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当今中国企业家中的代表性人物,你更喜欢哪一个?
2020-12-29
字号:

    当然,你不能跳出他们这两个人的圈圈,而去另外地选择郭凤莲哦!

    因为,郭凤莲虽然也是属于企业家,但是,她更多地,是属于一个政治性的代表人物。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郭凤莲是寒夜里的明灯;郭凤莲是雪地里的梅花。

    她是我们,可遇而不可求的。

    正像毛主席诗词里所写的: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也像电影《闪闪的红星》里所唱的: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郭凤莲,就是那飞雪中的梅花,就是那夜半之后的天明,就是那腊月过后的春风,就是那红军到来之后的映山红。

    她是大家的期盼,她是大家的希望。

    她却不是大家——所应有尽有的现实。

    虽然,现在的中国,还有大寨,还有南街村,还有华西村等等,但是,那又有几个呢?

    正像冬天里的梅花,她不是让我们亲近的,而是让我们闻香的,而是让我们欣赏的,而是让我们遐想的,而是让我们眺望的。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在当今的历史气候下,在当今的社会条件下,我们,更多地是要面对马云,更多地是要面对曹德旺这些企业家。

    那么,面对马云、面对曹德旺这些企业家们,我们,又更应该喜欢他们中的哪一个呢?

    我们,又更应该喜欢他们中的哪一类呢?

    从个人秉性来说,马云讲“福报”,曹德旺讲“民主”。

    似乎是马云的秉性更东方;曹德旺的秉性更西方哦。

    所以,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似乎是更应该喜欢东方化的马云,而不喜欢西方化的曹德旺哦。

    但是,如果我们大约地扒一扒马云的“福报”,和曹德旺的“民主”,我们就又会发现,他们的本质,完全不是他们所宣讲的那样耶。

    马云的“福报”,是建立在“996”的基础上的。

    是因为人们受够了“966”,而表达出了强烈的不满,才有了马云的“福报”,来笼罩住人们的不满。

    他的“福报”,其实,就是在威胁性地告诉人们说,如果你们敢不服从“996”,那么,你们连“996”也没有,他们那些马云们,会让你们这些不满意“996”的人们,都去吃屎。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而曹德旺的“民主”,其实,就是开诚布公,讲究法理。

    曹德旺在美国办厂,美国人要在他的厂里建立工会,他不许。

    但是,因为是在美国,他没法跟人家讲“福报”,他就只有跟人家来硬的:

    你们如果要建立工会,我就撤去投资,这个厂我不办了,你们就自个儿决定,是要这个厂,还是要你们的工会吧。

    结果,人家民主投票,决定要厂,而不要工会。

    当然,我们也知道,曹德旺的美国工厂的工人工资,是中国工厂的工人工资的八倍。

    这也是由于环境不同,所以,他的具体的应对方式也就不同罢了。

    曹德旺,其实是不在乎给工人们开多少工资的,他只在乎,企业能不能够赚钱,有没有盈利能力。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总而言之,马云的秉性,其实是更西方;而曹德旺的秉性,其实是更东方。

    马云的企业,是属于典型的高科技企业,这就使他这个企业,带有科技的属性,所以,他也就相对更具有西方的科学精神。

    而西方科学精神的特征,就是锐意进取,就是只有自我,旁若无人。

    正是因为这种只有自我、旁若无人的本性,才使得马云们,不断地膨胀,不断地突破。

    他们不断膨胀的,是自我;不断突破的,是对方的底线。

    就看对方,能不能够守得住自己的底线,能不能够抑制住他的膨胀了。

    由于企业员工们,是一盘散沙,没有自己的组织,不能够团结起来共同抗争,所以,马云们的“996”,就成为企业员工们的“福报”。

    这是马云们这些科技大侠,相对企业员工们的胜利;这是马云们这些科技大侠,相对企业员工们的底线的突破。

    但是,当马云们相对政府的法律法规,不断地膨胀、不断地突破的时候,他们,就撞到了铁板;他们,就被请去“喝茶”。

    于是,“蚂蚁金服”不上市了;马云“爸爸”,成了散财童子,损失了多少多少。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这是因为,政府,不是一盘散沙的企业员工;政府,是一个强有力的社会组织;政府的手里,有要命的家伙;政府的底线,是不容易被突破的。

    所以,马云,很西方。

    而相对的,曹德旺的企业,是属于典型的传统制造业企业,这就使他这个企业,带有传统的属性,所以,他也就相对更具有我们中国传统的阴阳精神。

    而我们中国传统的阴阳精神,就是讲究平衡,就是讲究对等。

    正是因为讲究平衡、讲究对等,所以,曹德旺就不会自我膨胀,就不会去触碰对方的底线。

    当然,他自己也不会任由对方膨胀,不会任由对方触碰到他的底线。

    这就是曹德旺宁愿关闭美国工厂,也不许美国人在他的厂里建立工会的原因。

    而曹德旺不触碰工人们的底线,他也更不会触碰政府的底线。

    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他都不会被政府部门请去“喝茶”,相反,他总是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厚爱。

    曹德旺善于和方方面面建立和谐、融洽的关系,这不就是我们中国人的阴阳精神之体现么?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所以,曹德旺,很东方。

    那么,你到底是喜欢很西方的马云呢?还是喜欢很东方的曹德旺呢?

    也许,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会喜欢很东方的曹德旺吧?

    但是,且慢,马云很西方,曹德旺很东方,这是他们的本质。

    而如果我们看他们的性质呢?

    性质是什么?

    什么是他们的性质?

    性质,是相对本质而言的。

    本质,来自于一个人自身的先天特质;而性质,则是来自于一个人与环境的互动。

    马云和曹德旺的本质,一个是西方化,一个是东方化;一个讲科学,一个讲阴阳;一个只顾自我,一个注重对方。

    那么,他们的性质呢?

    马云的性质,就是相对改变历史;而曹德旺的性质,就是相对留住历史。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纵观人类历史,已经走过三个生产时代,也就是渔猎生产时代、农业生产时代、工商业生产时代。

    每个生产时代,都有其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

    渔猎生产时代的初级阶段,就是华胥氏时代,以在浅水区域摸螃蟹为主。

    “华”,代表一种宗教信仰,就是崇拜花木之光华的意思;“胥”,代表一种生产方式,一方面有远距离走路的意思,一方面也有制造蟹酱的意思。

    而宓牺氏时代,就是渔猎生产的高级阶段,可以到深水区去打鱼了,甚至有人可以不用打鱼,而专门依靠制作渔网,和别人进行价值交换而生活了。

    “宓”,代表一种生产方式,就是在房子里,“结网罟以教佃渔”;“牺”,就是一种宗教信仰,就是崇拜肉食性的蛇类,以肉食供奉蛇神与祖先。

    那么,从渔猎时代的初级阶段,到渔猎时代的高级阶段,凭的是什么呢?

    就是凭的一个渔网制作技术,就是凭的渔网的产生。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再看农业生产时代——奴隶社会和地主社会。

    奴隶社会,是农业生产时代的初级阶段;地主社会,是农业生产时代的高级阶段。

    奴隶社会是监督性生产,以宗教思想占主导地位;地主社会是租赁性生产,以学术思想占主导地位。

    那么,从奴隶社会到地主社会,凭的是什么呢?

    就是凭的铁器工具的产生,就是凭的单个劳动力之生产效率的提高。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再来看看我们现在的工商业生产时代。

    什么是工商业生产时代的初级阶段呢?

    什么是工商业生产时代的高级阶段呢?

    工商业生产时代的初级阶段,我们现在正在经历,就是以工厂为中心的生产时代。

    那么,工商业生产时代的高级阶段,我们,能不能够展望一下呢?

    应该是可以展望的吧。

    从现有的形势来推测,以信息为中心的生产时代,就应该是工商业生产时代的高级阶段吧?

    那么,马云的互联网物流带动生产的信息技术,是否,就是工商业生产时代之高级阶段的敲门砖呢?

    所以,马云和曹德旺的性质,通过这么一比较,就出来了。

    曹德旺是在建设历史,马云则是在推动历史。

    马云——曹德旺,你更喜欢哪一个?别提郭凤莲哦

    但是,推动历史,仅仅有了生产技术,还不够。

    每一个时代,每一个阶段,她都不仅仅是生产技术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思想意识的变化,是意识形态的变化。

    而意识形态的变化,要怎么推动呢?

    像曹德旺那种阴阳平衡,能够推动意识形态的变化吗?像曹德旺的那种和谐稳定,能够推动历史的前进吗?

    所以,还是需要马云啊。

    只有马云的突破底线,才能够改变局面,才能够创造出一片新天地啊。

    我们喜欢郭凤莲。

    但是,郭凤莲的到来,需要一定的气候,需要一定的条件。

    而曹德旺,不可能改变气候,不可能改变条件。

    只有马云“爸爸”的底线突破,才能够为我们改变气候,改变条件啊。

    所以,我们若是喜欢郭凤莲,我们就要先喜欢马云“爸爸”。

    向马云“爸爸”呐喊:

    马云“爸爸”!加油!加油!加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