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铁面监管 - 郎咸平首页
出租车罢工频发,都是专车惹的祸?
2016-02-02
字号:
    临近春节,又到了全国人民大迁徙的时刻,今天我们来谈谈“专车”这种新事物。我在新出版的《你的投资机会在哪里?》一书中指出,2015年以来,各地的出租车司机罢工事件开始频繁出现,而出租车司机们抗议的无非是两条:第一,份子钱太高;第二,专车服务严重减少了他们的收入。可以说,在份子钱长期高居不下的情况下,专车服务成为压垮出租车司机的最后一根稻草。

    例如,杭州出租车电召平台以前每天的发单量都在七八千,自从打车软件的专车业务出现后,平台目前每天的发单量变成了5000左右。同样的,出现专车业务以来,济南平均每辆出租车每天的接单量从原来的31个下降到24~25个,司机一个月少挣1000元。于是在出租车司机的压力下,全国各地有了轰轰烈烈的“查处专车行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沈阳、济南等大中城市都在其中。

    那么,究竟什么是专车业务呢?目前打车软件的专车服务有两种。

    一种是私家车和社会车辆,司机装一个手机终端就能接活儿,这是违法的。依照《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370号)第4条,这种行为属于未取得运营资格擅自从事非法运营,等于我们平时所说的“黑车”。全国各地查处的主要是这种类型。

    另一种是汽车租赁公司和滴滴、快的打车签订协议,提供专车服务。这等于打车软件公司和打车人租赁汽车,再另外从劳务公司聘请司机提供专车服务。这样,叫车平台、汽车租赁公司、劳务公司、用户形成四方协议关系,为民事合同关系。这种类型的专车服务在北京、上海等绝大部分城市都是合法的,政府也没有取缔这种行为。

    但也有少数城市例外,如广州和沈阳就认定汽车租赁公司不能进行专车服务。《广州市客车租赁管理办法》规定,租赁车不得从事或者变相从事营业性道路运输。交管部门根据这一条认定租赁车提供专车服务是违法的,这就涉及法律的解释权问题。沈阳市交通局则并不指明该条政策的法律依据,直接表示:在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以提供“专车”或“商务租车”服务为名的营运行为,都属于非法营运。

    对于专车服务,我的态度是,应该允许汽车租赁公司进行专车服务,因为法律没有明确禁止。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对于市场行为,“法无禁止即可为”,政府部门不能披着看似合法的外衣,将共享经济的创新萌芽乱棒打死,充当某些垄断利益的保护伞。而且接下来,我们应该要进行两方面的工作。

    第一,不能任意限制从事专车服务的汽车租赁公司的购车数量,因为一旦规定了数量,就等于另一种形式的出租车管制,出租车牌照就又变成稀缺资源,从而导致靠出租牌照过日子的食利阶层的出现。

    第二,应该逐步允许符合条件的私家车辆进行专车服务,这样才能充分利用社会资源,降低交易成本。当然了,为了保证乘客的乘车安全,可以提高私家车司机进入这个领域的门槛,比如必须安全驾驶多少年、没有酒驾记录等;为了提高管理质量,可以对参与专车服务的私家车多收一些保险费、车船税,提高第三方责任险投保额,提高验车频次等。这些都是技术手段,很容易做到,但首先是要把这个市场放开。

    对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市场行为“法无禁止即可为”,其实政府在这方面有做得很好的案例,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对“代驾”的态度。为什么会有代驾市场出现呢?因为从2011年5月1日起,酒驾被明确规定为刑事责任行为,代驾行业随之而起。一开始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无序发展,因代驾引起的消费纠纷层出不穷。但是政府并没有简单地取缔代驾服务,而是逐步出台法律来规范这个市场。据媒体报道,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制定的代驾行业标准已经基本完成,即将发布,对代驾企业与代驾司机都列出了明确规范,未来代驾司机也将实现持证上岗。那么,对于专车服务,我希望政府也持同样的开放态度,逐步规范市场,而不是一味打压取缔。

    下面问题来了:如果放开专车服务,那如何保障出租车司机的利益呢?其实,目前司机们罢工抗争,他们真正的敌人是“份子钱”,而不是专车服务。为了保障出租车司机的利益,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把专车服务掐死,而是改革出租车公司。

    全世界的出租车运营简单说就是两种模式:一种是限制牌照,如中国大陆、中国香港、美国纽约;一种是牌照免费,如中国台湾、日本。对比这两种模式,我当然更建议采用日本和中国台湾的牌照免费模式,只要出租车司机达到规定的驾驶水平,车辆达到规定的安全标准,出租车牌照就应该免费供应。原因很简单,牌照免费,中间就没有食利阶层。

    从全世界来看,彻底放开出租车经营的结果都是服务变好、价格下降。如2000年爱尔兰取消出租车管制以后,出租车数量增长了2~3倍,乘客平均等候时间从原来的1小时降到20分钟以内,33%的人5分钟以内就能打到出租车,90%以上的受访消费者对出租车总体服务质量表示满意。新西兰在取消出租车数量和费率管制后,出租车数量上升2~3倍,费率下降了15%~25%。

    如果放开出租车牌照,不仅能明显提升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我们也能和全世界一样迎接Uber、滴滴专车、快的专车这样的创新服务。新华网对此评论说:“专车服务是一种创新的方式,源起于大城市交通服务供需不平衡,是对现有社会资源的再分配,体现了共享经济的发展趋势,深受社会欢迎。放眼国外,这种共享经济模式在美国等发达国家‘一路狂奔’,市场份额预计在1100亿美元以上。这种符合共享经济发展趋势的专车模式,却成了有些部门的‘眼中钉’‘肉中刺’。究其根源,是因为专车服务撼动了出租车的封闭垄断地位,动了某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出租车司机与专车与私家车的争斗是狗咬狗,真正得益的还是官家
    2016/2/2 13:09:54
  • 不是出租车司机罢工,而是出租车公司向民众罢工,坐专车就不要坐出租车。
    2016/2/2 12:48: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