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我国的本土理论研究亟待加强(修改稿)
2020-06-18
字号:

    历史反复证明,我国的本土理论与思维一直屹立不倒,并长盛不衰,关键在于其对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基本认知及其系统论,尤其是其《太极图》中央的“形而上学”之“道(阴阳)”,这是古今中外其它理论都无法企及的,所有外来文明无不被其所同化,所以,在西方科学理论步入迷谷并前路蒙蒙的历史关头,我国的“阴阳之道”依然属于一座灯塔,照亮着我们的前行之路。

    然而近现代以来它却遭遇了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为了救国救民,改变被动挨打的历史,我国曾积极地向西方学习,也大量消化吸收西方科学理论,进一步补充完善了自己在应用科学方面的缺欠与不足,但在对西方科学理论的消化吸收过程中,我们的中华文化一直在暗暗发挥着转化功能,从而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中国特色”之路。

    我们本土理论的“形而上学+形而下学”基本结构也非常独特,近现代西方虽然科学发现甚多,但却矛盾重重无以自拔,陷入了一团乱麻之中,这反而在有力助推着我们中华系统论的复苏与运转,并为其思维提供了丰富的素材。由此,怎样将近现代科学理出头绪,并将中西方科学理论与思维融为一体,最终仍然要由我们的本土理论来破题,也只有我们的“阴阳”才能为其理清思路,它那“形而上学”之“道”早已阐明了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基本的运行轨迹,其属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写完前文后,由于又读到了《环球网》转载美国杂志的一篇文章:《为什么特朗普政府帮了中国》,也读到了目前美国的“文化革命”正在其全国如火如荼地汹涌中,其对本文的主题具有一定的补充作用,是故不得不对本文作出修改,特意增加了一节“中西方矛盾的实质内容已发生深刻变化”,从而使本文的论点更为明确。同时也产生了一些新的思考,认识到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应属于我国的人文科学(已补充进前文的修改稿之中),所以本文承接前文讨论,继续探讨我们本土理论和西方理论的区别与融合,重点仍然是要探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问题,这样会使其更加清楚些。

    一、再谈我国“形而上学”与本土理论

    通过前文《再谈〈中华系统论〉问题》中的表格反映得很清楚,在将我们本土理论的“形而上学”现代化并予以“细分”之后,其所解决的正是西方的宗教神学与哲学问题。所以,本文事实上属于对前文内容的一种补充。

    (一)中西方矛盾的实质内容已发生深刻变化

    为此先提请大家再次对照前文中的表格一起探讨,不管是我们的本土理论还是马克思主义本土化,以及对中西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予以统合,其主要就发生在“形而上学”或“经天”层面,它既简单又深奥,其属于我们中华系统论的看家本领,也属于破解西方宗教神学和哲学的利器,更属于我们中华文明和系统论的前途所在,这是我们的传家之宝,千万不能丢,需要倍加珍惜。

    随着经济的全球化,我国的本土文化和理论研究越来越与世界联系在一起,发生碰撞不可避免,突出的便是中西方文明之争。而在这种文明之争中,我们的中华文明不但没有被西方文明的气势汹汹所吓倒,反而越战越勇,并表现得内力十足,大气磅礴,反而对西方文明形成了摧枯拉朽之势。

    1、中共主导的“中国特色”理论研究已正式启动。结合美国由弗洛伊德之死所激起的反种族主义抗议以及在全世界所引发的共振,其实质上正如美国媒体所言:“文化革命已经来到美国,洗脑正在进行”,其很可能会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一种世界性的“文化革命”,我们中国的特色理论研究实质上应属于世界“文化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其更深入,也更具引领性)。所以,我国更应该积极推动这场“文化革命”的更深入发展。

    不得不承认,过去我国(主要为官科)一直不重视本土理论研究,教科书也一直缺失本土理论教学,所培养的知识分子基本只知道西方(哲学)理论,而不知还存在我们中华本土理论一说,其实质上属于一种“精英文化”,主要由一帮“精英”们在主导着我们的理论、思维和文化话语权,不但导致我国文化出现了严重的西化现象,而且自己在研究方向上也陷入了迷茫之中,它与由西方资本所主导的文化发展走入死胡同是联系在一起的。

    针对这种情况,中共十八大以来及时调整了研究方向,大力倡导“文化自信”,并专门召开了“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将“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理论研究在全国铺开,由此扭转了向西看齐的研究方向,也使得我国的本土理论研究渐趋热络,自上而下出现了非常喜人的局面,其正在逐步由模糊到明确,并由浅入深地运动发展中。

    中共对理论研究方向的调整是非常及时的,也无疑是非常正确的,它也提示我国学术理论界,仅仅钻进马列书本研究西方理论是不够的,更需要对我们的本土理论加强研究,否则难以做到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更难以实现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

    2、西方眼中的中华文明伟大复兴。我们本土理论研究的兴起,也已经引起了西方的关注,并引起了其某种恐慌。6.10日,《环球网》发布了一篇文章《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特朗普政府帮了中国》,并介绍说“本文系美国《国家利益》杂志6月8日文章,原题:为什么特朗普政府帮了中国”,现在就将其最后的结论转录如下供大家参考:

    【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在评估中国的相对优势和劣势时,犯了低估中国的错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目标不是在全球范围内复兴共产主义,而是复兴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使之再次成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文明之一。这是激励中国人民的目标,也是中国社会异常生机勃勃的动因。同样重要的是,中华文明历来是最具韧性的文明。毫无疑问,中华文明现在正在经历伟大复兴。】

    不得不承认,马凯硕的这篇文章还是很具有一些客观性的,他对我们国内的学术理论动态还是有些了解,甚至较我们国内一些学者看得更为透彻,尤其将中华文明复兴理解为“这是激励中国人民的目标,也是中国社会异常生机勃勃的动因”,显示出它在我国深得民心,深合民意。

    根据马凯硕文章的反映,说明中共对学术理论研究方向的调整非常具有提纲挈领的作用,其对内可以凝聚全国共识,而对外则对西方中心论形成了稳准狠的有力冲击,它已使西方学术理论界感觉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并已经使其产生了某种恐慌,由此可见我们中华文明的“内功深厚”,西方已感觉到了其内力的威胁,在中西方“文化软实力”的比拼中其已经显露峥嵘。

    3、中西方矛盾已经由社资之争转化为文明之争。透过马凯硕这篇文章反映出,现在中西方矛盾已经由社资之争转化为文明之争,这也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缘何将中国作为其主要战略对手并如临大敌对我国大肆造谣抹黑的根本原因。

    同时也反映出,由于东欧剧变,现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已不再惧怕马克思主义,而是惧怕我们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尤其惧怕我们本土理论与马克思主义和近现代科学的深度融合,最为忌惮我们中华系统论的现代化,因为其直接威胁到西方的文明信仰以及其理论、思维、政治、经济、军事等霸权,这属于真正能扣掉其文明老底并要其老命的一种颠覆性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大革命,也属于结束一个旧时代并开启一个新时代的世界文明大革命。

    所以,美国等西方国家无论其战略如何调整或在其基础上如何“绣花”,那都无济于事,像经贸战和借新冠疫情甩锅等这种“小儿科”举措更是缺少章法的瞎折腾,其身上那根“捆妖索”会越挣越紧,因为其文明与科学的宗教神学本根是腐朽的,在人类文明大棋局中其“老将(上帝)”已经被彻底将死了,由其所派生的政治、经济、军事等枝枝叶叶还能“苟延残喘”几时?其“战略调整”和其它“小儿科”举措无法弥补其宗教文明本根的腐朽,更救不了其上帝的老命,它必须要随时代的发展接受革命,除此之外别无它途。

    事实有力地说明,我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超出了原来的预期,历史的运动发展也较原来的预期要快,它已经由原来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发展为现在的“大有作为”,一个真正的“新时代”已经开启。

    (二)中西方科学理论存在着巨大代沟

    “大道至简”,事物越复杂却越能通过简单的方式解开乱麻,虽然通过前文对中西方科学进行了一系列条分缕析,但其如果运用我们中华系统论的“阴阳之道”和常识综合思考,却更能分辨清楚中西方在基本的科学认知问题上所存在的巨大代沟。

    1、中西方科学认知的巨大代沟。通过一系列理论探究,问题也越来越明确了,目前世界科学界正在经历的这场大革命,说到底其基本原理在于:究竟是能量运动推动物质运动,还是物质运动推动能量运动?究竟是由“天”在推动“地”运动,还是由“地”在推动“天”运动?究竟是本质内容决定表现形式,还是表现形式决定本质内容?

    我们被灌输的理论一直是:【运动是物质的运动,物质是运动的主体。世界上不存在没有物质的运动】,其意思很明确,即只有物质或“地”在运动而“天”不运动,但近现代科学已经有效证实,宇宙一直在膨胀,“天”一直在运动,我们的地球和各天体物质都一直在受“天”的绝对运动所操控,从而颠覆了我们曾经的认知,并将其推向了更高更深的层次。这属于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无法否认。

    这一问题可能引不起大家的重视,但它却属于我们中华科学理论与西方科学理论的根本区别与矛盾所在,其存在着巨大代沟。根据我们的传统理论,《易经》属于“运动之经”,即整个宇宙(包括“天”)都处于运动之中,近现代科学证实它是正确的,而西方的科学认知则是错误的,也是过气的,它们两者根本不属于同一个文明时代。

    而科学认知这一巨大代沟主要存在于“形而上学”领域,它导致中西方文明的根脉存在着巨大差异。

    2、中西方科学认知的代沟决定着其文明根脉不同的运行轨迹。通过阅读资料并进行比较,人类对自然和社会的科学认知与思维深度密切相关,并且体现于“形而上学”之中,比如西方的亚里士多德和康德等虽然认识到了“形而上学”的重要作用,并将其称为“第一哲学”和“第一科学”,但却没能真正解决这一根本性问题,反而被后来的“哲学家”们将其否定了。而我国先贤则早在远古时期就明确并彻底解决了这一问题,并且以其为基础形成了自己的系统论,从而产生了《易经》、《道德经》和《气一元论》等。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予以证实,我国先贤所得出的结论最为符合实际,它基本准确地确定了宇宙的本质,为中华系统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而保障我们的中华文明基本能够始终运行在无神论轨道之中。而西方则一直没能突破这一点,一直没能认知宇宙的本质究竟为何物,导致其文明一直运行在有神论轨道上,所以其文明的运行轨迹便体现为“神学→哲学→科学”,一直没能摆脱宗教神学的阴影。

    由此也联想起自己在草根网曾遇到过好几位自称创立了这种或那种哲学的“哲学家”,其视域都聚焦并停留于“形而下学”层次,所运用的也都属于“抽象思维”,可惜都被我们几个“草根人民”给剃了光头了。通过这一实例可以看出,西方之所以产生了那么多所谓的“哲学家”,一方面是深受科学发展所局限(如还没发展到“宇宙大爆炸”阶段),另一方面主要就是其没能解决好“形而上学”问题,实质上都没能突破其有神论这个“天”。

    再结合前文表格中的“哲学视域”综合来看,西方哲学是由其有神论向无神论过渡时期的产物,这已经非常明确,而其“科学”则在历史上是由哲学所衍生的,所以爱因斯坦才称“哲学是科学之母”,由此说明罗素所列举的“神学、哲学与科学”并非单纯属于一种并列关系,而是也属于一种继承发展关系,这就进一步理清了西方文明的基本脉络了。

    正是由于中西方科学发展的基本脉络不同,西方却在近现代现象学的物质科学方面取得了长足发展,推动了科学的进步,我们应正视这一问题,不应将其全盘否定,而是应将其消化吸收并统合进我们的文明体系中来,用以补充完善我们自己,从而实现共同发展。

    (三)“形而上学”属于统合中西方科学认知的关键

    马克思主义本土化,需要在一种大的背景下展开,它不但会带动我们中华理论的现代化,也会带动整个中西方文明和理论的大融合,这一意义非常重大。

    然而,这种大融合虽然细说起来非常复杂,但如果运用我们的中华系统论思维从本根上予以审视,它却又非常简单,其无非是:1)将西方的“形而上学(含神学与哲学)”置换为我们中华的“形而上学(阴阳或正负能)”,并将西方的物质科学转化为中华系统论的现象学;2)由西方科学的物质运动决定能量运动,转化为我们中华系统论的由能量运动推动物质运动,从而形成“形而上学+形而下学”或“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完整而统一的理论体系。其实,这两个问题实质上属于一个问题,其核心就是究竟是由形而上学统帅形而下学,还是由形而下学统帅形而上学的问题。

    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是以自然科学系统论的现代化为基础的,但也并不尽然,只要明确了宇宙自然的运动逻辑和“形而上学+形而下学”理论基本结构,它也可以“先行先试”,为我们中华文明系统论的现代化趟出一条“中国特色”科学之路。首先需要运用我们的中华思维将马恩的人类起源论与唯物史观整合为人类进化论,然后再为其理清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阴阳”,即:“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由此就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过程中为其确立了社会科学的“形而上学”之“道”。以此为基础,再将社会在各个不同发展阶段存在和运动中出现的各种现象统一论述并使其遵从“形而上学”之“道”就是了。所以,抓出“形而上学”的基本矛盾运动,这属于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关键一环。

    然而这样的思维转变并非轻而易举,首先需要我们的专业学者们进行一番思想斗争,并克服由哲学所形成的那种顽固性思维障碍,其不但需要矫正对宇宙自然的基本认知,也需要矫正对人类社会的基本认知,从而先在理论和思维上解决“形而上学”之“道”问题,然后他们才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系统解决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一些具体问题。

    虽然自然科学系统论还有欠科学界最终确认(肯定会阻力重重),但正如上面所言,由于马恩对人类社会的认知非常深入,揭示出了人类本源,所以社会科学诸多要素已非常齐全,很容易在这一领域率先取得突破,并率先走出“中国特色”科学之路。这既属于中共所确立的主攻方向,也属于我们大家所共同努力的主要领域,相信通过上下合力,一定能结出令世人满意的硕果。

    (四)我国本土理论“货源充足而供应短缺”矛盾明显

    虽然理清了“形而上学”属于认知自然和社会的高级阶段,并看清了我们本土理论发展的光明前景,但对于目前学术理论界的一些现状也不能无视。

    在阅读一些文章的过程中,发觉其运用西方哲学解释我们中国科学理论与思维,会使人产生一种“强拉硬拽”之感,总感觉其说得不是那么回事,比如将中国之“气”解释为“极细微物质”和“朴素的唯物主义”,显然是将中华传统理论中的“形而上学”内容生拉硬扯进西方那种“形而下学”之中捣糨糊,将其捣得不中不西,不土不洋,并不伦不类。甚至有些学者还像妓女成瘾一样,贱兮兮地将自己的文明送上门去任人“强奸”而“结与国之欢心”,比如人家给我们定性为“形象思维”,就认可自己属于“形象思维”,并承认自己缺少“理性思维与逻辑思维”,将自己矮化得不成样子,令人不胜叹息。虽然通过“跪拜”有不少人赚取了满身的“长袍马褂”和显达名头,自己也赚得盆满钵满,但却几近丢失了我们的国学,或为其带来了莫大的屈辱,反而使我们这个唯一幸存的古老文明沦落为劣等文明与思维,并使其处于奄奄一息之中,这岂非咄咄怪事?!在我们本土理论研究和中华文明伟大复兴问题上,这已经成为一块明显的短板与洼地,令人痛惜不已!我们的学术理论是否也能由“跪惯了”而直起腰来,从而由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我们本土理论的“供给侧”却明显处于供应不足的状态。

    然而,我们本土理论资源却库存非常丰富,它属于世界文明的一座宝藏,但却由于西学横行,也由于我国一帮“买办”的帮腔作势并努力自压身价,难以使这一宝藏得以开发与挖掘,致使我国现在却出现了本土理论处于“供应短缺”并“捧着金碗讨饭吃”的境地,出现了“货源充足而供应短缺”的一幕。

    据观察,我国领导人也在为此事而焦虑,这从习近平反复倡导“文化自信”和《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可以反映出来。对此,领导人比我们看得更为清楚,可继续学习这一讲话并深入体会。

    但对于那些西学者,上面有些话虽然说得重了些,但不必造成心理负担,其主要是为了“文化自信”而激发我们的中华思维,其实对你们大量引进西方科学文化的历史作用并不全盘抹杀,它也属于我们中华古代科学文化运动发展一个必不可少的过程。正是由于西方科学文化引进达到一定程度而引起了混乱,由此才为我们中华思维提供了大量素材,并激活我们运用其进行更深入思考,它对中华文明复兴也发挥了有益的作用。

    二、我国本土理论与马克思主义根脉相通

    本来,我们中国先贤与马恩的认知内容属于前文的补充修改部分(其已体现于后来的修改中),但经考虑:1)为了不占用读者过多精力,将其单列出来讨论更为便利,所以就不再将前文以“修改稿”的形式重发了,2)这一问题也很值得专门拿出来谈一谈,便于大家一起参悟我们本土理论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深邃所在,并有益于理清其基本的根脉。

    根据我们中华的本根论思维予以衡量,在世界文明史上,唯有我们中国先贤与马恩才分别对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的认知达到了最深层,即“从0到1”探究出本原,这是它们两者理论根脉的相通之处。但也必须得承认,马恩理论构建的基本结构不如我们本土理论成熟,所以在理清其根脉的过程中,需要我们的本土理论予以协助。

    (一)马恩认知与西方哲学家们的根本分歧

    通过阅读资料进行研判,马恩与西方那些哲学家们的最根本分歧,实质属于无神论与有神论的区别,并且是从本根上的一种区别(由此更能说明马恩反对哲学的原因了)。虽然西方也不乏无神论,但都没能彻底摆脱有神论之根,其只是在其有神论基础上的一种“绣花”而已,就像我国一些学者虽然反对西学而弘扬国学但却仍然在运用西方那种哲学思维思考问题一样。而马恩理论则是从本根上一举掀翻了有神论,其一句“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就将有神论的“上帝造人”彻底掀翻在地,并将西方的宗教文明打入了死牢,也为我国的无神论文明增添了新的更有力证据。

    (二)马恩原理的实质内容与表达形式同样重要

    对于这个问题,前文曾进行过一些探讨,然而这种探讨是很得罪人的,并且会得罪一大片,但既然是理论探讨,有些问题就不得不实话实说,如果见问题就绕着走,那也违背我党的实事求是原则,有违我们的求真务实学风。

    1、马恩原理的实质内容与表达形式需要协调一致。我国教科书对马恩原理没能深挖到底和充分表达的问题,也的确情有可原,透过恩格斯那句“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名句反映出,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就处于不断深入发展的过程中,其前期的一些论述主要着重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反映,后期才对人类本根问题更明确地反映了出来,这属于一个事实。但从情况看,马恩在其前期的著述中事实上也发现了人类社会的本根所在,比如其反复强调“劳动”的基础性作用,所以马克思在见到对其理论的一些肤浅理解时才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也产生了“龙种与跳蚤”之说,这实质上是对其理论那种肤浅理解与认识的一种严厉批评,说明其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原理有些走板,不够准确深透(比如前苏联教科书)。

    但遗憾的是,现在有些《经院哲学》的大腕根本不懂宇宙的本质是什么,更不懂我们的中华之道和系统论究竟是什么,却还在大谈什么“世界观与方法论”,还在根据书本继续照本宣科念经,继续批判“形而上学”,但殊不知其所坚持的那种“哲学”就是建立在“抽象”基础上的,其本身就属于自己所批判的那种“形而上学”(与中国的“形而上学”大相径庭),自己一直在批判自己却不自知,还在继续“以己昏昏使人昭昭”,继续那种“精英”说教,可见这种顽固性有多难克服。建议这样的“哲学家”还是快歇歇吧,我们老百姓不需要你们这样的“精英”,别来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招摇撞骗,我们对其有着自己的理解,不需要你们来说教,否则仍然会把我们越说越糊涂。

    在此也实话实说,马恩两位伟人对人类社会的基本认知虽然已经达到了其本根的最深层,但由于整个西方理论的基本结构和思维逻辑在发展中还有欠完善,所以其理论阐释也就仍然受其影响,没能完全扩展开来,比如“形而上学+形而下学”理论基本结构问题就没能成型,这就有碍于其理论的阐发,使人们理解起来难以掌握其原理的全貌。再比如其人类起源于劳动,也没能将其上升为“形而上学”并发展为基础理论,其“阶级斗争”思维也就难以得到深化。

    但我们的教科书也不得不承认,在对马克思主义引入的过程中,我国学术理论界有些侧重于翻译,并没有将其原理运用我们的中华系统论予以深加工,从而使其融入我们的中华理论体系,实质上只是“囫囵吞枣”履行了一种照抄照搬的“搬运工”职能。这样说并非言过其实,我们的教科书对此反映得非常明确,我党屡禁不止的“本本主义”学风经常死灰复燃也反映出这种基本状况。

    所以,理论的实质内容固然重要,但理论的表达形式也同样重要。

    2、马恩理论需要中华系统论予以深化。前文中曾说过,马克思主义在其发展中遇到了西方思维的瓶颈制约,这一问题只有运用我们的中华系统论思维对其予以补充完善才能得以解决,因为我们《太极图》的“形而上学+形而下学”理论基本结构非常成熟和完整,也只有它才可以为马克思主义原理锦上添花。比如“解放劳动”的问题,仅仅通过“形而下学”的“所有制”而不从“形而上学”思想和人性之根上予以解决,就很难达到马克思主义原理所追求的目的。

    更准确一点讲,只有根据中华系统论和马恩的研究成果,将其人类起源论与唯物史观结合在一起,产生出完整的人类进化论,并从中引申出“形而上学”的基本矛盾运动,才能将其原理完整并准确地展露无遗。

    对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深刻解读,其所需的表达形式:“形而上学+形而下学”理论基本结构,对于整个中西方理论体系来讲也属于一场大手术,如上面所言,需要将西方的“形而上学(含神学与哲学)”置换为我们中国的“形而上学(阴阳或正负能)”,并将其物理学等转化为我们中华系统论的现象学,由此才能使西方科学理论产生彻底的蜕变与革命,并使中西方理论共同发展融为一体,从而推动世界文明迈上一个崭新的台阶。

    (三)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属于人文科学

    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一论断,它事实上属于人类起源论,这才属于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中最为核心的部分。如果抓不住这个核心,就难以理解马克思主义原理,并难以彻底实现马克思主义本土化。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属于对人类的基本认知,严格来讲它属于人文科学,因为对自然的基本认知属于自然科学范畴,所以,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对社会科学来讲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虽然自然科学属于社会科学的基础,但作为社会科学体系中改造自然的经济学则是受人文科学所统帅的,所以,人文科学属于社会科学的核心内容,马恩前期著述中特别强调“阶级斗争”问题,就属于对人文科学的侧重。

    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它涉及马克思主义理论由浅入深,由现象学向本质学发展的基本轮廓,从而形成“形而上学+形而下学”或“本质学+现象学”系统论,其直接关系到与我们中华系统论的“阴阳+五行八卦”、“道与器”、“道与德”、“本与标”和“纲与目”等相统一并接轨的问题,也关系到马克思主义怎样本土化与怎样促使我国的社会科学补充完善并发展进步的问题。

    (四)继续运用“形而上学”深挖马克思主义原理

    在中西方语境中,都存在“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概念,西方将其归类于哲学,而我国虽然没有哲学,但这一概念在我国古代理论体系中则早已存在,它在中西方可以通用,但其含义不同。由此,在统合西方哲学的过程中,其一些概念也可以“为我所用”,并赋予其我们中华文化含义(如“意识形态”)。

    1、“形而上学”中的基本矛盾会澄清一些基本概念。在前文探讨中,曾运用我们中华系统论的基本结构和思维澄清了由西学混淆并难以理清的一些基本概念,如“文明与文化”、“宇宙观与人类观”等,在这里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据资料反映,目前学界对有些基本概念“仍未达成共识”,比如“思想”概念就难以说清,其与“意识形态”的区别就更难以搞清楚了,这是由于西学一直没能区分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所致,因为基本概念是由基本矛盾所决定的,它们在“一锅乱炖”中不可能不相互矛盾与混淆。现根据我国由“形而上学”产生的基本矛盾尝试着对一些基本概念解读如下:

    社会科学基本矛盾与基本概念解读简表

    基本概念社会科学基本概念含义注释

    基本矛盾 (形而上学)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 的对立统一运动对人类社会的基本认知

    思维人脑怎样思考社会科学问题由基本矛盾或基本认知所决定

    思想努力提升人性(劳动) 并遏制动物性(寄生)教化并改造社会的基本导向 (对动物性是遏制,并非消灭)

    意识形态形态1:(国学)人性(劳动) 形态2:(西学)动物性(寄生)基本矛盾决定了两种基本分类

    特注:  1)所列基本概念均属于“形而上学”范畴,所以在“形而下学”现象学中不可能得出其确切含义。   2)在以上几个基本概念中,除作为基础的基本矛盾外,“思想”的概念涵盖最广,其既能涵盖“思维”又能涵盖“意识形态”,包含着“提升人性(劳动)并遏制动物性(寄生)”的双重内容。而“意识形态”则有些侧重于“形态”,它在两种“形态”的对比中易于区别。 3)在实际运用中,“思想”又与“意识形态”有时不好区分,比如我们的“(国学)意识形态”本身也意味着对“(西学)意识形态”的遏制,所以在对西方哲学的统合与运用中需要人们自己根据所要表达的内容予以把握。

    这样,对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深邃性就好理解一些了。

    2、马克思主义思想和意识形态才是其巨大威力所在。这属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精髓所在,所以将其单列出来予以解读。

    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解决了社会科学的根本性问题,它主要是在“形而上学”领域产生了一种强大的思想和意识形态。而思想是用以改造人和人类社会的,这才属于马克思主义最为强大之处。

    通过史书和历史剧也能够看出,不管你如何身怀绝技,如何武艺高强,也不管你军事才能如何出众,其都要受思想所支配,而历史上各种思想虽然很多,但都不够深邃,也不能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并且存在着一些矛盾,所以才纷争不绝,战乱不断,为人类带来了无尽的苦难。然而马克思主义这种思想却是发自人性本根并深入骨髓,它能够涵盖所有人和所有社会,不但可以改造个人,而且可以改造整个世界,并且能够为人类带来和平与繁荣,这才属于其原理的深邃所在,也是其巨大的威力所在。

    所以,在解读马克思主义原理时如果读不懂其思想和意识形态,就不能说读懂了马克思主义。同时,我们对毛泽东所说的“灵魂深处闹革命”也就会产生更深入理解了。

    3、通过“形而上学”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其它解读。虽然在前文中曾对马克思主义原理进行了一些解读,但有些零散,现再对其尝试着集中解读如下:

    (1)完善其基本内容与理论结构。它将其前期的“阶级斗争”学说由社会运动现象深化为人类诞生本原的“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基本矛盾(即人类社会的“阴阳”),由此就将其融入了我们中华系统论的“形而上学”之“道”之中,从而完善了其系统化理论体系所需的基本内容和基本的表达形式,并形成了其基本的理论结构。

    在明确社会科学的基本矛盾“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属于“人性(劳动)”,并与资本主义的“动物性(寄生)”形成了非常确切的对立统一运动关系,也为社会科学系统论奠定了坚实的立论基础。尤为重要的是,它也为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西方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做出了明确的分类。

    (2)对西方“民主政治”的阐释。马克思主义的“人性(劳动)”意识形态,也为近现代以来热炒的“民主”等给出了确切的内涵,其较局限于社会运动“形而下学”现象中的“民主政治”显然更为深沉,底蕴更为厚实,也更为本质和具有普适性(我国学术理论界就有些被带入这种现象学之中,出现了有理说不清的那种模糊与焦躁,难以胜出)。

    由此,由于意识形态的明确,它用不着进行“投票选举”,因为民心民意已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意识形态已对其做出了明确的阐释,社会运动顺其发展就是了,那还用得着那种“撞大运”或赌博式的“民主投票表决”?而如果施行所谓的“民主选举”反而会将民心民意导向歧途,并造成社会的分裂与对立,西方的选举政治就充分利用了这种模糊性,导致一些政客们随意操弄民意,使其整个社会陷于了那种无休止的“选举”动乱之中。而运用“人性(劳动)”这种意识形态阐释我们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就更为确切了,它贯穿于我们的整个政治生活之中,较资本主义那种形式化的“民主政治”更为文明和先进,更可以反映出我们社会主义文明与资本主义文明根本不属于同一个层次,更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如果不明确“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这种“形而上学”之“道”,与西方一起争辩“民主自由人权”问题,那就有些被其带节奏的味道了。而如果与其论辩“形而上学”之“道”,运用我们的中华系统论与其论辩,则可一举翻盘,从而将其“民主自由人权”的本质彻底揭穿。根据前文对西方文明和资本主义理论“神性=人性,而人性=动物性(兽性)”的透彻剖析,其这种“杂交与拧巴文化”便使其所谓的“普世价值观”彻底露馅了,正如前文所述:1)其“民主”掩盖着的实质则是其“动物性(兽性)”做主,2)其“自由”掩盖着的实质则是其 “动物性(兽性)”自由,3)其“人权”掩盖着的实质则是其 “动物性(兽性)”之权,从而使整个西方文明和资本主义理论原形毕露,无所遁形。

    (3)彻底颠覆宗教神学。它彻底颠覆了西方宗教文明的“上帝造人”之说,可以说结束了西方宗教文明的历史,并开创了“劳动造人”崭新的人类文明。

    (4)与我国儒学等相融相通。它为我国传统儒学找到了人性之根,从而使其“修齐治平”得以补充完善,并得以现代化。通过仔细推敲会发现,我们儒学的“人性”与马恩的“劳动”在本根和性质上是相通的,它们在概念上可以互换,所以在表述中经常会以“人性(劳动)”相称。

    (5)对“劳动”概念给出了精确释义。它对“劳动”概念给予了最为精确而广义的阐释,比如对宇宙自然的认知与改造,它属于只有人类才具备的一种意识与能力,也只有人类诞生后才产生了自然科学,所以,对自然的探索与认知以及对科学知识的学习与掌握,都应该属于“劳动”范畴,这与我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也是一致的。

    (6)使我国“政治”含义更深更广。既然“劳动造人”属于对人类的基本认知,那么,它也就属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的基本内容,整个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属于其涵盖范围,而对人和人类社会的教化与改造,理所当然也要由其所统帅。

    在我们中华文明的政治版图中,如果有人不接受我们中华文明这种“人性(劳动)”意识形态教化,我行我素,那就需要在政治上动用法律甚至暴力使其服从,比如对待港独和台独那种“动物性(兽性)”分裂势力的嚣张气焰,就需要运用国安法以武力对其予以统摄,没有商量的余地。

    (7)为统合多种理论奠定了基础。由于它抓出了人类之根,便将马克思主义、中国的人文科学、西方的宗教神学、政治经济学和哲学等都统合在一起进行综合性研究,为将它们统合为一种统一的理论体系创造了条件,并奠定了基础(请参考前文的表格)。

    由此,马恩的人类起源论事实上改写了人类历史,如科研、教育、学习与实践、社会性生产劳动的组织实施与领导、对人类的教化和社会改造、国家的管理等,都属于“劳动”范畴,它对整个人类历史做出了一种全新的认知与阐释,并为人类确立了“劳动信仰”,不但对那些杂七杂八的信仰进行了清算,也为统一人类的信仰树立了正确的人类观,凸显出马克思主义颠覆不破的真理性。

    三、港独、台独们应深入学习一下中华文化

    既然说到我们的本土理论与文化研究,那就不得不说说港独和台独的文化问题,虽然国家给他们留情面不愿将问题挑明了说,但我们老百姓可不像《人民日报》那样严肃,倒是愿意“竹筒倒豆子-直来直去”,掏心掏肺与他们拉拉呱唠唠嗑,帮助他们认清形势,迷途知返。当然,我们针对的是那些港独和台独分子,并不针对拥护一国两制的广大同胞。

    2020-6-5日,草根网发表了《李毅:香港从大乱走向大治》,使我们进一步了解了港独分子的嚣张气焰。同时也说明,如果文化和理论一味地西化,一味地跟随西方起舞,哪能不丢失自我?哪能不成为西方文化的俘虏?

    根据对文明和文化问题的探讨,香港和台湾问题虽然有国外势力介入,但主要还是由于我们本土文化缺位造成的,属于社会存在和运动缺少“正气”所致,因“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而如果社会缺少“正气”或本土文化缺位,香港和台湾文化哪能不串种?哪能不招致“病毒”入侵?哪能不结出港独和台独那种歪瓜裂枣?

    香港和台湾文化说起来真是可怜,它原本属于我们中华文化,但由于曾屡遭列强入侵和殖民,他们却认贼作父,反倒变成了西方文化的奴才,有些港独分子在闹事期间居然还打出英国和美国国旗,这也有些太过于“杂种”了!就其文化性质而言,其既含有中华成分,也含有英国、美国和日本成分,那完全属于一种四姓家奴的“杂种文化”(这是给我们老百姓的第一感觉,这样直说还望理解我们这种“竹筒倒豆子”似的坦率)。

    透过前文和以上探究非常清楚,中华文明对曾飞扬跋扈数百年的西方文明都能“秋风扫落叶”,何说你们那种杂七杂八的“杂碎文化”(这样说似乎稍显好些)?历史反复证明,任何文明只要敢于挑战中华文明,那么中华文明就敢于对其进行同化,中华历史从来不与你们和西方开玩笑。

    有鉴于此,建议那帮港独和台独分子们还是深入学习一下中华文化,前文和本文主要就是探究中华文明的“经天纬地”理论,其“经天”指的就是你们说的“天堂”问题,通过结合近现代科学相互比较反映得非常明确,谁真谁假一目了然,西方宗教文明和资本主义文化的真相已经无法藏身,而中华古代的“形而上学”之“道”则获得了新生,并充满活力开始了新的征程。

    近现代以来虽然西方文化盛行,但其始终无法遮掩住中华文明的光辉,目前我们大陆正在结合近现代科学进一步深研我们自己的本土文明与理论问题,按我们自己的传统说法那叫“悟道”。通过研读中华古代文化应该能够懂得,一旦“悟道”成功,人们的思维一旦上升到“阴阳之道”境界,它会洞彻一切,西方的宗教文明和资本主义理论将被一览无遗,更不会惧怕你们那种港闹或台闹。所以,在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征程中,希望你们不要掉队,也希望你们能提升一下自己的人性,加入“六亿神州尽舜尧”的行列,不要再搞那种动物性(兽性)的“妖魔鬼怪舞翩跹”,那会害人害己害中华,会成为中华民族的败类或不肖子孙。

    通过港独和台独的表现,就更能深切体会到中共倡导“文化自信”的重大意义了。它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出,文化对于一个社会来讲是何等重要,如果丢失了自己的文化,势必会衍生出像港独、台独那样的歪瓜裂枣。

    针对香港的社会动乱,我国人大专门为其进行了立法,其当然也暗指台独势力,可以说它使得港独和台独那种闹事基本成为了“最后一蹦”或“回光返照”,大幅度压缩了其嚣张空间。通过香港国安法的出台与实施,相信有些误入歧途的港独和台独分子也会慢慢能够迷途知返,在认识上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与我们一起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在此也语重心长地讲,根据我们中华文明的政治含义,我们中央政府对香港和台湾提出“一国两制”政治构想那是很客气的了,已经为你们留出了充分的余地,并且对你们也做到了仁至义尽,希望你们能够认清形势,丢掉幻想,不要再蹬鼻子上脸,不要挑战中华文明的底线和中央政府的权威,否则你们会输得精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