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寻走中华路(18)北辛文化
2019-02-25
字号:
    山东枣庄滕州市,地处鲁中南山区之西南部的山麓延伸地带,属于黄淮冲击平原的一部分,地势从东北向西南,依次为低山、丘陵、平原、滨湖。而滕州市官桥镇,就在其南部丘陵与平原的过渡地带。这里地势相对平坦,土地肥沃。

    北辛文化遗址,就位于官桥镇东南,北辛村北部,薛河故道南岸的高地上,距离滕州市城区,约28公里。此处三面临水,海拔高度127-131米。

    遗址东西长600多米,南北宽约300米,总面积为7.5万平方米,距今约8400年至7300年。

    遗址共进行了两次较大规模的发掘。发掘面积共计2583平方米,清理出了一批灰坑、窖穴、墓葬,出土了大量石器、陶器、骨器、蚌器和角器。

    遗址内的地层堆积,一般分为四层。

    第一层:耕土层,厚15-35厘米。

    第二层:红褐色土,内含较多的红烧土块,厚45-75厘米。出土陶片中,以夹砂黄褐陶和泥质红陶为主,有少量黑陶。以夹砂黄褐陶为最多。夹砂陶除少数掺和碎片外,绝大多数掺和的砂粒都较细。泥质陶陶色一般较纯正,钵的陶土较细,有的在口部外侧有一周红色,其下为青灰色,即所谓"红顶钵"。所有陶器的表面,都有窄堆纹组成各种纹饰。器形以鼎、钵为主。

    第三层:红烧土堆积,厚25-75厘米。出土陶片中,夹砂黄褐陶为主,器表面有窄堆纹各种纹饰,器形以钵为多,鼎次之。

    第四层:灰褐色土,厚15-50厘米,陶片有少量的堆纹、指甲纹,剔刺纹等,器形以钵为主,釜、罐、鼎次之。

    在2、3、4层出土包含物中,有相当多的打制石器、磨制石器和制作石器时打下来的石片、砾石块等,数量比陶器片还要多。

    石器种类也很多,分打制和磨制两种。

    打制石器制作虽较简单,但器形相当完整。有斧、铲、刀、敲砸器和盘状器等。其中数量最多的是器身扁薄、平面略成梯形、横剖面为扁椭圆形的石斧,用于砍伐树木或开垦耕地,是一种用途较广泛的工具。

    磨制石器通体磨光,制作比较精致。有铲、刀、镰、斧、锛、凿、磨盘、磨棒、磨饼、杵和匕首等。磨制石器中,铲的数量最多,形状各异。石铲器形较大,以硅质灰岩为主要石材,质地较软,容易打磨,这种石铲安柄后成为一种翻土工具。有的刃部有约7厘米的纵直磨痕,说明这时期的翻土深度,还是相当浅。

    其它出土的生产工具,也颇丰富,如骨器、角器、牙器还有蚌器,制作精致,形式复杂,制作过程一般经过截、劈、削、刮等方法制成器物雏形,最后打磨表面。器形除镞、鱼镖、鹿角锄、蚌铲、蚌镰等与农业、渔猎有关的器物外,还有凿、锥、匕、针、笄、梭形器等。

    另外,还有相当多的自然遗物出土,如兽骨、鱼骨、贝壳。所指向的动物种类,有家猪、牛、獐、梅花鹿、四不象,貉、獾、鸡、鳖、龟、中国园田螺,青鱼、丽蚌等。

    从这些出土物来看,当时的农业生产初具规模,家畜驯化已经开始,畜牧养殖业已近雏形,捕鱼技术相当高超,手工业较为发达,人们已经从身披兽皮,过渡到穿衣打扮的文明阶段。

    从出土的盖鼎、红顶钵、指甲印纹钵、红陶壶来看,这些器物不仅讲究生活的实用性,而且还讲究审美的艺术性,特别是红顶钵,据考古学家论述,为东方的彩陶,找到了渊源。

    还有,从出土的1件陶器的底部,发现了一对酷似鸟足的刻画符号,被文字学家和历史学家誉为"文字的起源"、"文明的曙光"。

    北辛文化遗址的堆积层厚度,达1.5米以上。从地层堆积上来看,北辛先民在这里生活了一千多年,经历了三个阶段。其早期,约在距今7300-6800年;中期,距今6800-6400年;晚期,距今6400-6100年。其后,发展为大汶口文化。

    北辛文化最早发现于江苏淮安青莲岗,考古界曾定名为青莲岗文化。后因该文化以滕州市官桥镇北辛遗址最为典型,所以,又被重新定名为北辛文化。

    该文化遍布环鲁中南山地周围的兖州、曲阜、泰安、平阴、长清、济南、章丘、邹平、汶上、张店、青州、莒县、临沭、兰陵和滕州等地,典型遗址,有滕州北辛、邳县大墩子、兖州王因和西桑园、汶上东贾柏村、泰安大汶口、邹平苑城、临淄后李官庄、章丘王官、青州桃园、兰陵县于官庄等10余处。

    从所在年代与社会性质上讲,北辛文化和赵宝沟文化、仰韶文化的半坡文化类型一样,是人类社会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氏族公有制向家族私有制转化、过渡时期的一种文化。

    由于农业生产早期的扩张性,这时期的各类型文化,也不可避免地带有扩张性。

    但是,显然,北辛文化在这种扩张过程中,慢了一拍,她不论是从生产,还是从精神文明上,显然要落后于当时的其他三大文化。

    从考古发掘来看,北辛文化的狩猎和渔猎活动,明显较其他三大文化为多。这一方面,显示出这个地方的狩猎和渔猎资源丰富;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农业生产,仍然是这里的短板。所以,他们的财富积累,就不是很多。这就限制了他们的扩张精神之发展。

    另一方面,其他三大文化的宗教意识,非常明显,而北辛文化这时期的宗教意识,却从考古学上,不容易觉察出来。

    当然,这并不表明他们没有宗教文化,并不表明他们没有宗教意识。从后来的大汶口文化的表现,以及前人“龙马精神海鹤姿”之类的描述,可以推断,他们的文化属于海岱文化,他们的宗教崇拜物,为海上的鸟,应该就是海鸥。

    但是,他们的这种宗教生活与宗教意识,并没有在他们的遗址与遗物中得到体现。这表明,他们的精神活动,并不是集中于较为深度的思考与崇拜,而是集中于更为现实的生产与生活。应该是他们的生活,较为拮据与忙碌。

    不过,虽然他们的生活较为拮据与忙碌,但是,他们的“海鹤精神”,使得他们具有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力量与勇气,这就为后来他们抵抗侵略,战胜强大的伏羲氏部族,打下了坚实的精神基础。

    寻走中华路(19)济水与济宁

    济水,在古代的地位非常尊崇与煊赫。

    历代皇帝祭祀名山大川,就是祭祀五岳和四渎。其中的四渎之一,就为济水。

    古人把有独立源头,并能入海的河流,称为“渎”。

    《尔雅》中提到的四渎“江、河、淮、济”,其中的"济",就是指的济水。另外的“江”,指长江;“河”,指黄河;“淮”,指淮河。

    唐代以大淮为东渎,大江为南渎,大河为西渎,大济为北渎。

    今天济源市城北的济渎庙,就坐落于济水之源济渎泉水涌出的地面上,是为祭祀济渎神“清源王”而建筑的。

    济渎庙建设规模宏大,占地120余亩。它不仅是河南省现存规模最大的建筑群之一,而且是现今“四渎”之中,惟一保存较好的祭祀庙宇。

    然而,济水虽然在古代的地位非常尊崇与煊赫,但是,围绕着她,却还存在着不少的疑问。

    唐太宗李世民就曾经问他的大臣许敬宗:“天下洪流巨谷不载祀典,济水甚细而尊四渎,何也?”

    许敬宗回答说:“渎之为言独也,不因余水独能赴海也,济潜流屡绝,状虽微细,独而尊也”。

    这也算是一个回答。

    但是,济水真能够称为“渎”吗?她真的是因为有“潜流屡绝”之精神,所以就“独而尊”吗?

    济水,在《尚书·夏书·禹贡》中的记载为:“导沇水东流为济。入于河,溢为荥,东出于陶邱北,又东至于菏,又东北会于汶,又北东入于海。”

    《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595页,则这样介绍:“济水,古水名,发源于河南,流经山东入渤海。今黄河下游河道,即原来济水的河道。河南济源,山东济南、济阳、济宁,都从济水得名”。

    按照如今网上的一些说法:“济水,发源于黄河以北之河南省济源市、王屋山上的太乙池。源水以地下河的形式,向东潜流七十余里,到济渎和龙潭地面涌出,形成珠(济渎)、龙(龙潭)两条河流,向东不出济源市境,就交汇成一条河,叫沇水,至河南省温县西北,始名济水。后第二次潜流地下,穿越黄河而不浑,在黄河之南的郑州荥阳市,再次神奇地浮出地面。在流经新乡市原阳县时,南济三次伏行,至山东定陶县,与北济会合,形成巨野泽,百折入海。济水三隐三现,神秘莫测。”

    这确实是够“神秘”的。

    然而,济水在黄河以北“以地下河的形式,向东潜流七十余里,到济渎和龙潭地面涌出,形成珠(济渎)、龙(龙潭)两条河流”,这样的说法尚且可信,因为,毕竟黄河以北的地势较高,有存在地下暗河的条件。但是,在黄河以南,《尚书·夏书·禹贡》中的记载为:“溢为荥,东出于陶邱北”,翻译成现代语言,就应该是:“黄河在南边荥阳溢漫成泽,在陶邱以北的地方,又形成河流”,怎么可以理解成“穿越黄河而不浑,再次神奇地浮出地面”,又“三次伏行,至山东定陶县,与北济会合”呢?

    要知道,荥阳,在古代是“荥泽”。作为一个沼泽与湖泊,它直接就可以孕育出河流,怎么可能还有河流,在它的下面“伏行”呢?

    所以,济水,实际上应该是两条河流:一条在黄河之北,是注水入河的一条黄河支流;一条在黄河之南,与黄河并行向北流入渤海,是由黄河溢漫出的沼泽,孕育而成的一个分支。

    那么,为什么古人会把这两条河流,当成是一条河流呢?

    这应该是由于,这两条河流,在历史上有着一定的联系,它们是在同时,发挥过相同的作用。

    在同时发挥过什么相同的作用呢?

    就是“济”。

    “济”,本义为动词,是众人在同一船上喊着号子,以统一的节奏发劲,整齐划桨,强渡激流的意思。

    那么,这个“济”,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呢?

    史籍记载:“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强霸而不王。以水承木,乃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女娲乃炼五色石以补天,断鳌足以立四极,聚芦灰以止滔水,以济冀州。”

    女娲氏“以济冀州”,怎么“济”呢?

    当时,他们的领地前沿,是在洛阳以西的三门峡地区,他们不渡过黄河以及黄河北面的沇水,怎么去“以济冀州”呢?

    所以,沇水的一段被称为“济水”,应该就是女娲氏部族,正是从这里渡河,而去“以济冀州”,帮助共工氏打垮了盘踞在河北的黑龙氏。

    而另一条在黄河东面,与黄河并行入渤海的河流,也被称为“济水”,应该就是共工氏在女娲氏的帮助下打垮了黑龙氏之后,就乘势渡过这条河流,入山东而与东夷氏部族并肩作战,共同打击伏羲氏的主力部队。

    所以,两条并不相干的河流,因为同一个历史事件,而被冠以同一个名称,从而被后人们误以为,它们是同一条河流。

    那么,共工氏与东夷部族并肩作战、共同打击伏羲氏主力部队的主战场,应该是在哪里呢?

    “济宁”这个地名,就很有意思。

    “济”,是众人在同一船上喊着号子,以统一的节奏发劲,整齐划桨,强渡激流的意思;而“宁”,是“贮”的本字,本义是将玉贝等贵重珍宝,储藏在精致的宝匣抽屉里。

    那么,“济宁”,就是众人强度激流之后,贵重珍宝就收藏好了的意思。

    这不就是说,共工氏渡河之后,在这里帮助东夷氏部族打败了伏羲氏部族的主力,从而使东夷氏部族,捍卫了自己的领土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