我们治疗积聚要知道攻补,如果攻补的时机不知道的话,说不定还越治越坏,积聚呢,如果元气未损者,治不宜缓,那就赶快攻,如果积聚久了,元气衰败了,这个时候你攻的话,你积聚没攻到反倒攻了胃气,越攻越虚,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是死于积聚,而是死于攻伐。有点类似于当今西医采用的放、化疗,动刀动枪放化疗,他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攻矣”,你攻吧,癌症没被你攻下来,把人给攻死了。

    所以,这个“明明白白的让你去死”,这就是当今西医的一些做化疗放疗的一些弊端。而中医呢,由于他的理论难以让人接受,所以,很多人说“中医可以让你糊里糊涂的活,西医让你明明白白的去死”。你不是被癌症癌死的,而是被攻伐攻死的。就比方说,有这么一个例子,说是在一个村里,有两个人同时得了癌症。这两人去医院拿结果,其中一个人被瞒着,他的病情他并不知道,高兴地回去了。而另外一个人呢,是骑着自行车高高兴兴地到医院的,拿到结果之后是抬回去的。并不是他病了抬回去的,是由于他把自己吓死了,之所以抬回去,并不是因为他发现突发疾病抬回去的,是由他知道了自己得的是癌症了嘛,吓得瘫软在地,崩溃了,家属把他抬回去的,三个月之后就死了。而另外一个人却活了十多年,还没死。,为什么?因为这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癌症,所以他糊里糊涂的活。死的那个人呢,他知道自己有了癌症,他明明白白的就死了。就这么简单,所以说,现在的科技发达,可以检测出你有没有癌细胞、有没有癌症,我们很难说他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退步,因为很多人他本来生活得很好,由于,做了个检查,发现有癌症之后,要么就被自己吓死了,要么就是动刀子做放化疗,被攻死了。没有去做检查这部分人,可能早就有癌症却糊里糊涂地活到了八九十岁,死的时候解剖尸体却发现,哦,你体内怎么癌症都已经几十年了,临了才发现他有癌症。有些东西很难解释清楚,与这个人的情志关系又非常大,与这个治疗的手段也有非常有关联。

    接下来,我们讲一下肝癌的常见证型、兼证、代表方剂。

    第一种证型,也是最常见的证型:肝郁脾虚。

    肝郁脾虚主要证候有:腹部肿胀不适,或者胀痛、或者刺痛等等,怠倦短气,腹胀纳少,进食后胀甚,或大便偏稀,甚则腹水、黄疸、下肢浮肿,舌胖苔白,脉弦或弦细或弦滑。

    治则:健脾益气、疏肝健脾、软坚散结。

    代表方剂是“鳖牡逍遥散”,肝郁脾虚嘛肯定在逍遥散的基础上加减化裁而成。

    组方如下:

    鳖甲15克-30克、生牡蛎30克、大贝15克-30克、半夏(法夏或生半夏)10克-15克、胆南星10克、白芥子10克、丹参30克、红花10克(或藏红花1克)、赤芍10克、柴胡10克、生白芍10克、当归10克、茯苓10克、白术(生白术或炒白术)10克、甘草10克、薄荷6克、生鸡内金10克-15克、生麦芽6克、郁金10克-15克、陈皮15克、山慈菇15克。

    我们临证的时候切不可一味地照搬,因为病人不同兼证不同,应随证灵活加减。

    第二种证型:肝肾阴虚型。

    肝肾阴虚证候:鼓胀(肚子变大或者下肢浮肿),胁痛,唇红口干,烦躁甚至失眠,肝肾阴虚严重火热重的甚至会出现神昏谵语,发热,上下溢血或者吐血、或者便血等血证,舌红少苔或舌红无苔,脉细数或者脉疾、甚至脉如雀啄,出现、绝脉都有可能性。

    代表方用鳖牡一贯煎加减化裁,组方如下:

    鳖甲15克-30克、牡蛎30克、大贝15克-30克、半夏10克-15克、胆南星10克、白芥子10克、丹参30红花10克(或者藏花1克)、赤芍10克、北沙参15克、麦冬15克、当归15克、生地30克、枸杞15克、川楝子6克、玄参15克、生鸡内金10克-15克、蛇舌草15克-30克、半枝莲15克-30克、半边莲15克-30克、山慈菇15克、泽兰15克-30克、益母草15克-30克、郁金10克-15克、茯苓10克-15克、陈皮15克。

    这个就是鳖牡一贯煎,当然,如果出现了水肿等其他的情况的话,我们还要临证加减。如果出现血症可用白芨、仙鹤草、三七或藕节、茜草、血余炭等,后面的出血兼证里我们会详细地讲解。

    第三种证型,肝胆湿热型。

    主要证候:身目黄染,心烦易怒,发热口渴,口苦口干,胁肋胀痛灼热,胁下有痞块,腹部胀满,小便短少而黄赤,大便干结,舌红苔黄腻,脉弦数。

    代表方用鳖牡茵陈蒿汤加减化裁,组方如下:

    茵陈30克、栀子15克、大黄10克、柴胡15克、黄芩10克、蛇舌草15克-30克、半枝莲15克-30克、半边莲15克-30克、山慈菇15克、田基黄15克、七叶一枝花15克-30克、金钱草15克-30克、生鸡内金10克、鳖甲15克-30克、生牡蛎15克-30克、大贝15克-30克、半夏10克-15克、胆南星10克、白芥子10克、丹参30红花10克(或者藏红花1克)、赤芍10克。

    这就是鳖牡茵陈蒿汤,临证时仍然要灵活加减运用。

    我们把肝癌症常见的证型主要列以上这三种,其他证型放在“鼓胀”里一并讲解。

    本来打算把肝癌和肝硬化分开讲,因为讲鼓胀必须要涉及到肝硬化,很多鼓胀是由肝硬化引起,鼓胀就是腹水,肝硬化、肝癌病人可以出现腹水证,所以我们把这两个合在一起讲。当然,还有一些病比如胰腺癌也会出现鼓胀。我们把鼓胀讲了之后,以后涉及到的鼓胀的我们就参考这一节。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张胜兵,号中医鬼谷子,祖籍湖北汉川,临床医学硕士。国际中医传承机构《庸胜堂》创始人,中医临床著作《医门推敲》系列书作者,北京胜永祥中医创始人、董事长、首席中医专家,武汉国际名医张胜兵工作室主人,中医师带徒“一带一路”国际名师,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之《国药盛典》顾问,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东方医学院客座教授,俄罗斯中医药学会名誉会长,第十届世界养生大会特约专家,第十五届世界中医药大会讲课专家,首届国医节首席讲课专家和名医评委,2018年年度最具影响力中医奖获得者,湖北中医药大学张胜兵中医奖创办人,湖北中医药大学优秀校友,2019年“一带一路”中美俄国际中医药高端大会授予“国际优秀中医讲师”称号,获得“国际最具影响力中医奖”(全球唯一一个获得此奖的八零后中医),为一代国医大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名老中医、中国著名中医学家、中国著名的“内经王”、“活字典”、当代中医泰斗李今庸教授的关门弟子。曾先后抄方学习于中国著名伤寒泰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名老中医、中国著名中医学家、一代宗师李培生教授(已故)和著名金匮大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名老中医田玉美教授,针灸习于著名针灸专家宫廷御医第三代传人“中华神针王”王修身教授。本科毕业于湖北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研究生毕业于安徽中医药大学中医内科专业,研究生导师为安徽中医药大学一附院干部心血管内科姚淮芳教授,并发表论文《欣舒颗粒治疗高血压合并抑郁的临床研究》。大学期间因治疗一例肝硬化而声名鹊起,临床主张中医不能脱离民间,经常走访民间,遍访民间高人,收集民间土方,秘方,偏方,且常年行医于民间,并结合各位老师的经验特色,逐渐整理总结逐渐形成自己独到的理论与实践结合,并将自己的临床心得体会整理成书《医门推敲》,书中毫无保留的首次公布了其多年收集的各种土方,秘方,偏方。临床中擅长针灸与方药结合,针药并用,在内,外,妇,儿,男,皮肤,肿瘤癌症等多科疾病均有独到疗效。随着《医门推敲》第一部的出版,获得了全世界读者的广泛好评,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和中医爱好者突破地域和年龄的局限,前来拜师,遂创业《庸胜堂》,沿袭恩师李今庸教授的治学风格,传承中医,发扬国粹,广收门徒。弟子遍布欧、美、澳、亚洲,分别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瑞士、丹麦、日本、台湾等地区和国家,国内弟子几乎遍布中国每个省份,并于2016年在武汉举行了传统的收徒仪式,为中医界一大盛事,为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政策将中医事业向全世界的推动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次年,出版《医门推敲贰》,并举行了第二届收徒仪式;再年,出版《医门推敲叁》,并举行了第三届收徒仪式,又年,出版《医门推敲肆》,《医门推敲五》,并举行了第四届收徒仪式。世界华人周刊对其进行了专访,称其为“世界八零后中医领军人物”、“中国历史上出版中医专著最年轻的中医”、“新生代中医的杰出代表”、“中医治疗疑难杂症和肿瘤癌症达人”!(张胜兵电话及微信号:18771118080,17771604880,15701481888,qq280368498)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