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丹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经国纬政 - 赵丹阳首页
积小善,避小恶
2017-11-05
字号:

    ——《反经》中的大智慧(善亡)篇

    导读

    行善积德却不得好报,作恶多端反而可以得意一时,此类事例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时或有之。面对这种现象,我们何以自处?是要立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念头,一心去经营那“损人利己”、“穷凶极恶”、“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业,还是从此变作愤世嫉俗、曲高和寡的“嵇阮”之流?抑或是始终坚信“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善不积不足以成名”的教诲,时时刻刻“积小善,避小恶”?

    不同的选择将给我们带来迥异的人生:有的人虽然暂时获得了“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荣华富贵,而后便如流星一般,迅速陨落;有的人尽管长期穷困潦倒,但“啮雪餐毡而不改其志”,最终“直挂云帆济沧海”。

    反经原典

    《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又曰:“善不积,不足以成名。”何以征其然耶?孟子曰:“仁之胜不仁也,犹水之胜火也。今之为仁者,犹以一杯水救一车薪之火也。火不熄则谓水不胜火,此又与不仁之甚者也。又,五谷种之美者,苟为不熟,不如稊稗。夫仁亦在熟之而已矣(熟,成也。)。”《尸子》曰:“食所以为肥也,一饭而问人曰:‘奚若?’则皆笑之。夫治天下,大事也。譬今人皆以一饭而问人‘奚若’者也。”

    (议曰:此善少不足以成名也。恶亦如之。何以明其然耶?《书》曰:“商罪贯盈。天命诛之。余弗顺天,厥罪惟均。”由是观之,夫罪未盈,假令中有罪恶,未灭也。今人见恶即未灭,以为恶不足惧,是以亡灭者继踵于世。故曰:“恶不积,不足以灭身。”此圣人之诫。)

    由是观之,故知善也者,在积而已。今人见徐偃亡国,谓仁义不足杖也;见承桑失统,谓文德不足恃也(承桑氏之君,修德废武,以灭其国也。)。是犹杯水救火、一饭问肥之说,惑亦甚矣。

    译文

    《易经》上说:“积善之家,必然会有善报。”又说:“不积善就不能成名。”怎么能证明这种说法呢?孟子说:“仁者战胜不仁者、就象水能灭火一样。似是如今为仁的人就象用一杯水去熄灭一车干柴燃起的烈火,火不灭就说水不能灭火。这和用一点仁爱之心去消除不仁到极点的社会现象是同样的道理。又如五谷的品种再好,假如没有成熟,那还不如稗的种子。所以,仁爱也在于是否成熟啊!”尸佼说:“吃饭是为了长得肥胖,假如只吃一顿饭,就问别人说:‘怎么样,我胖了吗?’那么大家都会耻笑他。而治理天下,是最大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看到成效的,现在人们往往急功近利,就象吃了一顿饭就问别人‘我胖了吗?’一样。”

    [这是善德太少,还达不到成名的程度啊。恶也是这样。怎么能说明这道理呢? 《尚书》上说:“商纣王已是恶贯满盈了,所以上天受命武王诛灭他。其余不顺天命的人,只看他罪恶的轻重如何。”由此看来,只是罪恶未满盈而已。假如有罪恶却未灭亡,就认为有罪恶也不值得惧怕,这就是世上灭亡者一个接一个的原因啊。所以说:“罪恶不积累到一定程度,暂时是不会灭亡的。”这是圣人的告诫啊。]

    由此看来,善德在于一点一滴的积累。如果有人看到历史上徐偃王讲仁义却亡了国,就认为仁义不值得依恃;看到古代承桑国国君讲文德而国家灭亡,就认为文德不值得依恃[承桑氏的君主遵循文德,罢废武功,后来导致国家灭亡。],这就象用一杯水救火,吃一顿饭就问人“我胖了吗”一样糊涂了。

    史海沉钩

    本章是《反经》中的第三十四章,作者赵蕤告诉了我们一个“大巧若拙,大辩若讷”的道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下必然的规律,但这必须从长远来看才行。有时做善事未得善报甚至还得了恶报;相反有人做恶却未得恶报反而有善报,这都是因为“善少不足以成名也,恶亦如是”的缘故,亦即善或恶的积累还未达到一定程度,一旦时机成熟,都会得到应有的报应。所以我们不应对暂时的不合理现象感到困顿而动摇“秉公任直”的处事原则。

    假若偶一看到“行善而不彰,有罪而未亡”的现象,就认为做善事没有用,有罪恶也不值得惧怕,从而变得大奸极恶,那么离身败名裂之日也就不远了。清代布政使王廷赞从尽职尽责的官员蜕化成为“国贼禄鬼”,其间的故事深可为鉴!

    王廷赞:清官廉吏为何变为“国贼禄鬼”

    王廷赞,由于出身低微,又曾历任知县等基层干部,深知下情,所以大部分时间为官谨慎,能循理守法,尽职尽责。在甘肃任职三十多年间,他由微末之员,递升为县、州、道的行政长官,最后终于做到甘肃布政使这样的封疆大吏。据实而言,其在平反冤狱、振兴文教、兴修水制、剿匪安民、筹集军饷等方面,都留下了政绩,但最后却因贪污犯罪而不能保全自身。

    乾隆十二年,王廷赞出任职掌出纳、文书的小吏,有时也协助上司审理案件,他敢于说话,心系群众,使得许多冤案都得以平反。当时兰州百姓对其十分尊敬,皆称“有冤案,找廷赞”。

    七年后,王廷赞累迁武威、镇原、张掖等地知县,以振兴教育为己任,张掖原来没有开科取士的地方,当地的读书人想要进行考试,必须借道他县,颇为耗费路资。他便竭力向上司申请,就地开设贡院。为了给读书人提供固定的学习场所,他还不惜踏破铁鞋,磨坏嘴皮,劝说知府冯祖悦修复甘泉书院。

    为了确保重建书院的经费能够到位,王廷赞几乎倾家荡产,将自己数年的俸禄都捐了出去,当地的士绅为了表示恭敬,也都慷慨解囊,先后捐银1000两,终令此事尘埃落定。书院建成后,冯祖悦亲自为其题铭撰记,后又建瓦房1座,牌坊2座;院内左翼建三台阁,右翼为爽心亭,游廊9间;南面振兴仓3间;临池栽杨柳400余株。同时,王廷赞又多方搜购藏书,聘请名师讲学,让学子们增长见闻。

    乾隆22年,福建巡抚黄秉中之子看上了王廷赞这个人,觉得他材优干济、四清六活,最难得的是能够立身持正,于是让他协理军需。这使得王廷赞的才能得以进一步施展,在整个准噶尔之役中,他毗佐上官,起到了保障后勤的作用。在此期间,王廷赞母亲病逝的噩耗传来,他以军国大事为重,没有向上司提出奔丧的请求,吞声忍泪,正常处理公务,直到战事结束,账目清算完毕,才赶紧拜祭亡母。

    六年后,王廷赞代理平凉府盐茶厅同知,执掌地方治安。这期间,他临难不顾,亲率衙役,趁夜出击,将近百名为患乡里的土匪和强盗一网打尽。

    乾隆步入中年后,渐渐闻知王廷赞这个地方官的名声。于是委任他为宁夏知府、甘凉道及宁夏道道台。黄河冲积成宁夏平原,地形平坦,是主要的农业区,旧有惠农等灌渠,对发展农业生产曾起过很大作用,但由于年久失修,渠道严重淤塞。王廷赞上任伊始,即以发展生产为首务,奏请朝廷,要疏浚河道。

    他的建议得到采纳,朝廷批准拨发库银,并授命他负责整个工程。王廷赞从授命之日起,即心无旁骛、夙夜在公,他胼手胝足,事必躬亲。从水文地质勘测,到排水、清沙、挑淤及运石,处处亲自指点。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河渠工程于乾隆42年4月告竣。竣工之日,他的同僚赋诗表示祝贺,赞其“三年治水鬓成丝”,可算是他这一时期宦绩的写照。宁夏平原的瘠土碱地,变为肥田沃野,少不了这个人的呕心沥血。不久后,王廷赞因政绩卓著而被提升为甘肃布政使司布政使。

    “萧萧行李向东迁,要过前途最险滩。若有赃物并土物,任将沉在碧波间。”如果王廷赞的余生依旧“晨乾夕惕”,绝对可以对得起吴纳这句诗。可惜,渐入晚年的他,愈发感到官场的不公与黑暗,身边致力于弊绝风清的同道惨遭排挤,一些渎货无厌的官员反倒飞黄腾达。其上司勒尔谨、王亶望就是例子,他们骑鹤望扬、结党营私、鱼肉百姓,却还能步步高升、鼓腹含哺,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必要敝车羸马呢?看到吏治积弊甚重,又苦于在明争暗斗中继续奔命的王廷赞,终于萌生贪意!

    他开始伙同勒尔谨、王亶望贪污,不仅吞没监粮,而且大肆盗取国库帑银。他们还以支付运输费的名目领取帑银,仅王廷赞在任两年便领运输费28690余两。

    不过,王廷赞的事情,并没有很快事发,而是隐匿了数年之久。直到乾隆四十六年三月,才开始露出马脚。起因是撒拉族人不满西北一地官方的压榨,率众起义,杀死领兵弹压的兰州知府杨士玑和河州协副将新柱,进逼兰州。乾隆皇帝唯恐兰州不保,遂命尚书为钦差赴甘,又命大学士阿桂督师,速调陕西、四川、新疆等地援军进剿。由于官军不能速胜,乾隆震怒,一气之下,撤了陕甘总督勒尔谨的职,一时甘肃地方官员战战兢兢,不可终日。时任甘肃布政使的王廷赞,考虑到朝廷大军如果在自己的地盘上屡战无功,恐怕说出大天来也难辞其咎,为了摆脱困境,主动向乾隆皇帝上奏。奏折说:“臣历官甘肃三十余年,屡蒙皇上格外开恩,不次擢用,荐历藩司,任重才庸,涓埃未报……在用兵之际,需用浩繁,臣情愿历年积存廉俸银四万两,缴贮肃藩库,以资兵饷。”

    岂料事与愿违,他这一招讨宠献媚不但没起到什么功效,反而暴露了自己。乾隆帝何等精明,反问道:“王廷赞仅任甘肃藩司,何以家计充裕……其中情节总未能深悉。”当即传谕大学士阿桂和署理陕甘总督李侍尧,前往查办。

    至此,“捐监冒赈”的大案终于被撕开了一个缺口,再难掩盖。对此案要犯,乾隆帝严惩不贷。7月30日、8月18日他两次下谕,做出对要犯的处理决定。命将王亶望立即正法,领勒尔谨自尽,将王廷赞绞监候。到10月,陆续正法者共56名贪官,免死发遣者46人。

    赵蕤曰:“今人见恶即未灭,以为恶不足惧,是以亡灭者继踵于世。”信哉斯言!后世不少的官员由正转邪、徇私贪浊,正是由于只看到了“贪者一时之得意与廉者一时之窘迫”啊!哪里有长久的考虑呢?

    有人也许会说:王廷赞饱其私囊之刻,恰值皇帝欲图有为、立志肃贪之际,因此被杀不也是应景而已吗?你所举的不过是些芝麻绿豆的小官,其命运之成败不足以为凭,如果是枭雄霸主、帝王将相,大概可以逃得过“善恶到头终有报”的规律了吧?

    其实,“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个规律,从来没人逃得过,只不过其“报应”有个时间长短和程度大小的问题。尺板斗食之官行恶,可能旦夕不保,其祸也仅在自身;枭雄霸主、帝王将相行恶,可能当世无碍,甚或寿终正寝,但却累及子孙!

    曹魏集团苦心经营30多年,诛杀汉室大臣、刘氏宗室多人,才劫夺大宝。然而司马家族窃取君位,荼毒曹氏一族,用的也是一样的手段。俗话说“前人田土后人收,后人收得休欢喜,还有收人在后头”。司马家族的子孙,也不免这样被刘裕谋杀!宋、齐、梁、陈四个政权交替更迭,哪一位末代之君都要替父辈偿还“杀人如蓺,暴戾恣睢”的血债!

    明代进步思想家李贽每当读史到此,总要在杀人的情节下加注一笔:“种毒了”或“又种毒了”,而到杀人者的子孙后来又被别人杀害的时候,他一定要照应一句:“毒发了!”

    思之至此,不由不让人发出“天道好还”、“善恶相因’的浩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真善美,不是孤立的三个字,而是互为因果的一句话,是对“美”的终极诠释!
    一切美好都因善,善不真时肝肠断。
    2017/11/5 22:17:31
  • 俗语,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施恩不望报,望报种恶因。真善唯美,假善丑恶。
    2017/11/5 22:04:55
  • 小恶不除,必成大患;小善则不然,集之再多,也能因微小之恶所冲淡;故,除恶务尽,积善务尽,故弄小微之善,必隐大恶其中,十之八九,不厌其烦也。
    2017/11/5 15:16: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于文学世家,兄、父、祖三代皆侨居台湾,供职于教育系统,后因抨击时弊,建言献策,语多触及蒋氏,被迫举家迁居天津市南开区。由于兄、父的熏陶,自幼便对《社会契约论》、《反经》、《明夷待访录》等较为久远的民主开蒙读物有非常浓厚的兴趣,特别对中国封建史何以如此漫长,专制独裁何以一直在华夏民族死灰复燃、亘古不改这一问题的研究矢志不移,有创新和独特见解。2009年就读于甘肃商学院陇桥学院语言文学系,曾先后发表《改善道德困境的几点建议》、《理民之术与治吏之法》、《慎谈教育产业化》、《应试教育改革公议》等20篇学术作品。手机:15809319847  QQ:79448736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