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文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杏林居士 - 沈文朋首页
政策严重不对称,中西医如何能并重?
2017-06-22
字号:
    中医学堂沈老师按:王世保对造成中医药困境原因的认识入木三分,对于中医药的出路指出了十分正确的路线。他对病入膏肓的辩证论治,他对中医药振兴的执着呼吁,“子规夜半犹啼 血,不信东风唤不回。”让人想起鲁迅先生说的“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我在将在我的草根网博客、我的新浪博客和我们中医学堂的公众号转载王世保先生的系列文章,以唤醒更多的国人,以推动中国社会进步。

    作者王世保:独立学者。1975年2月生于河南省商城县,1998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中药制药专业,毕业后一直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复兴和现代西方文化的批判。代表作品有 《道家新书》、《德政论—“以德治国”的精义》、《新诗经》、《中医非科学论》。从小受中医熏陶,读《金刚经》开悟,大学经常逃课,自学自悟成才。中国医改的关键在于“简便廉验 ”的传统中医的振兴。

    不管是以前出台的各种中医发展规划,还是已经颁布的《中医药法》,国家都将中西医并重作为指导中国医疗发展的重要方针。这种针对两种医学毫无偏颇的态度无疑是让广大中医界同 人欢欣鼓舞的,但在高兴之余反观国内中西医的现状,又会觉得要实现该方针只能是中医界人士无限期的奢望。中西医各自生存与发展的社会文化环境和具体法规政策严重不对称,已经导致 二者在当下的发展严重失衡,西医不断地走向强大,而中医则日趋式微和边缘化。在这种严峻的现实情况下,国家将中西医并重的发展方针即使加以法律的形式就能被有效地贯彻下去吗?

    一、中西医各自的社会文化环境严重不对称

    中国的现代化就是接受西方文化和文明的过程,以儒道释为核心的中国固有文化在这个过程中逐渐退出了国家主流意识形态,代之而取的是以西方科学主义和民主主义为核心的理性主义 文化意识形态。中国固有文化从此走向了民间,成为了现代社会的边缘文化。国家的中小学基础教育是培养国民现代文化意识的主要途径,目前全国所有的中小学教育实行的都是西式教育, 学生学习的是西方文化中的数理化和英语,而少许传统文化知识则是被当着无关紧要的内容教授给学生。西式的文化教育培养的必然是信奉西方文化的国民,这些已经被西化了的国民遗忘了 传统,只能用西方的文化意识来看待周围的事物。

    每种医学都有固属的母体文化,只有在这种母体文化环境中才能得到充分地滋养,才能按着自身发展规律和文化特征独立自主地发展。以儒释道为核心的中国固有文化被边缘化以后,中 医也就失去了自己的文化母体,完全处在异质的科学主义文化环境里。与天然地亲西医相比,中医已经很难被这些遗忘了传统的西化了的现代中国人正确地理解与认识,他们将中医赖以建立 的理论框架阴阳五行理论斥为落后文化,并贴上神秘主义的标签。这样的态度在100多年前只是发生在西方的洋人身上,而中国人自己理解起来丝毫没有问题;今天却普遍地发生在这些黑头发 、黄皮肤的中国人身上。一个智慧的民族被西化到已经不能理解自己的智慧,这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极大悲哀和耻辱。

    中医在西化的异质的文化环境里从其文化母体中被割离出来,孤立地支撑着自己的身躯,不断地遭受着来自科学主义的攻击与诋毁,不断地遭受着来自于内部的那些已经西化变质的主体 的慢性腐蚀。与西医相比,中医已经缺失了自己生存与发展的文化根基,我们又如何能够实现中西医并重?

    二、中西医发展政策的正确性严重不对称

    如果说那些没有接受太多西式教育的普通老百姓还能够理解和接受传统的话,而那些已经西化到了骨子里的学院派中医们却完全不能理解和接受中医理论的基本框架。他们冒发展中医之 名,却行异化和消灭中医之实。科学主义完全主宰了中医学界的政策制定者、主要管理者和执行者。因为中医主流学界已经游离在比类思维之外,不能深入理解中医的元理论框架,他们只能 用已经彻底西化的科学主义意识形态来认识中医,所以要求中医的发展也要贯彻这种科学主义。

    “中医必须用科学理论解释的更清楚”,“中医必须跟科技结合,完成自己的科学化”。中医主流学界所信奉的科学主义意识形态就这样扭曲了中医的发展,把中医送上了异化的不归路 。君不见,已经用西医阐释清楚的青蒿素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化药;君不见,那些在阐释中医药理论过程中所产生的理论成果只是对西医理论牵强附会地比附,对中医临床没有丝毫的指导意义 。

    中医就在科学化政策指导下被解构成了发展西医的质料,西医不断地从中医资源中挖掘出新的宝藏,而中医家却逐渐地被伪化。西化的顶层设计推动着中医的西化,我们又如何能实现中 西医并重?

    三、中西医高等教育目标严重不对称

    中医的教育、准入与诊疗活动完全被国家掌控以后,中医学院的高等教育就成为了中医主要的合法来源。从此,国内的中医和西医都由学院式的教育来培养。我们知道中医自古的主要来 源途径就是自学和师承,现代的学院式教育本是没有遵循中医自身发展规律和文化特征效仿西医而建成,已经严重阻碍了中医其他传统来源途径的发展,更严重的是其教育内容已经严重西化 。

    中医院校既是国家所建,必然贯彻国家提出的方针政策,出自科学主义的中医科学化的政策也必然主宰着中医高等教育的方向和内容。为了促进中医科学化政策的执行,中医高等院校设 置的课程高度体现了中西医结合的宗旨,现代中医统编教材与西医教材基本是对半开,五年制的本科中医学生不仅要学完中医的基本理论课程,还要学完西医的基本课程。西医院校又是如何 对待西医学生的中医教育?在同样五年的西医学高等教育中,西医学生仅是学一门《中医学概论》,对中医学有所了解即可。

    西医院校培养的是纯粹的西医、铁杆西医,西医院校毕业的学生自我意识里没有中医理论的任何影响,他们对自己的医学理论充满了自信,却对中医始终抱着怀疑或者鄙弃的态度。与西 医相比,中医院校培养的学生既不能理解中医理论也不具备中医的比类思维,对中医理论和中国固有文化的自信缺失。几十所中医药大学已经不折不扣地沦落成西医院校的二等附庸。如此不 堪的中医高等教育,培养的只是中医掘墓人,我们又如何能实现中西医并重?

    四、中西医行业的准入政策严重不对称

    受到科学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中医的教育、诊疗模式、行业管理和准入政策都仿照西医而成。中医与西医本是在两种文化体系下各自独立发展起来的医疗保健体系,它们有着各自不同 的发生形态,那么对其管理也应该区别对待,依据各自内在特征和发生规律分别制定管理的法规。但是,原卫生部却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按着西医的管理办法去管理中医。

    这部不顾中医自身特征和国情的法规不仅给中医带来了致命性地打击,也给中国广大民众的医疗带来了严重地损害,成为了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罪魁祸首。在这部法规中,要求 中医师必须是中医院校中医临床专业毕业的,要求必须通过国家组织的执业医师证的资格考试。这两个要求成为了扼杀中医的两把封喉利剑。中医自古来源于自学和师承,那些民间师承的( 包括祖传的)和自学的中医没有学院的学历证书,他们就被剥夺了争取执业医师证的资格。虽然《中医药法》允许以前遗留下来的无证民间中医可以通过师承或者确有专长的考试取得合法行 医资格,由于国家取消了中医自学考试,这就堵死了民间中医生生不息的通道。

    以西律中的管理制度严重扭曲了中医的发展,中医队伍在西化的过程中日渐萎缩。与西医流畅的准入路径相比,中医学院派通过自己的伪化意识严重阻碍了中医行业的准入通道。面对日 益式微的中医现状,我们又如何能实现中西医并重?

    《中医药法》已经颁布,中医人在兴奋的同时更需要清醒,中医经过近百年所形成的流弊绝不可能通过几页法律条文就能彻底扭转局面,何况这部法律对中医的发展本就具有致命的缺陷 。将中西医并重写在法规上很容易,真正在医疗实践中加以贯彻则是难上加难。仰望着这个高高悬在中医人上空上的“胡萝卜”,真正吃到它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复兴中医,依然任重而道 远。(王世保)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学教师,中医世家,攻读中医经典十多年,私淑当代中医泰斗经方大家胡希恕、最顶尖中医治癌大家孙秉严和李可大师,活人众多,擅长治未病调理身体、治疑难杂症绝症。行医带徒,为培养能用中医思维治病救人的真正中医,2012年创办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招收少年中医学徒和成年中医学徒。电话及微信:15014193672,微信公众号:深圳梧桐山国医私塾教育(zhongyixt)。

扫描可关注梧桐山中医学堂公众号!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