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文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杏林居士 - 沈文朋首页
仝院士新冠病毒寒邪论,雷倒中医界
2020-04-24
字号:
    看了今年1月28日的央视,我十分不解,也十分疑惑,新冠病毒可是温病啊,怎么就成了寒邪,慎用苦寒药了?

    再看他的博客,确实有下面的文字:

    “武汉十二月即阴雨绵绵,又值冬季,虽为暖冬,毕竟寒湿。进入一月,阴雨连绵半月有余。寒湿困脾,胜湿、燥湿、化湿、渗湿,不宜峻利,容脾慢启。寒湿阻肺,肺气郁闭而发热,发表散寒、宣肺泻肺,热则自退。发热者,舌多不红不绛,苔不黄不燥者,即使发热,哪有肺热?过早过多寒凉,戕伐脾胃,体湿已重,再大量输液,加重脾湿。病益深重,徒伤阳气而已,終成偾事。SARS热毒为盛,体强者抗争,肺络反伤,年轻人气短尤甚,老年反轻。新冠肺炎寒湿为因,体弱气虚为本,死者多为老年。故治疗要始终护阳扶阳。”

    --转发自仝小林院士

    吴又可在《温疫论》一开始就提纲挈领地表示“夫温疫之为病,非风、非寒、非暑、非湿,乃天地间别有一种异气所感。”吴又可的这段话,结合后面的论述,认为他不是指这种异气不在六淫之内,而是不属于风寒暑湿四邪,当属于温邪,所以后面论的全是温疫。仝院士为创新而创新,整出个“寒疫”。

    不知仝院士不懂中医的温病理论,还是要刻意创新。吴鞠通的《温病条辨》或叶桂的《温热论》可是中医的四大经典之一啊。

    我们不妨先看看中医治传染病的理论。

    中医认为温病具有起病急,热势甚,传变快,易于伤津化燥伤津的特点,后期尤多阴枯液涸。症见身热、头痛、呕吐等,但《经》多以“病温”为名。如《黄帝内经素问·生气通天论》:“冬伤于寒,春必病温。”《黄帝内经灵枢·论疾诊尺》:“尺肤热甚,脉盛躁者,病温也。”《黄帝内经素问·评热病论》:“有病温者,汗出辄复热而脉躁疾,不为汗衰,狂言,不能食,病名阴阳交,……”

    明末清初吴有性著《瘟疫论》(1642)阐发疫病流行之新理论与治疗方法,吴鞠通的《温病条辨》、叶桂的《温热论》进一步完善了温病理论,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中医温病理论。

    金元时期的医家宠安把温疫从温病中独立出来。他把温病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一般温病,仍属伤寒的范围,但四时均有发生,如风温、春温、暑温等;一类是时行温病,即温疫,不属伤寒的范围,这种时行温病的病因是感受了四时“乖候之气”所致,有流行性。他在《伤寒总病论》指出:“天行之病,大则流毒天下,次则一方,次则一乡,次则偏着一家。”特别在治疗上采用犀、羚、石膏等大剂寒凉之剂,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

    至此,中医的传染病理论建立并且较为完善了。直至今天,中国应用温病学说的理、法、方、药治疗传染病,如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感冒、麻疹、猩红热、痢疾等,取得了很高的疗效。根本不同西医能比的。

    温病辨证是一个重要辨证方法之一,卫气营血代表温热邪气侵犯人体所引起的疾病浅深轻重不同的四个阶段,其相应临床表现可概括为卫分证、气分证、营分证、血分证四类证候。

    高等中医院校教科书《温病学》也屡屡将“辛凉解表”作为卫分证的基本治法。清气法是温病气分证的主要治法。清营泄热是营分证的主要治法。血分病实证宜以凉血散血为治则,若热盛动风,当予凉肝熄风;虚证则津枯液竭,虚风内动宜滋阴熄风。这是历代中医大家有详细论述,并且在解放后到2003年的非典疫情期间都是行之有效的治疗。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温疫哪来什么寒邪?你慎用寒凉药,用温热药,不是火上加油吗?我们的院士为什么不看看我们的中医大家如何讲如何治,看到武汉又冷又湿就断言寒邪,就如此大胆创新。

    我当时急死了,查了国家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那是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主导制定的,没有什么寒邪论。但是第四、第五版在仝院士指导下制定的,什么寒邪、慎用寒凉药之类的。真的不知增加了多少冤魂。可能是仝院士的寒邪论创新雷倒了中医界,也可能是在此指导下治病出了很大问题,或者兼而有之。仝院士就从国家高级专家组的名单中踢除了。《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的第六、第七版就消除了寒邪论的影响。

    治病救人,特别是这些烈性传染病的救治,是人命关天,十分危急的,不容试错。不是搞小白鼠试验可以玩玩,也不是搞科研发表论文,错了也没关系。

    这里我又想起了唐代大医家孙思邈的《大医精诚》

    张湛曰:"夫经方之难精,由来尚矣"今病有内同而外异,亦有内异而外同,故五脏六腑之盈虚,血脉荣卫之通塞,固非耳目之所察,必先诊候以审之。而寸口关尺,有浮沉弦紧之乱;俞穴流注,有高下浅深之差;肌肤筋骨,有厚薄刚柔之异。唯用心精微者,始可与言於兹矣。今以至精至微之事求之於至麤至浅之思,其不殆哉!若盈而益之,虚而损之,通而彻之,塞而壅之,寒而冷之,热而温之,是重加其疾,而望其生,吾见其死矣。故医方卜筮,艺能之难精者也,既非神授,何以得其幽微?世有愚者,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故学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不得道听途说,而言医道已了,深思(自)误哉!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自古名贤治病,多用生命以济危急,虽曰贱畜贵人,至于爱命,人畜一也。损彼益已,物情同患,况于人乎!夫杀生求生、去生更远。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为药者,良由此也。其虻虫、水蛭之属,市有先死者,则市而用之,不在此例。只如鸡卵一物,以其混沌未分,必有大段要急之处,不得已隐忍而用之。能不用者,斯为大哲,亦所不及也。其有患疮痍、下痢,臭积不可瞻视,人所恶见者,但发惭愧凄怜忧恤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

    夫大医之体,欲得澄神内视。望之俨然,宽裕汪汪,不皎不昧。省病诊疾,至意深心,详察形候,织毫勿失,处判针药,无得参差。虽曰病宜速救,要须临事不惑,唯当审谛覃思,不得於性命之上,率而自逞俊快,邀射名誉,甚不仁矣!又到病家,纵绮羁满目,勿左右顾眄,丝竹凑耳,无得似有所娱,珍羞叠焉,食如无味,醽醁兼陈,看有若无。所以尔者,夫壹人向隅,满堂不乐,而况病人苦楚,不离斯须,而医者安然欢娱,傲然自得,兹乃人神之所共耻,至人之所不为,斯盖医之本意也。

    夫为医之法,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已德,偶然治差一病,则昂头戴面,而有自许之貌,谓天下无双,此医人之膏肓也。

    所以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於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者耳。又不得以彼富贵,处以珍贵之药,令彼难求,自卫功能,谅非忠恕之道。志存救济,故亦曲碎论之,学者不可耻言之鄙俚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学教师,中医世家,攻读中医经典十多年,私淑当代中医泰斗经方大家胡希恕、最顶尖中医治癌大家孙秉严和李可大师,活人众多,擅长治未病调理身体、治疑难杂症绝症。行医带徒,为培养能用中医思维治病救人的真正中医,2012年创办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招收少年中医学徒和成年中医学徒。电话及微信:15014193672,微信公众号:深圳梧桐山国医私塾教育(zhongyixt)。

扫描可关注梧桐山中医学堂公众号!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