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的重新划分
2019-12-05
字号:
    一、马克思主义者们所划分的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

    我们现在习以为常地,将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划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

    这是熟悉西方历史的马克思主义者们,依据西方历史中的各种社会特征来划分的。

    当我们将这样的历史认知,拿来与我们中国历史的实际情形相对照时,我们,就发现了一些不对的地方。

    马克思主义者们所认为的“封建社会”,其对应的西方社会生产关系的本质,是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的对立统一;而在中国,其所对应的社会生产关系的本质,却是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的对立统一。

    中国的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历史阶段,并不是属于“封建社会”,而是属于帝王专制社会。

    这就使我们不得不思考,马克思主义者们划分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的依据是什么?他们的逻辑起点又在哪里?

    实际上,马克思主义者们划分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的依据,就是他们所看到的西方社会的历史发展现象;而他们的逻辑起点,实际上,是没有的。

    他们的“奴隶社会”,是依据所对应的社会经济(生产关系)之特征来命名的;他们的“封建社会”,是依据所对应的社会政治(上层建筑)之特征来命名的;他们的“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又是依据所对应的社会文化(意识形态)之特征来命名的。

    他们的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的命名,在逻辑上,根本就不统一。

    这就导致他们所划分的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的发展状况,只能适应于他们西方社会的历史发展之状况,而不能适应于其他文明社会的历史发展之状况,不能适应于其他文化民族的历史发展之状况。

    不同的文明形态,不同的文化民族,具有共同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发展逻辑,却又具有不同的民族文化与不同的民族价值观的发展逻辑。

    这就导致在同一个生产力水平之上,不同的文明与民族,会具有不同的生产关系;在同一个经济基础之上,不同的文明与民族,会具有不同的上层建筑。

    所以,划分普遍的人类社会各个历史阶段,我们就不能以具体的文化特征和政治特征来划分,而只能以具体的经济特征来划分,只能以具体的生产力水平的特征来划分。

    二、以生产力水平划分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如果我们以生产力水平为逻辑起点,来划分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我们就会发现,自从用火文明发生以后,直到现在,我们人类社会,是经历了以采撷与狩猎生产力、采撷与渔猎生产力、农业与畜牧业生产力、工业与商业生产力等几种生产力水平为特征的历史阶段。

    采撷与狩猎生产力,发生在地球气候十分寒冷的时代;同时,也是发生在人类社会整体的文化水平十分原始的时代。

    那时候,人们刚刚懂得用火,刚刚形成宗教。

    宗教,增强了人类的集体意识与自信心,从而使得人类敢于同其它大型的动物搏斗。

    这就使得人类的生产,从单纯的采撷生产,变为采撷生产与狩猎生产并重;也使人类,从动物界的底层,一跃而至动物界的顶端。

    由于采撷生产与狩猎生产所采撷与狩猎的对象,都会随着季节的转换而发生地域性的迁移,所以,那时候的人类,也会像一些随着季节迁徙的动物一样,随着季节而迁移。

    他们一年四季,并没有一个固定的住处。

    当地球的气温升高,使得到处充满河流与湖泊之后,渔猎生产,就超越狩猎生产,而成为人类社会的主要生产。

    渔猎生产的场域之固定性,导致人类不再随着季节而迁徙,而是一年四季,都会居住在同一个地方。

    这就为人类的农业生产和畜牧业生产,提供了必要的环境条件;也是为人类的农业生产和畜牧业生产,提供了精神上的动力。

    而陶器的产生,使得作物的种子得以跨季节保存,这又为农业生产,提供了技术上的必要保障,是为人类的农业生产,提供了充分条件。

    于是,农业生产力就产生了。

    农业生产和畜牧业生产的产生,使得人类社会的生产,在某种程度上,不再依赖于地球的气候。

    于是,它们就取代渔猎生产,而成为人类不同地域、不同民族的主要生产。

    另一方面,农业生产力与畜牧业生产力的产生,使生产积累得以产生。

    生产积累的产生,就为商业生产提供了基础,也为工业生产提供了基础。

    而当工业生产进一步发展,成为一种新的生产力,它就超越农业和畜牧业生产力,成为人类社会的主要生产力。

    这就使人类社会,前后经历了采撷与狩猎社会、采撷与渔猎社会、农业与畜牧业社会、工业与商业社会等四个历史发展阶段。

    三、以生产关系进一步地划分人类社会的各个历史阶段

    当我们单纯地以生产力水平来划分人类社会的历史阶段时,我们又发现,同样是农业生产力水平的历史阶段,其前后,又明显地具有三种不同的社会形态。

    一是以氏族部落为社会单元的氏族内部之公有制的社会形态;二是以家庭为社会单元的奴隶阶级与奴隶主阶级对立统一之私有制的社会形态;三是以家庭为社会单元的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对立统一之私有制的社会形态。

    这三种社会形态,都是以农业生产力为基础,却又具有生产力水平之高低的差别。

    其中,以氏族部落为社会单元的氏族内部之公有制的社会形态,生产力水平最低,生产工具十分原始;奴隶阶级与奴隶主阶级对立统一之私有制的社会形态,生产力水平相对较高,却也没有决定性的突破,还是处在石器时代;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对立统一之私有制的社会形态,生产力水平就十分成熟,生产工具中大量使用铁器。

    但是,决定这三种社会形态的,并不仅仅是生产力,并不仅仅是生产工具。

    各种文明、各个民族的文化特征不同,对其社会形态的影响也非常大。

    直到西方工业文明兴起而向全球殖民扩张的时候,相当多地区的社会形态,还处在原始性的农业生产社会形态或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形态。

    这不是由于这些地区的人们不聪明、没智慧,而是由于,这些地区的文明与文化方式,适应于由原始的生产工具所形成的社会生产关系乃至于上层建筑,而已经形成的社会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就会反过来维护这种社会形态,抑制一切对于这种社会形态不利的苗头,从而阻碍生产工具的改进,阻碍生产力水平的进一步发展。

    这就是“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对物质具有反作用”。

    中国比西方率先脱离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同时也比西方率先进入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

    可是,西方比中国晚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进入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却比中国率先走出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

    这不是由于西方人比中国人更聪明,不是他们比中国人更有智慧。

    而是由于文明与文化不同,导致中华民族适应于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西方民族不适应于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

    中华民族适应于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就具有相对适应的政治形态去协调这个社会;而这种政治协调,就能够强烈地抑制生产工具的改进,强烈地抑制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以使社会形态保持不变。

    中国文化将一切奇思妙想出来的新奇玩意,都贬斥为“奇淫巧技”,所以,就有相应的政治手段,来打击各种奇思妙想与改革创新,以制止各种“奇淫巧技”的出现,从而维护社会的稳定。

    西方文化不适应于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就没有相对适应的政治形态去协调这个社会,这就导致社会发展的多样化,从而助长生产工具的改进,助长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以使工业生产力发展壮大,最终促进工业社会的来临。

    同样的“封建社会”,中国是产生在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对立统一社会的末期,西方是产生在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社会的全过程,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东西方文明的差异。

    这种差异,就是强者意识和弱者意识的差异。

    中华民族具有弱者意识,这导致中华民族具有民主精神;西方民族具有强者意识,这导致西方民族具有自由精神。

    而民主精神就必然崇尚王道;自由精神就必然崇尚霸道。

    “封建社会”的本质,就是王道制约霸道,但又不能战胜霸道,两者处于名义上的“封建”与“服从”状态。

    在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对立统一这个根本性的前提下,形成社会上层建筑的,是奴隶主阶级内部的强者与弱者之间的斗争。

    强者要自由、要竞争、要掠夺、要兼并;弱者要民主、要和谐、要自保、要生存。

    所以,强者要霸道;弱者要王道。

    而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的对立统一,决定了每个奴隶主家庭都必须要有自己的私人武装,这就是生产力水平,支持这个社会行使霸道。

    但是,中华民族的本色文化,却支持这个社会行使王道。

    所以,从女娲时代的“断鳌足以立四极”,到黄帝时代的“土德之瑞”,再到大禹时代的“家天下”,最后到周初“大封建”,都是王道在制约霸道。

    “大封建”的意思,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们不能随意相互攻伐,有什么问题,必须由王道来裁决。

    这是由于当时的生产力水平,决定了奴隶主拥有自己的武装,才使得王道不能彻底战胜霸道,使得一些强势的奴隶主们,拥有了相当大的自由。

    但是,在西方,由于生产力水平和他们的民族文化,都支持霸道,不支持王道,所以,他们的社会,就不会出现女娲氏的“断鳌足以立四极”,不会出现黄帝的“土德之瑞”,不会出现大禹的“家天下”,不会出现周朝“大封建”。

    而到了生产力水平发展到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建立对立统一关系的时代,由于地主阶级不需要利用私人武装去压迫农民劳动,他们就没有自己的私人武装,也就失去了行使霸道的实力基础。

    这就是一进入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对立统一的时代,中国的“封建社会”就结束,帝王专制时代就来临的原因。

    因为,王道彻底战胜了霸道。

    但是,在西方,却是恰恰相反,以前一直没有出现的“封建社会”,而到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建立对立统一关系的时候,就适逢其会地出现了“封建社会”,并且,还伴随了这个对立统一关系的始终。

    这时因为,私人武装的失去,导致地主阶级没有追求霸道的实力基础,社会生产力水平,这时候是支持王道的,但是,西方社会的民族文化,却支持自由,反对王道,所以,王道虽然占据上风,却并不能彻底征服地主阶级的自由精神,只好是以“封建”的方式,与地主阶级实行妥协。

    这就是说,在生产力水平决定社会形态的大框架里,民族文化,也对各个民族的社会形态以及社会发展,具有较大的影响。

    而要准确地定义这样的社会形态,我们就必须在生产力水平的基础上,进一步地以生产关系为定义这样的社会形态的逻辑之起点。

    以氏族部落为社会单元的氏族内部之公有制的社会形态,她的生产关系就是氏族公有制,我们就可以定义这样的社会为氏族公有制社会。

    以家庭为社会单元的奴隶阶级与奴隶主阶级对立统一之私有制的社会形态,其生产关系为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的对立统一,我们就可以定义这样的社会为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简称奴隶主社会。

    为什么简称奴隶主社会而不是简称奴隶社会呢?

    因为,这个社会的主导阶级,是奴隶主阶级而不是奴隶阶级;这个社会的上层建筑,是由奴隶主阶级建构的,而不是由奴隶阶级建构的;奴隶主阶级,才是这个社会的创造者和捍卫者,才是这个社会的主人。

    马克思主义者们,定义这个社会为奴隶社会,是纯粹从主观的阶级立场出发。

    这样的出发点,是建立在虚构的主观观念之上,会造成观念性的错误,从而将逻辑推演,引向歧途。

    以家庭为社会单元的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对立统一之私有制的社会形态,其生产关系为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的对立统一,我们就可以定义这样的社会为农民阶级与地主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简称地主社会。

    简称地主社会而不简称农民社会,其道理同上。

    那么,接下来的工业与商业社会中的各种社会形态,我们又要怎样定义呢?

    现时西方社会的生产关系,就是资本阶级与工人阶级的对立统一关系,我们可以定义为资本阶级与工人阶级对立统一的社会,简称资本社会。

    而像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生产关系就比较复杂,是公有制为主体,却也有私有制下的资本阶级与工人阶级的对立统一。

    这样的定义,还真不好下。

    就只好笼统地简称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呗。

    其实,这也是说明了,在生产关系的基础上,我们也可以进一步地,以上层建筑为逻辑起点,来定义特殊历史阶段的特殊社会形态。

    总而言之,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这是我们划分历史阶段和各种社会形态的逻辑基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