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铁面监管 - 郎咸平首页
在这个危急的时候,我必须要给两个部门提建议
2017-07-10
字号:
    近日,李克强总理表示,中国不发展是最大的风险,在金融领域有些风险,但有能力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目前看风险是总体可控的,正在采取有效措施,把这些风险点逐步化解。

    很多人对系统性金融风险不怎么理解,虽然感觉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又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要理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必须要知道系统性金融风险是怎么来的?在我国,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来自于非金融企业的高杠杆率。根据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数据,和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美国、英国、欧元区和日本相比,我们的杠杆高到167%基本上全世界最高,系统性风险就是这个意思。如果部分企业杠杆率过高没问题,因为大数法则。如果每一个企业杠杆率都过高,尤其是煤碳、钢铁等产能过剩企业的杠杆率是非常高的,有很多是国营企业的,如果这些企业集体发生问题还不了钱,那就会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比如说2008年金融海啸就是系统性金融风险,我们的情况是一样的。风险基本上来自于影子银行,影子银行大概接近70万亿这,而银行的传统信贷也不过只有106万亿,影子银行的这个规模高达70万亿,接近61%。影子银行占GDP的比例从2011年的39%,一直涨到91%,这个不得了这个比重。

    影子银行无法跟国外做比较,因为国外比较传统,他们以信贷为主没有什么影子银行的问题,只有我们中国有。我们的影子银行包括委托贷款13.2万亿,信托贷款6.3万亿,理财产品30万亿,同业业务13万亿,这个很重要的。

    什么叫做信托贷款?就是委托将这个钱交给银行,然后给自己指定的人放贷这,银行只是一个过道。这个贷款从2011年的1.7万亿变成2016年的6.31万亿,坦白讲规模也不大,也没什么风险。

    第二个委托贷款,这个委托贷款其实也没有什么,也就是说就是A向B放贷,银行也是做过道,就是委托银行来进行管理。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但是情况不同就是,银行为了赚钱就是主动的拉来一家公司存款,给他更高的利息,然后以更高的利息去放贷出去,赚取中间的差价,所以这个风险就来了。这在表外,既不在央行给你存贷比例的限制,也不在资产负债表上体现出来,但风险特别大。风险都在银行,万一有公司不还钱怎么办?而且会用高利息借钱的都不是好公司,都是小公司,风险高的公司,所以风险特别大,所以这导致风险迅速扩大。委托贷款在2011年只有4.4万亿,到了2016年变成13.2万亿。

    理财产品在2011年是1.7万亿,2016年暴涨到30万亿,这是非常非常大规模的,风险也在这里面。

    理财产品有以下几种类型:

    第一种银行不承担风险直接给投资者推荐,当然这个类型的产品银行只能赚少量中介费,我看银行兴趣不是很大。

    第二种银行承担部分风险,银行机构评估认为这个企业最差也能还款60%,所以他可以把10亿元的借款分成两部分,6亿元就是优先级保本理财,银行也会用自己的自有资金购买,4亿元列后级不保本理财,优先级利息6%,列后级利息10%,一旦发生风险首先更换优先级的,有余额再更换列后级的。

    第三种情况银行通过发行多个一年期的理财产品,利息只需要6%,因为五年利息要比一年高,所以银行赚取利差。唯一的风险就是如果一年后再发理财产品没人买的话那就进入风险。

    这三种方式大概只有第一种没有风险,第二种,第三种都会有风险,所以这个理财产品也属于类似表外的,也是不显示在资产负债表上,但确实有风险。

    最后一项同业业务非常严重,这个业务也叫做银行间理财业务市场。2014年是0.9万亿,2015年暴涨到5.3万亿到2016年13万亿。比如说一个A企业规定他不能借款的,比如房地产、电解铝、钢铁行业。他们想借款怎么办?透过一个小银行,把他的需求透过券商或者信托公司把这个不能借款A公司的需求打包成买入返售资产,或者叫做应收款项投资等等的,就是说中小银行,就把这个东西卖给大银行,承诺一定期限之后赎回。

    同业业务在2016年是13万亿,我觉得政府在这方面会感到非常紧张,如果这个管不住的话,风险就会从这里爆发,所以接近70万亿的影子银行,是银行风险的最大来源,这也是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最大来源。

    透过所谓的影子银行,获得资金的企业通常都是一些不太能从正规渠道借款的企业,这些企业杠杆率本来就很高,是全世界最高,一旦集体发生风险,那就变成银行的系统性风险,这也是我们国家领导人一再所担忧的问题。

    什么叫银行的监管?影子银行的规模实在太庞大,不但绕过了这个央行规定存贷比的限制,同时也不显示在资产负债表上面,已经接近70万亿。这70万亿是什么概念,是银行传统信贷61%,占了GDP的91%左右,这个比率是非常可怕的,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风险来源。

    我们的企业有167%的高杠杆率,他们很可能透过影子银行取得资金,如果集体还不起钱对银行而言就是系统性风险,但是这个系统性风险本身已经被股票市场所消化掉了,所以银行的市盈率特别低和美国的银行相比,美国银行的市盈率大概是12以上,中国的银行大概6左右。

    针对目前的金融状况,我们的政府今年3月下旬启动了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专项治理工作,到了4月份又下发五号文、六号文、七号文进行乱象整治,风险防控监管,正在采取有效措施,把这些风险点逐步化解。首先肯定的是中央的政策是好的,可是执行之后,一些相关部门没有搞清楚如何在执行中央的决策时不至于矫枉太过正,以至于本将被监管的领域弄成一潭死水。因此我给两个部门提出相关建议,希望能引起重视!

    首先是证监会,股市监管目的是什么?监管不是管的越严越好,而是要管的对,只要你管的对,就不需要严,严跟对是两回事。以股票市场为例,监管严的目的是什么?是替中小股民创造财富,所以要打击内幕交易、打击操纵股价,因为内幕交易跟操纵股价都是大股东有执行优势的人做的事,基本上都不可能是中小股东,不可能内幕交易。所以打击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中小股民创造更多的财富。

    其次是银监会,银行监管的目的是什么?银行监管的目的不是把银行管死,不是不让银行做事,而是要让银行做更多的事,做更多正确的事情,透过信贷让一些好的企业能够茁壮成长,这才是监管的目的。如果说打击到最后,银行什么事都不敢做,也不敢放贷了,谁受到损失?当然是银行的用户,这可不是银行愿意看到的。

    希望这两个部门在领悟和执行中央决策时,多一分责任和担当,不要为了监管而去监管,而是要深刻理解监管的目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7楼杨锋:
    1、中国煤碳、钢铁等产能过剩企业的杠杆率非常高,但,风险非常低,或者说,一点风险都没有。
    2、因为:很多是国营企业,信用非常高,与国外的私有企业,有很大的不同。
    ****
    这位杨锋先生,不懂不要乱说。信用的好坏,源于企业(个人)还债的历史。
    前段时间两个行业火爆,产品抢手,企业现金流有充足的保证,每月能有钱按时还银行的贷款,才有"煤炭、钢铁企业的信用好"一说。但那是过去。
    现在这两个行业不景气,日子不好过 -- 每月的进账萎缩,按时还贷就会出问题。况且还是"不景气行业中的欠银行大笔贷款的[产能过剩]企业。" -- 所有不利因素都没躲过去。
    信用说的是以前,危机说的是现在或未来。白天还是艳阳高照,一夜就可能大风降温。
    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了。
    2017/7/10 23:44:13
  • 1、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不在国企;
    2、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在于:内外勾结的“新买办企业”和“金融腐败势力”。
    2017/7/10 23:23:59
  • 如果每一个企业杠杆率都过高,尤其是煤碳、钢铁等产能过剩企业的杠杆率是非常高的,有很多是国营企业的,如果这些企业集体发生问题还不了钱,那就会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
    1、中国煤碳、钢铁等产能过剩企业的杠杆率非常高,但,风险非常低,或者说,一点风险都没有。
    ------学者和领导,总是与国外相比,误解了。
    ------为什么呢?
    2、因为:很多是国营企业,信用非常高,与国外的私有企业,有很大的不同。
    2017/7/10 23:20:29
  • 4楼百丈冰:国际形势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力量正在重新组合,中国靣临严峻挑战.如今中国的最大风险,是国防与外交.

    此话很对。
    2017/7/10 21:36:16
  • 国防与外交.
    外交是政府的部门;权限被归于国家领导人,体现慎重。
    国防,国防部挂在政府结构下不合理。所以再出中央军委。国防部的牌子只承担资源组织义务。
    这样,信息深度埋得太深。 没什么不好的。
    2017/7/10 17:31:46
  • 国际形势正在发生重大变化,力量正在重新组合,中国靣临严峻挑战.如今中国的最大风险,是国防与外交.
    2017/7/10 16:25:13
  • 金融跟会计一样,要实行保守稳妥的原则。贸然的激进改革创新,就很可能是你的滑铁卢。
    2017/7/10 11:20:15
  • 比如说2008年金融海啸就是系统性金融风险,我们的情况是一样的。风险基本上来自于影子银行,影子银行大概接近70万亿这,而银行的传统信贷也不过只有106万亿,影子银行的这个规模高达70万亿,接近61%。影子银行占GDP的比例从2011年的39%,一直涨到91%,这个不得了这个比重。


    理财产品在2011年是1.7万亿,2016年暴涨到30万亿,这是非常非常大规模的,风险也在这里面
    同业业务在2016年是13万亿,我觉得政府在这方面会感到非常紧张,如果这个管不住的话,风险就会从这里爆发,所以接近70万亿的影子银行,是银行风险的最大来源,这也是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最大来源。
    2017/7/10 10:34: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