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试谈“从0到1”与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
2020-08-21
字号:

    通过网络阅读发现,不但西方理论研究一直在寻根,而且我国的理论研究也是随波逐流,不是在西方理论基础上绣花(官科)就是“浪迹江湖”(民科),一直都不太重视“从0到1”基础研究的功能与作用,尽管去年上半年中共曾专门为此召开高校座谈会,但人们对其的认识似乎并没有提升到应有的高度,(除有些应用研究外)一直没见将其落到实处,本文就这个问题再继续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中共所倡导的“从0到1”基础研究,这属于世界文明理论研究中的一个大是大非问题,也属于中华文明复兴与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根本性问题,更属于巧解世界文明乱局并促其发展进步的一种利器,近现代科学之谜的宇宙观(本原)和人类观(本原)问题就发生在这里,它具有很强的提纲挈领作用,由此也不得不予以特别重视。

    近现代以来由于西学东渐,我国一直在贯彻西学教育,以至于人们对西方物理学或唯物论科学产生了某种迷信,也被带入了某种迷宫,而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的深究首先就与其产生了根本性的矛盾冲突,它不但揭示出中西方科学区别的谜底,而且也将西方物理学难以阐释宇宙学与人类学这一科学的大是大非问题非常清晰地反映了出来。

    一、西方物理学难驾宇宙学与人类学之辕

    中共所提出的“从0到1”基础研究问题,绝非看起来那样简单,其既属于基础研究,也属于一种认知逻辑,更属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重构的基本框架,它不但为我们中华文明复兴提供了基本的思路,而且也为西方中心论敲响了丧钟。

    由于西方的有神论不值一驳,所以在此主要就其以物质为基础所构建起来的科学理论体系(即物理学)继续深究一下供大家参考。

    (一)中西方科学发展的历史轨迹和“1→0→1”基本轮廓

    在前文中曾介绍过,0具有破解中西方文明之谜的密钥功能,由此,在前文《西方文明正处于有神论向无神论的过渡之中》中,曾运用0对中西方科学理论体系进行过一番大体的梳理,并得出西方唯物论科学理论体系(即物理学)正处于“从1到0”或“1→0”的逆序寻根阶段(其还没有悟透“从无到有”这一关键问题),由此便决定了其物理学理论体系仍处于对自然和人类认知的初级阶段,说明其仍属于人类文明发展的初期,还没有做好宇宙的定性分析功课,并且铁证如山,不容狡辩。

    而我们中华科学理论体系则早已落实好对宇宙的定性分析,确定了宇宙本原属于“气(能量)”,并早已跨过了对自然认知的初级阶段,也早已进化为“从0到1”或“0→1”顺序认知逻辑的高级阶段,这也证据确凿,不容置辩。

    根据中西方文明对自然认知阶段的区别与联系,以及它们发展的历史轨迹,可以将其综合并概括为一个由逆序寻根到顺序认知的基本轮廓,并运用一个数学公式予以表达:即“1→0→1”,由此它便成为世界文明进化一种综合性的评价模式,并由0将其区分为文明发展的初级阶段与高级阶段,也由0将它们两者联系为一体,使其成为了度量社会文明进化程度的一种衡器。为此,前文曾对其进行过一番细致的梳理与剖析,在此不予赘述。

    (二)阐释大爆炸理论究竟需要能理学还是物理学?

    通过“1→0→1”这种文明进化的评价模式,它将对宇宙自然的定性分析进一步提高到了基础性地位,由此便牵出了能理学与物理学问题。

    1、对宇宙的定性分析也决定着理论体系的性质。对宇宙的定性分析属于构建理论体系的基础,由此,对宇宙认知的不同,便决定着其所构建理论体系性质的不同。

    在对文明理论的定性分析中会发现,西方物理学以及目前各种各样的宗教神学或有神论,它们统一的病根就在于都没能做好对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定性分析这门功课,这属于它们的通病和硬伤。同时也说明,在理论研究中首先需要做好对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定性分析,这属于其基本功,否则就会走弯路或劳而无功。

    在以上“1→0→1”认知逻辑的基本轮廓中,通过对宇宙的定性分析将中西方文明理论区分为文明发展的初级阶段与高级阶段,可能这样更容易为大家所接受。很显然,“1→0”标识着西方物理学的定性分析还没能成熟,而“0→1”则标识着我们传统中华理论不但完成了其基本的定性分析,而且已步入了“从无到有”的发展阶段。

    有鉴于此,西方“物理学”也的确属于“名至实归”,其既体现着其理论性质,也属于大家的习惯称谓,而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我们传统的中华理论则需要一个现代化称谓,建议将其“气一元论”称为“能理学”。而如果继续以“气一元论”或“中华之道”等相称,则又会回到复古的老路上去,不利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现代化。

    严格来讲,西方物理学还没能走出对宇宙的定性分析阶段,其原来的定性分析一直有误,而我们中华文明理论则是在定性分析基础上构建起来的理论体系,所以我们传统的《易经》、《道德经》、“气一元论”或“唯气论”等,借用物理学的命名方法,它也应该被命名为“能理学”,因为它以能量运动为基础而构建起来的理论体系,其与物理学名称既对称,也体现着它们的本质性区别,这样便于展开探讨。同时,它也有利于大家对我们中华文明理论性质的理解与阐释,避免将其与西方物理学搅在一起相互混淆,也能够体现其在古今中外文明理论体系中生生不息并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对我们中华文明的现代化会产生一定的助推作用。

    2、中华“能理学”简介。根据一系列考察和近现代科学给出的一些基本数据,宇宙本原或其性质实质上属于能量,而不是物质。既然宇宙本原和性质属于能量,由其所产生的理论自然应该属于“能理学”,也只有能理学才能对其做出合理的阐释,而运用物理学对其予以阐释则明显属于基础性的本根错误,前文就曾为其这种本根错误而列举出了种种矛盾冲突。

    在此需要再次介绍一下我们中华能理学的基本概况,其是根据“气(能量)”的形而上学运动机理而构建起来的一个理论体系,由于其主谈形而上学,再加上许多人难以理解“气(能量)”的运动机理,所以许多人将其称为“玄学”,近现代以来许多人甚至将其与西方的“形而上学”一起进行批判,导致其越加成了学术理论界“被遗忘的角落”,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历史尘埃。

    我们中华能理学并非只谈“气”,它既包含基本矛盾(绝对运动)也包含特殊矛盾(相对运动),既包含形而上学也包含形而下学,由此在对其的解读中需要领悟,其所谓的“气一元论”或“唯气论”,并不是只谈“气(能量)”而不谈物质运动,其“五行八卦”实质上就是通过能量运动在阐释(现代的)物质运动现象。

    这个理论非常不得了,随着宇宙大爆炸所反映出的一些基本事实,在近现代物理学对其难以做出合理阐释的情况下,我国这种能理学便得以复活,成为了唯一能对其做出合理阐释的理论体系。

    通过近现代科学对我国古代理论进行深入考察,其“气一元论”或“唯气论”实质上既包含能量(本质)运动,也包含物质(现象)运动,同时它也早已对空间和时间给出了合理的阐释,如“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其较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早了数千年,并且其含义能够囊括整个宇宙(“相对论时空”仅属于宇宙时空存在和运动基础上所产生的物质运动时空)。所以,我国的古老理论实质上属于一个非常系统完备的理论体系。

    3、对西方物理学予以质问。基于前文和以上所反映的大量事实,针对西方神学与物理学的理论话语权,我们许多国学学者自然憋了一肚子气,这方面的探讨也越来越多。目前有个“大道中合盛亦华”微信群正在就中华文明复兴展开深入探讨,同时也对西方科学文化重新进行着深度分析。

    爆炸属于能量的爆炸,它属于非常明确的能量运动,即便由物质产生的核爆炸,那也是由其转化为能量后才能产生爆炸,其实这应该属于一种常识,然而科学界却一直在对宇宙大爆炸运用物理学予以阐释,这岂非咄咄怪事!它在对宇宙自然的定性分析中是否存在着根本性错误?

    根据宇宙大爆炸所反映的基本事实证明,它实质上应该属于能理学,而近现代科学却一直在对其进行物理学阐释,明显属于那种“张冠李戴”现象,由此我们就不得不对其产生一系列质问。

    既然宇宙本原属于能量,而物质仅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那么由其所形成的理论体系哪能解释整个宇宙的存在和运动?如果强行为之,其是否属于那种“小马拉大车”或“盲人摸象”的一得之愚?其是否仍处于对宇宙本原认知的懵懂阶段?既然宇宙本原属于能量,却仍然在运用物理学予以阐释是否有些“牛头不对马嘴”?其唯物论科学是否对宇宙的真实本质存在着“强奸”之嫌?这种由“死能量统御活能量”的时代(见下面)是否已经走到了尽头?

    西方的“理论物理学”也在唯物论风潮中风生水起,许多“理论物理学家”也都声名显赫(如牛顿、爱因斯坦、霍金等等),但其所研究的“五大力学:分析力学、统计力学、电动力学、相对论、量子力学”却始终都不包括宇宙的绝对运动,难道不应该将其所研究的宇宙运动质疑为残缺不全并存在着先天残疾?难道还应该对其崇拜得五体投地?

    近现代以来,随着西方唯物论科学发展所涌现出来的“大爆炸宇宙论”征服了科学界,众多科学家和理论家们都在忙着对其进行着多种多样的物理学阐释,许多人也都为此忙得不亦乐乎,将其运用老百姓的一句话予以比喻,其只不过都是在忙着为大爆炸宇宙论“这双大脚穿小鞋”,虽然各种各样的穿法接连不断(如前文中的“数字本质”),但由4-5%物质所“缝制的这双小鞋”无论如何也难以穿在大爆炸宇宙论“这双大脚”上,各种“提鞋拔子”也都试用过了,但都难以奏效,并且越抹化越乱,于是便出现了种种谜团和矛盾难以破解。

    长期以来,我国也有些西方科学的“提鞋拔子(鞋溜子)”曾风光无限,见到有违唯物论的探讨文章就予以封杀,不允许对其产生质疑,甚至将我国以“气一元论”为理论基础的中医药学作为“土匪”打入了“伪科学”的死牢,令其奄奄一息,几乎断送了我们的中华文明,险些铸成历史大错。

    解除对西方物理学的迷信属于破除西方中心论的核心问题之一,近现代以来它也属于所谓“西方文明”的硬核所在,只要揭穿了其“皇帝的新装”,它便会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三)马恩原理与能理学

    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尽管近现代物理学热闹非凡,但它诠释不了宇宙为什么膨胀这一非常明确的基本事实,物质更难以对暗物质与暗能量做出合理的解释。

    在此先将马恩划分“活劳动与死劳动”的问题提出来供大家思考,其会有助于对马恩原理的深入解读:

    【思考:“活劳动”究竟应该属于能量还是物质?】

    毫无疑问,“活劳动”应该属于能量,而“资本”则属于被“物化”的“死劳动”,其隶属于物质。所以在马克思主义语境中,其劳动应该指的是“活劳动”,其属于一种能量。

    而根据这一考察说明,马克思主义不但需要我国能理学的本土化,它也需要当代化,需要对其所蕴含的基本原理重新予以挖掘并解读。这也事关我国的当代政治经济学,请深刻领悟习近平2020-08-15在《求是》杂志发表的《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中共对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已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指导。

    1、物质“死能量”难以统御“活能量”。根据事实予以考察(见下面示意图),物质是由大爆炸之正能在负能的冷却中凝聚而成,它也可以转化为能量(如核爆炸),其本质属于能量。而在近现代科学史上,要论对这一问题最先进行开拓性研究的先行者,除德国奥斯特瓦尔德的“唯能论”外,也可以追溯到马恩,其早已在《资本论》中将劳动区分为“活劳动与死劳动”,它在社会科学中所揭示的这一原理与自然科学是相通的(可惜当时还没能发展到核爆炸并发现大爆炸理论),而如果按照这一思路予以追究,随着宇宙的本质属性被逐步揭示为“气(能量)”,物质可被称为“死能量”(爱因斯坦将其称为“静止质量”),由此就可以将其与马恩对劳动的分类统一起来了。

    按照目前科学界对宇宙组分给出的科学数据,物质仅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而西方物理学和化学等就是根据物质运动所建立起来的一个理论体系,正如资本主义的发展成为了自己的“掘墓人”一样,物理学或唯物论科学的发展也最终成为了自己的“掘墓人”。

    近现代属于人类正在逐步觉醒并快速发展的时代,但也属于各种各样迷信盛行的时代,人们迷信专家、权威和资本(知识也属于某种资本),也迷信各种各样的理论,尤其是西方物理学,它也像《圣经》一样统治着科学界的认知与思维。虽然我们并不否认物理学促进科学发展的历史作用,但如果对其过于迷信那就很值得怀疑了。根据严格考察,物理学实质上属于宇宙自然的现象学,并非属于本质学,然而就是这种由“死能量”所形成的物理学理论体系竟然能够在世界科学界称王称霸了数百年,居然很少有人对其产生质疑,可见其迷惑性之强,这也与风靡全球的物理学教育密不可分,它就像一种宗教一样在给人们彻底洗脑,并使许多人对其产生了盲从盲信甚至深信不疑。

    物理学与资本主义理论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它们都属于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的现象学,并非本质学,所以在此也需要将其与社会科学的联系大体梳理一下。

    2、“死劳动统治活劳动”的资本主义正在走向灭亡。如同自然科学中的“死能量统御活能量”一样,在近现代社会科学中也一直是由“死劳动统治活劳动”,这就是物理学与资本主义理论的深层关联。同时也说明,马恩社会科学的研究较西方自然科学要深入和超前。

    近现代以来,人类历史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随着人类思想的解放和改造自然能力的不断提高(马恩称其为“生产力发展”),社会积累了一定的财富,而在世界的关联性还没能广泛建立起来并且生产散乱的情况下,这些财富由个人占有并运用便属于一种自然现象,资本主义便属于在这一时期产生的,它也曾在生产散乱环境中自发地组织社会生产,并发挥了积极的历史作用(其“剥削”也与其混合在一起)。

    从世界范围来讲,有神论向无神论的过渡带有普遍性(绝大多数都具有宗教信仰),思想的逐步解放和社会生产由无序走向有序属于必然经历的一个过程,由此近现代的自由发展以资本主义为代表,对此不应该存有异议。我国的主流文化虽然属于无神论,但有神论成分也占有相应的比例(如佛学和科学界对物理学的迷信等),所以其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与资本主义产生一些交集在所难免,我们的社会主义不可能生活在真空中,那种纯而又纯的追求不可能实现,再说我们内部也需要经历一个将散乱的社会生产在我们的社会主义条件下逐步组织起来的过程,于是便产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实质上便属于为适应人类历史发展,在与资本主义的交集中所产生的一种社会主义,这属于我们中华文明顺应历史运动的一种创造性发展,也属于其对人类文明做出的一种巨大贡献。

    但人类文明是由“活劳动”创造的,而资本属于“死劳动”,由“死劳动统治活劳动”的资本主义本来就属于一种短暂的历史过渡,它属于在历史的发展中社会联系还不够发达并生产散乱时期存活的一种现象,其绝不可能属于“历史的终结”,唯物论自然科学的发展最终成为了自己的“掘墓人”也为其提供了确切的答案。

    通过近几年的中西方之争大家也都应该看到了,尤其是中美之争,无论是其贸易战、科技战还是金融战,按照马克思主义原理,其在本质上无非是“活劳动与死劳动”之争,而从人类文明的更深层予以审视,它也属于中西方(无神论与有神论)文明之争。

    而根据中美经贸战等展开一年多后也反映出来了,别看特朗普和蓬佩奥等一帮政客张牙舞爪,它唬不住我们的中华文明和智慧,其对中国的造谣诬陷更欺骗不了世界,随着世界联系的逐步增多,人们对美国政客的表演看得越来越清楚,它成了资本“死劳动”怎样欺骗并统治“活劳动”数百年的一种历史缩影,对资本主义给出了一种淋漓尽致的诠释。

    美国政客现在世界到处抹黑中国,这也很像当年的国民党极力抹黑中共那种再版(如把红军说成“青面獠牙可怕无比”等),我国对付这种小技俩也已经很有经验了,所以,我国曾经的国民党之路便属于现在的美国之路,那是一条自取灭亡之路。

    从情况看来,美国现在已经没什么后劲了,其运用资本“死劳动”与我们社会主义实体经济的“活劳动”之争已经落于下风,其不但没能遏制住我国的发展,反而刺激我国加紧了各方面赶超的步伐。

    美国政客心中大概已经产生了那种“瑜亮之叹”,不得不接受“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现实,估计又快要来我国点头哈腰说好话了(实质是一种求饶),基辛格已为此发表谈话释放出某种和解信号,其国内媒体舆论也已开始反思并反转。我们不妨静观其变,不必着急,看看特朗普政府还会有什么新招数。

    (四)中学与西学思想理论究竟谁主谁辅,谁警谁匪?

    根据以上中西方科学发展的历史轨迹所组成的“1→0→1”基本轮廓,它们两者事实上正在经历着一场能理学与物理学(唯气论与唯物论)之争,在深层也属于无神论与有神论之争(西方物理学始终难脱其宗教神学阴影)。结合下面的科学考察和我国曾存在的“科学打假”现象,我们的理论研究究竟应该以“活能量与活劳动”为主还是应该以“死能量与死劳动”为主?究竟应该以本质学为主还是应该以现象学为主?究竟谁主谁辅,谁警谁匪?应该不难给出结论。

    然而在学术理论界,由于西方科学理论长期统治着人们的思维,我国的大量研究基本属于物质和资本运动,就如同毛泽东思想诞生初期曾屡遭排挤那样,不但西方文明思维成了“警”而我们中华文明思维成了“匪”,而且西方唯物论成了“警”而中华“气一元论”则也成了“匪”,由此而导致西医药成了“警”而中医药则成了“匪”,出现了主辅错置,甚至警匪颠倒的一幕。

    通过我国的古代理论阐释与目前科学界对宇宙大爆炸所存在的迷惑,说我们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存在着明显的代沟的确不虚,它不但可由无神论与有神论相互比较予以佐证,也可由我国古代科学的“气一元论”与目前的大爆炸宇宙论予以证实,而马恩原理本土化所产生的人类起源和进化论更为其提供了确凿无疑的有力证据。

    而更为重要的是,大爆炸宇宙论事实上已经否定了其运用物理学给予阐释的企图,它虽然属于由唯物论天体物理学发展所取得的重大科学成果,但它同时也成为了自己的“掘墓人”(与马恩研究的资本主义必然灭亡一致),其在本根上超越并突破了物理学。由此,就更可以深刻领悟中共“从0到1”基础研究的指导意义了,它对破除西方中心论和我们的中华文明复兴具有某种提纲挈领的作用。更进一步说,我们“从0到1” 这种认知逻辑所产生的中华文明理论可以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它不但便于在内部统一思想,而且在国际上也易于与其它文明统一共识,共同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与进步(“传檄而定”也未可知)。

    二、运用“从0到1”认知逻辑求解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

    所谓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实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宇宙观和人类观(世界观),它属于对宇宙和人类一种深度的定性分析,也属于理论体系中两个能够决定全盘最基本最重要的概念。

    通过前文大家应该看到了,西方文明理论即便不算其宗教神学也矛盾重重,漏洞百出,其根本原因在于其缺根少脉,始终处于寻根的摸索之中(目前网络语言戏称为“找爹”)。如果理论没有根或找不到“爹”,这个问题可就大了,其毫无疑问属于“野种”,本节就专门助其“续家谱”解决这一问题(找来找去,原来它在我们中华文明理论的“灯火阑珊处”)。

    据考察,在理论探索中尽管表述不同,但实质上得出人类文明理论中这个0的存在并予以实际运用的不外四者:1)中华《易经》等,2)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3)中共的“从0到1”(民间对此也多少有点认识),4)大爆炸理论也有所反映,但仍处于模糊阶段,距离0还差一步之遥(其却具有很强的说服力)。总之,这个0它来自于科学(能理学与物理学共同指向了这一点),也来自于自然大地,更来自于历史的真实与思维的深邃(如古今中外对“有生于无”求解的逻辑思考)。

    有关以上四者怎样得出这个0并怎样予以表述的问题,在此不做深入追究,而是直接进入正题,先将宇宙本原与人类本原这两大根本性问题特别突出一下,因为其分别属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根,它们在这两大理论体系中分别发挥着基础性的奠基作用。

    在求解出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的同时,它也就彻底颠覆了西方的唯物论自然科学与“丛林法则”中以资本运动为基础的社会科学。

    (一)运用“从0到1”认知逻辑求解宇宙本原

    相信通过前文的探究大家应该看得很清楚了,西方科学理论体系内部之所以迷雾重重,矛盾丛生,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其至今仍没能解决宇宙本原或本质问题(更别说人类本原了),它一直处于寻根的过程中,由此才出现其文明理论体系内部产生了“宫廷内乱”或内讧的“美丽风景线”(美国会议长佩洛西喜欢这个词汇)。

    根据目前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分类,中共所提出的“从0到1”基础研究,它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正是宇宙本原,因为其属于自然科学之根和立论基础,在构建理论体系过程中发挥着基础性作用。

    1、大爆炸宇宙论“奇点”解读示意图。运用语言解释,对其的理解会产生分歧,不如直接运用示意图来得简洁明了。

    对大爆炸宇宙论的解读,实质上也属于对我国古代理论的一种现代化解读。通过这样解读,可以达到对我国古代理论一通百通的效果。同时会看到,目前理论界在宇宙大爆炸理论中所产生的一些迷惑与答案,它事实上早已存在于我国古代理论中,比如只要将《易经》解读为“(能量)运动之经”,也就基本可以将《太极图》、《道德经》、“中华之道”、“气一元论”、“从无生有”、“混沌”等理论和概念统一起来了。

    在目前的大爆炸理论阐释中,对于奇点的解释存在着混乱,其既将其解释为【“几何意义上的奇点”,也是无限小且不实际存在的“点”。】 同时又将其解释为【奇点是一个密度无限大、时空曲率无限高、热量无限高、体积无限小的“点”】,这就将0与宇宙本原有些混淆了,但其也在说明着“从无到有”这一理论难点和关键问题,同时也提醒理论界,随着理论研究的不断深入,其最终都要向这里聚焦。

    起初对此考察中也很费了一番周折(主要发生在物质运动与能量运动的关系方面),后来是根据暗物质(正能)与暗能量(负能)运动的基本轨迹,将它们分别划出两条斜线向前延伸,最终它们相交后便可以发现,它们相交于0。同时会发现,这个0实质等于“正1+负1之和”,运用公式表达便为:0=1++1-或0=E++E-。宇宙本原实质属于其“正1或正能”,而“正1或正能”与“负1或负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前者也就无所谓后者,实质上后者是由前者所衍生的,它们两者同时运动,其属于宇宙学的基本矛盾或绝对运动所在,这也就是宇宙公式的由来。

    根据以上资料介绍,这个点在几何学和数学中都被称为奇点,其实质上就为0。现在,我们就将其图示如下:

    图1  大爆炸宇宙论示意图

    从几何学和数学上来讲,奇点属于0,但其在此又出现了“一个密度无限大、时空曲率无限高、热量无限高、体积无限小”的解释,这就很容易使人产生迷惑了。

    而实质上,这个奇点深藏着“从0到1”或“从无到有”这一基本的认知逻辑,可以说整个理论体系的难点就发生在这里。至于大爆炸能量从何而来,还需要科学界继续努力做出合理解释,但宇宙运动从这里开始则是确定无疑的。

    2、从中华古代理论中理出“从0到1”认知逻辑。中共所提出的“从0到1”认知逻辑属于基础研究的现代化阐释,其实质上就是我国古代理论中的“从无生有”和“无极生太极”,这属于我国传统理论研究的基本套路。

    根据近现代科学予以考察,我国古代将宇宙本原或本根确定为“气(能量)”是非常正确的,但“气(能量)”是运动的,它不会处于静止状态中,从其一开始诞生便产生了“阴气与阳气”,形成了宇宙的基本矛盾运动,不会停留于某种“混沌”状态,这可由大爆炸宇宙论的暴涨予以说明。

    至于“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其无非是在求解“从无生有”即“从0到1”这一过程,而其“混沌”则指的是“气(能量)”,属于“阴阳”的一种合称,也属于所说的那种“无极或太极”。但由于其说得有些过于繁琐和复杂,反而使得“从0到1”这一明确的认知逻辑有些模糊了。

    所以,在对我国古代科学理论的解读和继承过程中不可以泥古不化,有些糟粕也需要剔除,使其与近现代科学接轨,从而使其现代化,由此才能使其将我们的中华理论思维逻辑明确为“从0到1”或“0→历史→现在”,并形成自己一套系统完备的理论体系,其事实上在我国古代理论中它也体现得非常明确,如《太极图》和“道生一”等。

    3、“太极”属于宇宙本原。宇宙本原问题在我国古代早已阐释得非常明确,那就是“太极”,也称“本根(气)”,请看资料介绍:

    太极(百度百科):①【太,即大;极,指尽头,极点。物极则变,变则化,所以变化之源是太极。】②【太极在道家一般是指宇宙最原始的秩序状态,出现于阴阳未分的混沌时期(无极)之后,而后形成万物(宇宙)的本源。】

    《易经》属于“运动之经”,“太极”为运动的源头与起始点,“气(能量)”为运动的本质(其与运动事实上密不可分),“阴阳”则属于“气”运动必然产生的效果和基本矛盾运动,即运动必然产生“阴阳”,而“阴阳”必然属于运动,所以,在对这些问题的理解中,如果丢失了运动,那就等于丢失了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之魂。

    4、“太极”原理属于一个系统完备的理论体系。我国的“太极”并非仅仅属于宇宙本原这种单一的概念,而是也包含着由其所产生的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其与“气一元论”同义。

    在我国的电视剧中,曾介绍“太极拳”的名称是由清朝的惇亲王所赐,其含义为【阴阳相合,万物相应的太极之理】。通过这一事例说明:1)“太极”原理既包含着宇宙本原,又包含着其一系列矛盾运动与演化,它属于一种概括性很强的概念,也属于一个系统完备的理论体系;2)清朝统治者及其整个满族被中华文明所深深折服,并自愿接受其同化,由此而反映出我们中华“太极”文明理论对其它文明具有很强的同化力。

    通过满族自愿接受我们太极原理同化并自觉融入我们中华文明这一事例说明,我们中华文明的同化力深藏于其原理的深邃之中,并不像西方科学文化和理论那样强迫他人接受(如凭借武力不断“颜色”他国等野蛮行径),它们两者文明进化的深浅程度已经高下立判。

    5、“太极”原理对物理学具有彻底的颠覆作用。我国的“太极”原理或“气一元论”,它属于以能量运动原理为基础的理论体系,对西方的唯物论科学或以物理学为基础形成的理论体系具有彻底的颠覆性作用,所以,无根无脉的西方科学面对它不可能不胆战心惊,不可能不手忙脚乱,也不可能不极力阻挠这种科学的发展与人类文明的进步。

    目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之所以着急上火,说明我们中华文明在自然而然中已对其产生了某种同化作用,致使它们产生了某种恐慌,由此而大肆反华辱华,然而我国(领导层)却表现得很是泰然自若,这就表现出中西方文明底蕴的深浅不同了。

    由此更能够说明,曾耀武扬威并称雄于一时的“西方文明”是跑不掉的,它必然也要被同化于我们的中华文明之中。尽管其现在还想挣扎,那都无济于事,其越挣扎会被解构得越快,越会加速其被同化的进程(特朗普政府这种活干得就很是出色)。

    所以,在世界文明革命的重要历史关头,希望我们国人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错失历史机遇,积极响应中共“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的号召,一起推动其不断向前发展。

    (二)运用“从0到1”认知逻辑求解人类本原

    如果说由于科学发展的局限,宇宙“从0到1”演化逻辑还有待进一步确证的话,那么马恩“从无到有”的人类起源论则证据确凿,它对自然的“从0到1”演化逻辑给出了非常明确的证据。所以,我们的中华文明理论与马恩原理实质上属于相互印证。

    1、马恩人类起源论示意图。对此,恩格斯一句“劳动创造了人本身”便对其阐释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人类就是由普通动物中“从0到1”进化而来,这无可置辩。

    将以上求解宇宙本原的方式方法运用于人类学或社会科学,根据马恩原理的“人性与兽性”和“劳动与寄生(即剥削性)”矛盾运动将它们分别划出两条斜线向前延伸,最终它们相交后便也会发现,它们仍然相较于0。同时会发现,这个0实质等于“正1+负1之和”,它与宇宙本原的求解结果是一致的。其人类本原实质就是“正1:人性(劳动)”,而“正1:人性(劳动)”与“负1:动物性(寄生)”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它们两者同时运动。

    然而,许多学者可能对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运动问题难以接受,仍习惯于那种自以为是的理解而我行我素,这是目前社会科学理论一片混乱的主要原因,其最终仍然要归结于人类本原这个根本性问题,所以,这一问题仍需要再次特别说明一下。

    人类是由普通动物进化而来,它也属于动物,只不过其属于高级动物,所以,人类既具有人性,也具有动物性(兽性),它们两者自始至终一直都存在着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恩格斯对此阐释得非常清楚)。而任何运动都是由能量驱动的,动物运动的基础自然属于能量,没有能量它们便无法存活,所以动物的本质实质上也属于能量(仍然隶属于《易经》之运动,动物之“动”更属于能量之运动)。但人类与普通动物是存在着区别的,其区别则在于它们在自然界怎样生存和运动,前者能够改造自然(劳动),这是其生存和运动的基础,而后者则只能寄生于自然,所以这两类动物运动的能量也存在着本质的区别。由此,人性的本质便属于劳动,而动物性的本质则属于寄生,所以,才将“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作为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这种矛盾是与生俱来和自然萌发的,不是可以通过“抽象”而随意产生的,试想人类如果不能或不愿劳动(其含义很广,并非单指体力劳动),其便会很自然返祖并退化为普通动物,对此不应该有任何疑问,这也就是将“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作为人类学公式的由来(各种特殊矛盾的相对运动或社会运动现象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由基本矛盾所衍生),请看示意图:

    图2  马恩人类起源论示意图

    根据人类本原绘制的这一示意图所反映的马克思主义原理应该是准确无误的,不应该对其存有异议,由此,马恩的唯物史观(含政治经济学),以及众多学者对其所进行的一些新的探索,可以将其续接到本图之中。

    图2与图1的不同之处在于,宇宙在膨胀中其“正能”在不断下降而“负能”在不断上升,而人类社会在进化中则是“正能或人性(劳动)”在不断上升而其“负能或动物性(寄生)”在不断下降,这是由它们不同的能量运动所决定的,因为宇宙的能量运动属于自然能,而生物界能量运动则属于生物能,所以它们属于完全不同的两类能量,其运动轨迹自然不同。

    2、马恩人类起源论意义重大。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属于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结果,其既包含着人类起源论,也包含着人类进化论,它们实质属于一回事。

    求解人类本原对我国社会科学的发展意义非常重大,它不但为我们传统的“人性本善”续上了根脉,而且将其一直不重视科技发展和脱离工农业生产的弊端也给予了补充完善,实质是运用马恩的人类进化论或以其为基础统合了我国传统的人文科学,同时也改写了我国的人文科学(较单纯“劝人向善”更符合实际,也更加实用)。

    同时,它也对西方那种“丛林法则”社会科学具有彻底的颠覆作用,并会改写整个人类文明进化历史,从而结束有神论和资本主义理论及其政治体制的历史使命,将人类的文明进步引向更高的发展阶段。所以,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和政治等,以及靠西学讨生活的那些专家学者们,不可能对其无动于衷并如丧考妣,不可能不借助“本本”极力阻止马克思主义的向前发展,这是其发展中必然要遇到的一种自然现象。

    三、中华文明理论对其它理论可以一剑封喉

    目前对于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的探究文章并不多,人们所依据的理论主要来自于书本,而由于书本理论各种各样,可以做出多种多样的理解与阐释,所以便产生了许多的争论。

    运用“从0到1”认知逻辑对中华文明理论予以现代化,由于其得出了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使我们的文明理论具备了坚实的本根和立论基础,并具备基本矛盾用以阐释绝对运动(见以上两个示意图),所以它对西方的有神论、唯物论科学(物理学)和各种各样的社会科学可以做到一剑封喉,因它们不是本根错误就是缺失理论之根和基本矛盾运动,这些在网络辩论中基本都曾遇到过了,现就将其梗概经整理后简要地介绍如下。

    (一)宇宙本原可对物理学理论一剑封喉

    对此,只要紧紧抓住物质仅占宇宙质能总量的4-5%和绝对运动,就可以将其一举掀翻在地,例如:

    1、抓住其涵盖范围予以质问。说一千道一万,物理学只能解释宇宙质能总量4-5%的物质及其运动,它能涵盖整个宇宙吗?其它95-96%的宇宙组分作何解释?如果不能,那又为何强词夺理将宇宙的本质说成是物质的?

    2、抓住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予以质问。物理学仅能解释物质的相对运动,这可由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作为证据,那为什么不去解释宇宙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如果不能解释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能说这个理论是完整无缺吗?为什么对这个问题一直躲躲闪闪避而不谈?为什么不敢正视这一最基本的科学问题?

    只要有这样两问,那些物理学理论就可以被问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对其能够起到一剑封喉的作用。

    当然,我们并不完全否定物理学,而是会根据宇宙本原及其基本的矛盾运动而重构理论体系,为其补充完善科学之根,从而将其消化吸收进来,使其成为有根有脉并“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或“能量运动+物质运动(形而上学+形而下学)”一个全新而系统完备的能理学理论体系。我们也知道,对西方物质科学改造的过程会很漫长,但科学发展的事实要求,这一步早晚要走,不可避免。

    (二)人类本原可对其它社会科学理论一剑封喉

    从情况来看,一些争论主要集中于社会科学,这是理论最为噪杂的一个领域,也是人们所关注的主要方面。

    在网络辩论中,最得力的还是我们的中版或本土化的马克思主义。相信有些网友已经看到了,通过网络辩论,它一剑封喉的功能很是强悍,不管是什么宗教神学还是(西方)社会科学,也不管其如何权威并如何高谈阔论,更不管其属于民主政治还是其它资本主义理论,运用我们“从0到1”认知逻辑所得出的人类本原,都可以很轻易地将其打回原形,都可以将其问得目瞪口呆,并直接将其摁在窝里出不来,例如:

    1、对西方有神论予以质问。人类究竟诞生于劳动还是上帝?

    2、对中国有神论予以质问。人类究竟诞生于劳动还是神佛?

    3、对资本主义及其“民主政治”予以质问。人类究竟诞生于劳动还是资本和民主?如果其“民主政治”那么好,为何会选出克林顿(流氓)陈水扁(大贪污犯)和特朗普(250)这样的总统?(这虽然有些乡野气息,但却很见效)

    4、对西方人权和自由予以质问。西方社会遵循“丛林法则”,其人群就是一群动物,在动物群体中哪来的什么人权?其自由究竟属于动物的自由还是人类的自由?

    5、对西方人性自私论予以质问。在西方“丛林法则”的社会环境中,其何曾有过人性?其人性与动物性有所区别吗,它是怎样区别的?

    6、对“本本主义”予以质问。人类究竟诞生于劳动还是阶级斗争?我们的社会主义理论应以研究劳动为主还是以研究资本为主?(显然其有待于我们中华文明理论予以本土化)

    通过阅读和网络辩论会发现,目前一些理论探讨很乱,其根源就在于没能掌握理论之根与立论基础,而运用“从0到1”认知逻辑生发宇宙本原和人类本原,可将一些杂七杂八的唯心论成分彻底剔除掉,从而确准这两大基本问题,避免像西方文明理论那样“宫廷内乱”和手忙脚乱地胡乱抓瞎。

    本文的探讨从根本上突出了两点:1)中华传统文明理论(能理学),2)马克思主义原理,这正是我们在理论探索中需要继承并发扬的两大理论体系,也属于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强调的两个主要方面。通过这一探讨,它不但突出了“中国特色”,有助于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而且也会进一步坚定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立场和信仰。

    在长期的西学教育基础上,再经过改革开放,我国对西方科学文化的优长进行了更充分的消化吸收,基本补充完善了我们传统科学文化的短板,同时也发现了西方科学文化存在着更大的短板和硬伤。通过一系列梳理也使我们清楚地看到,世界科学文明的发展又来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只有我们中华文明之论才能看到一线光明,现在是该拿出我们“中国特色”理论体系的时候了,也只有复活我们的中华思维和认知逻辑,并穿上我们中华能理学之鞋,才能走好我们的中华文明复兴之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