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寻走中华路(8)盘古镇
2019-02-18
字号:
    就在我们为黑龙江之名如何得来,而耿耿于怀的时候,我们却又发现,在黑龙江的北部,还有一个让我们更为意外的地方,就是塔河县的盘古镇。

    塔河县盘古镇,位于塔河县城之西北、加漠公路沿线。其镇政府的驻地,距离县城88公里。

    据《360百科》介绍说:盘古,鄂伦春语为“弯曲”之意,以盘古河而得名。

    这意思是说,“盘古”首先是个水名,然后,被沿用为地名,就和黑龙江首先是个水名,然后被沿用为地名一样。

    但是,这个“盘古”一词的来历,根据《360百科》的说法,就不是来自于汉语,而是来自于鄂伦春语,在鄂伦春语中为“弯曲”之意。

    这就是鄂伦春人的“智障”了。

    哪条自然形成的河流,不是“弯曲”的?

    难道,这世界上还有不“弯曲”的自然形成的河流吗?

    以其“弯曲”的“特点”,来作为河流之名称,鄂伦春人,这不是在搞笑吧?

    假如鄂伦春人不是“智障”的话,这个“盘古”之水名,一定不是由他们自己取的,而是在他们来到这个地方时,这个水名,就早已存在。他们不过是沿袭了前人所使用的名称而已。

    但是,由于他们并不知道“盘古”这个词语的内在含意,就根据盘古河这条河流比较弯曲的情况,将“盘古”这个词语,自我定义为“弯曲”的意思,创造性地融入到了他们自己民族的语言体系之中,使其成为鄂伦春语言中的一个词汇,其含意,就为“弯曲”。

    那么,“盘古”这个水名,到底是由谁取的呢?

    由于这里的另一条水名就叫“黑龙江”,而“黑龙”,是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黑龙江”之名,是因为黑龙部落曾经占据这个地方而来;那么,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盘古”,也是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因为他们曾经占据盘古河流域,所以,就以他们部落的名号,作为这条河流的名称?

    那么,“盘古”一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会用“盘古”作为其部落之名号呢?

    “盘”,就是搬运的意思。“古”,“十人之口”——极多的人口口相传——就是无数代先人口口相传的久远时代,就是久远的历史。

    “盘古”,就是搬运久远的历史之意。

    当然,历史是不可能被搬运的。只是,当历史被记载之后,她的载体,可以被搬运。

    而伏羲氏部族赖以记载历史的载体是什么呢?就是“结绳记事”的绳子。

    所以,盘古部落,应该就是伏羲氏部族,在漫长的游牧历史中,专门负责保存和搬运他们部族的历史记事之结绳的部落。

    也就是说,盘古部落,是伏羲氏部族中的历史记载与保护者,相当于后来一个国家之中央图书馆的掌控机构。

    这也就可以解释,关于盘古的一些神话了。

    关于盘古之神话的传说,最早出现在三国文人徐整的《三五历记》:“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首先,我们要确定这样一个背景:

    在夏朝没有被商朝推翻之前,中华民族华胥氏一脉的历史,是有分岔,却没有被中断过的;是有由中央体系支撑的专门的中央机构,负责记录和传承的。然而,到了夏朝被商朝推翻,中华民族华胥氏一脉的中央体系,就被打碎;专门负责记录和传承历史的中央机构,就瓦解了;中华民族华胥氏一脉的历史,就从中央体系的层面,丢失了。商人,不是属于华胥氏一脉,他们不会记录和传承华胥氏一脉的历史。这就好比“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那么,从商朝开始,华胥氏一脉的历史,就不是由中央体系的中央机构,从官方的角度记录与传承,而是由华胥氏一脉的遗族遗民,在民间,以个人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承。这样的传承方式,必然是挂一漏万,漏洞百出。加上周朝的时候,周王朝内部争权夺利,导致中央权力频频转移,国家图书馆数度失控,从而给历史记录的丢失,又补上了沉重的一刀。此后,中央权力,又几度易手,每一次动乱,都造成一次伤害。到三国时代,还有几多历史,被成体系地记录与保留呢?

    这就给历史转变成神话,创造了条件。加上东汉时期,谶纬之学盛行,迷信成风。真实的历史变成虚幻的神话,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解读《三五历记》中关于盘古的这段“神话”,我们第一个必须明确认定的道理就是:盘古部落,特别是她的历代酋长、祭师们,作为一个历史的记载与传承者,就和后来的老子一样,不但是有许多的历史知识,而且,还是有许多的思想,许多的他对历史、社会、与自然的思考与看法的。而由于历史的断层与错搭,后人们,就不知道“盘古”是一个部落,不知道她是历史的记录、保护者,和文化、思想的创造与传承者,更不知道她所传承的历史与文化中,哪些是他的思想,哪些是真正的历史,就将他的思想与历史,混为一谈,以至于形成了神话。

    “天地混沌如鸡子”,这应该是“盘古”根据自己的知识而得出的对于宇宙世界的整体看法,或者是他转述前人的思想结论。

    “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这也是根据阴阳论的思想,得出的对于世界发展变化的认识。

    “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这就是在谈“道”。

    “道”就是性,就是事物变化的倾向与习惯,就是一种变化形式。她决定“天地”,也就是“阴阳”的变化。所以,她就比“天地”“阴阳”还要神圣。

    “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这也是说“阴阳”根据“道”的决定,而逐渐发展与增长。

    “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这就是“道”的性质与境界。

    可是,后人们把“盘古”的这些思想知识,把“盘古”的这些对于世界的理解与认识,都当成“盘古”自己的变化与发展,从而创造了一个“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

    “盘古”,便由此从一个部落,变成了一个神话人物。

    了解到“盘古”其实是远古时代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的事实,我们再来观察关于“盘古”的一些文化现象,就容易理解多了。

    除了黑龙江塔河县的盘古镇之外,在网上搜索,还可以搜索到:河北省沧州市青县盘古镇、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盘古乡、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盘古乡、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盘古乡、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盘古乡等等。另外,相传广东花都,是古时“南海盘古国”的所在。

    这些现象,其实就是证明了一个事实。就是伏羲氏南下征服中原时,盘古部落,也随之南下,并在河北省沧州市青县,以及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驻留过;而当伏羲氏的主力部队战败逃到湖南时,盘古部落,也是随之逃到湖南,随后分别向江西、福建,以及广东方向发展。

    不管盘古部落有没有留下后裔,但是,她所到之处,都会留下她的影响,随后引起人们的纪念,从而产生一些关于“盘古”的传说与文化,这都为关于“盘古”的神话,增添了素材。

    “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和新隆洼文化遗址中成对出现的玉玦及猪骨架一样,表明伏羲氏部落,也是具有“阴阳”意识的,这与半坡文化遗址中所表现的“阴阳”意识形成对应,表明“阴阳”文化,不是伏羲氏或者女娲氏自己的创造,而是具有更为久远的历史,是他们的共同祖先宓犧氏甚至是华胥氏,创造了“阴阳”文化。

    “阴阳”文化,源于弱者意识。是源于弱者观察到对手的强大,从而与自己相比较,以分析自己的不足,同时又找出自己相较于对手的长处,以便采取扬长避短的对策。

    当这种比较行为形成惯性,进而发展成一种意识上的觉醒之后,对应的概念与强化教育,就形成了。

    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阴阳”文化的来源。

    寻走中华路(8)盘古镇

    就在我们为黑龙江之名如何得来,而耿耿于怀的时候,我们却又发现,在黑龙江的北部,还有一个让我们更为意外的地方,就是塔河县的盘古镇。

    塔河县盘古镇,位于塔河县城之西北、加漠公路沿线。其镇政府的驻地,距离县城88公里。

    据《360百科》介绍说:盘古,鄂伦春语为“弯曲”之意,以盘古河而得名。

    这意思是说,“盘古”首先是个水名,然后,被沿用为地名,就和黑龙江首先是个水名,然后被沿用为地名一样。

    但是,这个“盘古”一词的来历,根据《360百科》的说法,就不是来自于汉语,而是来自于鄂伦春语,在鄂伦春语中为“弯曲”之意。

    这就是鄂伦春人的“智障”了。

    哪条自然形成的河流,不是“弯曲”的?

    难道,这世界上还有不“弯曲”的自然形成的河流吗?

    以其“弯曲”的“特点”,来作为河流之名称,鄂伦春人,这不是在搞笑吧?

    假如鄂伦春人不是“智障”的话,这个“盘古”之水名,一定不是由他们自己取的,而是在他们来到这个地方时,这个水名,就早已存在。他们不过是沿袭了前人所使用的名称而已。

    但是,由于他们并不知道“盘古”这个词语的内在含意,就根据盘古河这条河流比较弯曲的情况,将“盘古”这个词语,自我定义为“弯曲”的意思,创造性地融入到了他们自己民族的语言体系之中,使其成为鄂伦春语言中的一个词汇,其含意,就为“弯曲”。

    那么,“盘古”这个水名,到底是由谁取的呢?

    由于这里的另一条水名就叫“黑龙江”,而“黑龙”,是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黑龙江”之名,是因为黑龙部落曾经占据这个地方而来;那么,我们可不可以理解为,“盘古”,也是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因为他们曾经占据盘古河流域,所以,就以他们部落的名号,作为这条河流的名称?

    那么,“盘古”一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会用“盘古”作为其部落之名号呢?

    “盘”,就是搬运的意思。“古”,“十人之口”——极多的人口口相传——就是无数代先人口口相传的久远时代,就是久远的历史。

    “盘古”,就是搬运久远的历史之意。

    当然,历史是不可能被搬运的。只是,当历史被记载之后,她的载体,可以被搬运。

    而伏羲氏部族赖以记载历史的载体是什么呢?就是“结绳记事”的绳子。

    所以,盘古部落,应该就是伏羲氏部族,在漫长的游牧历史中,专门负责保存和搬运他们部族的历史记事之结绳的部落。

    也就是说,盘古部落,是伏羲氏部族中的历史记载与保护者,相当于后来一个国家之中央图书馆的掌控机构。

    这也就可以解释,关于盘古的一些神话了。

    关于盘古之神话的传说,最早出现在三国文人徐整的《三五历记》:“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首先,我们要确定这样一个背景:

    在夏朝没有被商朝推翻之前,中华民族华胥氏一脉的历史,是有分岔,却没有被中断过的;是有由中央体系支撑的专门的中央机构,负责记录和传承的。然而,到了夏朝被商朝推翻,中华民族华胥氏一脉的中央体系,就被打碎;专门负责记录和传承历史的中央机构,就瓦解了;中华民族华胥氏一脉的历史,就从中央体系的层面,丢失了。商人,不是属于华胥氏一脉,他们不会记录和传承华胥氏一脉的历史。这就好比“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那么,从商朝开始,华胥氏一脉的历史,就不是由中央体系的中央机构,从官方的角度记录与传承,而是由华胥氏一脉的遗族遗民,在民间,以个人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承。这样的传承方式,必然是挂一漏万,漏洞百出。加上周朝的时候,周王朝内部争权夺利,导致中央权力频频转移,国家图书馆数度失控,从而给历史记录的丢失,又补上了沉重的一刀。此后,中央权力,又几度易手,每一次动乱,都造成一次伤害。到三国时代,还有几多历史,被成体系地记录与保留呢?

    这就给历史转变成神话,创造了条件。加上东汉时期,谶纬之学盛行,迷信成风。真实的历史变成虚幻的神话,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解读《三五历记》中关于盘古的这段“神话”,我们第一个必须明确认定的道理就是:盘古部落,特别是她的历代酋长、祭师们,作为一个历史的记载与传承者,就和后来的老子一样,不但是有许多的历史知识,而且,还是有许多的思想,许多的他对历史、社会、与自然的思考与看法的。而由于历史的断层与错搭,后人们,就不知道“盘古”是一个部落,不知道她是历史的记录、保护者,和文化、思想的创造与传承者,更不知道她所传承的历史与文化中,哪些是他的思想,哪些是真正的历史,就将他的思想与历史,混为一谈,以至于形成了神话。

    “天地混沌如鸡子”,这应该是“盘古”根据自己的知识而得出的对于宇宙世界的整体看法,或者是他转述前人的思想结论。

    “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这也是根据阴阳论的思想,得出的对于世界发展变化的认识。

    “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这就是在谈“道”。

    “道”就是性,就是事物变化的倾向与习惯,就是一种变化形式。她决定“天地”,也就是“阴阳”的变化。所以,她就比“天地”“阴阳”还要神圣。

    “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这也是说“阴阳”根据“道”的决定,而逐渐发展与增长。

    “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这就是“道”的性质与境界。

    可是,后人们把“盘古”的这些思想知识,把“盘古”的这些对于世界的理解与认识,都当成“盘古”自己的变化与发展,从而创造了一个“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

    “盘古”,便由此从一个部落,变成了一个神话人物。

    了解到“盘古”其实是远古时代伏羲氏部族中的一个部落的事实,我们再来观察关于“盘古”的一些文化现象,就容易理解多了。

    除了黑龙江塔河县的盘古镇之外,在网上搜索,还可以搜索到:河北省沧州市青县盘古镇、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盘古乡、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盘古乡、江西省吉安市吉水县盘古乡、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盘古乡等等。另外,相传广东花都,是古时“南海盘古国”的所在。

    这些现象,其实就是证明了一个事实。就是伏羲氏南下征服中原时,盘古部落,也随之南下,并在河北省沧州市青县,以及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驻留过;而当伏羲氏的主力部队战败逃到湖南时,盘古部落,也是随之逃到湖南,随后分别向江西、福建,以及广东方向发展。

    不管盘古部落有没有留下后裔,但是,她所到之处,都会留下她的影响,随后引起人们的纪念,从而产生一些关于“盘古”的传说与文化,这都为关于“盘古”的神话,增添了素材。

    “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和新隆洼文化遗址中成对出现的玉玦及猪骨架一样,表明伏羲氏部落,也是具有“阴阳”意识的,这与半坡文化遗址中所表现的“阴阳”意识形成对应,表明“阴阳”文化,不是伏羲氏或者女娲氏自己的创造,而是具有更为久远的历史,是他们的共同祖先宓犧氏甚至是华胥氏,创造了“阴阳”文化。

    “阴阳”文化,源于弱者意识。是源于弱者观察到对手的强大,从而与自己相比较,以分析自己的不足,同时又找出自己相较于对手的长处,以便采取扬长避短的对策。

    当这种比较行为形成惯性,进而发展成一种意识上的觉醒之后,对应的概念与强化教育,就形成了。

    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阴阳”文化的来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