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美国想散打,中国要摔跤
2019-11-18
字号:
    美国现在到处“退群”,一心“脱钩”。

    而中国则竭力拥抱“全球化”,四处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

    任正非的女儿被加拿大无理逮捕扣押,华为公司却仍然不断加大对加拿大的投资,而决不退出加拿大。

    华为自身具有可替代产品,可是,只要还能用到美国的产品,华为就还是优先使用美国的产品,而宁愿将自己的产品做“备胎”。

    对于欧洲和日本同行,华为也是多方合作,而不是与他们对立与竞争。

    华为有实力与对手竞争呀。

    他们为什么不和对手进行大力竞争,为什么不想方设法地去把能干掉的对手都干掉,自己抢占市场吃独食,却反倒要给自己找对手,要给自己的对手留后路呢?

    这一切,都是源于美国想散打,中国要摔跤。

    美国想散打的原因,就是要脱离中国,然后,以其资本主义世界老大的地位,重新组织新的同盟,重新孤立中国,重新对中国进行经济封锁。

    而如果他们对中国经济封锁不成功,由于他们已经和中国没有多大的经济联系,所以,他们就是孤注一掷,和中国打一场热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任正非不但是曾经的技术能手,也是曾经的“学毛标兵”,他不但有战略眼光,更有政治头脑,所以,美国人一撅尾巴,他就知道,美国人想干什么,他就要见招拆招。

    你想散打,我就是要和你摔跤。

    我就是要死死地缠着你,看你还想用炮轰?

    要死大家一起死。

    人类社会经历了采撷与狩猎生产方式、渔猎生产方式、农业生产方式、和工业生产方式等几种生产方式。

    看一看这几种生产方式的交替过程就知道,每一种新的生产方式,都是以旧的生产方式为基础,却又残酷地吸着旧生产方式的血,残酷地摧残着旧的生产方式。

    工业革命发展到现在,工业霸权已经让位于金融霸权。

    金融霸权也免不了过去生产革命的老路,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金融霸权是残酷地吸着工业生产、农业生产乃至于各种旧的生产方式的血。

    正因为其利润相对更高,导致其受惠人群的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更高,推高了社会的人工工资,于是,利润相对微薄的工业生产,就在那里生存不下去,就不得不向其它落后的地区转移。

    这就导致拥有金融霸权的美国社会的产业空心化。

    但是,很不幸,美国的产业转移,正遇上中国的国门开放。

    大量利润微薄的基础性工业生产,都转移到中国来了。

    可中国虽然在经济上积极地融入世界,在政治上,却没有和他们的西方世界实现“大同”。

    中国的有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把住了中国金融的闸门,使得美国的金融霸权,对中国无效。

    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他们的金融霸权相对中国无效,这还搞个毛啊。

    这还到哪里去“薅羊毛”呢?

    所以,如果,以前的美国,只是从意识形态上仇恨社会主义的话,那么,现在的美国,就不仅仅是出于意识形态而仇视社会主义了。

    他们现在是出于切切实实的经济利益,而仇恨社会主义中国。

    一定要打垮社会主义的中国。

    这不再是信仰,而是利益。

    如果能够使用武力的话,美国现在就会使用武力。

    然而,他们现在无法使用武力。

    一方面,中国军力发展迅猛,贸然开战,结局难料;二方面,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一时不可替代,打垮了中国,等于是打垮了世界,大家都要跟着受连累。

    所以,必须和中国切割,必须要让这个世界,不再依靠中国。

    那么,中国是否可以说,你不带我玩,我也不跟你玩呢?

    不能。

    中国不能和西方切割。

    虽然,社会主义的中国,已经显示出勃勃生机,中国的发展,已经用事实证明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但是,是不是我们现在就可以输出革命?是不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在全球推广社会主义,用我们的社会主义去战胜他们的资本主义呢?

    不能。

    腊月梅,九月菊,夏日荷花春天出。

    小麦,有春小麦,有冬小麦;水稻,有早稻,有中稻,有晚稻;水果蔬菜,同一类型,都有不同的品种与花色。

    不同的品种与花色,适应不同的季节与气候。

    中国和西方,都经历了农业生产时代的奴隶社会和地主社会。

    而奴隶社会和地主社会,是农业生产时代的两个不同季节与不同气候。

    作为不同文化的民族,中国相对更适应地主社会,而不适应奴隶社会,所以,中国相对就早早地走出奴隶社会而进入地主社会;西方相对更适应奴隶社会而不适应地主社会,所以,西方相对就迟迟不肯脱离奴隶社会,而最后虽然进入地主社会了,却也是十分勉强,相对也是十分弱鸡。

    工业生产时代,同样也有两种季节与气候,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季节,是一种气候;社会主义社会,又是一个季节,又是一种气候。

    而相对的,西方社会,是适应资本主义的季节与气候,他们就早早地迎来资本主义,并且,也绝不肯很快就离开资本主义;相对的,中国,是不适应资本主义的季节与气候,所以,中国就要拒绝与逃离这个季节与气候,去自己营造自己所喜欢与适应的季节与气候,这就是社会主义。

    但是,社会主义的充分条件,是工业生产充足化、和信息传输充足化。

    没有这两个条件,社会主义,就是不完全的。

    这个社会主义的季节与气候,就还是春江水暖鸭先知,洞中的青蛙还难醒。

    这样的气候,对于中国来说,是可以适应的,但是,对于世界上的其他文化主体来说,就不一定能够适应。

    所以,各人的鞋,各人穿。

    我们只管穿自己的鞋,就不要去帮助别人选什么鞋、穿什么鞋了。

    但是,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盟友,就相对不多,我们怎么去面对有些人的恶意呢?

    这就必须抓住他们资本主义的类似“美国优先”那样的一些弱点,去和他们的一些企业,一些财团,一些国家做朋友,要混在他们的队伍之中,去和他们缠着打。

    我们要学会变色。

    许多人欣赏俄罗斯,欣赏俄罗斯敢于硬碰硬,欣赏俄罗斯对外宣传做得好。

    但是,我们不是俄罗斯。

    俄罗斯是资本主义国家。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