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敏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思想 - 张志敏首页
方方事件是中西方话语权争夺战,人性善恶的试金石
2020-04-28
字号:

    最近我们国家终于松了一口气,标志就是8号5汉解封了。

    留给我们的依然不轻松,因为主战场在舆论场上。

    尹国明老师以前不太更新他公众号文章,但最近他接连就方方这一件事情发表了多篇文章,篇篇都是精华的。

    因为这事情是关乎我们笔杆子,关乎我们的话语权的。

    我们只有赢得话语权的主动权,才能打赢这场舆论战。

    否则我们会出现我们虽然战胜了病毒,但失去和思想病毒之间的斗争。

    此情此景,让我们再来回顾毛主席晚年的那些话,我们不得不佩服,毛主席不只比我们远看50年。

    那个不圆的方老太婆,只要清醒的人和它的同党也都知道它想干什么?

    人家现在是理直气壮,还被西方列强利用,就是环球时报的胡编过去也为她说好话。

    现在她陷入到千万的别墅不当牟利的事情上来,这可是超级热点,但是我们看到相关的爆料者人身都受到了威胁,没有媒体站出来说话。

    这实际上就是西方和亲西方势力把控话语权的一个结果。

    把控话语权会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当我们武汉在初期,因为我们的速度跟不上的时候,医务人员用了垃圾袋当防护服,结果被批得不像样。

    可特朗普发表声明说美国准备至少死十万人,那些批判武、汉的势力就逃避。

    更有甚者为英国首相的群体免疫力维护、洗地。

    正是因为他们有了话语权,所以,西方就是给瘟神搞得毫无还手之力、英国首相都进了重症室,可在舆论方面却波澜不惊。

    它们初期的股市确实搞得乱套,但现在的股市竟然让大家看不懂,越来越往上走,这还是在疫情不断的发展的情况下出现的。

    归根结底依然是话语权不掌握在我这一边,我们现在竟然被这个方方给逼成这样

    爱国的00后90后都气得不行,因为方老太婆太猖獗了,大家只有在网络上弹幕骂它,写写文章都可能会被关禁 闭。

    因为它背后的势力确实很猖狂很强大,强大到现在连中间的人士都难以承受,因为大家都明白现在这个芳芳就是要给欧美递上最尖利的匕首。

    它现在越往这一方面搞,估计西方真的会把诺贝尔奖给它。

    因此,现在就应该整它,把它侵吞别墅的事情给弄得水落石出,让它待在最方方正正、最牢固的地方去

    这事因为关乎我们的话语权,因此,我们必须这样干。

    这也是一起风向标的事件。

    这也关系到国家的尊严。

    它已经不是中国人了,不是武汉人了

    蝙蝠还是无辜的,它才是最恶毒的老妖婆

    其实,任大炮一向被认为上边有人,所以之前大家处理他的呼声一直很高。

    在芳芳事件高潮的时候,高层突然放出这样一个消息(任大炮被查)

    这应该不是巧合,而是相关方面借此敲山震虎。

    这方妖婆及其背后的势力吃相太难看,因此,有关方面才会有这样一种操作出来。

    方是活生生的反面教员,深刻的教育了全国人民,只要爱国的人现在都清醒了,知道这个老妖婆的货色

    从前想利用老妖婆日记整1点事的左右,现在有些人都清醒过来。因为跟着它就是要倒霉的,形势不在它这一边。

    新冠病毒对它不断打脸。

    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狗都不嫌家贫,更何况这次新冠病毒让我们看到我们的家底是最雄厚的,我们经得起这番的折腾,我们第1个上岸了,回头看看欧美都在水深火热中,这老妖婆还这样。

    这说明现在的土壤、环境已经深刻的变化了,利益都在向这帮人倾斜,所以他们的脑子就病毒化、就僵化。我们看到路线、模式很重要,因为它会导致一个国家的环境和气候与之相适应。

    赖老师说:

    @张  志  敏?是啊!我们中国都实现了工业化,然而新闻媒体还是民国式文青公知占位,作为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和经济基础脱节

    我说  @赖老师?

    我们的经济基础实际上还是西化的,我们跟随西方体系,融入西方主导的全球化、WTO,这也是我为什么一再主张我们需要基于信息化、人工智能运行一套完全独立的模式的原因所在

    。当我们的经济基础完全变化以后,那么基于经济基础建立起来的上层建筑就会随之变化。

    这是因为我们的经济基础没有多少变化,所以我们的上层建筑也变化不大,也因此造成了我们现在虽然看到老妖婆,可也不好轻易动手,因为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好在有这次疫情的帮助,而且这次疫情对我们的帮助比上次香港事件还要大。疫情让这些妖魔鬼怪都出来了,这些反动教员对大家的教育是很深刻的,生生的把大家逼成有社会主义思想者。

    而一切一切的总开关依然在于我们和美国之间的斗争上,这是一把总钥匙,如果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其他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当然,具体的和总体之间是相辅相成的,互为因果关系的。

    这也是考验主导者的唯物辩证法水平的,只要掌握的好,一切都会变好。

    疫情的不断发展让我们看到最终的解决法宝依然还是毛主席给我们提出来的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广积粮、不称霸等。

    疫情对我们的帮助确实很大,它把一切都颠倒了过来,让我们看到人为粉刷的世界,原来是这么回事,最深刻的教育了大家,也让大家学会了思考。

    疫情让我们看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象,变化为30天河东,30天河西现象,让我们看到善恶报应真实有效。

    前段时间,我在看东汉霍光故事时,我突然就想到霍光,如果当初对于他老婆阴谋害死皇后一事有一个比较好的处理,那么他家就不会像后来那样悲剧。

    这一念之差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

    归根结底依然是侥幸心理和私心杂念的结果。

    但就是因为他没有能向汉宣帝坦诚相告,而他的后人和老婆又没有什么能耐,因此,这一念之差导致了他家族的血光之灾。

    历史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我们不说别的,西方的这一念之差导致现在剧情反转,现在我们看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种因果报应真是来的很及时。

    处权力的顶峰者,往往会因为这样一种一念之差导致灾难性后果的。

    霍光一念之差也让人看出他的水平,他就这样,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他最终不敢自立为皇了,因为这是他无法驾驭的。所以他最多也只能把一个不会收敛的短命皇帝给搞下台,碰到特别会韬光养晦的汉宣帝,他就没辙了。因为宣帝躲在帝制之后,这头大老虎也是霍光不敢惹的。

    因此,所谓霍光的忠诚,最多也只能说明他是 识时务者为俊杰。

    而这也正是他和他家族得以被汉宣帝区别对待的原因所在。

    死去的霍光被挂在了功劳簿上,但他的家族就没有这么幸运。

    假如当初他把他的妻子之事向汉宣帝坦白并且负荆请罪,这样一方面能压制自己老婆和儿子的野心,另一方面对汉宣帝就有了一个很好的交代,这样大家还能相安无事,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 杯酒释兵权。

    竟然自己和家族不想取而代之,那就应该做这样的牺牲和平衡,在世的老大维护起自己之后的老大,那大家都能相安无事。

    可霍光一念之差让他家族走向了万劫不复的道路。

    这种事情在历史上是一再发生的。

    仔细的去思考,在当代都能找到

    抹不开面子,没有能很好的看清形势,总认为占着自己的权威能摆平事情。

    可,发展不会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发展是受客观规律主导的,也只有深刻的把握住客观发展规律,才能让发展变好。

    赖老师说:

    @张  志  敏?这就是平衡之道的重要意义:不管有多么强大,都需要保持自身和环境系统的平衡关系,否则就容易被反噬。

    美国这次就是开发生化武器被反噬:病毒越阴毒狠辣,受到的反噬越可怕

    我说:@赖老师?

    如果能新生一套体系并平衡发展,那是可以例外的 。

    霍光他说不能,因此,他不维护相关的平衡,结果就很可怕。

    赖老师说:

    因为生化对象是会变异的,能人传人就有感染全人类的危险:至少比动物传人容易多了。

    我说:这是玩火自焚,病毒现在在全球流行,它的变异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厉害,100多年的一个轮回,再加上如今全球化发展惊人,大家普遍亚健康状态、过多的依赖于抗菌素导致病毒和细菌对它们是越来越适应,因此,这实际上就是一场人类的浩劫。

    可怕的是,人思想上的病毒和这个自然界的病毒联手,所以导致如今这么诡异的现象出来。

    其实现如今大家更感兴趣的就是如何控制人的思想病毒,并且把它从源头上给它消除。

    我始终认为,假如让整个社会每一个人都通过信息化人工智能彻底的融入到一个大系统中来,我们每一个人直接和系统关联,不再有中间层。我相信,人类的那些病毒式的思想就会越来越少。

    什么样的环境,就有什么样的人,

    一介老师说:

    现在环境不容乐观

    我说:人的思想、人性就如同水一样,它们的形状取决于外部的容器(环境)

    @一介老师?

    环境确实不容乐观,关键是我们欠的旧债太多。

    当然,现在的变化确实很惊人,这是因为时代已经到了新旧文明交接、变更的阶段了,所以这也是考验我我们大家的思想和能耐的意志的。

    我觉得这样的一种变化,已经不能用小打小闹的变化来适应来,应该是大变化,大革命才能应对。

    这正是我们革命模式走向历史舞台的机会。

    如今的发展有太多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这次瘟神把太多东西翻了个天,我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机会,我们甚至看到了前人都没看到的东西。我们需要认真的去消化和吸收,更需要我们一起交流、碰撞。

    老大现在在不断的纠正当中,有一些历史正在还原原来的本来面目。这是一个好的迹象。

    而我发现只要真正无私的有思想的人,他们对于这次的疫情发展把握的还比较准。

    相反那些专家只要有私心,他们就会翻车。

    最为典型的就是张w宏,他作为流量的专家网红专家,从一开始说我们不必要为美国担心,到现在大家看到美国成为世界上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这让我们看到他的判断大失水准,这种前后矛盾也让我们想起他从前对病毒源头的态度。

    我之前也批评过他不懂政治,看来,他也是一个热爱美国的知识分子。

    侯老师说:

    爱美国是这些年来的时尚

    侯老师说:

    人性不是固定的,随环境而变。也受教育引导。

    @侯风云?

    人性是很复杂的,也是很广谱的,我们,每个人可能都存在着赌博暴力不当获利的思想,也存在着许多善念,只不过它们的,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会有不同的程度,有的会强,有的会弱。

    而外部环境和条件的触发就会导致我们相应的人性的发展,所以一个好的环境和条件是极其重要的,是最关键的。

    记得国外有一个实验,就是一个女的行为家,她把自己完全麻醉了。然后让大家做各种的行为,一些人看到她根本无法自己做主的时候,有些人就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放肆,人性不好的一面就被激发出来了。

    可见我们所处的环境,平时也是受到各方势力的制衡。

    南京大屠杀纳粹大屠杀,所以会让人性越来越不好,那是因为在一种绝对自由的环境下,发展就失衡了,人性不好的一面就越来越发展了。

    在网络当中,由于极端的不对称导致了一些平台,后台人士极端自由化,因此他们会把现实中受到的怨气发泄在他们管理的对象上,而这些被管理的人因为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因此,他们就和南京大屠杀的那帮人没多大区别。

    因此,在极端自由的环境下,人的自我修养就很重要。

    但真正君子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几个,更不要说如今这个社会这么的复杂。

    我处在最底层,因此对社会的现状还是有深刻了解的,有不少人的思想和人性真会让人大吃一惊,有些处于比较高一层的人,我说的一些故事,他们都可能不信。

    我们也经常看到一些丈夫比较凶,但是,他的老婆就比较贤惠。严格教育出来的孩子就是孺子可教,这归根结底依然是外部的力量压制了那些不好的人性,让好的人性被引导出来了。相反有一些自由、放任的管理方式就会让人性不好的一面得到发展,许多人庸庸碌碌,关键就是处于自由状态中人惰性得到发展,因此时间就没有被用好。(加粗部分是整理文章时增加出来的)

    侯老师说:

    我想,人性本单纯,只是在不同引导下,日益复杂,再在不同环境及引导教育下,偏向某些方面或利他或利己,或兼而有之。

    @侯老师

    环境和条件十分重要,相关的教育也很重要。

    当然,关键的关键还是利益引导,怎样的一种生存发展模式,人以什么谋生?就会决定人的哪一些人性会得到发展和被压制。

    因此,我认为让每一个人都完全的融入到一个大体系中,让大家真正实现天人合一,那么大家就能做到完全的和整个世界的发展一致。

    当整个社会有着超强的计算能力,能实现人工智能化管理的时候,这是能做到的。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发展状态。

    但人类一直在不理想的状态当中积重难返,因此,这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异就决定着我们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而我们也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这就需要我们先天下之忧而忧,我们理想主义者只能努力的去牺牲和奉献才能为下一代人实现理想状态。

    那种想一步登天的人,最终是无法实现这个目标的。也只能说明他们特别在于利益和享受的人。

    这篇文章是在我和朋友在群里相关话题的聊天记录基础上整理出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张志敏,1972年秋生于江西省广丰县一农村,也就尽了个义务教育而已。2005年张志敏有关利益的思想的文章被《甘肃社会》收录在其6月份的综合版上,2009年起张志敏的信息化思想得以入《科学时报》(即现在的《中国科学报》),前后一共有八篇文章在这个地方发表。其中有一篇被《求是理论网》转载,有一篇入选为201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行测的考试题材,其他诸如《半月谈网》、《光明网》、《央广网》等有转载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