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中华《道器之学》与世界期盼的《大统一理论》(修改稿)
2020-04-09
字号:
    在对自然与人类社会追根究底的过程中,曾反复探讨了中华理论的本根论、顺序运动逻辑与思维、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中西方“矛盾”概念辨析等,后来又涉及到了中西方的“形而上学”概念,由此也涉及到了我国传统理论中那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这也就是我国《道器之学》的由来,其实质仍然属于我国传统理论的“阴阳五行(八卦)”,只不过其属于另一种表达而已。

    然而《道器之学》这种表达则更能突出我们中华理论的诸多特点:1)古今中外能够与“大爆炸”事实相符的理论体系,唯有我们中华系统论一家,它也是唯一能够成系统的统一理论;2)理顺了“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基本关系,便于与西方哲学的“形而上学”概念相比较,并搞清楚它们相互之间的区别;3)其更具说服力,更能够展示我们本土理论的基本结构,提醒许多研究中那种“道与器”不加区分“乱炖”一气的通病;4)便于借西方哲学的“本质与现象”概念阐述我们自己的中华理论,更易于将我国传统科学之“气(能量)”与西方科学之物质的相互关系进行系统性梳理,有利于其相互结合,从而推动我们古老理论的现代化,并助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早日实现。

    正值世界政治、经济、军事“大变局”之际,一轮世界文明“大变局”也悄然而至,先进与落后,进步与反动,文明与野蛮也正处于激烈交锋的特殊时期,同时各种文明也在交流互鉴基础上走向科学认同,人类历史将要翻开新的篇章。而在这轮新旧文明交替的过程中,怎样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将现代科学消化吸收进我们中华文明体系中来,其不但事关中西方文明相融相通的基本框架,而且也事关怎样形成《大统一理论》,从而促进世界多种文明通过科学形成共同认知,由此而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

    在“道与器”的基本关系中,首先需要为我国的“形而上学”之“道”平反昭雪,唯有如此,才能将我们中华文明这盘大棋走通走活,并与《大爆炸理论》相互对照,从而使其焕发出新的青春。

    一、“形而上学”与我国的《道器之学》

    上面已经反映出来了,我国的“形而上学”与传统的《道器之学》不可分割,它们本身就属于一个整体,其体现着我们的“中华之道”。而作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其构成要素显然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否定了“形而上学”,也就等于否定了我们的“中华之道”,从而否定了我国的《易经》、《道德经》和《气一元论》等,相当于从根本上否定了我们的国学。所以,这个问题事关重大,需要引起高度重视,也需要予以深度追究。

    总体而言,《大统一理论》所揭示的属于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原理,也就是我们古人所说的“天道”与“人道”,这属于对自然和人类的基本认知或文明问题,而“顺天道和人道而为”则属于文化,它贯穿于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之中,所以,对于文明与理论的研究也就带有很强的政治性。尤其在近现代,由于中西方文明产生了冲突,并且越来越激烈,所以对文明与理论的研究,其政治色彩则更为浓重。

    (一)中国的 “形而上学”概念曾不幸躺枪

    对于“形而上学”问题,中西方先贤都曾给予了高度重视,所不同的是,我们中国的先贤早已确定了宇宙的“本质或本原”属于“气(能量)”,而西方则始终没能解决这一根本性问题,于是便通过“抽象”来填充这一理论空当(其上帝事实上也属于抽象的产物,只是与哲学称谓不同而已),由此按照西方哲学的说法,便出现了“唯物与唯心”的根本性区别(事实上其“唯物论”的本来含义就是“唯物质论”,其具有对神学造反的意味)。然而令人遗憾地是,西方哲学由于物理学的兴起而导致进一步围绕着“形而下”之“物质”兜开了圈子,致使其原初的“形而上学”研究渐趋式微。但由于其哲学是建立在“抽象”基础上,所以其也一直没能处理好这一问题,于是乎便“神学、哲学与科学”三足鼎立,在西方构成了一套松散而又奇葩的理论体系。

    对于宇宙的“本质或本原”问题,前苏联一些理论家们照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在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译介中,为了安插进其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便对“形而上学”进行了批判,由此将这一概念也给彻底变味了,请看以下百度百科的资料介绍:

    【形而上学 指对世界本质的研究,即研究一切存在者,一切现象(尤其指抽象概念)的原因及本源。最早由亚里士多德所构建,称其为“第一哲学”、“第一科学”。于苏联教育体系中被引申为“孤立的、片面的、静止的思维方式”,被认为是与辩证法相对立的。】这一资料介绍说明,西方哲学中原本是包含着“形而上学”的,而通过下面的列表也可以看出,西方哲学与其神学的“形而上学”性质是一样的,只不过其是向科学所反映的现象靠拢了一些而已。

    有关西方的哲学问题,还是英国哲学家罗素的概括较为符合实际,【哲学,就我对这个词的理解来说,乃是某种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东西。它和神学一样,包含着人类对于那些迄今仍为科学知识所不能肯定之事物的思考;它又像科学一样是诉之于人类的理性而不是诉之于权威的,不论是传统的权威还是启示的权威。一切确切的知识(罗素认为)都属于科学;一切涉及超乎确切知识之外的教条都属于神学。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还有一片受到双方攻击的无人之域,这片无人之域就是哲学。---百度百科词条】。就连西方著名哲学家都知道其哲学的局限性,而经前苏联“哲学家”们篡改后的所谓“哲学”却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要包打天下,并解释一切,那岂不是比西方还要西方?

    通过以上资料介绍就基本能够看出,前苏联一些“哲学家”们曾对马克思主义原理进行了篡改,而我国的教科书也就不假辨析趸来跟着“照本宣科”,并对我国学术理论界产生了连锁反应,导致我国的文化也出现了西化现象。

    (二)“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不应互相否定

    “形而上学”概念在我们中国也被称为“玄学”,其源出于《老子》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我国古代的《老子》、《庄子》、《周易》被称为“三玄”,其涵盖着我国古代的主要理论与学术思想。但这样概括是不够全面的,因其突出了“道”而忽略了“器”,容易跑偏,所以还是应该遵循“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阐释的《道器之学》予以理解较为妥帖,这样才能全面反映我国古代的科学理论与学术思想。

    通过“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阐释,它便将中西方对“形而上学”概念理解与阐释的不同突出出来了,我们中华语境中的“形而上学”指的是“气(能量)”的存在和运动,而西方的“形而上学”则指的是“上帝”或“概念”的指手画脚,所以,中西方的“形而上学”概念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根据中国的《道器之学》原理,显然“形而上学”居于“形而下学”之上,它属于“形而下学”的基础(即基础理论)。经考察证实,“形而上学”的确属于研究“存在与认知”的一门综合性很强的学问,它更能体现出我们本土理论的特色,对研究《大统一理论》也更具有提纲挈领的作用。

    按照我国《道器之学》的原理,“道与器”应该分别类同于现代的“能量运动(本质学)”与“物质运动(现象学)”,其典型代表就属于我国古代的《气一元论》与西方现代的《物理学》。根据现代科学反映,“能量运动”与“物质运动”都属于客观存在,它们分别属于“形而上与形而下”两个不同的层面,不能以“形而上学”否定“形而下学”,更不能以“形而下学”否定“形而上学”,只有它们两者相互结合才能够全面而正确地认知并反映自然。

    然而多年来,由于我国学术理论界深受西方哲学的“唯物(质)论”所影响,早已将“形而上学”批倒批臭了,而在这里,我们不去从西方哲学角度谈论其是与非,而是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所反映的基本事实,搞清楚它究竟是否属于一种客观存在。

    (三)通过事实说话

    大家知道,随着近现代科学的发展,科学界产生了《宇宙大爆炸理论》,根据科学探测所证实,宇宙中共存在着三种基本组分:1)暗能量68%,2)暗物质27%,3)(有形或可见)物质4-5%,这些数据基本得到了科学界的公认。

    在以上三大宇宙组分中,只有4-5%的物质(有科学家认为其只占1-2%)是有形并可探测的,其它两种(暗能量和暗物质)是不可见并探测不到的,这也属于目前科学界所不得不予以认可的一种基本事实。

    根据以上所述事实,再回顾一下我国学术理论界曾跟着西方哲学起舞批判“形而上学”的严重后果,原来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它把我们本土理论中的“形而上学”概念也给连累了,由此进一步连累并阻碍着对我国《易经》、《道德经》和《气一元论》等的深入研究,将我国这一优势学科给打入了死牢,为此,我们不得不为这一重大历史错案查清真相,还历史与事实一个公道。

    运用事实说话,这是理论研究的基本原则。而宇宙大爆炸所反映基本事实的历史作用已充分展现出来了,它将西方理论掀了个底朝天,其“神学、哲学与科学”三足鼎立的理论体系和其它的歪理邪说都被统统送进了坟墓。

    通过正视近现代科学发展的基本事实,我们古老的“形而上学”理论便能够得以平反昭雪,并在消化吸收近现代科学成果基础上进一步获取了充足的滋养,从而使我们这一传统优势学科得以满血复活。由此,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便在经历近现代历史的磨难后,在其复活与新生中也得到了历史的丰厚馈赠,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由其孕育出了既相互联系又相互独立并且完全配套的两大理论体系,即:宇宙《大统一理论》和人类《大统一理论》(马克思主义本土化产物),它们不但会重新建立我国的理论话语权并增强我们的文化软实力,而且会在科学大革命与人类文明进步中发挥引领和促进作用。

    二、宇宙的基本轮廓与理论审核

    严格来讲,科学理论就是对自然和人类的基本认知,其主要反映其筋骨问题,而这种认知的不同,则反映着文明与文化性质的不同,所以,理论也就属于文明与文化的高度凝练和概括。正因为如此,也就更需要深入探究理论问题。

    虽然我国目前理论研究的重点集中于社会科学,但它是以自然科学为基础的,所以对宇宙学的研究属于其一项基础性课题,并且这也属于近现代世界科学界的一大热门学科。

    人类对于宇宙的探索从来就没有停歇,随着科学的发展,近现代由爱因斯坦带头又掀起了一轮研究宇宙《大统一理论》新的热潮。根据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基本事实,人类在探索中又有一些新的发现,从而将对宇宙的认知推进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下面对宇宙基本轮廓的重新认知和理论的重新审核,实质上也是为我们传统的“形而上学”理论平反昭雪的一个过程。

    (一)宇宙的基本轮廓

    根据上面所述宇宙探索中所反映的基本事实和科学界所给出的数据,便反映出了宇宙存在和运动的一个基本轮廓:

    1、“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区分属于客观事实。95%以上的宇宙组分属于“无形并不可见”的一种客观存在,而其只有4-5%的物质才属于“有形并可见”的,由此就证实了宇宙的基本组分的确存在着“形而上与形而下”之分。

    注意:这里的“形而上”指的是无形的那种客观实在,其并非虚无,更不属于西方那种由人为“抽象”而漂浮于客观实在之上的概念或上帝,这属于中西方两种“形而上学”概念的本质区别。

    2、暗物质与暗能量的本质应该相同。根据“暗能量(百度百科)”词条介绍中所说,【新的一项研究发现,一部分暗物质正在消失,而导致他们消失的原因则是暗能量】,反映出暗物质与暗能量本质相同,前者一直在向后者不断转化,说明它们两者的本质事实上都属于能量,只是其密度不同而已,其属于高密度能量在向低密度转化或“稀释”。

    实质上,暗物质与暗能量一直在共同推动着宇宙向外膨胀,宇宙时空(即“天”)就是由它们两者所共同推动而从无到有并由小变大的杰作。

    这一问题使我们豁然开朗,同时它也反映出一个严肃的根本性问题,即目前科学界流行物质观思维,一直在探索“暗物质粒子”和“引力子”的存在,但也一直都劳而无功,因为事实已经证明,暗物质与暗能量属于一种无形的存在,它并不是有形的,不可能探测到它“有形”的存在形式。所以,沉浸于物质观思维之中,其既属于一种思维错误,也属于科研中一种战略导向性错误。对此,那些迷信“西方科学文化”的学者们都不愿承认,因其意味着他们所一直尊奉的那座理论大厦的坍塌,于是便在文化和理论的守旧与创新问题上呈现出某种无声的对抗与博弈。

    3、暗物质与暗能量诞生于物质之先。既然搞清了“形而上与形而下”存在的区别,那就需要搞清楚它们两者诞生的先后次序问题。根据大爆炸理论探索中所反映的基本事实,暗物质与暗能量诞生于物质之先,而物质诞生于它们两者之后,并且受它们两者所左右,这也属于一个基本的事实,由此也就否定了西方那种“唯物(质)论”。所以在理论探究中,一定要将马恩的“唯物论”与西方哲学的“唯物论”区别开来,不可以将它们混为一谈。

    (二)宇宙学理论的基本轮廓

    根据以上所反映的基本事实,它也勾勒出了宇宙学理论的基本轮廓,解决了其理论大厦构建所需的“地基”与“支柱”问题:

    1、宇宙学“地基”的确定。所谓的宇宙学“地基”,指的就是我们所称的“宇宙观”或宇宙的本质问题,其属于对宇宙的基本认知和整个文明体系的底盘,由它来确定宇宙学理论大厦究竟是要建立在什么“地基”上的问题。

    这是个带有根本性的大是大非问题,我们的先祖将我国的宇宙学建立在了“气(能量)”基础上,而西方的先祖则将它们的宇宙学建立在了“上帝”基础上,由此便产生了中西方两种不同的文明与文化,并世世代代延续至今。

    根据大爆炸理论所反映宇宙诞生、存在和运动的基本事实,基本可以证实我们的先祖为建筑宇宙学大厦所夯实的“地基”是非常牢固的,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基本事实也有力证实,宇宙的本质既不属于“上帝”,也不属于“物质”,而是大爆炸“能量”,它经受住了历史的严格检验。

    大爆炸只能是能量的爆炸,没有能量便不可能发生爆炸,也不可能发生运动,所以,大爆炸事实的本身也在说明着宇宙的本质属于能量。

    对于宇宙学“地基”或底盘的追究,其意义并不仅限于此,它也涉及社会科学“地基”的追究,其所运用的方式方法是统一的,通过它才能夯实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并根除西方“上帝造人”那种异端邪说,所以它也属于中国特色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功。而如果这种“地基”不牢,由其所构建的整座建筑或理论体系就会属于“豆腐渣工程”,很容易坍塌。

    2、宇宙学理论两根支柱的确立。通过暗物质向暗能量不断转化的基本事实,说明它们两者属于一对矛盾,由它们共同推动着宇宙在不断膨胀,而宇宙的这种膨胀属于宇宙的绝对运动,由此,暗物质与暗能量的矛盾运动便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运动。而宇宙基本矛盾的确定相当于为宇宙学理论大厦立起了两根关键性支柱,这也属于对宇宙基本的认识论。

    3、宇宙学理论大厦存在着“形而上与形而下”两层基本结构。既然暗物质与暗能量都属于“形而上”的客观实在,那么宇宙的基本矛盾运动自然也就处于“形而上”状态之中,它是无形的,其与有形或可探测的物质运动便形成了“形而上与形而下”两层的基本结构。

    4、“形而上与形而下”属于理论研究的基本内容。既然宇宙的存在和运动存在着“形而上与形而下”之分,那么我们的理论研究也就必须要反映这种客观事实,它已经为我们的理论研究勾勒出了基本的轮廓,否则便属于“盲人瞎马”或“唯心论”。

    根据以上追究可以看出,我国古代的“阴阳五行”或《道器之学》理论体系,其基本架构非常合理并完整,科学性很强,所以,探究科学理论需要以我们的本土理论和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基本事实为依据,这是其基本的出路所在。

    通过以上追究也反映出,我们的中华理论属于以阐释“形而上学”为主,而阐释“形而下学”为辅的系统论,而西方的科学理论则属于“形而下学”。虽然西方的神学和哲学也属于“形而上学”,但它与我们的“形而上学”却存在着本质的不同,因为西方从没有搞懂过宇宙的本质,其神学和哲学属于滥竽充数的那种学问(没有它填补空位不行,但它又不能发挥任何作用,其仅仅属于一种人为吹起来的气泡而已),由此它们的科学理论可供借鉴的事实上也就只剩下了“形而下”之现象学。

    西方的“神学、哲学与科学”理论体系无论其如何能言善辩,也难以否定哈勃望远镜等所观测到宇宙膨胀这一基本事实,而这一事实等于“老实人说了句大实话”,将近现代以来神气活现的西方文明之“蟒袍”给掀了开来,使我们看清了其“形而上”中掩盖着的“龙身”究竟属于怎么回事,同时也再次佐证了我们中华本土理论始终屹立不倒并久负盛名的原因所在。

    由于以上事实对“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问题反映得非常真实而清楚,所以它为我们借此追究中西方理论体系所存在的问题并对其进行深入研究提供了基本的依据。

    (三)爱因斯坦研究“统一场论”缘何失败?

    近现代有关《大统一理论》的探索是由爱因斯坦挑头搞起来的,但其研究《统一场论》40年,耗尽了大半生心血也没能取得成功,而是以失败而告终。客观地讲,他既是位科学家,又是位理论家;既是位幸运的理论家,又是位悲情的理论家;既证实了“质能转换”理论,又没能跳出物质观;既促进了《宇宙大爆炸理论》的诞生,又没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宇宙学理论,因为他并没能意识到《宇宙大爆炸理论》的诞生会使人类对宇宙的认知跨入一个崭新的时代,它将为人类文明开辟一片新天地。

    爱因斯坦对于自己探索“统一场论”失败的原因,恐怕他自己也一直没能搞明白,而根据以上探究,通过我们的中华理论就能将其失败的原因梳理得清清楚楚。

    1、没能解决“形而上与形而下”和基本矛盾运动问题。大家知道,关于宇宙的绝对运动,爱因斯坦始终没能搞清楚,最终仍然将上帝理解为宇宙的“第一推动力(绝对运动)”。作为西方科学的巨匠和佼佼者,爱因斯坦的研究能够代表西方科学和理论研究的真实深度,通过其研究受阻情况说明,西方科学始终没能真正解决宇宙的本质或宇宙观问题,其科学最前沿也始终没能从宗教神学中解放出来,仍然与其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关联。

    由于西方科学没能解决绝对运动问题,说明其没能解决宇宙的基本矛盾运动,所以前文说“其基本矛盾之根就深深扎在了宗教神学的土壤之中”,其根本问题就发生在“形而上学”之中。

    2、其思维存在着三大顽疾。实事求是地讲,爱因斯坦探究“万有引力”问题,这属于物质科学将要突破的前夜(其视野在从物质内部向外延伸),但由于其深受物质观思维所束缚,仍没能迈出那可贵的一步,就连“万有引力”所形成的原因都没能搞清楚,致使其在“统一场论”面前败下阵来。

    大家都熟悉爱因斯坦的一句名言:【哲学可以被认为是全部科学之母】,说明其思维不但被宗教神学所束缚,而且也被哲学所束缚,这两条证据都很能说明其思维的局限范围。

    爱因斯坦的“统一场论”是要统一物理学所反映的“四种作用力”,但这“四种作用力”都是由物质发出的,它较宇宙基本矛盾所反映的绝对运动都浅着一个层次,然而爱因斯坦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将宇宙膨胀的斥力与由天体(物质)所发出的“万有引力”作为一对矛盾强行进行研究,形成了“拉郎配”或“乱点鸳鸯谱”的现象。

    通过以上证据都有力地说明,爱因斯坦的思维存在着三大顽疾:1)有神论,2)哲学,3)物质观,其深陷于这三大“泥潭”之中使他很难挣脱并自拔。而这三大“泥潭”也正是西方文明发展的桎梏,它不止是禁锢着爱因斯坦的思维,而且也禁锢着整个西方科学向前发展。由此也充分说明,西方的“神学、哲学与科学”无论如何也难以构成统一的系统论或理论体系,正如前文所述:【1)其神学反映“本质”,2)哲学反映“规律”,3)而科学则反映“现象”,并且“本质、规律与现象”在暗中仍然联系为一个整体,其神学与哲学属于“形而上学”,而其科学则属于“形而下学”。】西方这种既离心离德又血肉相连的“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理论体系,其怎能筑牢基本的“地基”或底盘?又怎能够立得起宇宙学两根关键性支柱?怎能产生通古知今的基本矛盾并将其捏合为一个整体?其“神学、哲学与科学”怎能不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否定?怎能统合为《大统一理论》?

    3、物理学“四种作用力”也值得质疑。自己虽然才疏学浅,但运用我们的“阴阳”思维对宇宙的存在和运动进行考察,认识到宇宙向外膨胀的斥力本身就与其自身所隐蔽着的引力联系在一起,否则宇宙就会一直存在着毫无约束的暴涨,其斥力和引力这一对基本矛盾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道理是一致的。

    这也就是说,根据宇宙存在与运动的实际,爱因斯坦研究“统一场论”的格局还是有些小器了。

    在膨胀的宇宙背景下,会发现“万有引力”实质属于各天体存在并发出的一种势能,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大天体向外辐射能量,而小天体则因为自身能量较弱而吸收能量,由此同一个天体,其相对于较大的天体会发出引力,而相对于较小的天体则会发出斥力。同时也会发现其“质量越大引力越大”定理与事实不符,比如我们的太阳每天都在向外辐射能量,其在太阳系中发出的属于一种斥力,并非引力(其引力是由其各行星发出的),因为“引力是吸力”,否则便与太阳向外辐射能量相矛盾。同时,也会发现地球与月球的斥力与引力问题以及质子与电子的电性都存在着令人质疑的矛盾。所以,将宇宙膨胀的斥力与引力作为物理学“四种作用力”的运动背景,会出现一些颠覆性的科学认知问题(这些问题在此不便细谈)。

    由此,若不将宇宙膨胀作为科学研究的基本运动或背景,不但难以统一物理学的“四种作用力”,更难以研究出“统一场论”或“大统一理论”。

    三、“形而上学”再次叩响《大统一理论》的门扉

    在前面之所以先列出宇宙的三大组分(暗能量、暗物质与物质),就是要运用事实说话,由它来审视我们的理论问题,这样可以直截了当,由此而省去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那种麻烦,同时也为审理并整合中西方科学理论提供了事实依据。

    (一)中西方自然科学与理论相结合的基本框架

    关于中西方科学与理论怎样结合的问题,其实我国古代《周易·系辞上》中那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首先需要将“道与器”的区别与相互关系搞清楚。而运用我们中国的“形而上与形而下”或“道与器”的相互区别与联系再去审视中西方理论,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便利,不但会将它们区分得更加清楚,而且会为它们的相互结合提供基本的理论框架。

    通过前文和以上探讨已经充分证明,我们中国古代科学理论属于本质论,其阐释以“道”为主,而以“器”为辅,如《易经》、《气一元论》、儒学等的主体内容基本都体现着这一特色,而西方科学理论则属于现象学,即中华语境中之“器”,将其在我们中华理论体系中摆正了其相应的位置,然后使它们各安其位便是了。

    相比较而言,我们中华医药学所奉行的《气一元论》是较为完整的,它属于中华系统论一个很好的载体,其不但贯通着宇宙学,还贯通着生物学(生命科学)和社会科学,属于我们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一个有力抓手,同时也有利于发动我国中医药学的集体力量进行攻关,它是古今中外唯一能够成系统的统一理论。在中医药学理论架构中,其既包括基础理论又包括应用理论,同时在应用理论中还包括“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关系问题,所以我们就以中西方医药学理论为例,通过一个表格将其科学理论的不同与相通之处列出来供大家参考。

    表1  中西方(医药学)理论概况对照表

    宇宙观(形而上)基本矛盾(形而上)特殊矛盾(形而上+形而下)

    中(医药)学气(本质为能量)阴气与阳气(正负能)阴阳+五行运动多种病症(器)

    西(医药)学上帝(本质为神)哲学(抽象出规律)科学(现象学,即“器”)

    特注:1)这样,中医药可以补充大量的病例供分类所用,而西医一些病因可形成“形而上”特殊矛盾与五行相结合。至于体内的能量运动如何“归经”的问题,自己没有深入学习并研究到那一步,需要中医药专业人士予以解决,这对他们来说并非难事。 同时应注意,“中(医药)学”中没有那种抽象“哲学规律”的存在,而是“形而上”之“矛盾”运动,其本身已经包含着规律。 2)中西医学的相互结合,是根据“形而上与形而下”对其现有状况(未区分无机与有机)所做出的一种思考,随着能量科学和微生物学等的不断发展,它还会发生一些必要的调整与变化。 3)中西方自然科学的相融相通问题,基本与医学同理,对“医药学”加括号意在于此。 4)通过列表和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基本事实看得很清楚,西方科学和医学的问题恰恰在于其“形而上学”层面存在着严重错误,它们的根子仍然隶属于宗教神学,其如不改弦更张实行彻底的革命,那将永无出路。

    根据列表能够看出,虽然理论属于文明与文化的高度凝练和概括,但其中的那颗明珠则属于宇宙观,它属于理论核心中的核心,内核中的内核,西方的“神学、哲学与科学”难以统一并形成“大统一理论”的关键就在于其没能找到其基础理论中这颗明珠或内核,其科学理论界至今都没能摆脱宗教神学束缚的根本原因正在于此,由此可看出宇宙观这一问题的重要性。

    通过列表也反映出,我们传统理论中有关“器”的部分不如西方科学充实,需要对其予以消化吸收并补充完善。如果它们两者能够结合得好,便会呈现出:器在道中,道也在器中,从而达到毛泽东所说【共性寓于个性之中】那种境界。

    这属于我们中华本质学与西方现象学(道与器)在目前阶段怎样结合的一种思路,等科学界将有机界能量运动理清后,生物学基础理论会做出大幅度调整,体内的“气(能量)”运动将会以阐释生物能运动为主(近现代科学有机界与无机界能量运动仍然有些不予区分),中医药学基础理论也会发生相应的调整(目前难以做到),由此也可以为那些研究“中华之道”的人士做些参考。如有不同意见,我们可以相互交流共同提高。

    (二)中西方社会科学与理论相结合的基本框架

    事实上,目前科学界与哲学界都在“形而上学(即暗物质与暗能量)”领域寻找出路,我们本土理论研究的出路更是聚焦于此。同样,社会科学也存在着其“形而上与形而下”之理论区别。

    上面说过,宇宙观属于自然科学理论的核心,而在社会科学领域,其核心中的核心与内核中的内核便属于人类的基本属性,即人性或人类观,它属于社会科学理论体系的“地基”或底盘,其也属于一种“形而上”之存在。只要真实并正确地解决了这一问题,西方社会科学中的“神学、哲学与科学”自然也就能够与我们中华理论一样统合在一起,从而形成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或系统论。

    1、中西方社会科学理论对照表。由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理论的基本架构和思维以及“形而上与形而下”原理相通,所以我们直接通过表格对其说明如下,这样既简洁又直观,会省却许多繁琐论证。

    表2  中西方社会科学理论对照表

    人类观(形而上)基本矛盾(形而上)特殊矛盾(形而上+形而下)

    中国社会科学劳动造人(性质)人性与动物性 (劳动与寄生)基本矛盾+ 特殊矛盾运动多种现象(器)

    西方社会科学上帝造人(性质)人性=动物性 (丛林法则)社会科学(现象学,即“器”)

    特注:1)“中国社会科学”实质就是由中华本根论顺序运动思维和儒道释人文科学的“形而上学”原理,结合马恩人类起源论和“唯物史观”而生成的理论体系,它们互为基础,相互取长补短,并相互补充完善。而“阶级斗争”学说则属于“特殊矛盾”范畴。 2)“中国社会科学”中事实上已包含“西方社会科学”,它在基本矛盾中属于以“动物性(寄生)”意识形态为主的那一根脉,下面“西方社会科学”所列基本内容属于对其的全盘概述,其不但“人性与动物性”未分,而且更无基本与特殊矛盾之别,完全是遵循“丛林法则”一锅乱炖。

    通过这一对照表,不但将中西方社会科学理论的性质梳理清楚了,也更加将我们的中华社会科学系统论梳理清楚了,其事实上也属于社会科学的一种《大统一理论》。伴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人们会进一步看清楚这些问题,比如通过新冠肺炎战疫,它既能够反映出我们中医药学的系统科学性,也能够反映出我们社会科学的系统科学性,其对于重新认知我们的中华文明与文化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在世界各国政要对我国的普遍好评中,它并不仅仅属于处置疫情果决高效并充满人性为世界各国提供帮助的问题,而是也暗含着对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治理的广泛赞誉。

    为了减轻文明冲突与隔阂,在对本文的修改中一直在尽量避免对其它文明(尤其对于西方文明)过于评头论足,但最近几天曾读到有学者发文列举出亚当·斯密的《富国论》等用以说明西方人如何有文化,据推测其也许是看到自己前文中曾说到西方人没文化问题而发,但请其参考一下表格中“西方社会科学”栏目所列基本内容,可明确看出西方文明的“地基”何在,这是其无法否认的基本事实。既然其文明“地基”属于虚妄,由其所衍生的文化枝叶哪能会属于正论?这可由大家自己得出结论。

    2、表格内容补充说明。我们传统的社会科学属于世俗的人文科学,其创建2000多年来一直长盛不衰,直到现在依然深受我们国人所推崇,其本身就说明其主题内容属于上面所说中国的“形而上学”范畴。由于其它各国都或多或少地崇信宗教神学,所以也就都存在着世俗人文科学这一理论空当,所以我们的人文科学事实上属于世俗文明中一家“独门老店”,其在世界文明史上显得殊为珍贵。

    庆幸的是,马克思主义也属于世俗科学,其唯物史观和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由我国的顺序运动逻辑予以整编后,它们三者结合便构成了崭新的人类进化论,这也属于世界文明宝库中殊为珍贵的一大至宝。

    然而如果不运用我们的中华思维对我国的人文科学与马恩学说予以整编,它们都各自有所欠缺,前者缺失改造自然进行劳动生产的经济学内容,而后者则在人文科学方面显得内容有些薄弱(“阶级”说不属于“形而上”之本质学),只有将它们两者结合在一起才能互相补充完善,使其成为一门即包括人文科学又包括经济学的社会科学系统论。而在这个社会科学系统论中,它既包含着“形而上”的基本矛盾运动,也包含着“形而下”的特殊矛盾运动,其事实上就属于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也就是我党目前正组织攻关的《哲学社会科学》(个人认为它们同义)。

    这种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的基本原理,如同我们的中医药学一样,主谈“形而上”之“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其中的“人性与动物性”属于人文科学基本矛盾,而“劳动(性)与寄生(性)”则属于经济学基本矛盾(流通属于“特殊矛盾”范畴),它们两者又可以互为联系并相互贯通。记得在前面哪篇文稿中曾说过,“纵也阴阳,横也阴阳”,其原理是一样的,即便在对特殊矛盾的阐述中,它也谈的是各种社会现象相互之间“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的矛盾运动,在其基础上才能将各种“形而下”的具体运动现象联系并直观地反映出来。通过这一介绍就基本能够将中西方社会科学相融相通的途径问题说清楚了,其虽然看起来有些繁琐,但只要掌握了其基本的方式方法,运用起来会非常地得心应手,老百姓都能够运用自如,比如看到某种社会行为,人们便会很自觉地将其分别归类于“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一些模糊空间或“灰色地带”也会明确起来,大家会很自觉地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并鞭挞邪恶。就拿一些贪腐现象来讲,有些人可能会自以为那是其个人的一种本事,但只要掌握了社会科学系统论的思维方式,人们便会很自然地将这种现象归类于“动物性(寄生)”,从而使得其在模糊空间或“灰色地带”中也无所遁形。

    四、理论探索小结

    通过一系列探索,最终总算与我们古老文明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那句经典的理论阐释有些对上头了,由此需要将它们进一步对接起来,这样更便于那些探讨中华文化的人士予以参考,也有利于大家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所以也需要在此对前文中一系列探索做个小结。

    (一)我国理论研究曾经的泥泞

    近现代以来,我们的中华民族命途多舛,饱受欺辱。在世界文明舞台上,由于“妖魔鬼怪舞翩跹”,我们的中华文明与文化也一直低声下气,不敢大声。

    自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我国无论在政治、经济、军事和科技等领域都取得了长足发展,唯独我们的文化软实力还有些疲软。而文化软实力疲软与我们本土理论研究存在着直接的关系,原因如下:

    1、本土理论研究在泥泞中跋涉。总体来讲,虽然理论能够指导实践,但它是建立在科学发展基础上的,而由于我们没能将近现代科学发展成果及时地补充进我们的理论体系中来,致使其基本处于停步不前的状态,从而使我们的本土理论难以与时代同步发展。

    通过回顾历史可以看出,我国传统理论的构建就是以对自然的观察与系统分析综合为基本依据的,它代表着古人对宇宙自然的基本认知,其既存在着合理成分,也存在着非合理成分,精华与糟粕交织,组成了一个非常稳固的“阴阳五行(八卦)”理论体系。

    一个理论体系一旦成型,后人便很难更改,再加上许多名人为其著书立说,便使其固化下来,从而形成相应的文明与文化,并形成历史的惯性。大家不要笑话西方难以摆脱宗教神学的束缚,任何社会对宇宙自然的基本认知一旦定型,要是没有硬核的新证据出现,其都会沿着历史的惯性向前滑行,我国对“阴阳五行(八卦)”的崇奉依然如此。

    我们中华文明和理论的亮点在于“形而上”之“道”,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已基本证实了它的正确性。然而正是由于这种特色,我国一些文人雅士便侧重于这一点将其发展成了“玄学”,从而忽视了对“形而下”之“器”应用科学的研究与发展,致使后来的科学技术发展出现了滞后。

    从宏观方面讲,我们传统理论对“道与器”或“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基本划分是合理的,但由于科技发展的局限,将“形而下”之“器”以“五行(八卦)”予以阐释则是非合理的(有些人将其搞成占卜算命在此就不列举了),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我们应该承认这个事实。所以,我们的理论研究在坚持传统理论合理成分基础上,应该加强对西方物质科学的消化吸收并将其融合进我们中华文明体系中来,这属于目前理论研究的一个基本课题。

    然而纵观我国近现代以来的理论研究,则完全抛弃了我们的中华之“道”或传统理论基本框架,而是转向了西方理论范式,将西方理论基本框架(神学、哲学与科学)和概念作为自己的“如来佛”供奉起来进行研究,也将我们的中国故事(甚至历史)运用西方话语予以阐述,这样最终无论如何也跳不出其“手掌心”,难以摆脱西学的阴影,从而难以形成我们自己的特色理论和话语体系,这也属于一种基本的事实。

    在理论和文化研究方面,十八大以来一直在努力扭转方向,我们党从政治高度推行中国特色研究,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基本将那股强劲的西风给刹住了,我们的国学又重新兴盛了起来。然而理论探索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其转变属于一项系统工程,具有一定的难度,所以在探索中可能一下难以达到上层的期望和要求,很难一步到位,由此在上面的“表1”中并没有对“五行”过多地说三道四,而是根据中医药学历史的惯性和目前人类健康的急需,先这样在应用中顺势而为,等以后科学发展条件成熟后再行调整。这虽然属于一种权宜之计,但其有助于尽快恢复我们的文化自信,并使大家充分认识到我们本土理论的优势所在,从而以此为基础结合近现代科学进行系统性探究。

    2、近现代西风强劲也属于事实。不管愿意承认与否,近现代以来由于西方科技发达,在文化方面也西风劲吹,这属于一个基本的事实。所以我国也曾出现过西风气候属于一种客观现象,应历史地看待这一问题。

    然而近现代由于西风强劲,在我国内部对西学也出现 “跪惯了”的一族,它们习惯于尊奉西学照本宣科“之乎者也”,并且高声大嗓,充斥文化空间,导致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难以翻身,并将其导向了西方化的邪路。幸亏中共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从十八大以来一直在强调文化自信问题,扭转了我国文化向西方滑行的趋势,并组织我国对中国特色本土理论进行研究,使我们的国学研究又重新热了起来。在高层的引领和力推下,我们东风的“风暴眼”目前也正在渐渐形成之中,“东风与西风”正在展开一场文明的真正较量。

    (二)本土理论研究的尝试

    通过以上我国文化软实力有所疲软的两种原因,反映出问题仍然主要出在我们内部,明显与我们本土理论挖掘不深和研究不足存在着很大的关系。

    我们的中华文明和理论是个伟大的宝库,其蕴藏着无数的珍宝,到目前为止,曾尝试着对其从多个角度进行了深入挖掘,从中挖掘出了本根论(宇宙观)能量运动原理、数学原理、经纬学(纲与目)或纵横运动原理、“0→历史→现在”或四维运动时空、顺序运动逻辑与思维、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等,本文又进一步证实了其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原理,将我们的本土理论体系和思维进一步明确了出来,并将近现代科学大体消化吸收了进来,从而在原有基础上形成了科学界所翘首以盼的那种宇宙系统论或《大统一理论》。

    而运用我们的本土理论体系和思维考察并深挖马克思主义原理,并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了我们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人类进化论或社会科学系统论,并使其与我国的人文科学相结合,从而挖掘出了人类观、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以及人类社会的两种意识形态等,不但将其与西方理论和思维划清了界限,也推动马克思主义原理进一步本土化,使其与我们的中华文明、文化和理论融为一体。

    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既是统一的,又是相互独立的,它们分别存在着(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与社会科学系统论,而在这两大系统论中存在着两颗明珠:1)宇宙观(能量),2)人类观(劳动),前者早已存在于我国的古老理论之中,从而由《易经》和《道德经》等发展为《气一元论》,而后者则是由马恩所摘取,但由其形成系统论则是由我们的中华理论与思维所为,从而由我国培育发展使其成长为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由此我们可以毫不谦虚地讲,这两大系统论或两个《大统一理论》都属于我们中华文明所有,都属于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系列,为此我们应该具有高度的文化自信与自豪。

    由于自己没能接受过系统教育培训,才疏学浅,在学习、考察与挖掘的过程中,有些概念是前后矛盾的,比如“哲学”,自己开始也没有意识到它与我们的中华理论和思维相矛盾的问题,随着学习与考察的深入以及与一些学者的深入探讨,经反复思考与证实,才发觉它们之间的深刻矛盾,所以在后面的文稿中也在不断地矫正原来的一些认识错误,尽力消除由其所造成的一些不良影响。

    在此再次声明一下,在学习与探索中所取得的一些进展,属于在中共的文化自信和中华文明伟大复兴引领下,自己与众网友共同努力所取得的结果。尤其是草根网那些网友,在许多网文和网络讨论中互相交流,有攻有守(包括他们相互之间的一些讨论),使自己从中汲取了许多营养,更推动有些议题步步深入,将理论中的一些模糊问题逐渐明确了出来。比如本文中的两个表格,就是在与某网友探讨哲学问题过程中想到了“形而上学”概念,继而又想到了中西方这一概念的不同,并想起了我国那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我们先人这句话概括得太经典了,由它阐释(宇宙)自然与社会科学两大系统论令人茅塞顿开,不但通过“形而上学”将中西方理论根脉梳理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根据其“道与器”的关系将它们两者怎样相互结合的问题给出了更加明确的方式方法,既简洁又明快,能够使人一目了然。

    通过多角度多方面深挖中华系统论原理充分说明,我们中华的《道器之学》由于其理论结构既包括“形而上学”又包括“形而下学”,其属于古今中外唯一能够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的科学理论体系,在充分消化吸收世界近现代科学成果后,它不但凝聚着我们古老的中华智慧,而且能够汇集世界最现代化文明成果,同时也为科学的继续发展留有空间,充分体现着我们中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气魄和胸怀,由此它属于最古老又最现代化的《大统一理论》,也为我们的中华文明走向未来铺平了道路。

    顺着我们古老文明的现代化之路一路走来,在充分消化吸收外来文明的过程中,它将西方最进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经充分消化后也吸收了进来,从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同时也进一步激活了我们古老的人文科学,而且与其共同衍生出了社会科学系统论或人类《大统一理论》,由此而形成了我们中华文明现代化最大的另一个亮点,这也属于其一项重要内容。

    在文化自信和理论探索的道路上,只有上下同心才能走得通走得远,虽然探索中所运用的方式方法不按常规并有些出格,但一直都在自觉地接受中共的指导,并沿着中共所指引的方向在前进,始终与其保持着一致,它也属于我们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一个组成部分,对增强我们的文化软实力贡献着一份力量。相信在我们的文化软实力得以提升并增强后,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将展开双翅奋飞翱翔,并为促进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挥出积极的作用。

    对于本文的一些观点,希望能继续得到众网友的指点与帮助,如有不妥之处,更希望大家能够给予批评指正。

    中华《道器之学》与世界期盼的《大统一理论》(修改稿)

    在对自然与人类社会追根究底的过程中,曾反复探讨了中华理论的本根论、顺序运动逻辑与思维、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中西方“矛盾”概念辨析等,后来又涉及到了中西方的“形而上学”概念,由此也涉及到了我国传统理论中那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这也就是我国《道器之学》的由来,其实质仍然属于我国传统理论的“阴阳五行(八卦)”,只不过其属于另一种表达而已。

    然而《道器之学》这种表达则更能突出我们中华理论的诸多特点:1)古今中外能够与“大爆炸”事实相符的理论体系,唯有我们中华系统论一家,它也是唯一能够成系统的统一理论;2)理顺了“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基本关系,便于与西方哲学的“形而上学”概念相比较,并搞清楚它们相互之间的区别;3)其更具说服力,更能够展示我们本土理论的基本结构,提醒许多研究中那种“道与器”不加区分“乱炖”一气的通病;4)便于借西方哲学的“本质与现象”概念阐述我们自己的中华理论,更易于将我国传统科学之“气(能量)”与西方科学之物质的相互关系进行系统性梳理,有利于其相互结合,从而推动我们古老理论的现代化,并助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早日实现。

    正值世界政治、经济、军事“大变局”之际,一轮世界文明“大变局”也悄然而至,先进与落后,进步与反动,文明与野蛮也正处于激烈交锋的特殊时期,同时各种文明也在交流互鉴基础上走向科学认同,人类历史将要翻开新的篇章。而在这轮新旧文明交替的过程中,怎样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将现代科学消化吸收进我们中华文明体系中来,其不但事关中西方文明相融相通的基本框架,而且也事关怎样形成《大统一理论》,从而促进世界多种文明通过科学形成共同认知,由此而推动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

    在“道与器”的基本关系中,首先需要为我国的“形而上学”之“道”平反昭雪,唯有如此,才能将我们中华文明这盘大棋走通走活,并与《大爆炸理论》相互对照,从而使其焕发出新的青春。

    一、“形而上学”与我国的《道器之学》

    上面已经反映出来了,我国的“形而上学”与传统的《道器之学》不可分割,它们本身就属于一个整体,其体现着我们的“中华之道”。而作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其构成要素显然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否定了“形而上学”,也就等于否定了我们的“中华之道”,从而否定了我国的《易经》、《道德经》和《气一元论》等,相当于从根本上否定了我们的国学。所以,这个问题事关重大,需要引起高度重视,也需要予以深度追究。

    总体而言,《大统一理论》所揭示的属于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诞生、存在与运动的基本原理,也就是我们古人所说的“天道”与“人道”,这属于对自然和人类的基本认知或文明问题,而“顺天道和人道而为”则属于文化,它贯穿于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之中,所以,对于文明与理论的研究也就带有很强的政治性。尤其在近现代,由于中西方文明产生了冲突,并且越来越激烈,所以对文明与理论的研究,其政治色彩则更为浓重。

    (一)中国的 “形而上学”概念曾不幸躺枪

    对于“形而上学”问题,中西方先贤都曾给予了高度重视,所不同的是,我们中国的先贤早已确定了宇宙的“本质或本原”属于“气(能量)”,而西方则始终没能解决这一根本性问题,于是便通过“抽象”来填充这一理论空当(其上帝事实上也属于抽象的产物,只是与哲学称谓不同而已),由此按照西方哲学的说法,便出现了“唯物与唯心”的根本性区别(事实上其“唯物论”的本来含义就是“唯物质论”,其具有对神学造反的意味)。然而令人遗憾地是,西方哲学由于物理学的兴起而导致进一步围绕着“形而下”之“物质”兜开了圈子,致使其原初的“形而上学”研究渐趋式微。但由于其哲学是建立在“抽象”基础上,所以其也一直没能处理好这一问题,于是乎便“神学、哲学与科学”三足鼎立,在西方构成了一套松散而又奇葩的理论体系。

    对于宇宙的“本质或本原”问题,前苏联一些理论家们照样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在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译介中,为了安插进其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便对“形而上学”进行了批判,由此将这一概念也给彻底变味了,请看以下百度百科的资料介绍:

    【形而上学 指对世界本质的研究,即研究一切存在者,一切现象(尤其指抽象概念)的原因及本源。最早由亚里士多德所构建,称其为“第一哲学”、“第一科学”。于苏联教育体系中被引申为“孤立的、片面的、静止的思维方式”,被认为是与辩证法相对立的。】这一资料介绍说明,西方哲学中原本是包含着“形而上学”的,而通过下面的列表也可以看出,西方哲学与其神学的“形而上学”性质是一样的,只不过其是向科学所反映的现象靠拢了一些而已。

    有关西方的哲学问题,还是英国哲学家罗素的概括较为符合实际,【哲学,就我对这个词的理解来说,乃是某种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东西。它和神学一样,包含着人类对于那些迄今仍为科学知识所不能肯定之事物的思考;它又像科学一样是诉之于人类的理性而不是诉之于权威的,不论是传统的权威还是启示的权威。一切确切的知识(罗素认为)都属于科学;一切涉及超乎确切知识之外的教条都属于神学。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还有一片受到双方攻击的无人之域,这片无人之域就是哲学。---百度百科词条】。就连西方著名哲学家都知道其哲学的局限性,而经前苏联“哲学家”们篡改后的所谓“哲学”却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要包打天下,并解释一切,那岂不是比西方还要西方?

    通过以上资料介绍就基本能够看出,前苏联一些“哲学家”们曾对马克思主义原理进行了篡改,而我国的教科书也就不假辨析趸来跟着“照本宣科”,并对我国学术理论界产生了连锁反应,导致我国的文化也出现了西化现象。

    (二)“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不应互相否定

    “形而上学”概念在我们中国也被称为“玄学”,其源出于《老子》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我国古代的《老子》、《庄子》、《周易》被称为“三玄”,其涵盖着我国古代的主要理论与学术思想。但这样概括是不够全面的,因其突出了“道”而忽略了“器”,容易跑偏,所以还是应该遵循“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阐释的《道器之学》予以理解较为妥帖,这样才能全面反映我国古代的科学理论与学术思想。

    通过“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阐释,它便将中西方对“形而上学”概念理解与阐释的不同突出出来了,我们中华语境中的“形而上学”指的是“气(能量)”的存在和运动,而西方的“形而上学”则指的是“上帝”或“概念”的指手画脚,所以,中西方的“形而上学”概念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根据中国的《道器之学》原理,显然“形而上学”居于“形而下学”之上,它属于“形而下学”的基础(即基础理论)。经考察证实,“形而上学”的确属于研究“存在与认知”的一门综合性很强的学问,它更能体现出我们本土理论的特色,对研究《大统一理论》也更具有提纲挈领的作用。

    按照我国《道器之学》的原理,“道与器”应该分别类同于现代的“能量运动(本质学)”与“物质运动(现象学)”,其典型代表就属于我国古代的《气一元论》与西方现代的《物理学》。根据现代科学反映,“能量运动”与“物质运动”都属于客观存在,它们分别属于“形而上与形而下”两个不同的层面,不能以“形而上学”否定“形而下学”,更不能以“形而下学”否定“形而上学”,只有它们两者相互结合才能够全面而正确地认知并反映自然。

    然而多年来,由于我国学术理论界深受西方哲学的“唯物(质)论”所影响,早已将“形而上学”批倒批臭了,而在这里,我们不去从西方哲学角度谈论其是与非,而是根据近现代科学发展所反映的基本事实,搞清楚它究竟是否属于一种客观存在。

    (三)通过事实说话

    大家知道,随着近现代科学的发展,科学界产生了《宇宙大爆炸理论》,根据科学探测所证实,宇宙中共存在着三种基本组分:1)暗能量68%,2)暗物质27%,3)(有形或可见)物质4-5%,这些数据基本得到了科学界的公认。

    在以上三大宇宙组分中,只有4-5%的物质(有科学家认为其只占1-2%)是有形并可探测的,其它两种(暗能量和暗物质)是不可见并探测不到的,这也属于目前科学界所不得不予以认可的一种基本事实。

    根据以上所述事实,再回顾一下我国学术理论界曾跟着西方哲学起舞批判“形而上学”的严重后果,原来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它把我们本土理论中的“形而上学”概念也给连累了,由此进一步连累并阻碍着对我国《易经》、《道德经》和《气一元论》等的深入研究,将我国这一优势学科给打入了死牢,为此,我们不得不为这一重大历史错案查清真相,还历史与事实一个公道。

    运用事实说话,这是理论研究的基本原则。而宇宙大爆炸所反映基本事实的历史作用已充分展现出来了,它将西方理论掀了个底朝天,其“神学、哲学与科学”三足鼎立的理论体系和其它的歪理邪说都被统统送进了坟墓。

    通过正视近现代科学发展的基本事实,我们古老的“形而上学”理论便能够得以平反昭雪,并在消化吸收近现代科学成果基础上进一步获取了充足的滋养,从而使我们这一传统优势学科得以满血复活。由此,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便在经历近现代历史的磨难后,在其复活与新生中也得到了历史的丰厚馈赠,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由其孕育出了既相互联系又相互独立并且完全配套的两大理论体系,即:宇宙《大统一理论》和人类《大统一理论》(马克思主义本土化产物),它们不但会重新建立我国的理论话语权并增强我们的文化软实力,而且会在科学大革命与人类文明进步中发挥引领和促进作用。

    二、宇宙的基本轮廓与理论审核

    严格来讲,科学理论就是对自然和人类的基本认知,其主要反映其筋骨问题,而这种认知的不同,则反映着文明与文化性质的不同,所以,理论也就属于文明与文化的高度凝练和概括。正因为如此,也就更需要深入探究理论问题。

    虽然我国目前理论研究的重点集中于社会科学,但它是以自然科学为基础的,所以对宇宙学的研究属于其一项基础性课题,并且这也属于近现代世界科学界的一大热门学科。

    人类对于宇宙的探索从来就没有停歇,随着科学的发展,近现代由爱因斯坦带头又掀起了一轮研究宇宙《大统一理论》新的热潮。根据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基本事实,人类在探索中又有一些新的发现,从而将对宇宙的认知推进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下面对宇宙基本轮廓的重新认知和理论的重新审核,实质上也是为我们传统的“形而上学”理论平反昭雪的一个过程。

    (一)宇宙的基本轮廓

    根据上面所述宇宙探索中所反映的基本事实和科学界所给出的数据,便反映出了宇宙存在和运动的一个基本轮廓:

    1、“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区分属于客观事实。95%以上的宇宙组分属于“无形并不可见”的一种客观存在,而其只有4-5%的物质才属于“有形并可见”的,由此就证实了宇宙的基本组分的确存在着“形而上与形而下”之分。

    注意:这里的“形而上”指的是无形的那种客观实在,其并非虚无,更不属于西方那种由人为“抽象”而漂浮于客观实在之上的概念或上帝,这属于中西方两种“形而上学”概念的本质区别。

    2、暗物质与暗能量的本质应该相同。根据“暗能量(百度百科)”词条介绍中所说,【新的一项研究发现,一部分暗物质正在消失,而导致他们消失的原因则是暗能量】,反映出暗物质与暗能量本质相同,前者一直在向后者不断转化,说明它们两者的本质事实上都属于能量,只是其密度不同而已,其属于高密度能量在向低密度转化或“稀释”。

    实质上,暗物质与暗能量一直在共同推动着宇宙向外膨胀,宇宙时空(即“天”)就是由它们两者所共同推动而从无到有并由小变大的杰作。

    这一问题使我们豁然开朗,同时它也反映出一个严肃的根本性问题,即目前科学界流行物质观思维,一直在探索“暗物质粒子”和“引力子”的存在,但也一直都劳而无功,因为事实已经证明,暗物质与暗能量属于一种无形的存在,它并不是有形的,不可能探测到它“有形”的存在形式。所以,沉浸于物质观思维之中,其既属于一种思维错误,也属于科研中一种战略导向性错误。对此,那些迷信“西方科学文化”的学者们都不愿承认,因其意味着他们所一直尊奉的那座理论大厦的坍塌,于是便在文化和理论的守旧与创新问题上呈现出某种无声的对抗与博弈。

    3、暗物质与暗能量诞生于物质之先。既然搞清了“形而上与形而下”存在的区别,那就需要搞清楚它们两者诞生的先后次序问题。根据大爆炸理论探索中所反映的基本事实,暗物质与暗能量诞生于物质之先,而物质诞生于它们两者之后,并且受它们两者所左右,这也属于一个基本的事实,由此也就否定了西方那种“唯物(质)论”。所以在理论探究中,一定要将马恩的“唯物论”与西方哲学的“唯物论”区别开来,不可以将它们混为一谈。

    (二)宇宙学理论的基本轮廓

    根据以上所反映的基本事实,它也勾勒出了宇宙学理论的基本轮廓,解决了其理论大厦构建所需的“地基”与“支柱”问题:

    1、宇宙学“地基”的确定。所谓的宇宙学“地基”,指的就是我们所称的“宇宙观”或宇宙的本质问题,其属于对宇宙的基本认知和整个文明体系的底盘,由它来确定宇宙学理论大厦究竟是要建立在什么“地基”上的问题。

    这是个带有根本性的大是大非问题,我们的先祖将我国的宇宙学建立在了“气(能量)”基础上,而西方的先祖则将它们的宇宙学建立在了“上帝”基础上,由此便产生了中西方两种不同的文明与文化,并世世代代延续至今。

    根据大爆炸理论所反映宇宙诞生、存在和运动的基本事实,基本可以证实我们的先祖为建筑宇宙学大厦所夯实的“地基”是非常牢固的,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基本事实也有力证实,宇宙的本质既不属于“上帝”,也不属于“物质”,而是大爆炸“能量”,它经受住了历史的严格检验。

    大爆炸只能是能量的爆炸,没有能量便不可能发生爆炸,也不可能发生运动,所以,大爆炸事实的本身也在说明着宇宙的本质属于能量。

    对于宇宙学“地基”或底盘的追究,其意义并不仅限于此,它也涉及社会科学“地基”的追究,其所运用的方式方法是统一的,通过它才能夯实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并根除西方“上帝造人”那种异端邪说,所以它也属于中国特色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功。而如果这种“地基”不牢,由其所构建的整座建筑或理论体系就会属于“豆腐渣工程”,很容易坍塌。

    2、宇宙学理论两根支柱的确立。通过暗物质向暗能量不断转化的基本事实,说明它们两者属于一对矛盾,由它们共同推动着宇宙在不断膨胀,而宇宙的这种膨胀属于宇宙的绝对运动,由此,暗物质与暗能量的矛盾运动便属于宇宙的基本矛盾运动。而宇宙基本矛盾的确定相当于为宇宙学理论大厦立起了两根关键性支柱,这也属于对宇宙基本的认识论。

    3、宇宙学理论大厦存在着“形而上与形而下”两层基本结构。既然暗物质与暗能量都属于“形而上”的客观实在,那么宇宙的基本矛盾运动自然也就处于“形而上”状态之中,它是无形的,其与有形或可探测的物质运动便形成了“形而上与形而下”两层的基本结构。

    4、“形而上与形而下”属于理论研究的基本内容。既然宇宙的存在和运动存在着“形而上与形而下”之分,那么我们的理论研究也就必须要反映这种客观事实,它已经为我们的理论研究勾勒出了基本的轮廓,否则便属于“盲人瞎马”或“唯心论”。

    根据以上追究可以看出,我国古代的“阴阳五行”或《道器之学》理论体系,其基本架构非常合理并完整,科学性很强,所以,探究科学理论需要以我们的本土理论和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基本事实为依据,这是其基本的出路所在。

    通过以上追究也反映出,我们的中华理论属于以阐释“形而上学”为主,而阐释“形而下学”为辅的系统论,而西方的科学理论则属于“形而下学”。虽然西方的神学和哲学也属于“形而上学”,但它与我们的“形而上学”却存在着本质的不同,因为西方从没有搞懂过宇宙的本质,其神学和哲学属于滥竽充数的那种学问(没有它填补空位不行,但它又不能发挥任何作用,其仅仅属于一种人为吹起来的气泡而已),由此它们的科学理论可供借鉴的事实上也就只剩下了“形而下”之现象学。

    西方的“神学、哲学与科学”理论体系无论其如何能言善辩,也难以否定哈勃望远镜等所观测到宇宙膨胀这一基本事实,而这一事实等于“老实人说了句大实话”,将近现代以来神气活现的西方文明之“蟒袍”给掀了开来,使我们看清了其“形而上”中掩盖着的“龙身”究竟属于怎么回事,同时也再次佐证了我们中华本土理论始终屹立不倒并久负盛名的原因所在。

    由于以上事实对“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问题反映得非常真实而清楚,所以它为我们借此追究中西方理论体系所存在的问题并对其进行深入研究提供了基本的依据。

    (三)爱因斯坦研究“统一场论”缘何失败?

    近现代有关《大统一理论》的探索是由爱因斯坦挑头搞起来的,但其研究《统一场论》40年,耗尽了大半生心血也没能取得成功,而是以失败而告终。客观地讲,他既是位科学家,又是位理论家;既是位幸运的理论家,又是位悲情的理论家;既证实了“质能转换”理论,又没能跳出物质观;既促进了《宇宙大爆炸理论》的诞生,又没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宇宙学理论,因为他并没能意识到《宇宙大爆炸理论》的诞生会使人类对宇宙的认知跨入一个崭新的时代,它将为人类文明开辟一片新天地。

    爱因斯坦对于自己探索“统一场论”失败的原因,恐怕他自己也一直没能搞明白,而根据以上探究,通过我们的中华理论就能将其失败的原因梳理得清清楚楚。

    1、没能解决“形而上与形而下”和基本矛盾运动问题。大家知道,关于宇宙的绝对运动,爱因斯坦始终没能搞清楚,最终仍然将上帝理解为宇宙的“第一推动力(绝对运动)”。作为西方科学的巨匠和佼佼者,爱因斯坦的研究能够代表西方科学和理论研究的真实深度,通过其研究受阻情况说明,西方科学始终没能真正解决宇宙的本质或宇宙观问题,其科学最前沿也始终没能从宗教神学中解放出来,仍然与其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关联。

    由于西方科学没能解决绝对运动问题,说明其没能解决宇宙的基本矛盾运动,所以前文说“其基本矛盾之根就深深扎在了宗教神学的土壤之中”,其根本问题就发生在“形而上学”之中。

    2、其思维存在着三大顽疾。实事求是地讲,爱因斯坦探究“万有引力”问题,这属于物质科学将要突破的前夜(其视野在从物质内部向外延伸),但由于其深受物质观思维所束缚,仍没能迈出那可贵的一步,就连“万有引力”所形成的原因都没能搞清楚,致使其在“统一场论”面前败下阵来。

    大家都熟悉爱因斯坦的一句名言:【哲学可以被认为是全部科学之母】,说明其思维不但被宗教神学所束缚,而且也被哲学所束缚,这两条证据都很能说明其思维的局限范围。

    爱因斯坦的“统一场论”是要统一物理学所反映的“四种作用力”,但这“四种作用力”都是由物质发出的,它较宇宙基本矛盾所反映的绝对运动都浅着一个层次,然而爱因斯坦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将宇宙膨胀的斥力与由天体(物质)所发出的“万有引力”作为一对矛盾强行进行研究,形成了“拉郎配”或“乱点鸳鸯谱”的现象。

    通过以上证据都有力地说明,爱因斯坦的思维存在着三大顽疾:1)有神论,2)哲学,3)物质观,其深陷于这三大“泥潭”之中使他很难挣脱并自拔。而这三大“泥潭”也正是西方文明发展的桎梏,它不止是禁锢着爱因斯坦的思维,而且也禁锢着整个西方科学向前发展。由此也充分说明,西方的“神学、哲学与科学”无论如何也难以构成统一的系统论或理论体系,正如前文所述:【1)其神学反映“本质”,2)哲学反映“规律”,3)而科学则反映“现象”,并且“本质、规律与现象”在暗中仍然联系为一个整体,其神学与哲学属于“形而上学”,而其科学则属于“形而下学”。】西方这种既离心离德又血肉相连的“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理论体系,其怎能筑牢基本的“地基”或底盘?又怎能够立得起宇宙学两根关键性支柱?怎能产生通古知今的基本矛盾并将其捏合为一个整体?其“神学、哲学与科学”怎能不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否定?怎能统合为《大统一理论》?

    3、物理学“四种作用力”也值得质疑。自己虽然才疏学浅,但运用我们的“阴阳”思维对宇宙的存在和运动进行考察,认识到宇宙向外膨胀的斥力本身就与其自身所隐蔽着的引力联系在一起,否则宇宙就会一直存在着毫无约束的暴涨,其斥力和引力这一对基本矛盾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道理是一致的。

    这也就是说,根据宇宙存在与运动的实际,爱因斯坦研究“统一场论”的格局还是有些小器了。

    在膨胀的宇宙背景下,会发现“万有引力”实质属于各天体存在并发出的一种势能,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大天体向外辐射能量,而小天体则因为自身能量较弱而吸收能量,由此同一个天体,其相对于较大的天体会发出引力,而相对于较小的天体则会发出斥力。同时也会发现其“质量越大引力越大”定理与事实不符,比如我们的太阳每天都在向外辐射能量,其在太阳系中发出的属于一种斥力,并非引力(其引力是由其各行星发出的),因为“引力是吸力”,否则便与太阳向外辐射能量相矛盾。同时,也会发现地球与月球的斥力与引力问题以及质子与电子的电性都存在着令人质疑的矛盾。所以,将宇宙膨胀的斥力与引力作为物理学“四种作用力”的运动背景,会出现一些颠覆性的科学认知问题(这些问题在此不便细谈)。

    由此,若不将宇宙膨胀作为科学研究的基本运动或背景,不但难以统一物理学的“四种作用力”,更难以研究出“统一场论”或“大统一理论”。

    三、“形而上学”再次叩响《大统一理论》的门扉

    在前面之所以先列出宇宙的三大组分(暗能量、暗物质与物质),就是要运用事实说话,由它来审视我们的理论问题,这样可以直截了当,由此而省去引经据典并“之乎者也”那种麻烦,同时也为审理并整合中西方科学理论提供了事实依据。

    (一)中西方自然科学与理论相结合的基本框架

    关于中西方科学与理论怎样结合的问题,其实我国古代《周易·系辞上》中那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首先需要将“道与器”的区别与相互关系搞清楚。而运用我们中国的“形而上与形而下”或“道与器”的相互区别与联系再去审视中西方理论,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便利,不但会将它们区分得更加清楚,而且会为它们的相互结合提供基本的理论框架。

    通过前文和以上探讨已经充分证明,我们中国古代科学理论属于本质论,其阐释以“道”为主,而以“器”为辅,如《易经》、《气一元论》、儒学等的主体内容基本都体现着这一特色,而西方科学理论则属于现象学,即中华语境中之“器”,将其在我们中华理论体系中摆正了其相应的位置,然后使它们各安其位便是了。

    相比较而言,我们中华医药学所奉行的《气一元论》是较为完整的,它属于中华系统论一个很好的载体,其不但贯通着宇宙学,还贯通着生物学(生命科学)和社会科学,属于我们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一个有力抓手,同时也有利于发动我国中医药学的集体力量进行攻关,它是古今中外唯一能够成系统的统一理论。在中医药学理论架构中,其既包括基础理论又包括应用理论,同时在应用理论中还包括“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关系问题,所以我们就以中西方医药学理论为例,通过一个表格将其科学理论的不同与相通之处列出来供大家参考。

    表1  中西方(医药学)理论概况对照表

    宇宙观(形而上)基本矛盾(形而上)特殊矛盾(形而上+形而下)

    中(医药)学气(本质为能量)阴气与阳气(正负能)阴阳+五行运动多种病症(器)

    西(医药)学上帝(本质为神)哲学(抽象出规律)科学(现象学,即“器”)

    特注:1)这样,中医药可以补充大量的病例供分类所用,而西医一些病因可形成“形而上”特殊矛盾与五行相结合。至于体内的能量运动如何“归经”的问题,自己没有深入学习并研究到那一步,需要中医药专业人士予以解决,这对他们来说并非难事。 同时应注意,“中(医药)学”中没有那种抽象“哲学规律”的存在,而是“形而上”之“矛盾”运动,其本身已经包含着规律。 2)中西医学的相互结合,是根据“形而上与形而下”对其现有状况(未区分无机与有机)所做出的一种思考,随着能量科学和微生物学等的不断发展,它还会发生一些必要的调整与变化。 3)中西方自然科学的相融相通问题,基本与医学同理,对“医药学”加括号意在于此。 4)通过列表和近现代科学所反映的基本事实看得很清楚,西方科学和医学的问题恰恰在于其“形而上学”层面存在着严重错误,它们的根子仍然隶属于宗教神学,其如不改弦更张实行彻底的革命,那将永无出路。

    根据列表能够看出,虽然理论属于文明与文化的高度凝练和概括,但其中的那颗明珠则属于宇宙观,它属于理论核心中的核心,内核中的内核,西方的“神学、哲学与科学”难以统一并形成“大统一理论”的关键就在于其没能找到其基础理论中这颗明珠或内核,其科学理论界至今都没能摆脱宗教神学束缚的根本原因正在于此,由此可看出宇宙观这一问题的重要性。

    通过列表也反映出,我们传统理论中有关“器”的部分不如西方科学充实,需要对其予以消化吸收并补充完善。如果它们两者能够结合得好,便会呈现出:器在道中,道也在器中,从而达到毛泽东所说【共性寓于个性之中】那种境界。

    这属于我们中华本质学与西方现象学(道与器)在目前阶段怎样结合的一种思路,等科学界将有机界能量运动理清后,生物学基础理论会做出大幅度调整,体内的“气(能量)”运动将会以阐释生物能运动为主(近现代科学有机界与无机界能量运动仍然有些不予区分),中医药学基础理论也会发生相应的调整(目前难以做到),由此也可以为那些研究“中华之道”的人士做些参考。如有不同意见,我们可以相互交流共同提高。

    (二)中西方社会科学与理论相结合的基本框架

    事实上,目前科学界与哲学界都在“形而上学(即暗物质与暗能量)”领域寻找出路,我们本土理论研究的出路更是聚焦于此。同样,社会科学也存在着其“形而上与形而下”之理论区别。

    上面说过,宇宙观属于自然科学理论的核心,而在社会科学领域,其核心中的核心与内核中的内核便属于人类的基本属性,即人性或人类观,它属于社会科学理论体系的“地基”或底盘,其也属于一种“形而上”之存在。只要真实并正确地解决了这一问题,西方社会科学中的“神学、哲学与科学”自然也就能够与我们中华理论一样统合在一起,从而形成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或系统论。

    1、中西方社会科学理论对照表。由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理论的基本架构和思维以及“形而上与形而下”原理相通,所以我们直接通过表格对其说明如下,这样既简洁又直观,会省却许多繁琐论证。

    表2  中西方社会科学理论对照表

    人类观(形而上)基本矛盾(形而上)特殊矛盾(形而上+形而下)

    中国社会科学劳动造人(性质)人性与动物性 (劳动与寄生)基本矛盾+ 特殊矛盾运动多种现象(器)

    西方社会科学上帝造人(性质)人性=动物性 (丛林法则)社会科学(现象学,即“器”)

    特注:1)“中国社会科学”实质就是由中华本根论顺序运动思维和儒道释人文科学的“形而上学”原理,结合马恩人类起源论和“唯物史观”而生成的理论体系,它们互为基础,相互取长补短,并相互补充完善。而“阶级斗争”学说则属于“特殊矛盾”范畴。 2)“中国社会科学”中事实上已包含“西方社会科学”,它在基本矛盾中属于以“动物性(寄生)”意识形态为主的那一根脉,下面“西方社会科学”所列基本内容属于对其的全盘概述,其不但“人性与动物性”未分,而且更无基本与特殊矛盾之别,完全是遵循“丛林法则”一锅乱炖。

    通过这一对照表,不但将中西方社会科学理论的性质梳理清楚了,也更加将我们的中华社会科学系统论梳理清楚了,其事实上也属于社会科学的一种《大统一理论》。伴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人们会进一步看清楚这些问题,比如通过新冠肺炎战疫,它既能够反映出我们中医药学的系统科学性,也能够反映出我们社会科学的系统科学性,其对于重新认知我们的中华文明与文化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在世界各国政要对我国的普遍好评中,它并不仅仅属于处置疫情果决高效并充满人性为世界各国提供帮助的问题,而是也暗含着对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治理的广泛赞誉。

    为了减轻文明冲突与隔阂,在对本文的修改中一直在尽量避免对其它文明(尤其对于西方文明)过于评头论足,但最近几天曾读到有学者发文列举出亚当·斯密的《富国论》等用以说明西方人如何有文化,据推测其也许是看到自己前文中曾说到西方人没文化问题而发,但请其参考一下表格中“西方社会科学”栏目所列基本内容,可明确看出西方文明的“地基”何在,这是其无法否认的基本事实。既然其文明“地基”属于虚妄,由其所衍生的文化枝叶哪能会属于正论?这可由大家自己得出结论。

    2、表格内容补充说明。我们传统的社会科学属于世俗的人文科学,其创建2000多年来一直长盛不衰,直到现在依然深受我们国人所推崇,其本身就说明其主题内容属于上面所说中国的“形而上学”范畴。由于其它各国都或多或少地崇信宗教神学,所以也就都存在着世俗人文科学这一理论空当,所以我们的人文科学事实上属于世俗文明中一家“独门老店”,其在世界文明史上显得殊为珍贵。

    庆幸的是,马克思主义也属于世俗科学,其唯物史观和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由我国的顺序运动逻辑予以整编后,它们三者结合便构成了崭新的人类进化论,这也属于世界文明宝库中殊为珍贵的一大至宝。

    然而如果不运用我们的中华思维对我国的人文科学与马恩学说予以整编,它们都各自有所欠缺,前者缺失改造自然进行劳动生产的经济学内容,而后者则在人文科学方面显得内容有些薄弱(“阶级”说不属于“形而上”之本质学),只有将它们两者结合在一起才能互相补充完善,使其成为一门即包括人文科学又包括经济学的社会科学系统论。而在这个社会科学系统论中,它既包含着“形而上”的基本矛盾运动,也包含着“形而下”的特殊矛盾运动,其事实上就属于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也就是我党目前正组织攻关的《哲学社会科学》(个人认为它们同义)。

    这种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的基本原理,如同我们的中医药学一样,主谈“形而上”之“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其中的“人性与动物性”属于人文科学基本矛盾,而“劳动(性)与寄生(性)”则属于经济学基本矛盾(流通属于“特殊矛盾”范畴),它们两者又可以互为联系并相互贯通。记得在前面哪篇文稿中曾说过,“纵也阴阳,横也阴阳”,其原理是一样的,即便在对特殊矛盾的阐述中,它也谈的是各种社会现象相互之间“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的矛盾运动,在其基础上才能将各种“形而下”的具体运动现象联系并直观地反映出来。通过这一介绍就基本能够将中西方社会科学相融相通的途径问题说清楚了,其虽然看起来有些繁琐,但只要掌握了其基本的方式方法,运用起来会非常地得心应手,老百姓都能够运用自如,比如看到某种社会行为,人们便会很自觉地将其分别归类于“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一些模糊空间或“灰色地带”也会明确起来,大家会很自觉地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并鞭挞邪恶。就拿一些贪腐现象来讲,有些人可能会自以为那是其个人的一种本事,但只要掌握了社会科学系统论的思维方式,人们便会很自然地将这种现象归类于“动物性(寄生)”,从而使得其在模糊空间或“灰色地带”中也无所遁形。

    四、理论探索小结

    通过一系列探索,最终总算与我们古老文明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那句经典的理论阐释有些对上头了,由此需要将它们进一步对接起来,这样更便于那些探讨中华文化的人士予以参考,也有利于大家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所以也需要在此对前文中一系列探索做个小结。

    (一)我国理论研究曾经的泥泞

    近现代以来,我们的中华民族命途多舛,饱受欺辱。在世界文明舞台上,由于“妖魔鬼怪舞翩跹”,我们的中华文明与文化也一直低声下气,不敢大声。

    自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我国无论在政治、经济、军事和科技等领域都取得了长足发展,唯独我们的文化软实力还有些疲软。而文化软实力疲软与我们本土理论研究存在着直接的关系,原因如下:

    1、本土理论研究在泥泞中跋涉。总体来讲,虽然理论能够指导实践,但它是建立在科学发展基础上的,而由于我们没能将近现代科学发展成果及时地补充进我们的理论体系中来,致使其基本处于停步不前的状态,从而使我们的本土理论难以与时代同步发展。

    通过回顾历史可以看出,我国传统理论的构建就是以对自然的观察与系统分析综合为基本依据的,它代表着古人对宇宙自然的基本认知,其既存在着合理成分,也存在着非合理成分,精华与糟粕交织,组成了一个非常稳固的“阴阳五行(八卦)”理论体系。

    一个理论体系一旦成型,后人便很难更改,再加上许多名人为其著书立说,便使其固化下来,从而形成相应的文明与文化,并形成历史的惯性。大家不要笑话西方难以摆脱宗教神学的束缚,任何社会对宇宙自然的基本认知一旦定型,要是没有硬核的新证据出现,其都会沿着历史的惯性向前滑行,我国对“阴阳五行(八卦)”的崇奉依然如此。

    我们中华文明和理论的亮点在于“形而上”之“道”,近现代科学的发展已基本证实了它的正确性。然而正是由于这种特色,我国一些文人雅士便侧重于这一点将其发展成了“玄学”,从而忽视了对“形而下”之“器”应用科学的研究与发展,致使后来的科学技术发展出现了滞后。

    从宏观方面讲,我们传统理论对“道与器”或“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基本划分是合理的,但由于科技发展的局限,将“形而下”之“器”以“五行(八卦)”予以阐释则是非合理的(有些人将其搞成占卜算命在此就不列举了),根据近现代科学的发展,我们应该承认这个事实。所以,我们的理论研究在坚持传统理论合理成分基础上,应该加强对西方物质科学的消化吸收并将其融合进我们中华文明体系中来,这属于目前理论研究的一个基本课题。

    然而纵观我国近现代以来的理论研究,则完全抛弃了我们的中华之“道”或传统理论基本框架,而是转向了西方理论范式,将西方理论基本框架(神学、哲学与科学)和概念作为自己的“如来佛”供奉起来进行研究,也将我们的中国故事(甚至历史)运用西方话语予以阐述,这样最终无论如何也跳不出其“手掌心”,难以摆脱西学的阴影,从而难以形成我们自己的特色理论和话语体系,这也属于一种基本的事实。

    在理论和文化研究方面,十八大以来一直在努力扭转方向,我们党从政治高度推行中国特色研究,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基本将那股强劲的西风给刹住了,我们的国学又重新兴盛了起来。然而理论探索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其转变属于一项系统工程,具有一定的难度,所以在探索中可能一下难以达到上层的期望和要求,很难一步到位,由此在上面的“表1”中并没有对“五行”过多地说三道四,而是根据中医药学历史的惯性和目前人类健康的急需,先这样在应用中顺势而为,等以后科学发展条件成熟后再行调整。这虽然属于一种权宜之计,但其有助于尽快恢复我们的文化自信,并使大家充分认识到我们本土理论的优势所在,从而以此为基础结合近现代科学进行系统性探究。

    2、近现代西风强劲也属于事实。不管愿意承认与否,近现代以来由于西方科技发达,在文化方面也西风劲吹,这属于一个基本的事实。所以我国也曾出现过西风气候属于一种客观现象,应历史地看待这一问题。

    然而近现代由于西风强劲,在我国内部对西学也出现 “跪惯了”的一族,它们习惯于尊奉西学照本宣科“之乎者也”,并且高声大嗓,充斥文化空间,导致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难以翻身,并将其导向了西方化的邪路。幸亏中共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从十八大以来一直在强调文化自信问题,扭转了我国文化向西方滑行的趋势,并组织我国对中国特色本土理论进行研究,使我们的国学研究又重新热了起来。在高层的引领和力推下,我们东风的“风暴眼”目前也正在渐渐形成之中,“东风与西风”正在展开一场文明的真正较量。

    (二)本土理论研究的尝试

    通过以上我国文化软实力有所疲软的两种原因,反映出问题仍然主要出在我们内部,明显与我们本土理论挖掘不深和研究不足存在着很大的关系。

    我们的中华文明和理论是个伟大的宝库,其蕴藏着无数的珍宝,到目前为止,曾尝试着对其从多个角度进行了深入挖掘,从中挖掘出了本根论(宇宙观)能量运动原理、数学原理、经纬学(纲与目)或纵横运动原理、“0→历史→现在”或四维运动时空、顺序运动逻辑与思维、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等,本文又进一步证实了其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原理,将我们的本土理论体系和思维进一步明确了出来,并将近现代科学大体消化吸收了进来,从而在原有基础上形成了科学界所翘首以盼的那种宇宙系统论或《大统一理论》。

    而运用我们的本土理论体系和思维考察并深挖马克思主义原理,并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形成了我们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人类进化论或社会科学系统论,并使其与我国的人文科学相结合,从而挖掘出了人类观、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和绝对运动,以及人类社会的两种意识形态等,不但将其与西方理论和思维划清了界限,也推动马克思主义原理进一步本土化,使其与我们的中华文明、文化和理论融为一体。

    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既是统一的,又是相互独立的,它们分别存在着(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与社会科学系统论,而在这两大系统论中存在着两颗明珠:1)宇宙观(能量),2)人类观(劳动),前者早已存在于我国的古老理论之中,从而由《易经》和《道德经》等发展为《气一元论》,而后者则是由马恩所摘取,但由其形成系统论则是由我们的中华理论与思维所为,从而由我国培育发展使其成长为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由此我们可以毫不谦虚地讲,这两大系统论或两个《大统一理论》都属于我们中华文明所有,都属于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系列,为此我们应该具有高度的文化自信与自豪。

    由于自己没能接受过系统教育培训,才疏学浅,在学习、考察与挖掘的过程中,有些概念是前后矛盾的,比如“哲学”,自己开始也没有意识到它与我们的中华理论和思维相矛盾的问题,随着学习与考察的深入以及与一些学者的深入探讨,经反复思考与证实,才发觉它们之间的深刻矛盾,所以在后面的文稿中也在不断地矫正原来的一些认识错误,尽力消除由其所造成的一些不良影响。

    在此再次声明一下,在学习与探索中所取得的一些进展,属于在中共的文化自信和中华文明伟大复兴引领下,自己与众网友共同努力所取得的结果。尤其是草根网那些网友,在许多网文和网络讨论中互相交流,有攻有守(包括他们相互之间的一些讨论),使自己从中汲取了许多营养,更推动有些议题步步深入,将理论中的一些模糊问题逐渐明确了出来。比如本文中的两个表格,就是在与某网友探讨哲学问题过程中想到了“形而上学”概念,继而又想到了中西方这一概念的不同,并想起了我国那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我们先人这句话概括得太经典了,由它阐释(宇宙)自然与社会科学两大系统论令人茅塞顿开,不但通过“形而上学”将中西方理论根脉梳理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根据其“道与器”的关系将它们两者怎样相互结合的问题给出了更加明确的方式方法,既简洁又明快,能够使人一目了然。

    通过多角度多方面深挖中华系统论原理充分说明,我们中华的《道器之学》由于其理论结构既包括“形而上学”又包括“形而下学”,其属于古今中外唯一能够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的科学理论体系,在充分消化吸收世界近现代科学成果后,它不但凝聚着我们古老的中华智慧,而且能够汇集世界最现代化文明成果,同时也为科学的继续发展留有空间,充分体现着我们中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气魄和胸怀,由此它属于最古老又最现代化的《大统一理论》,也为我们的中华文明走向未来铺平了道路。

    顺着我们古老文明的现代化之路一路走来,在充分消化吸收外来文明的过程中,它将西方最进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经充分消化后也吸收了进来,从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本土化”,同时也进一步激活了我们古老的人文科学,而且与其共同衍生出了社会科学系统论或人类《大统一理论》,由此而形成了我们中华文明现代化最大的另一个亮点,这也属于其一项重要内容。

    在文化自信和理论探索的道路上,只有上下同心才能走得通走得远,虽然探索中所运用的方式方法不按常规并有些出格,但一直都在自觉地接受中共的指导,并沿着中共所指引的方向在前进,始终与其保持着一致,它也属于我们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一个组成部分,对增强我们的文化软实力贡献着一份力量。相信在我们的文化软实力得以提升并增强后,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将展开双翅奋飞翱翔,并为促进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挥出积极的作用。

    对于本文的一些观点,希望能继续得到众网友的指点与帮助,如有不妥之处,更希望大家能够给予批评指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