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太极原理依然能光照千秋(修改稿)
2019-10-23
字号:
    这本来属于上篇《自我革命中的本土理论体系》中的最后一节,但由于其篇幅太长而不得不分篇。由此,经稍微修改并适度扩充后,它既可以作为上篇的结论,也可以作为最近几篇的一种结论。而所得出的这一结论则揭穿了西方“宗教神学+物质科学”理论体系的老底,也剥掉了其思维演化的“新装”,将其概括为一句话即为:1)中华理论和思维属于系统论,2)而西方(现代)理论和思维则属于“抽象的哲学+被抽象的物质科学”。这一颠覆性结论非同小可,它不但打破了“西方中心论”,而且也颠覆了其理论、思维和话语体系,使其又重新回到了我们中华系统论自己的手中。

    运用我们系统论原理考察得知,目前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理论都需要现代化(进化),由此,不仅我国的古老理论需要现代化,宗教理论和西方理论更需要现代化(进化),就连马恩学说也同样需要现代化。而这种现代化(进化),其基本依据有二:1)近现代科学的发展,2)马恩的人类进化论,所以,它并不完全否定其它理论与学说,而是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运用我们太极原理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论构建模式,集众家之长,摒众家之短,从而产生一种既古老而又崭新的理论体系。

    崭新的理论体系意味着一种崭新的文明,也意味着人类文明的又一次进化。而这次进化,如同世界文明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样,唯一能够得以幸存并延续下来的只有我们的中华文明。它既源于我们的传统文明,又高于我们的传统文明,更高于其它(宗教)文明。由于它依据“基本矛盾”能够提纲契领,并已经驶出了历史的“急流险滩”和“漩涡”,所以它并不会在“特殊矛盾”层面与其它文明发生过多的“肢体冲突”,而是会在人类的文明进步中,具有超然的引领作用。

    在近现代各种文明与文化相互碰撞与融合这个历史的大“漩涡”之中,前苏联等被逆流所裹挟而出现了回旋,而我们中国虽然所“逆”之“流”也甚多,然而却由中共把舵领航闯过了重重艰难险阻,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路,从而冲出了“漩涡”,并开始了新的航程。由此再回头看看这段历史就不难明白,我国的近现代革命与建设为什么会那样艰难,为什么会遇到那样多沟沟坎坎或惊涛骇浪,为什么“照抄照搬”、“本本主义”、“全盘苏化或全盘西化”都不适用于我国,我们的一些先辈们为什么付出了那样大的牺牲和代价,其为我们新中国和特色社会主义铺就的基石为什么意义那样重大,这些答案也会更加使我们心怀敬意。

    面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动辄凭借其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观”向我国频频发难,总有些想与其辩论的冲动。其实,通过梳理也可以看出,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并不仅仅能促进经济的高速发展,它还有更为厉害的“大国重器”藏着没有展示出来,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中,通过优化我们的中华系统论和优秀传统文化,其所蕴含的威力之大,令人称奇。尤其是社会科学系统论,在占领“人性(劳动)”这个文明制高点后,由于抓住了人类文明进化的基本矛盾,它不但可以更有力促进我国的经济发展,也能促进我国的精神文明建设,更能在与西方资本主义理论和文化的博弈中“排兵布阵”,从而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在此首先声明,由于是民间探索,才疏学浅,如有不妥之处,欢迎大家给予批评指正。

    一、西方理论在发展中遇到了瓶颈

    近现代以来,伴随着资本的运动也出现了经济的全球化,西方科学文化也已经风靡全球,可以说是已渗入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从客观上来讲,根据我们中华系统论的纵横运动思维和马恩的唯物史观,这属于资本的一大历史功绩,不可磨灭。但随着历史的发展,资本主义难以实现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更难以实现人类文明的进化,其所存在的三大难题越来越迫切地需要解决:1)宗教问题需要系统解决,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和理论虽然对宗教理论形成了一定的冲击,但其本身又与其难脱干系,所以其难当此任,2)经济危机的“历史周期率”难以克服,3)人类文明的进步问题难以解决。

    这是人类目前共同面对的三大问题,其综合起来无非是两种:1)自然科学系统论,2)社会科学系统论。而在社会科学系统论中,它又区分为两种,一种属于经济学(其与自然科学相通),而另一种则属于人文科学。这些问题已经非常明确地摆在了世人面前。面对这些难题,西方那些理论家们没招了,其所熟练运用的一些理论工具(如哲学)都失灵了,最终仍然不得不再次祭出我们的太极原理给予解疑释惑。

    (一)西方哲学事实上属于其理论

    输入“西方理论”进行搜索,也没能出现相应的词条,这说明西方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处于模糊之中。但深究起来,由于西方“哲学”左右着人们的思维,所以它事实上就属于西方理论。这样说可能会使许多人感到意外,但它却属于事实,一句“哲学是全部科学之母”,其科学一直受其“哲学”所指导就非常明确地说明了这一问题。

    深挖中西方理论的根本性问题,就不得不从自然科学说起,因为它决定着人们的思维,无神论与有神论的区别主要就根源于这个方面。

    1、“哲学”与“逻辑真理”事实上属于一回事。西方哲学和理论家们将理论划分为“推理真理和事实真理”,或“逻辑真理与事实真理”。而所谓的“推理”与“逻辑”,由我们中华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思维逻辑予以审视,其无非是对自然现象的“归纳与演绎”,始终处于对自然认知的浅层,其“哲学”就是建立在这套“归纳与演绎”逻辑基础之上的,它事实上就属于西方的理论,其与西方的物质科学构成了上下两层,并互为呼应,相得益彰,同时也相互捆绑,相互禁锢。

    不管其“逻辑真理”如何将自己标榜为“真理”,但从理论之根上深究起来,其“唯心论”色彩即可原形毕露,其基本套路并不是引导人们先挖掘出宇宙和人类社会之根(因一挖就挖出其上帝),而是先将人们的思维框定在“归纳与演绎”逻辑之中,然后再阐释它们的“哲学”或理论。由于没能挖掘出理论之根,又由于各种各样的“现象”非常复杂,虽然一些“专家”们绞尽脑汁为其著书立说,但实质上其只不过属于一种“花活”,作者与读者到现在依然是一头雾水,不知所终。比如其“精神与物质”或“意识与存在”这一根本性问题,一直以来都争论不休,最终仍然是稀里糊涂,难以统一(前些日子这一问题还在网络中进行激辩)。由于一直没能搞清楚宇宙和人类社会的本根和本质,即便其再能“归纳与演绎”,也难以“归纳与演绎”出其想要的“真理”,其长篇大论中所谓的“真理”纯属于瞎扯。这样说可能很让那些哲学家们感到难堪,由此也更能领悟马恩为什么将西方哲学定性为“多余的东西”。

    西方的“上帝”一直居于世界的上方,由其“创造”了宇宙和人类社会,并为其提供着“第一推动力”,而现代的“哲学”或“逻辑真理”也同样居于世界的上方,同样为“科学之母”,其与“上帝”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它实质上属于“皇帝的新装”或“换汤不换药”,只不过其由有神论换成了泛神论或“弱有神论”而已。由此可看出西方思维方式的顽固性,也由此能理解其那么多科学家与哲学家难以突破这一思维怪圈的原因,并更能深刻领悟马恩“历史唯物主义”对西方思维方式突破的革命性意义。而在世界文明史上,事实上唯有中华理论和马克思主义才属于真正的无神论。

    先由自然现象中抽象出概念,再由这种“形而上学”概念通过“归纳与演绎”指导并作用于其“事实真理”或科学,这就是西方的“哲学”或“逻辑真理”。这种情况自己曾遇到过,比如在与西方那位饱学之士shalako的网络辩论中他就直说:“我要是老师,只要学生论证问题时满足这两点(清晰的基本概念,正确的分析方法),我都给A,与我是否同意学生的观点(结论)没有关系”。其“分析方法”罔顾事实,脱离实际,最终又不能反映实际,这就是他们的“哲学思维”,这就是他们的理论。

    2、太极原理属于打开西方理论这把锈锁的金钥匙。西方“哲学”是从宗教神学中分化产生的,它事实上属于宗教神学与物质科学之间的一座桥梁,也属于其向认知自然的真实过程中的一种过渡,其既对宗教神学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但又会对新思维和理论的诞生产生一定的阻碍作用,这是其目前所处的位置。所以,它既属于目前西方理论和思维的典型特征,也属于我们系统论(思维)回归和中华文明复兴的最大障碍。

    在前文中曾多次强调,“理论即思维,思维即理论”,由此,我们中华(太极)系统论和思维的基本结构便属于“基本矛盾(本质)+特殊矛盾(现象)”,属于四维运动时空,而西方理论和思维则正处于混乱期,如果根据系统论予以解读,其基本结构便属于“上帝(本质)+特殊矛盾(现象)”。而其特殊矛盾的阐释则是由“哲学+物质运动”共同构成,呈现为“逻辑真理+事实真理”或“抽象概念+现实世界”两层,其“抽象概念”始终“形而上学”或漂浮于事实之上,难以真正“唯物”,都局限于“现在”的三维运动时空之中(其原理实质与有神论无异)。而在这个混乱期,由于其宗教神学难以摆上台面,西方便将“哲学”推了出来作为其理论和思维,曾迷倒了一大批人,我国一些崇洋派和“本本主义”者们一直都将其作为圭臬,其实是被领进了西方三维理论思维的死胡同或“磨道”之中,并成为了“隐性有神论”的信徒,导致我国思想理论界也产生了一定的混乱,从而使我们中华系统论和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解读也深受其累。而欲想走出这一死胡同或“磨道”,最终仍不得不由我们古老的太极原理和思维为其“醍醐灌顶”才能开窍,它属于解开这团乱麻的一把金钥匙,属于打开西方理论这把锈锁的关键。

    理论体系与文明和文化的关系非常密切,它属于文明与文化的理论阐释,体现着对其文明与文化的理性演示与思维。理论与文化这种基本关系可由我们内地与香港的动乱给出生动的演示,目前香港的闹剧就非常生动地说明,其在教学中贯彻的西方科学理论对其文化的影响具有决定性,由其“丛林法则”理论体系所形成的文化,其所释放出的社会破坏力有多么可怕,它在非常生动地诠释着西方文明与文化,更在诠释着其理论体系的动物性。然而令那些港闹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自己家里“摔盆子摔碗,打老婆骂孩子”,我们内地却严格遵守《基本法》,不干涉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看它资本主义文明与文化能否闹到天上去!现在他们自己已经有些难以收场了,继续闹反而更会为世界提供一种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文化生动对比的教学课件,其着着实实是在上演“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活剧,等将香港社会和经济捣毁了,他们就更会明白自己的思维和举动有多么愚蠢,也会将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傲慢彻底击碎。

    (二)西方社会科学理论也遇到了两大瓶颈

    西方理论除以上自然科学方面的问题外,它在社会科学方面也遇到了两种难以克服的瓶颈。

    1、世界经济是向前发展,还是重演“历史周期率”?毛泽东与黄炎培探讨的“历史周期率”问题,它事实上也一直在资本主义世界范围内不断上演,一次次的经济危机反复出现,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所产生的这种“历史周期率”难以克服。

    继续运用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阐释问题,显然已经遇到了难以克服的瓶颈,其不管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漏洞百出,反复出现的经济危机使其一直在那种“历史周期率”中徘徊不前。

    然而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却走出了一条光明之路,其既能够体现政府主导,又能够体现市场调节,这实质上就属于“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系统论的具体运用,体现为经济的“纵向运动+横向运动”,其科学性越来越被社会实践所证实,也越来越走向理论成熟。

    现在中美经贸谈判中的激烈博弈,就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这两种理论体系博弈的生动写照。两国的问题牵动着整个世界经济,其是向前发展,还是继续重演“历史周期率”,这在本质上就属于进步还是反动的问题,也是世界历史运动发展的一个全局性大问题。

    很显然,美国的虚拟经济既表现出了一定的动物性,也表现出了一定的脆弱性(已经有些经不住折腾了),而我国由于有实体经济做支撑,表现出了一定的稳定性或“韧性”。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不管是在纵向发展的方向上还是在横向的联系中,其根据实事求是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原则,对于“度”的把握都可以说是非常成功,在处置中事物越复杂,越能体现出我国深厚的系统论文化底蕴和智慧。

    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它显然已经超越了西方理论所一直崇尚的那种“丛林法则”阶段,正在向着人类文明更高的阶段发展,美国政客等企图通过“丛林法则”那种“民主自由人权”拉中华文明的历史倒车,显然属于“蚍蜉撼树”,不自量力,必然会被历史车轮碾得粉碎。

    在世界经济乱局中,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闯关夺隘,走出了一条不断发展之路,为世界经济发展提供了非常有益的参考和借鉴。

    2、世界“文明”发展遇到瓶颈。世界的“文明冲突”仍然激烈,问题也日益突出,它是世界各国所共同面对的问题,也是世界人民共同的希望和寄托所在,而在我们中国,其对道德文化建设的呼声也越来越高,说明其也是如此。但世界各国和各种文化所共同需要的究竟属于一种什么样的文明,它却大有深意。

    根据前文探讨,西方发展到了“宗教文明+物质科学”半神半兽的文明状态,而中东等一些国家仍然处于政教合一的“宗教文明”之中。我们对其“文明”不去说三道四,因为我们的国策是不干涉他国内政,但一个显著的事实则是,接二连三的战争则一直在它们这两种文明之间和其内部不断上演,说明其并非仅仅属于利益问题,而是也存在着文明问题。西方在颠覆我们的社会主义文明无望后,其半神半兽的“文明”一直想颠覆或“颜色”那些纯“宗教文明”,这属于一个不争的事实,目前经常发生并保持战争状态的,也正是在这些区域。

    这些事实也充分说明,西方半神半兽的“文明”(自然包含其“政治经济学”学科设置)和“宗教文明”在严重束缚着“文明”的发展,人文科学的权重需要加强并予以提升,从而促进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这已经不属于哪一个国家或哪一种文明的问题,而是一个世界性问题。

    二、中华太极(系统论)原理的现代化发展

    世界文明的进化,也存在一个“由乱到治”的过程。通过一系列梳理可以看出,现在需要一种既源于我们传统文明又高于我们传统文明,并能够超越并统御其它文明的文明。尤其是社会科学,通过一系列考察得知,只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所产生的人类进化论或社会科学系统论才能当此大任。

    深究起来,最能体现人类文明和文化的仍然是理论体系,因为它属于文明和文化的“以理而论”,也属于其一种浓缩和提炼,更属于其核心,比如我国的太极图,它对我们中华文明和文化的提炼与表达最为典型,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也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其事实上属于一种最为凝练也最为直观的理论体系。再比如《太极图的现代化解析》中的图2“马恩人类进化论基本结构解析示意图”,运用它解析马克思主义原理也最为透彻而鲜明,不但将其与西方理论和思维严格区别了开来,也反映出其与我们的中华系统论达到了同样的高度,并形成了统一。同时它也说明,中华理论与马克思主义应该属于一种相互补充完善并相互提高的关系,并不存在孰高孰低的问题(许多学者摆不正这一关系)。

    我们的本土理论体系-中华系统论,其本身就属于《易经》“变与不变”原理的典型,反映出其具有同化其它文化和理论,并与之融会贯通的功能。它也随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在消化吸收近现代科学发展成果后,自然也会区分为(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与社会科学系统论。虽然其内容可变,但原理不变,一副太极图及其所内藏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系统论基本原理依然能够光照千秋。

    (一)(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的现代化展示

    太极图的显著特征有三:1)宇宙观。这属于(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的制高点,它不但一举跨过了有神论思维,而且也一举跨过了西方哲学那种“精神与物质”或“意识与存在”的争论,直接给出了答案。尽管其“气”与现代的“能量”有所出入,但其所产生的理论体系则结构非常完整而严谨(由此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后便产生了正确的“人类观”,并为社会科学系统论的构建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2)“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系统论基本结构。3)“阴阳”矛盾运动和思维,其既属于我国传统的矛盾思维,也属于马恩的对立统一规律(其非常接近于我们的矛盾思维),而如果科学界最终能够确准宇宙的能量观,它则属于“正能与负能”矛盾运动与思维。

    以上三点属于中华系统论独一无二的基本特征,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这份文化遗产非常珍贵,其内涵丰富,博大精深,大气磅礴,气势恢宏,在古今中外所有理论体系中,它的确能够鹤立鸡群,傲立群雄,无与伦比。

    我国的中华系统论现代化后,就(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而言,运用太极图予以展示自然完美无缺,它既包括“经天”,又包括“纬地”;既包括历史,也包括现在;既包括古代科学,也包括现代科学;既包括我们的古老文明,也包括我们的现代文化;其既能够提纲契领,也能够包罗万象,科学发展的每一步都会被其纳入其中,无一遗漏(当然,具体应用中的一些内容,还需要各行各业予以进一步具体细化)。

    (二)社会科学系统论的现代化展示

    由上述太极图所展示的宇宙系统论,其宇宙后期的演化虽然由科学家推测在“大爆炸”之后会出现“大坍缩”,但其并没有经过科学验证,不过其展示得原理却是完美的。同样,在社会科学系统论方面它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由于还没能搞清楚人类在“大同社会”或“共产主义”之后会怎样演化,没能验证其全部的运动过程,运用太极图对其予以展示在内容上似乎还有所欠缺,但由于其系统论基本结构非常完整,却可以将其基本原理展示得淋漓尽致。

    1、既解放了经济学又解放了人文科学。由于认知自然的问题由专门的自然科学学科负责,所以社会科学主要应以认知并改造人类社会为主,否则就将其搞成自然科学而失去其本质功能了。将马克思主义通过中华系统论思维升华为人类进化论,并将经济学与人文科学既区分开来又相互联系,从而生成社会科学系统论,事实上突出了人文科学的权重,也充分体现了社会科学以认知并改造人类社会自身为主的本质特征。这样既解放了人文科学,也解放了经济学,克服了将它们两者捆绑在一起互相束缚的弊端。

    如果在此基础上再回过头研究经济学和人文科学,会有利于它们的同步向前发展,也能体现出人文科学反作用于经济学的巨大作用。

    “劳动”属于马克思主义社会科学的立论基础,它属于人文科学范畴,属于“人性”的本质。根据我国传统“以人为本”的理念和马克思主义劳动原理,对于改造自然科学知识的学习、掌握与运用自然属于提升人性的主要内容,也与邓小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论断完全一致,所以,通过人文科学的发展反作用于经济学,其潜力是非常巨大的,它不但会进一步突出我们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色彩,也会有力促进经济的更快速发展。

    2、社会科学系统论的综合性展示。请参考《太极图的现代化解析》中的图2“马恩人类进化论基本结构解析示意图”,其所表达的社会科学系统论事实上就属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产物(将其地位反而进一步提高了),按照我们的中华思维对“政治经济学”予以分解并重新组合后,它便呈现为“经济学+人文科学”,同时也将“历史唯物主义(含“科学社会主义”)”与我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化合于其中,无可挑剔。

    很显然,将“政治经济学”予以分解并重新组合后,它突出了人文科学权重,并将“阶级说”转化为“人性(劳动)与动物性(寄生)”的基本矛盾,使经济学从属于人文科学。由此,它既包括经济学,也包括人文科学;既包括我国的物质文明,也包括我国的精神文明(并且同步发展),既包含我国的经济硬实力,也包括我国的文化软实力;对认知并改造社会而言,它既包括思想(意识形态),也包括社会行为和运动;既能够“治本”,也能够“治标”,完全符合我们的中医药原理,对西学也很具有杀伤力和同化力,并且其正在由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续写新的辉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其它表达方式能比它更为凝练而直观,只有它才最能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由此,对我们先祖的智慧和其所发明的太极图,心中更加敬佩不已。

    三、中华太极(系统论)原理在拨乱反正中更加成熟

    这一节内容如果不写出来,感觉本文和前几篇稿子似乎缺少点什么,不够完整,所以,不得不将其补写进来。

    伴随着科学的发展与进步,不管是现代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它们都遇到了难以克服的瓶颈,而科学、经济和人文的全球化则需要一种新的文明,并需要一种新的理论体系予以系统概括与阐释。

    (一)世界近现代思想理论处于混乱期

    通过前文对中西方思想大解放的追究,统观目前世界的各种理论,基本可区分为以下四种:

    1、中华(太极)系统论(无神论)。如上面所谈,它属于古今中外非常独特的一个理论体系,这也属于其能够长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所在,唯有它才具有“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系统论基本结构,而在消化吸收近现代科学发展成果和马克思主义原理并进化后,它既具有(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又具有社会科学系统论,由此而产生了一种非常系统完备的理论体系。

    这一系统论,它事实上一直就存在于我们每个国人思维的深处,事实上,它不但一直体现于我国的近现代革命中,而且更体现于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和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中,但由于我国学术理论界深受西学影响,难以运用我们的本土理论予以概括和总结,它事实上仍然被历史的尘埃所掩埋,目前还处于隐蔽中。

    2、(西版)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这样说可能会引起一些马列学者的非议,但它却属于事实,我党所一直反对的“本本主义”就属于这个版本。

    马克思主义产生于西方,它既根源于西方理论体系,又突破了西方理论体系,其这一点只有通过我们的中华系统论才能看得分明。所以,我党要求既坚持马克思主义,又强调“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现在又特意强调“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事实上就已经蕴含着我们本土理论的现代化问题。

    在目前盛行的所有理论中,马克思主义属于最为先进的理论体系,它曾在世界范围内引发过一场“国际共产主义”风暴,也深深撼动了资本主义理论根基,但由于其属于一个新生的理论体系,还有欠完善,所以在资本主义思想回潮这种历史的大“漩涡”中,导致许多社会主义国家被裹挟而出现了“回旋”,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滑入了低谷。但其顽强的生命力仍在,需要深挖其根,并使其植入新的土壤才能焕发青春(请参考上面“社会科学系统论的现代化展示”)。

    3、西方资本主义理论(半神半兽文明)。这属于目前世界上最为流行的理论体系,随着经济的全球化,不管各种社会制度如何,它已渗入到全球的角角落落,无一幸免。但根据前文的追究,它属于脱胎于宗教神学而又根系于宗教神学的一种半神半兽的理论体系,其虽然较政教合一的“宗教文明”要进步,但又较无神论的中华系统论和马克思主义落后,这属于其在目前世界整个文明史上所处的基本位置。

    在资本主义理论内部,它们一直处于激烈的博弈中,除它们内部的“民主选举”一直在相互内斗外,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就是由它们所引发,并波及到我国。但现在它们之间的博弈依然很激烈,比如美欧与俄罗斯之间的矛盾,就属于资本主义内部的矛盾。虽然美国将我国确定为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但其也仍然纠结于与俄罗斯的博弈之中。同时,美欧日等之间的矛盾也演绎得越来越复杂而明朗。

    除此之外,西方这种半神半兽的“文明”也与中东等那些政教合一的“宗教文明”处于博弈中,其在中东北非的“颜色革命”就将那里的局势搅得天翻地覆,昏天黑地。

    4、政教合一的“宗教文明”(有神论)。沙特和伊朗等,它们属于政教合一的“宗教文明”,但是其已经也被融入了资本主义因素。这种文明虽然与西方那种半神半兽的文明存在着矛盾,但它们内部也始终存在着难以克服的矛盾,相互之间的战争一直不断,并且也一直被一些大国所利用。

    (二)多种文明博弈乱局难解

    自近现代以来,由于各种信仰思想解放的起点与路径不同,世界又需要各种文明的交流与相互补充完善,但其往往表现为一种相互碰撞(甚至战争),所以其一直处于一种乱局之中。但在这种乱局之中,人类文明进化的基本脉络还是很清晰的,综合来看,按照文明进化顺序其表现应该如下:

    1)纯“宗教文明”。这由中东等政教合一政治体制为代表。

    不知大家注意过地中海现象没有,由于其较其它地方多了海这一现象,所以这里容易产生宗教思想,而且其宗教思想也最为浓重而顽固,由它而向四周扩散,并呈现出逐步趋淡的现象。而在我们中国,除佛学是由印度引渡过来外,其也受地中海现象所影响,宗教思想也呈现出由西向东而逐渐淡化的现象。

    海的存在,其较内陆地区多了一种自然现象,于是容易使人们产生更多的思考,比如曹操的《观沧海》就是在东海边有所感悟而写,这是毛泽东较为喜欢的一个诗篇。所以,海是能够为人们提供更多现象思考的一种所在。

    2)半神半兽文明。这由美欧等资本主义政治体制的“基督教文明+物质科学”为代表,其宗教思想已经较中东宗教有所淡化。

    如上所言,在世界文明进化的进程中,我们应该承认资本主义曾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在推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的全球化方面,对于资本的功绩是予以肯定的。我们的信仰虽然与其存在着矛盾,但并不对其彻底否定。

    3)无神论文明。这由太极原理和马克思主义为代表,在它们两者相互补充完善后,将统一形成中华系统论,其包含(宇宙)自然科学系统论和社会科学系统论。

    但统观目前所存在的各种理论,要想将它们统一起来,从而实现人类文明向着统一的方向发展,可以说都难以当此大任。自己知道,这样说肯定会遭遇那些将马克思主义作为宗教的学者们非议,但现实却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比如:1)对于西方资本主义理论,我们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以及那些政教合一国家都不予认可,并且对其产生了极力的抗争。2)马克思主义虽然属于我们的信仰,但西方和那些政教合一体制则不予接受,并且也对其予以极力地反对。3)政教合一“宗教文明”无需多说。这三种主要的理论体系多年来一直处于一种既妥协又斗争的状态,难以统一,它属于目前世界理论界一种基本的客观事实,不容否认。所以,它需要一种新的文明引导人类的发展与进步,也需要一种全新的理论体系予以指导并阐释,这属于历史发展的客观要求,也属于人类文明进步的内在需求。

    庆幸的是,我们中国这个地域既临海又有较深的内陆延伸,并且由黄河长江东西贯通,再加之我们先祖的聪明智慧,所以其早在远古时期就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从而产生了系统论思维和理论。

    (三)无神论与有神论属于根本性博弈

    目前虽然多种文明乱局难解,但其最为激烈的则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文明之间的博弈,而严格说来,其实质上则属于无神论与有神论之间的博弈。这场文明博弈事关重大,它对于人类文明的进步或进化具有着决定性意义。

    在世界近现代文明上,由现代无神论的马克思主义曾掀起了一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场运动先是从欧洲兴起,继而向东扩散,首先在前苏联夺取政权,继而亚洲等国家相继跟进,并在全世界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虽然其曾遭遇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曲折,但它却在中国、越南、朝鲜、老挝和古巴等依然能够顽强存活,并且在我们中国还产生了生命力极为强大的特色社会主义。

    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传统说法是“为了推翻剥削阶级的社会建立起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进而实现共产主义”,但对其无神论与有神论和人类文明进化深层研究的文章却较为少见,这应该也属于一块短板。比如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其基本观点主要就是反对有神论,其“世界观”显然属于无神论,但在我国学界对这一点的认识和研究显然不足。

    世界各国许多人都能理解马克思主义属于一种很具有进步意义的理论,但对其进步的原因仅仅停留于“阶级说”的浅层是不够的,必须要深入到人类文明进化的深层才能将其解释透彻,从而为社会所普遍接受。

    通过以上分析也可看出,“国际共运”事实上对于半神半兽的西方基督教和资本主义文化具有革命性。前苏联和东欧本身在地理上就处于东西方衔接处,西方基督教文化对其的影响在逐渐淡化,其较容易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在地理上也曾充当了马克思主义向东方传播的“大陆桥”作用)。尤其是在中国,因我们的主流文化一直属于无神论,所以它与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最容易发生契合,而受太极文化所影响的其它社会主义政权也就较东欧那些表现得较为稳固。

    现在再说发生东欧剧变的那些国家,它们现在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看法又开始羡慕了起来。尤其是俄罗斯,它不但与中国的关系越走越近,其国内对其原来所抛弃的社会主义又出现了新的反思和回味,对前苏联领导人的看法也进一步正面了起来,说明其在历史那个大“漩涡”中仍具有再度向前突破的动能。

    所以,我们中国特色理论体系的研究,不但我国国内自己需要,其它社会主义国家和世界各国的劳动人民也都很期待,它很需要我国那些专业理论研究者们加倍努力。“来而无往非礼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后所生成的社会科学系统论也很需要“回程输送”,需要将其返还给西方。

    (四)唯有中华太极(系统论)原理才能收拾乱局

    通过以上所言能够看出,为什么“照抄照搬”、“本本主义”、“全盘苏化或全盘西化”都不适用于我国,只有将其予以中国化之后才能被中华文化和我们国人所接受。对此,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阐释得非常清楚:“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这已经将我们的特色理论研究与“本本主义”和西方理论严格区分了开来,仅靠“之乎者也”难以完成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工作,它需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目前世界思想理论和文化的一片混乱说明,它也正在孕育着一种新的文明,而这种文明一定是站在更高层面上的一种文明,这已经由“共商、共建、共享、共赢”理念所定位,也已经由“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我国所举办的各种国际活动等在非常积极地予以实施并推进中,它也获得了各个国家的广泛赞同和参与。虽然目前我们的中华系统论还正在结合近现代科学发展和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处于研究之中,还没有最终在科学理论界形成共识,但它属于一种明确的研究方向,对此不应该存在任何怀疑。

    在世界的一片混乱中,最终仍然需要我们的太极文明出来收拾残局,并拨乱反正。在前文中曾提出我们的太极原理事实上属于世界科学界所一直在苦苦求索的“大统一理论”,这并不是无缘无故,更不是自卖自夸,因为它事实上属于一种高于其它理论的理论体系,也只有它才能将各种文明和文化统合在一起,其证据有二:1)在世界文明史上,中华文明属于目前唯一幸存并延续至今的文明,这属于一个基本的事实,其生命力仍然强盛。2)通过中华系统论基本结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它能够克服并统一目前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所存在的种种矛盾,这也得出了有力的证据。事实充分说明,我们的太极原理或中华系统论会为世界的发展与进步带来新的光明,并会推动人类的新一轮进化,从而引导世界科学和人类社会在各种各样的矛盾冲突中走向统一。

    对于社会主义和人类文明的进步问题,虽然我们一直在“韬光养晦”,并放弃了与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之争,也不向外输出革命,但各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资本主义媒体对社会主义的歪曲和丑化宣传正在被看穿(就像当年中国人民逐渐看穿了国民党对中共的歪曲和丑化宣传一样),据报道,由于资本主义的“贪婪和残忍”,… “(美国)大多数18岁至25岁的年轻人偏爱社会主义而不是偏爱资本主义”,这可作为(美国)社会底层崇尚人性(劳动)而鄙夷动物性(寄生)的有力证据。由此充分说明,资本主义的确正在走向衰落,而人类要求文明进步的思绪正在酝酿一场风暴或大潮。

    世界科学、政治、经济、军事等,如同思想文化和理论一样,在近现代的大碰撞中必然会出现大融合,必然也会经历一个“由乱到治”的统一过程,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规律。随着信息科技的发展(其快得有些超出想象,如5G技术),它正在将世界统一为一个“地球村”,经济的全球化和世界的关联性在不断增强,人性(劳动)会逐步提升,动物性(寄生)和战争会被逐步遏制,资源、生产劳动分工、流通等也会要求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合理调配,世界各国间的科学技术差异会逐步缩小,发展会趋于平衡,人文科学、思维、文化等也会趋同,人类所向往的理想社会会越来越近,我们的太极原理或中华系统论(含文明与文化)也必将大放异彩,并会为人类文明做出更大的贡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