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铁面监管 - 郎咸平首页
中国的未来需要什么样的教育体制?
2013-09-07
字号:

  编者按:在开学季必须让各位警醒的是,中国的大学生毕业即失业。这是没有感叹号的陈述句,意味着它成了很多人已经接受的现实。2012年,全国毕业大学生中未就业的占10.4%,同期美国 大学生失业率是4%,德国的是2%;2013年5月,北京应届毕业生只有30%的人找到与其签约的公司。为什么我们穷尽一家,甚至一国之力培养出的大学生“没人要”?罪魁祸首是户籍制、“裙 带制”,还是所谓的制造业“机械化”?郎咸平教授告诉我们,“是现行教育制度的不合理,造成了大学生举步维艰,四处碰壁”的局面。2013年8月,郎咸平教授推出了其2013年最新力作《 郎咸平说:让人头疼的热点》一书,其中包含反腐、地方债、教育等民生热点话题。以下节选部分为郎咸平教授对中国现行教育体制进行的针砭时弊的解读,以飨读者。

  30年前,潘晓曾有著名的提问:“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30年之后,微博上著名的“作业本”同样给了一句话,“人生的路还是越走越窄”。今天,阶层的板结、固化,上升通道的狭 窄,让我们有个担心——世袭贫穷。

  这样的担心从根子上说就是教育体制的问题,我们培养出那么多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我们难道不该反省一下吗?是教育的不合格,造成了大学生举步维艰,四处碰壁。要改掉大学教育的积 弊,我们不妨借鉴一下美国的经验。

  想学什么,学生自己说了算。我觉得美国教育最可贵的一点,就是赋予学生极大的自主性,让学生可以盯住市场,随时调整自己,把自己培养成企业需要的人才。首先,不像我们中国有本科 四年的硬性规定,美国大学生的学习年限是由自己来决定的,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和市场行情,工作一段时间,再学习一段时间,或者边工作边读书,只要完成学分就可以毕业。其次, 在专业选择上,也有很大的灵活性。美国学生在进大学的时候不需要选专业,到大二大三才选,他们会先了解一下市场,并看看自己的能力和兴趣,之后再决定专业。而且他们换专业或者转 学,都不受“统一教学计划”的约束,学分可以转到新的专业或是学校。甚至美国学生从社区型大学毕业两年后想继续去念研究型大学的本科专业,都是非常方便的。

  相比之下,我们中国的大学教育,从一开始就不对路了。绝大多数人在填报志愿的时候,对自己选的专业根本就是一头雾水,只有一个朦朦胧胧的概念。等接触到这个专业发现自己不喜欢的 时候,可以转系吗?你不晓得转系有多难!因为每个系的资源都是根据学生人数定的,如果这些学生都转系了,那系里的教授还怎么混?然后,就是把学生圈在学校里养,即使不是与世隔绝 ,也是和社会严重脱节的。学生根本感知不到外头行情的变化,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在学业上作出调整,因为课程都是死的,充其量也就是考几个据说对找工作有用的证,要不就是挤时间 去企业实习。

  所以说,我们的整个教育系统是僵化的,没有与时俱进。我建议学校把更多的选择权还给学生,放手让学生来决定自己的路。然后,让每个人学会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通识教育,培养通用型人才。通识教育,是美国大学本科教育的重要传统, 几乎所有大学都在大学低年级实施通识教育。什么是通识呢?就是每个受过教育的人,都应当具有的基本素养,包 括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那为什么要开通识课呢?就是因为校方考虑到了万一你从学校出来,专业不对口怎么办,所以我先给你把底子打好,这样真正发现专业不对口的时候,你还可以在这 个基础上迅速学习新的专业。

  各位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是我们中国学生在大一的时候,修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或者思想品德修养之类靠着画画重点、熬个通宵就能通过的课程。美国的通识教育涵盖了语文、文学、写作、人文 、数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这 7 大学科,不管你以后想学啥,头两年这7个学科都是必须要选修的。比如麻省理工学院(MIT)就规定, 主修理工科的学生必须学习人文、艺术和社会科学方 面的 8 门课程, 共 72 学分, 约占学士学位课程总量的 20%, 主修文科的学生必须学习占学位课程 16.5%的自然科学课程。而且除了专业课,学生还必须学一门外语及通晓别国文化。透过这 种方式培养出来的学生,眼界更开阔,看问题的视角更全面,并且能更胜任将来的工作。可我们呢,大多数学生,学文的不懂理,学理的不懂文,思考非常有局限性,未来的就业空间自然就 很窄了。

  手把手教会学生创业。为了应对就业难,我们的人社部也没少出台帮扶大学生就业的各项措施。但是我们发现,教育和创业之间的鸿沟就是跨不过去,大学生不管是在心态上,还是在技能上 ,都和创业要求差很远。这是因为我们的大学还没有来得及教给学生创业知识,就直接把他们往市场上推。而这正是美国大学教育中另一个可贵的地方。

  在过去的 20 多年中, 创业学成为美国大学,尤其是商学院和工程学院发展最快的学科领域。我在美国的时候,就已经有 1600多所高校开设了创业学课程, 它们的创业教育在教研体系上是相 当完善的。还拿麻省理工学院举例子,它的创业教育做得非常好。它有一个创业教育中心,向所有的学生提供十几门课程,包括新企业家、创业实验室、企业市场、企业财务、新经济时代的企 业等等, 教学方法可不是死记硬背,而是以案例研究为主的。

  美国大学不仅重视创业理论, 还很重视对大学生创业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培养。他们鼓励学生在校期间参加各种创业活动, 学校还经常举办学生创业策划竞赛, 然后请企业、商业与风险投资领 域的专业人士进行评比, 优胜者可以获得奖金。这种教育最直接的成果,就是大学生利用自己的科研成果在学校里或学校周围办企业, 推动了美国新行业的诞生。其中最富盛名的就是以MIT为 中心的硅谷。很多学生都在这里得到了创业、工作、实习的机会。据MIT统计,自 1990 年以来, 它们学校的毕业生平均每年创建150 多个新公司, 自主创业成了学生就业的重要出路。

  除了借鉴美国教育的具体方法外,关键在于加快产业结构的调整,放开对民间力量办教育的限制,根据社会需求,重新定位精英教育与职业教育的比重等等。当然,对教育的改革,三五年乃 至十来年都未必能见成效,那未来五年的最难就业季,大学生们该怎么办呢?可能有人会说,微软的比尔·盖茨、保罗·艾伦,甲骨文的埃里森,戴尔公司的戴尔,都是退了学之后,才打造 出自己的商业帝国,大家干脆趁早退学算了。其实退不退学不重要,强大自己才是硬道理。比如说北大中文系的陆步轩,他的专业是中文系,却利用业余时间学会了卖猪肉;比如说清华大学 的李健,他的专业是电子工程,可他在业余时间学会了音乐,组建了“水木年华”。这些故事雄辩地告诉了我们,为什么机会总偏爱那些“不务正业”的人!所以,我也想告诉那些即将毕业 的许多大学生,不妨把视野放宽一点,因为在跨界的时候,说不定你能够收获很多的机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教育不是生产的流水线,制造出社会需要的工科、文科、理科。。。。教育是对国民素质的全面培养,是以全面性、综合性和人文性为基础的。
    2013/9/9 13:09:58
  • 6楼] 评论人: 唐寅 查看评论专辑  
    教育制度的腐朽早就臭不可闻了。但改不了。太多人已经习惯了这里顺风顺水的福利,怎么改得动?
    应该是已经臭了几千年,大概还要遗臭万年。
    2013/9/7 14:36:22
    能 遗臭万年,不是反证 其有合理性吗?!
    2013/9/8 11:43:23
  • 中国各市、省、中央的大领导讲发展文化产业已经好几年了。我曾经信以为真,兴致勃勃拿我的建议书和我的几个软件产品到深圳出版社。他连我的建议书都不要收,我说交给社长看,他说不必了。然后他说正在和美国一位华侨谈出版书籍的事,我知道谈的是出版社卖书号。要解决卖书号的问题其实很简单,让所有的公司都可以拿到书号,像英国和香港那样,官方出版社就不能卖书号了。
    有了书号只是第一步,要使你的书或文化作品有人买不是容易的事。而文化作品的开发成本很高,越高级越少人买,而中国根本没有这种市场。也因此只有大学教授出版向政府献媚的书,这种书是没有价值的,但能够提高该大学教授在官方眼中的地位,对他以后升职加薪是有利的。
    这就是中国,精英只关心自己的地位和声誉,大学或官方机构出台什么帮扶大学生就业的各项措施,只不过是走过场,负责的人一点热情都没有,而整个社会也没有要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的热情,因此道路越走越窄。
    美国就比中国好得多吗?大学生就业是世界性老大难问题,以前的大学生少,大学生毕业以后就可以到政府或大机构任职,然后步步高升,现在已经是收入高的成功精英人士也,或享受高额的退休金。
    说到美国的硅谷,是只有美国加州的那一个,其他的地方。,例如纽约,认为自己的条件和成就比硅谷好,但不是硅谷。博主说“最富盛名的就是以MIT为中心的硅谷”,我不知道指的是什么。我是很熟悉七八十年代美国微电脑的创业热潮,后来是美国的金融资本进入,几个成功的公司成为巨无霸,但创业之路也是越走越窄了。
    2013/9/8 0:17:54
  • 郎教授所说的创业教育之类,中国大学不也在搞吗,我就指导过几批学生参加过。
    2013/9/7 16:15:09
  • 中国的教育固然有问题,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多,但是郎教授此文未免有点全面打倒、耸人听闻!
    难道社会、学校、教育管理机构,教师自身就不思进取,照本宣科,不思改进教学,不从事科研,不管社会实践发展情况?。。。也许有这样的教师,但肯定不是全部、且是极少数。
    2013/9/7 16:13:37
  • 教育制度的腐朽早就臭不可闻了。但改不了。太多人已经习惯了这里顺风顺水的福利,怎么改得动?
    应该是已经臭了几千年,大概还要遗臭万年。
    2013/9/7 14:36:22
  • 也许中国的大学教育,从一开始就错了。
    2013/9/7 9:45:08
  • 有丈母娘强推的房价在头上压着,有官二代、富二代在前面堵着,难道改变教育方式就能提升大学生的竞争力?
    2013/9/7 7:41: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