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今日的中国与当年的女娲
2019-12-10
字号:
    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曾经说过:“历史就像一座楼外的风景,你在一楼的窗前看到它是那样,你到二楼的窗前,看到它还是那样。”

    似乎诺查丹玛斯把运动的主体搞反了。

    应该是历史在动,而历史的观察者不动才对。

    而他却说成是观察者在动,观察者所观察的历史没动。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理解诺查丹玛斯话语的原意。

    其实,他想说的是:就像一年一度的春夏秋冬,历史,总是在做着一些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是,时间不同,两个同样的事情,就具有不同的位置、不同的层次,也就具有不同的本质。

    今日的中国,与当年的女娲,层次不同,本质不同,却又像那一年一度的春夏秋冬一样,是何其地相似。

    今日的中国,度过了工业社会的原始期,正处在工业社会的发展期。

    当年的女娲氏部族,就是仰韶文化的主人,也是度过了农业社会的原始期,正处在农业社会的发展期。

    农业社会的原始期,和工业社会的原始期,都具有相似的特点,就是,都具有一些自成一统的社会单元,在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演绎着各自独特的原始社会。

    而农业社会的发展期,和工业社会的发展期,也都具有相似的特点,就是,都具有因为扩张、竞争而走向不同的社会单元之间的相互融合,实现最终统一的趋势。

    当年的女娲氏部族,就是因为社会的扩张与竞争趋势,而和赵宝沟文化的主人庖犧氏部族、磁山文化和裴李岗文化的主人共工氏部族、以及北辛文化的主人东夷氏部族,走向了融合,最终实现了统一,从而造就了我们今天的中华民族。

    而如今的中国,也是因为社会的扩张与竞争趋势,和西方,和中东,和非洲,和东南亚,以及全世界各地区的各个民族,正在走向融合,最终必将实现统一,成为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

    当年的女娲氏部族,面对扩张与竞争,是秉持着和谐与协调的理念,创造了《河图》《洛书》等等“无字天书”,最终以“断鳌足以立四极”为号召,说服各方,实现了“天下结盟”。

    于今的中国,作为女娲氏的后人,也同样是面对扩张与竞争,秉持和谐与协调的理念,提出了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正在极力地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全球化的有序演进。

    然而,今日的中国,与当年的女娲,也相对面临着不同的情况。

    首先一条,当年的天下霸主,女娲氏部族所面对的对手——咄咄逼人的庖犧氏部族,虽然对女娲氏部族具有潜在的威胁,却没有现实的威胁,没有实际的威胁。

    因为,庖犧氏和女娲氏,原本同根同源,都是华胥氏的后裔,具有一定的亲情关系。

    所以,虽然双方的理念不同,但是,在还有其他的对手存在的情况下,庖犧氏部族,就没有与女娲氏部族为敌,没有进攻女娲氏部族的打算,甚至根本就没有对女娲氏部族做过战略性的防范。

    而正是由于庖犧氏部族,没有从战略上把女娲氏部族当作自己的潜在的敌人,所以,才导致女娲氏部族,最后渡沇水“以济冀州”的时候,庖犧氏部族措手不及,落得大败。

    而如今的世界霸主,中国所面对的西方基督教民族,他们与当年的庖犧氏部族一样咄咄逼人,却与我们中华民族,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况且,如今文化发达,意识形态领先,血缘关系,又算个屁。

    他们西方民族内部,都具有血缘关系。

    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就是在他们西方基督教民族的内部,展开的吗?

    所以,面对当今咄咄逼人的西方基督教民族,我们中华民族,不会有当年女娲氏部族所具有的投机取巧的机会。

    我们,得凭着自己的实力,硬杠了。

    第二个不同,当年的女娲氏,在庖犧氏部族没有入侵中原之前,就已经从关中,扩展到河南西部和山西南部了。

    他们的实力强大。

    而且,庖犧氏部族入侵中原之后,面临着共工氏部族和东夷氏部族两大现实性的对手的对抗,一时,也无力把女娲氏部族列为自己的对手。

    而如今的中国,在西方基督教民族向世界扩张之时,自己还根本就没有睡醒。

    甚至自己的酣梦,还是让西方的殖民扩张给搅醒的。

    等到自己一觉醒来,非洲被征服了、美洲土著基本上被灭绝了、自己的周边,也都被西方殖民了。

    西方基督教民族,再也没有强大的对手了,就只剩下自己这个潜在的敌人了。

    如今,中国的盟友在哪里?

    中国的盟友,都像当年的共工氏部族一样,全部在对手的殖民与掌控之中。

    当然,还有个分裂的伊斯兰民族,和一个基督教异己分子俄罗斯民族,在勉强地挣扎着,与西方对抗。

    但是,相对于当年的女娲氏,我们如今的中国,也有自己的优势。

    我们不一定有我们祖先那样的智慧,我们却有相对于他们更为丰富的文化遗产,和历史经验。

    我们具有较为成熟的斗争策略。

    特别是,我们的对手基督教民族,没有像当年的庖犧氏部族那样团结。

    工业社会的自私自利者,比农业社会的自私自利者,更为自私自利。

    而工业社会的被征服者,也相对农业社会的被征服者,更加具有反抗的力量与勇气。

    这两个特点,决定了我们大有作为。

    只是,我们不能像当年的女娲氏部族那样,希冀于“一战定乾坤”,我们要善于去做更为细致、耐心的工作。

    我们要闯进敌方阵营的内部,从内往外打。

    我们要让整个基督教世界以及他们所掌控的世界,从不同的层面,发生自我爆炸。

    基督教世界以及他们所掌控的世界,自我爆炸了,我们就可以像当年的女娲氏部族一样,来倡导大家“断鳌足以立四极”了。

    “断鳌足以立四极”,就像现在的“联合国”。

    只是,今后的“联合国”,与现在的“联合国”,应该有所不同。

    她不会是霸权主义者手中的工具,而是世界各国,真正的求同存异的地方。

    因为,她有一个天下结盟的“盟主”——“神农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