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敏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思想 - 张志敏首页
多座豪华游轮为何成“病毒监狱”?
2020-02-24
字号:
    我们通过相关新闻了解到,多座豪华游轮因为有感染者上了船,因此这病毒就很快蔓延开来,因此几千、几千人就被隔绝在船上,最新的消息让我们看到,权威说气溶胶也能传播病毒。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个病毒有这么广泛的传染力和被感染规模,让多座豪华游轮成“病毒监狱”并让船上的许多人感到很恐怖,从公开的报道可了解到许多医生也因为没有带好护目镜被感染的,武汉百步亭社区的电梯成为病魔最好的载体,导致多人中招。

    最早的一个权威王广发一开始就说不会人传人,非常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现在他自己发文都认为他是通过这一渠道被感染上的,这也就能让我们理解为什么医院会有那么多医护人员被感染。正是因为有这种传播渠道,因此就就让比较密封的场所如医院、电梯间成为比较恐怖的传染场所。

    现在的统计数据表明,许多人都是因为到了医院被感染上的,他们基本上都是戴了口罩的,但因为他们没有戴护目镜。

    过去我们对这个冠状病毒的一些传播途径、源头还一直云里雾里,否则也不会得出不会人传人的结论,因此,我们没有能建立有效的防线。

    现在的消息是,通过核酸检查,有的人还呈阴性。到了后期才会呈现阳性出来,7号离世的李医生,他也是这么一个情况。

    是,病毒的这些特性已经达到了比较恐怖的级别了,真不相信,这不是被算计起来的。它一再的隐藏自己的本性,让大家无法知道它的真实面目,所以我们不能有效的建立起对它的防线,我们的恐惧也源自于对它的无知,否则我们会从容应对,就不会花这么大的代价来防范。

    7号,相关方面说气溶胶能传播病毒是谣言,8号权威证实这个所谓的谣言,它就是真的。

    这比李医生事情更严重,因为之前我们就是因为相信了不会人传人,所以才导致对病毒掉以轻心,让它攻破了我们的防线,这次,我们又一次的没有正确的应对这个病毒,对它不设防,让它如入无人之境,那么我们就很难送走瘟神的,如我们送不走瘟神,那许多矛盾都会不断积累起来,一旦到了超临界状态就很不妙了。但现在针对我们的黑手,它就利用话语权让大家相信李医生就是所谓的吹哨人,这就转移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没有抓住最核心最本质的东西。

    是,任何传播不实的信息只会让我们不断的被恶魔和瘟神突破防线,成为它们的帮凶。

    我们在空气流通的地方,气溶胶其实不是一件很要紧的事情,当然像武汉这样的地区就不一定了,因为那是瘟神的大本营,病毒的密度是很高的。

    但是我们如果在医院、电梯间、超市,由于它们相对密封、人流比较多,又密集应用,因此,有病毒的气溶胶导致人感染就成为大概率的事情了。

    只要有相关的传染者经过那里,只要他们打个喷嚏,这时候你如果不戴上护目镜的话,就可能感染。

    且患病者要打喷嚏,一些人就会习惯性的把口罩摘下来,这样会更舒服一点。否则,憋着难受。这是能解释为什么武汉百步亭社区会成为瘟神最核心的大本营。

    是,病患越多的地方就会形成恶性循环。

    我们可以这样推导,由于大家没有更好的保护自己的眼睛,这个病毒非常狡猾,传染性极强,所以到了医院和一些已经有病患者的电梯间、超市等地方的人 就可能被感染,这个比例应该是最高的,应该说,当后期大家都戴口罩的时候,气溶胶的传播途径没有被我们设防的,但直到昨天才被肯定,这就形成了我们的一块短板。

    7号辟谣,8号就确认不是谣言。

    这和王广发说不会人传人,结果就自己被传染了一样,是黑笑话。

    这是非常让人痛心的,我们和病毒斗争了那么久,到最后才发现最关键的一道防线我们竟然没设防。现在又有权威专家说还没确认,但我们本着以防万一的态度来应对就能够避免当初不会人传人这样的一种经验教训再次重演。

    自然界的病毒并不可怕 ,如果它和社会的病毒双重作用,那就可怕了。

    现在我们就应该关注气溶胶传染病毒这边,要做好自身防护

    这病毒太狡猾了,狡猾的让人觉得它就是被人刻意搞成这样的,否则自然界的东西它怎么有这么多让我们一再失去防线东西?

    它达到了最大化的程度了,是因为春运的因素、春节的因素以及武汉大枢纽。

    大家最近有没有关切过许多出事的邮轮?现在最著名的一条被隔绝在日本海岸线上,

    这就让日本成为继中国之后的第二大被感染国家。

    邮轮这个地方确实是密封度很强,气溶胶传播就让它成为了瘟神的乐园了。好像有不少艘

    只要有一个病患在这条船上立足,则传播扩散的规模和人数就会……所以最近我们不要到这些密封场所去。

    到了现在,我们还有防线是不设防的,我们太被动了。因此,没有算计,我不信。

    如果说先期我们麻痹大意了,但后来我们是最高级警戒,可我们最关键的一道防线没设防。

    自然界和社会病毒强强联手让我们处在最危险的时刻,就如同抗战到了最艰难的时刻。

    我一再强调,我们最关键的依然是和这个恶魔做斗争,要抓住最这个最核心最本质的。

    现在有一股黑手打击我们用中医来加强我们自身的免疫能力,前天我就谈到过我们的健康人的应对方法,即通过不断加强自身免疫能力来应对这个病毒。

    但在这两个最关键的最本质问题上(做最彻底的防范和加强自身的免疫能力)我们一错再错,没有抓住,许多人还纠缠于那些官僚主义,还被敌人牵着鼻子走。

    昨天我在一个群里边看到一个朋友说了一件让人很震撼的事情,一会儿我给大家复制过来

    1996年在欧盟突然检查到中国出口到欧盟的蜂蜜被查出“氯霉素”超标。因为蜂蜜中过量的氯霉素被人体吸收后不能被排出体外从而破坏人体免疫力。成千吨的蜂蜜出口被叫停,到了欧洲港口的蜂蜜也被退回?。

    欧盟蜂蜜协会派来武汉扬子江蜂蜜加工厂,全国蜂蜜出口商,大户蜂农聚集武汉,我认首席翻译。

    讨论的最后结果是中国蜂蜜商会拿出整改标准、欧盟全面实行对中国蜂蜜的禁止进口!

    但欧州人又特别爱吃蜂蜜

    世界两大蜂蜜供给地区是中国和南美阿根廷,印度少量。欧洲人又特别喜欢中国地区的蜂蜜,阿根廷蜂蜜口感浓厚而中国蜂蜜一般口感柔和。

    蜜蜂一般到了冬天特别容易生病,蜂农一般用氯霉素液体对所有的蜜蜂喷洒,预防和治疗蜜蜂,而氯霉素又残留着蜂蜜体内,所以蜂蜜中就含有超标氯霉素了。

    可是欧洲人的健康是第一位的

    德国处理他们的病蜂就是一旦一群蜜蜂中出现病蜂,他们都采取全部杀死所有的蜂,因而德国本地蜂蜜特别少,特别是一次外地蜂侵入到德国境内后,德国本地的蜜蜂几乎绝迹。

    我去安徽(蜂蜜大省)出差,商讨解决办法,江苏湖北供货商都聚集安徽。大家认为要蜂农杀死蜜蜂是不可能的,又不能单独找出哪些蜜蜂是病蜂,又不能用药!

    聪明的安徽人提出用中草药,冬天前用中药水对蜂群进行预防喷洒。

    这需要在冬天时期进行试验,而氯霉素事件发生在夏天。于是抓住时间培训蜂农,注意被上一个冬季喷过氯霉素的蜂群区别开(要蜂农毁掉氯霉素蜂蜜是不可能的,应该流到国内市场了)。

    后来中草药水研究出来了,有中国蜂蜜出口协会对全国出口商统一分配,生产工厂组织培训蜂农用药,免费找收货商领取,禁止蜂农用任何其它药类,蜂农又不用操心,冬天来了就预防性地给蜜蜂喷中草药。

    此时美国吸纳一些蜂蜜,同时蜂蜜经印度换包装后再进欧盟市场。这段时间工厂对蜂农送来的蜂蜜验收非常严格,但哪天某个蜂农的蜂蜜氯霉素过高,整个批次的产品就会报废,这一直困扰着蜂蜜产业。

    从此不论是国内国外的蜂蜜,我们都可以放心地食用。

    从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应用中草药/中医进行预防比起滥用抗生素好多了,其实抗生素的应用就是西医做法,现在大规模养殖动物最怕生病,所以养殖户就大量的利用抗生素和农药,所以就形成恶性循环。

    赖老师说:

    @张  志  敏?难怪如此,环保文章一直在担心蜜蜂数量减少会影响人类粮食产量不足,原来是德国为首的欧盟搞出来,把本地蜜蜂灭掉了大半。

    我说:@赖老师?

    好在我们后来的中草药给他解决了问题,现在已经成为世界通用做法。

    赖老师说:

    @张  志  敏?以后动物养殖场也越来越流行中医防疫:这次疫情会推动大农业的全面改善。

    我说:其实,其他的养殖业也应该这样做。

    在关系到我们人的健康方面,尤其需要这样做。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再强调我们要立足于第一阶段,把健康问题做好的原因所在,第一阶段实际上是中医最能大展身手的地方。

    如果我们大家平时注重于提高自身的免疫能力,充分的应用中医,懂得中医,那么我们也就能从容的应对这样一次危机

    实际上从病毒极厉害的传染性和病死率不高、狡猾来看,它更像是投向我们中国社会,中国经济的一枚核弹。是精心计算的,破坏力非常惊人。

    当然生命体都是这样的,如果不是被一下子搞死,或严重残废,那它修复的能力还是很厉害的,会形成惊人的能力出来。

    赖老师说:

    好的机制是要能考虑到小概率的墨菲事件,就像投资者的市场交易系统那样必须考虑到黑天鹅事件:即使几百次都顺利平安,只要遇上了一次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赖老师?

    病毒不可怕,可怕的是它和恶魔在一起,可怕的是我们自身存在着许多短板,这些核心因素叠加起来共振让我们变成现在这样。

    现在一定要更好的安抚大家的情绪,被瘟神困在家里,大家的精神已经出现了波动,最容易为敌人提供弹药,必须高度关注这个问题。

    我们一定要抓住最核心、最本质的,一定要把我们的短板补上,不能再对瘟神、恶魔不设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张志敏,1972年秋生于江西省广丰县一农村,也就尽了个义务教育而已。2005年张志敏有关利益的思想的文章被《甘肃社会》收录在其6月份的综合版上,2009年起张志敏的信息化思想得以入《科学时报》(即现在的《中国科学报》),前后一共有八篇文章在这个地方发表。其中有一篇被《求是理论网》转载,有一篇入选为201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行测的考试题材,其他诸如《半月谈网》、《光明网》、《央广网》等有转载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