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树身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狼头长啸 - 李树身首页
"侠客岛"的文风鉴赏
2016-02-27
字号:
    我很喜欢网友“侠客岛”的新闻报道和其它不同体裁的文章,这不仅只是因其具有很高的时效性、真实性、权威性……而且,还因其文章的风格完全跳出了“党八股”桎梏,读起来令人 别开生面,有和风抚面的舒适感。

    以本月22日,署名“司徒格子”以“侠客岛”名义,发表在《人民日报-海外网》上的《【侠客岛】乡亲们,出来看上帝》为例,对我之评说便可力证其不谬。

    初读此文,似乎有些儿蒙胧的感觉,不易理解其中某些文字所表述的意思和观点;但仔细咀嚼,便让人逐渐有所领悟并产生回味无穷的享受感觉。

    下面,本“老龄网文义工”全文转载该文,并在自己最感兴趣的段落作述评。

    【侠客岛】乡亲们,出来看上帝

    一

    元宵节到来前,人们终于决定关掉春节话题。

    于是上海女回到了她的“有夫之妇”身份(这用词的修养让人喟叹),江西男回到了他的“话题的碰瓷者”身份(再叹,浩然不见其涯)。于是山的那边雪的那边的那顿鳇鱼饭,再也不 反转反转后反转,老板被罚了50万,关了店。

    面对此情此景,亿万围观者竟然没有了十几天前的激情,没有表现出感情受到严重伤害该有的样子。

    有时我会觉得作家这个行业很是可怜,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最后却无人问津。人家一个论坛上的帖子,语法不佳,用词不当,能让举国上下从春节前聊到元宵前。

    狼头长啸述评:

    作者用上述如此简练的文字,不仅狠狠地鞭挞了假新闻制造者和盲目传播炒作假新闻者;同时,还以哈尔滨“天价鱼”事件为典范,披露了奸商的欺诈行,有效地引导消费者依法维权。 这才叫“正面宣”、“正能量”。

    一、“上海女”和“江西男”。此假新闻说的是在男友家吃了一顿饭便连夜分手的“上海女”逃离江西农村的事儿,但很快被证实纯属虚构——所谓的“上海女”,只是上海周边某省的 一个有夫之妇,杜撰这么一个故事只是因为与丈夫吵架发泄情绪。而之后回应的所谓男友“江西男”,则不过是接着炒作的“路人甲”。

    当有关部门将“上海女孩逃离江西农村”事件定性为假新闻时,提到了一个新词“话题碰瓷者”——说的是该事件中发帖回应舆论的“江西男友”,其实并非这起事件的当事人。他在全 民热议该事件的时候新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发表了两条虚假的声明,获得了7000多次转发、25000多条评论以及9000多个粉丝。

    虽说这是假新闻,但该网帖在春节期间却被转发不断,从线上到线下,引发了包括网民、自媒体以及传统媒体在内的全民热议;从中国农村问题、地域歧视到青年婚恋观……种种,引发 话题不断。

    二、哈尔滨“天价鱼”事件几经反转,消费者终于等来真相:“哈尔滨天价鱼饭店将养殖鳇鱼当野生卖,被罚50万”。而且“北岸野生渔村”存在餐饮许可过期、工商登记无“野生”、 警察执法过程抽烟、发票被指造假、游客被当地旅行社带往消费等问题。

    写下这句诗的人,是唐代诗人卢延让。他老人家被《唐才子传》形容为“有卓绝之才”,但最后流传于世的只有这么一句吐槽。

    其实他老人家在世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事情是这样的,他考了20多次进士却屡试不中,经过一番痛苦思索,他想清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的名声不够响亮。于是他老人家放 下逼格,写了一些这样的诗,“饿猫临鼠穴,馋犬舐鱼帖”,“狐冲官道过,狗触店门开”……顺利获得了许多关注,考上了进士,成为了人生赢家,摆脱了贫困的境况,在大城市有了自己 的房子,也有了自己的车子,还有了自己的仆人。

    面对这奇妙的人生,他老人家感慨说,“平生投名帖拜渴公卿,想不到得力于猫儿狗儿。”

    狼头长啸点评:

    “平生投名帖拜渴公卿,想不到得力于猫儿狗儿。”此话是该文开篇的延续。这是在用唐代诗人卢延让的自嘲,去讽喻那些想利用炒作假新闻、制造噱头而出名的某些网络写手。与此同 时,也将那些同样试图以转载毫无根据的假新闻帖子,去达到博取读者眼球和点击率目的的跟风炒作者,并嘲讽其为“猫儿狗儿”们。作者之如此笔法,何其辛辣!想必那些对号入座者,读 后或将有所自责自律自持了吧?

    二

    春节回家时,我也认真思考过现代化大背景之下,从乡村走向城市的这一代,所面临的纠结、矛盾与彷徨;我也十分痛心于传统被发展的巨型车轮碾压进历史的尘埃,乡愁难觅,旧音难 寻;我也极其希望能通过自己多年的教育背景和人脉,从故乡开始,保留住儿时的回忆,让农村既有大繁荣大发展,又有田园牧歌式的温暖。

    骗你的,不用回家,这种调调我也能写出来。如你所知,我们的文字依然如此不成熟,随时随地歪曲着世界的面貌。过去的这个冬天北京雾霾深重,有无处可躲的绝望,我看到人们开始 怀念家乡的山清水秀。真的回到山清水秀之地,却发现他们最想做的并非歌颂山水,而是歌颂自己平素生活在大城市中生活。

    李局、张局,David还有Alice,都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回家,发现农村已无可救药的。

    我一度很喜欢米尔斯,他在《社会学的想象力》中提了个很好的词,心智品质。大概意思是,搞社会学的一定要有这么一种品质,能利用信息增进理性,从而能看清世事,以及发生在他 们之间的事情的清晰全貌,理解自己所置身的时代对自身生活意味着什么,通过控制其身后发生的结构性变迁的方式处理好个人的困扰。

    米尔斯老师这个定义看上去绕,但是反观这几年逢春节必火的“回乡笔记”系列,或者凤凰男与城市女之间永远的纠葛,会发现背后一直有着同样的傲慢。那就是,无论写作者还是跟风 分析者,都以为自己具有这样一种高贵的心智品质,有着对农村的“想象力”。

    说到这里想起当年,一位人类学教授对其他学者的批评很不以为然,因为他的研究对象是自己出生的村子,而对这个村子他“参与式观察搞了几十年”。思忖良久,一位老师才缓缓反驳 此君,“您那个叫观察,不叫参与式观察……”

    大概农村对谁来说,都是个可退守的堡垒。

    几年前因缘巧合,认识了纪录片导演焦波。他花了一年时间,带着几个徒弟在淄博一个村子拍了一整年,才拍出一个半小时的《乡村里的中国》,我哪次跟着他去现场放映,都看到周围 观众在抹眼泪与拍手大笑中度过。这是认真调查的力量。喜怒哀乐,哀怨情仇,一个村庄要多复杂有多复杂,站在城市里指点农村江山要多幼稚有多幼稚。

    农村问题严肃且严峻,知识精英回家待一周,不足以上帝视角回来传道。“上海女”这事儿,说到底也是迎合了手机屏幕前众人的想象。完美的二元对立剧情,农村条件不好,城市人受 不了;城市人嫌咱条件差,农村优秀男儿当自强。

    在观点肆虐的时代,表达观点是危险的。在耐心稀缺的年代,闭嘴与怀疑是一种美德。

    三

    我记得媒体行业最爱的词之一是“媒介素养”,未曾想,这个原本用来要求公众的概念,如今对许多媒体人来说,也已余额不足。

    如果是一个来自上海的姑娘,怀着对乡村田园牧歌式的幻想来到江西男朋友家,发现清泉石上流倦鸟夜归林停车坐爱枫林晚,兴奋地认为以后想呼吸新鲜空气就到婆婆家,最多能发到微 信朋友圈,接到十来个礼节性的赞。可是吐槽农村穷困并以实际行动远离之,却能挑动亿万人的神经。

    就连知识精英,也被网贴如此戏耍。东坡一句“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跨越千年还能把脸打得生疼。

    从现在起的很多年里,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年轻人会像结伴出行的沙丁鱼,游到了几片惠风和畅的温带海域,命运送来一张巨大的网,我们瞪大眼睛被从海里捞出来,成为整齐划一的沙 丁鱼罐头。我们住在城市某个格子中,身边并没有鸡犬相闻,也没有泥土的芬芳,有的是一份工作、一个家庭与一种父辈完全无法想象的生活。我由衷希望,我们不会只在春节这几天打开悲 天悯人的上帝视角,回望那片养育了祖先的土地。

    怀旧是人类永远的病。我总喜欢厄普代克在《父亲的眼泪》中说的那句话。他说,爱记忆中的人容易,难的是当他们出现在你身边、你面前时,你仍然爱他们。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李树身,昵称狼头长啸,男,汉族,1946年1月27日出生,籍贯四川自贡,从业新闻30余年,因病已退休10多年。崇尚狼精神,用狼头像示众,昵称狼头长啸。读过书做过工经过商,办过误人子弟学校;编辑过期刊替别人做嫁衣裳;继而又从业官方传媒,混吃混喝虚度半生。憾捉笔难书民疾苦,痛难为百姓鼓与呼。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