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中华历史大框架
2020-09-28
字号:

    对于中华民族的历史研究,要有一个大的框架,要在一个坚实的底层逻辑之基础上,向着更新、更深的层次精进,而不能小格局,低眼界地盲人摸象。

    这个大的框架,可以依据史籍记载,结合一些关键性的考古发现,从经济、政治、文化三个方面来构建。

    经济活动,是政治活动与文化活动的基础,也是政治活动与文化活动的目的,所以,它是第一位的。

    而政治活动,就是为了对于经济活动之成果进行分配。

    所以,政治活动凌驾于经济活动之上,在一定范围内,是决定着经济活动发展之走向的。

    文化活动,决定了人们的层次与品质,也决定了政治活动与经济活动的层次与品质。

    所以,它更在政治活动与经济活动之上,更在一定范围内,决定着政治活动与经济活动之走向。

    这三者各有不同,却又相辅相成,所以,它们需要分别阐述,然后归一。

    一、经济大框架

    中华历史的经济大框架,就是渔猎时代——农业时代——工商业时代。

    进一步划分,就是徒手渔猎(木-石器工具)——网具渔猎(木-石器工具)——部落性大农业生产(陶器工具)——奴隶性大农业生产(铜器与牲畜工具)——家庭性小农业生产(铁器与牲畜工具)——家庭性小工商业生产(车船工具)。

    具体的过程如下:

    中华民族远祖的主要根脉,是华胥氏。

    华胥氏是生活在渔猎时代的早中期,大约距今40000-20000年之间(大地湾文化遗址)。

    中华历史大框架

    由于她们的部落弱小,占据不了平原湖区,所以,她们经过多次辗转,从山西、到四川,最后落脚于如今的甘肃天水地区。

    渔猎时代的定居生活,为农业生产创造了必要条件。

    而华胥氏窘迫的生活处境,又为她们的农业生产,创造了充分条件。

    因为,仅仅依靠渔猎生产,是填不饱肚子的,她们必须寻找其它的生活出路。

    而定居生活,就使她们产生了通过培植农作物和养殖牲畜,来增加生活保障的动力。

    但是,农业生产,不是一蹴而就的。

    农作物的品性容易掌握,保存农作物种子的技术,却不容易发掘出来。

    在这期间,比他们更窘迫,生活在甘肃更西部的媕兹氏,发明了绳索。

    而华胥氏在学习到了媕兹氏的绳索制作技术之后,就进一步地利用绳索,制作出了渔网。

    中华历史大框架

    于是,她们由华胥氏,变成了宓奴氏。

    宓牺氏,就是在茅草屋里织造渔网,依靠渔网和其他部落交换物品而生活。

    在这个过程中,媕兹氏又发明了陶器,使得农业生产的最大难题——保存种子的技术得到了突破。

    于是,农业时代来临。

    但是,媕兹氏对农业生产做出了重大贡献,她们却没有享受到其中的红利。

    因为,他们所处的那个地方,不大适合于农业生产,农业生产,对他们的帮助不是很大。

    倒是宓牺氏,得到了农业生产的发展所带来的好处。

    他们的人口大量增加,以至于不得不分成两个部落。

    这两个部落,就是女娲氏部落和庖牺氏部落。

    女娲氏部落“代宓牺立”,继承了宓牺氏的门户。

    而庖牺氏部落,则“出成纪,徙治陈仓”。

    庖牺氏部落在今天的宝鸡与陇山一带发展。

    中华历史大框架

    后来,距今12600年左右,气候骤然变化,打击了农业生产,庖牺氏就前往蒙古高原,变成了游牧民族。

    距今8000年左右,气候再次回暖,农业生产又得到发展。

    而这时,就开始由部落性的大规模农业生产,进入到奴隶性的大规模农业生产。

    奴隶性的大规模农业生产,是民族之间相互融合的前提,是我们中华民族产生的前提。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还有文化冲突,还有价值观念的冲突,使得我们中华民族的产生与发展,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道路(濮阳西水坡遗址)。

    中华历史大框架

    在农业生产的条件下,宗教,对于生产力的进步,对于生产技术的提高,发挥了重要作用。

    宗教对于生产力的进步,对于生产技术的提高所发挥的第一个作用,就是“炼石补天”练出了铜;第二个作用,就是星宿文化创造了季节与节气。

    古老的《五行图》,里面有“石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石”和“石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石”的内容。

    而正是这个古老的五行学说里面的“石生水”与“火克石”的内容,促使人们产生了“炼石补天”的宗教仪式(红山文化牛河梁遗址)。

    中华历史大框架

    这个“炼石补天”的宗教仪式,就是中国古代炼铜技术的来源。

    而炼铜技术的产生与发展,又导致炼铁技术的产生与发展。

    铁器的产生,就使得农业生产,由奴隶性的大规模化生产,转变为个体性的小家庭化生产。

    另外,星宿文化,形成季节与节气观念,人们通过季节与节气,和农作物生长的对应关系,来掌握一年四季农业生产的基本流程,从而发展出相对成熟的农业生产操作规程(濮阳西水坡遗址)。

    农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使得农产品增加,大量地进入流通领域,从而促进工商业生产的产生与发展。

    而车船技术的发展,使得产品流通效率提高,也加快了工商业生产的发展。

    中华历史大框架

    工商业生产产生与发展的结果,就是中国进入资本主义时代。

    二、政治大框架

    政治大框架,分为纵向框架与横向框架。

    纵向方面,就是伏羲女娲时代——神农氏时代——金天氏时代——五帝时代——夏商周时代——汉唐时代——宋元明清时代。

    横向方面,基于纵向框架的各个不同时代展开:

    1)伏羲女娲时代:庖牺氏(兴隆洼文化与赵宝沟文化)侵入中原,与女娲氏(仰韶文化)、燧人氏(磁山文化及裴李岗文化)、东夷氏(北辛文化)三方争战,战败逃往湖南。

    2)神农氏时代:神农氏(陕甘宁地区以及山西南部和河南西部地区的仰韶文化)、共工氏(原磁山文化及裴李岗文化的主人,这时转变为中原地区仰韶文化)、东夷氏(由北辛文化转变为大汶口一期文化)、伏羲氏(长江以南的大溪文化、高庙文化、汤家岗文化、长江以北的薛家岗文化、凌家滩文化)四方结盟,实现八方共和。

    其中,东北辽西地区红山文化的主人,与南方伏羲氏,都是庖牺氏的后裔,由于两地分隔,这时各自独立发展。

    3)金天氏时代:庖牺氏的两只后裔,南方凌家滩文化的主人朱襄氏(伏羲氏后裔)和北方红山文化的主人金天氏联合作战、南北对攻,重新统治中原。

    而朱襄氏作为原来庖牺氏部族的王族贵胄,初期居于领导地位。

    后来,经不住金天氏人多,朱襄氏不得不放弃对金天氏的领导权,离开中原,转向南方太湖流域,发展良渚文化。

    中华历史大框架

    金天氏所统治的区域,包括原来的共工氏和东夷氏所在的地区,加上他们自己原来的东北辽西地区。

    4)五帝时代:金天氏与陕甘宁地区以及山西南部和河南西部地区原女娲氏部族的后裔炎帝部族发生战争,引发黄帝世系崛起。

    黄帝世系奉行“万邦协和”的政治理念,战胜金天氏,从而迎来五帝时代。

    五帝时代的五帝所领导的区域,只包括原来共工氏和东夷氏所有的区域。

    东北辽西地区被新起的小河沿文化占据。

    陕甘宁地区的炎帝部族后裔,也与他们不相干。

    5)夏商周时代:夏商周时代,中原地区与陕甘宁地区重新交流统一。

    6)汉唐时代,中原民族与周边地区民族反复交融。

    7)宋元明清时代,南方工商业生产发展所造成的工商业生产与农业生产之间的矛盾,削弱了南方民族的战争意志,使得民族融合,呈现出少数民族主动,而大汉民族被动的局面。

    政治活动的目的,是如何分配劳动成果。

    中华历史大框架

    而由如何分配劳动成果这个目的,就形成人类社会、集团与集团之间对立统一的方式。

    这个对立统一方式之本质,是阶级与阶级之间的对立统一,是一个社会内部的强势个体和弱势个体,分别组成集团而进行的对立统一。

    但是,因为集团之外,还有集团,大集团之间的对立统一,就导致大集团内部的小集团之间,对立统一的现象,有时候相对不那么引人注目。

    然而,政治的基础,却还是阶级与阶级之间的对立统一,是小集团之间的对立统一,是一个社会内部的强势个体和弱势个体之间的对立统一。

    只是,这个基础性的政治,大部分时候,会被大集团之间的政治,掩盖和转移罢了。

    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上,先是有庖牺氏和女娲氏这两个集团之间的分化,然后,又有四个不同地区的大集团之间的融合。

    四个不同的地区,就是庖牺氏所在的东北辽西地区、女娲氏所在的陕甘宁地区以及山西南部和河南西部地区、燧人氏所在的中原河南河北地区、东夷氏所在的山东地区。

    四个不同地区,分别是四种不同文化,从而形成四大政治集团。

    中华历史大框架

    分别是:庖牺氏的兴隆洼文化、女娲氏的仰韶文化、燧人氏的磁山文化及裴李岗文化、东夷氏的北辛文化。

    首先,庖牺氏因为在侵略中原地区的过程中屡遭失败,而由兴隆洼文化转变为赵宝沟文化,这是在距今7200年左右。

    而在距今7100年左右,河北地区的磁山文化消失;距今7000年左右,河南地区的裴李岗文化消失。

    这个时候,庖牺氏就“代燧人氏继天而王”,由庖牺氏就转变为祝融氏。

    燧人氏因此转变为共工氏。

    祝融,就是有祭祀权的统治者;共工,就是双手被控制的、拿着工具做工的奴隶。

    根据五行学说,祝融氏自己认为,自己的部族是“木德王”。

    而五行学说又规定“木驻于东”,所以,他们就要“东封泰山”。

    中华历史大框架

    这样,他们就与山东地区北辛文化的主人东夷氏,发生“龙马精神海鹤姿”的战争。

    由于这场战争的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给了先前被征服、成为祝融氏之奴隶的共工氏部族,以可乘之机,所以,共工氏就“以水乘木,乃与祝融战”。

    在共工氏“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的时候,女娲氏再来“杀黑龙以济冀州”。

    于是,祝融氏“立一百一十一年崩”。

    祝融氏惨败之后,其主力部队逃往湖南。

    “伏羲葬南郡,或曰,冢在山阳高平之西也”。

    就是说,伏羲氏的老王战死,被临时安葬在山阳高平之西,紧急情况下也不知道具体的地方(濮阳西水坡遗址“天盖墓”);而他们的新王,就带领大家逃往湖南,新王最后死在湖南(高庙文化遗址)。

    中华历史大框架

    伏羲的“羲”,字形为“羊+禾+丂+戈”,就是半农半牧、以龙为图腾、尚武好战的意思。

    而“伏”,就是打了败仗,伏地而走;“羲”读“兮”音,就是可歌可泣之意。

    伏羲到了湖南之后,女娲氏提倡“断鳌足以立四极”,于是,“四方结盟,八方共和”,神农氏时代来临。

    神农氏时代,仰韶文化从陕甘宁地区扩展至中原地区。

    但是,这并不是说,女娲氏的后裔们占据了中原地区;而是中原地区的共工氏部族,学习了仰韶文化。

    为了贯彻“四方结盟,八方共和”的精神,共工氏部族邀请女娲氏部族的领袖部落,到中原地区居住生产,以方便教授大家生产,促进各方的感情。

    这就是神农氏炎帝的来历。

    神农氏,就是以教授人们进行农业生产,从而成为神。

    中华历史大框架

    炎帝,就是以神的名义,促进大家团结。

    “炎”,上面一团火,下面一团火;上面一团火,就是表示天上之神,是代表其神圣的地位;下面一团火,就是表示他成为神的方式,就是指导人们进行刀耕火种的农业生产。

    “帝”,就是让大家团结在一起,不要分开的神之力量。

    神农氏炎帝,历经八代而衰,就是中原地区的内部矛盾,最终不可调和,导致庖牺氏的后裔们有可乘之机,从而再次入侵中原。

    这就发生了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

    阪泉之战和涿鹿之战中,其实没有黄帝,而是炎帝、夸父、蚩尤氏,联合对抗金天氏和朱襄氏。

    其中,炎帝自己没有军队,他是和夸父氏一起作战。

    夸父氏就是共工氏部族的末代领袖。

    蚩尤氏是东夷氏部族的末代领袖,也就是大汶口第一期文化之主人们的末代领袖。

    夸父追日的故事,就是说,夸父到陕甘宁地区去,号召炎帝部族的人们,来维护炎帝的天下领袖之

    地位,共同抗击金天氏和朱襄氏。

    中华历史大框架

    但是,炎帝部族的人们,不理会他的夸夸其谈,不来参加中原地区的战争。

    夸父氏只好回头,和蚩尤氏联合抗战,然后,他们战败。

    夸父氏和蚩尤氏被杀,而末代炎帝榆罔,被自己的部族所抛弃,又不肯屈服于朱襄氏及金天氏,只好前往湖南。

    金天氏是红山文化的主人,朱襄氏是凌家滩文化的主人。

    虽然他们都是庖牺氏的后裔,但是,由于分隔时间太长,金天氏内部,产生了自己的领袖。

    朱襄氏作为庖牺氏部族的王族贵胄,具有当然的领导地位,但是,金天氏人多势众,不服从他们的领导,他们只好放弃中原地区,前往太湖流域,发展良渚文化。

    金天氏取得独立地位之后,就企图向西扩展,去征服陕甘宁地区的炎帝部族。

    结果,他们被黄帝世系领导各族打败。

    黄帝世系,是原来的祝融氏部族中,黑龙氏部落的后裔。

    黑龙氏部落战败之后,被女娲氏带回陕西,安置在陈仓地区,那里是庖犧氏没有成为游牧民族之前,所开辟的地区。

    黑龙氏由此变为少典氏。

    黄帝,就是少典氏部族中的一个世系。

    中华历史大框架

    金天氏与炎帝部族开战,黄帝世系作为庖牺氏部族的后裔,一方面站在炎帝部族的立场上,反对金天氏,二方面,他们也愿意与金天氏妥协,只要金天氏放弃称王称霸,接受“万邦协和”,他们就可以与金天氏握手言和。

    金天氏在丢掉了老家东北辽西地区,又丢掉河南河北中原地区,只剩下山东地区的情况下,不得不接受黄帝的“万邦协和”之主张。

    于是,五帝时代来临。

    和神农氏时代历经八代而衰一样,五帝时代也是历经五代而衰。

    这时,他们遭遇北方夏家店下层文化之主人们侵略,提前3000多年,上演了一场蒙古灭亡宋朝的历史。

    只是,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主人们,没有蒙古人统治中原的野心,他们除了报复过往的争战中,中原人对于他们的杀戮,只是抢了一些该抢的,毁了一些该毁的,就回去了。

    然后,夏商周时代到来。

    中华历史大框架

    夏商周时代相对于五帝时代,就是形成了朝贡制度,以增强帝王世系的经济实力,使之具有更大的能力,去协调各方矛盾。

    而朝贡制度的产生,又催生出“家天下”的世袭制。

    到周朝铁器的产生,使得奴隶性的大生产,转变为家庭性的小生产,于是,夏商周时代结束,汉唐时代到来。

    汉唐时代,早期的汉朝,内部矛盾缓和,是汉族碾压北方游牧民族。

    到中期的魏晋南北朝,内部矛盾紧张,就是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而汉人胡化,胡人汉化。

    到晚期的隋唐,就是胡化的汉人重新崛起,却又因为其胡化的政治体制,而重新走向崩溃。

    宋元明清时代,南方的工商业兴起,使得工商业生产,长期与农业生产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于是,汉族内部矛盾,导致其对外斗争一败再败。

    中华历史大框架

    三、文化大框架

    文化大框架,分为世界观与价值观。

    在世界观方面,就是女娲氏的阴阳文化相对于伏羲氏的星宿文化。

    而在价值观方面,就有女娲氏与神农氏的鱼图腾、蛙图腾、蛇图腾(主要是平等和谐);伏羲氏的龙图腾、蛇图腾、凤图腾、虎图腾、鹿图腾(主要是极权阳刚);共工氏的龟图腾(主要是平和内敛);东夷氏的鸟图腾(主要是犀利桀骜)。

    这些图腾,最后融合为一个龙图腾。

    另外,在图腾之外,还有玉文化,也是伏羲氏部族价值观的体现,是伏羲氏部族的一个重要标志。

    中华民族,最早由四个原生性的民族组成,其中,在世界观方面,主要是女娲氏的阴阳性世界观和伏羲氏的星宿性世界观。

    女娲氏的阴阳性世界观,以阴阳性的思维方式,为大家提供了一个认识世界的模版,就是“四象”。

    “四象”就是《太极图》、《五行图》、《洛书》、《河图》。

    中华历史大框架

    中华历史大框架

    “四象”是从形而上的方面,揭示所有事物的共同本质。

    她们中的每一象,都是从不同的方面揭示事物在某一个方面的本质。

    其中,《太极图》,就是从事物的原始存在状态的角度,揭示事物的本质,是象征一个对立统一的存在结构。

    《五行图》,就是从事物的原始变化倾向的角度,揭示事物的本质,有五组相对性的变化倾向。

    《洛书》,就是从事物的高级存在状态的角度,揭示事物的本质,是一个有着中枢性主导结构的、多层次对立统一的存在结构。

    《河图》,就是从事物的高级变化趋势的角度,揭示事物的本质,是一个有生长、有衰退的、从一个相对低级的事物,变化为另一个相对高级的事物的变化趋势。

    就好比说,我们要认识一只鸡蛋,就要以《太极图》《五行图》为模版,来认识到鸡蛋内部的对立统一,以及其对立统一双方,相互的五组潜在的作用倾向。

    我们要认识一只鸡仔,就要以《洛书》《河图》为模版,来认识到鸡仔是有一个中枢性主导结构的,然后,不同方面的层次与价值不同,他们对于中枢性主导结构所主导的秩序的反应也会不同,从而推动这只小鸡做出一种趋势性的变化发展。

    伏羲氏的星宿性世界观,是通过对天上星宿的观察与认识,为大家提供一个认识世界的模版。

    中华历史大框架

    这个模版与西方科学文化所提供的认识世界的模版一样,也是形而下的。

    只是,西方科学文化所提供的认识世界的模版有N多,每种模版,只对应于一种具体的事物,如ph试纸只对应于酸碱盐;孕检试纸只对应于有可能怀孕的女性;新冠病毒试子只对应于新冠病毒。

    而星宿性模版,却和“四象”模版一样,可以对应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具体的事物。

    也就是说,她是以一个形而下的形式,对应于世界上任何一个事物的形而上的本质。

    这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很显然,星宿文化的世界观是荒谬的。

    但是,绝对的荒谬,并不影响其相对的正确,正所谓“不求放之四海皆准,但求一时一事有用”。

    所以,伏羲氏部族,每每能够击败其他部族,而成为中华民族的领导性部族。

    而在交流与融合过程中,伏羲氏也接受女娲氏的阴阳文化,并且,将“四象”模版与“星宿”模版融合,从而形成《八卦图》《六十四卦图》《天干地支》。

    中华历史大框架

    中华历史大框架

    这就形成了中华民族的核心文化——《易经》。

    但是,进入夏商周时代之后,由于“世袭制”政治体制追求绝对的社会稳定,导致其对《易经》文化中的揭示事物变化规律的内容,颇为忌惮。

    于是,《河图》《洛书》被雪藏,《八卦》《六十四卦》《天干地支》被曲解和限制使用范围。

    儒家文化的价值观先行,使《易经》文化的世界观,变成了宗教迷信。

    《易经》确实是来源于宗教,来源于古代祭师们与神灵的对话。

    但是,《易经》的作者们,是基于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远取诸物、近取诸身的对于世界的认识,来理解神灵、理解世界的。

    所以,《易经》本身是客观的。

    而当儒家文化价值观先行,带着主观目的来拆解《易经》之后,《易经》,就变得只有“理”,没有“象”了。

    中华历史大框架

    而“理”,是可以自我演绎的;“象”,是只能被忽视,而不能被改造的客观。

    四 总结

    从经济、从政治、从文化的不同角度,来考察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架构,然后,我们再把它们组合、拼装成一个整体,来看一看,经济,是怎样影响政治与文化,而政治,又是怎样影响经济与文化,文化,又是怎样影响经济与政治。

    经济的发展、政治的发展、文化的发展,以及三者之间的互动,就构成了我们中华民族的整个历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