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丹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经国纬政 - 赵丹阳首页
中国的革命为什么绝对不能依附境外势力?
2015-09-20
字号:
    国民党媚日媾和,其祸出孙中山,蒋介石不过是孙中山所定政策的继承者和维护者。

    孙中山的武装革命,如不在犬养毅、滨口雄幸的资助下,便有可能功败垂成。

    在犬养写给派去“照顾”(实为监督)孙中山的陆羯南的指示中曾提及:“愿吾兄将彼等掌握住以备他日之用。但目下不一定即时可用。彼等虽是一批无价值之物,但现在愿以重金购置之。自去岁以来,弟即暗中着手作此计划矣。”

    可见犬养早就想把孙中山当作和平演变中国的棋子来用。

    孙中山为人虽有傲骨,对其所言未必尽从,但是受了人家的资助,多多少少就要受制于人!其下届接班人,又岂有对日本硬气的道理?!

    同样,王明为成大业,不惜借势于米夫,博古更是厚颜忸怩,竟然力捧小小的俄国特派员——奥托-布劳恩,想要对内慑服众心,对外巴结共产国际,结果呢?

    最后只能被斯大林等人的一句“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变帝国主义进攻苏联的战争为拥护苏联的革命战争”,险些让中共变为让人颐指气使的工具!(来源:《斯大林全集》第10卷第47页、《中央通告第四十二号》(1929年7月27日),《红旗》第34期)

    不管是孙中山、王明还是博古,都是傲然而立的堂堂中国男子汉!然而却要依仗国外势力,难道不是很可悲吗?

    浩泱冗长的中国历史已经明鉴:图谋借助境外势力之资助者,虽或得逞一时,最终必然受到境外资本的种种制约,不能自主。

    正因为如此,毛泽东同志才提出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重大原则。这不能不说是高瞻远瞩。

    当今有些人臭不要脸的提出什么“中国和美国”不能离婚的论调,走的即是孙中山、王明、博古的老路。

    但这些人的领导才能又不如孙、王、博,最后落得个比他们仨更悲惨的下场,甚或死无全尸,不也有可能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然,丹阳的警示,值得思考,老夫表示同意你的部分观点。
    2015/9/21 16:40:12
  • 呵呵,赵博主说的有道理。

    其实,我们必须理解,孙中山面临的历史状态非常糟糕,首先满清政府就是一个外来夷狄政权,它起初【以大屠杀来立国】,它最终【以“卖国”来混日子】,所谓“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是也。正是因为满清的卖国罪行,才导致台湾被日本割走,而大陆则出现了如千疮百孔般的“租界”,以及无数的战败赔款... ...而这一切灾难最终都要由老百姓来承担!

    为什么中国会有惨痛的近代史?满清的奴隶制统治,是最大的祸根,满清政权,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毒瘤。所以,要结束中国历史的痛苦,就必须先割掉满清这个毒瘤!即便割除的时候,孙中山借助了他国之力,本着“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标准,在没有更好的手段的情况下,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对于这样一个【特定的夷狄政权】,利用一下夷狄势力来【以夷制夷】,无可厚非。老毛也利用过苏联嘛,解放前,中共也接受过苏联的很多援助,不要白不要嘛。都只是“利用”而已。后来老毛站稳了脚跟后,不是跟苏联搞起了对抗吗?苏联能因为此前的“援助”而要挟中国、做太上皇吗?不能。这就是成功“利用”夷狄的案例。

    孙中山仅仅因为后来时机不成熟,【革命没有成功】而已。如果孙中山成功的话,那么也会出现“积极抗日”一幕的,就像毛泽东积极抗苏一样。而正如胡锦涛所言,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忠实继承】了孙中山的革命事业。所以中共后来的成功,是孙中山革命事业的延续。

    这是中共的定论。
    2015/9/21 16:36:36
  • 中国的革命为什么绝对不能依附境外势力?
    ——浩泱冗长的中国历史已经明鉴:图谋借助境外势力之资助者,虽或得逞一时,最终必然受到境外资本的种种制约,不能自主。

    其实所谓“中国的革命为什么绝对不能依附境外势力?”完全是个伪命题,民粹式的口号。
    其一、所谓“中国的革命”,革的是什么命?为什么要革命?革命的目的是什么?
    其二、所谓“中国的革命”的内部条件和外部环境是什么?,其内生的动力来自何处?
    其三、所谓“中国的革命”往往受到外部(境外)势力的影响,即“中国的革命往往发生于内忧外患之际”,基本不能能排除不受外部(境外)势力影响,至于所谓“绝对不能依附”或“依附”可以认为是个度的问题。

    自主曾可贵,包容价更高。所幸之事——中华文明是一个包容的文明,因此,所谓“依附”也好,不“依附”也罢,中华文明绵延千年,依然生机勃勃。
    2015/9/21 15:32:07
  • 安律德: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所言极是。

    我只是说借异己之力为自己的势力开疆拓土,势必遗祸无穷,仅此而已
    2015/9/21 15:09:14
  • 丹阳,把孙中山和苻坚、石敬瑭、博古一概而论,非常不妥。

    孙中山那叫“以夷制夷救华”,而苻坚、石敬瑭那叫【夷夷联手制华】。

    苻坚(氐人)、石敬瑭(沙陀人)皆是夷狄,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中国人。博古、王明是书呆子,相信工人阶级无祖国理论的,因此他们没有“民族主义”这个概念,死心塌地给苏联当跟班。而孙中山则不然,三民主义中就有明确的“民族主义”,所以,孙中山“以夷制夷”,借助夷狄(日本)来驱除夷狄(满清),跟历史上的其他例子并不一样。

    至于你说的李唐跟沙陀人的问题,其根源在于唐朝的【统一战线有严重问题】。唐太宗曾经说过,“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本着这个原则,唐朝政府对于夷狄人士是非常重用的,而这最终导致【安史之乱】的发生,安禄山和史思明,都是夷狄(突厥人或者沙陀人),不懂得【夷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的道理,是导致唐朝早衰并且最终分崩离析的主因!

    所以,唐朝在盛世时代就大肆滥用夷狄的行为,跟孙中山【以夷制夷】的战略战术,更不是一回事。
    2015/9/21 14:47:22
  • duyandong2014: 我对您是尊重的,假使兄就此避而不论,就只丢给我一句“书生误国”便跑了,那就算我白说,以后也不用再和您讨论。
    2015/9/21 11:40:04
  • duyandong2014:盼兄长熟思!

    以苻坚、石敬瑭、孙中山、博古之聪明,也未从异族那里讨得半点便宜!

    苻坚借用慕容霸为己效力,结果自己天下的三分之一被慕容家卷走了;石敬瑭为了借契丹的力,燕云十六州也没了;李唐皇室要借沙陀族人——朱邪赤心的力,结果被李克用、李存勖乘机而入;孙中山要借日本鸽派的力,被犬养毅当成棋子来耍;博古到最后干脆被奥托-布劳恩架空。

    这是历史之鉴,并非书生怪谈,望兄察之!!!!
    2015/9/21 11:39:39
  • duyandong2014:——————————————————

    借他国之力,来完成己国革命,未有不“倒持干戈,授人以柄”者!

    如果“向境外求助”这种形式逻辑可以成立,那现在贺卫方、袁腾飞他们干的事,也是在理论上站得住脚的!

    我们现在绝不需要胡适、王明类公知!
    2015/9/21 11:37:59
  • duyandong2014:————————————————————————

    无论是孙中山接受日本的帮助,还是王明、博古接受苏区的资助,其结果都是驱虎吞狼。

    中国人完全有能力独立自主的进行武装革命斗争。

    更何况,在革命早期,苏共的斯大林同志、鲍罗廷同志完全在帮倒忙,他们把装备的大部分给了反革命势力。

    1925年一次运到广州的军火就价值5**万卢布。1926年又将各种军火分四批运到广州。这些军火都给了蒋介石。

    第一批有日造来复枪4000支,子弹400万发,军刀1000把;

    第二批有苏造来复枪9000支,子弹300万发;

    第三批有机关枪40挺,子弹带4000个,大炮12门,炮弹1000发;

    第四批有来复枪5000支,子弹500万发,机关枪50挺,大炮12门。

    其实,苏共对反动派的看好和资助由来已久,1924年,汪精卫在答《顺天时报》记者问时,就曾遮遮掩掩,引以为耻,但最终含糊其辞,间接承认接受了苏共的资助。

    我们这些九零后原先只道是共产党拿过苏联卢布,却不知道拿的最多的是汪、蒋二位枭雄!

    我还真有心反诘一句,没这些境外势力捣乱,纯靠毛泽东同志的战略战术和广大人民群众,会不会胜利的更早一些?!
    2015/9/21 11:35:47
  • duyandong2014:

    中国革命成功,主要依靠的是感化型政治、浸染型政治,与及毛泽东同志提出的“独立自主”、“农村包围城市”、“  工农武装割据”等路线。

    苏联的帮助对中国革命的胜利起到了一定作用,但不是决定性作用。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不借助外国势力而“独立抗争”,最终获得胜利的无数案例
    2015/9/21 11:34:58
  • duyandong2014:
    没钱,闹毛革命?没钱,拿啥打仗?没钱,如何推翻旧的、陈腐的政府?靠“仁义礼智信”?作者是典型的“书生误国”。——————————

    请您注意,您指的借力,指的是纵横捭阖,跟完全听命毫无关系。

    我指的是依附,投靠
    2015/9/21 11:34:09
  • 安律德: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我只想说明“借势”于人必定受制于人的道理,别无他意。

    当然也不敢彻底否定孙中山
    2015/9/21 11:32: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于文学世家,兄、父、祖三代皆侨居台湾,供职于教育系统,后因抨击时弊,建言献策,语多触及蒋氏,被迫举家迁居天津市南开区。由于兄、父的熏陶,自幼便对《社会契约论》、《反经》、《明夷待访录》等较为久远的民主开蒙读物有非常浓厚的兴趣,特别对中国封建史何以如此漫长,专制独裁何以一直在华夏民族死灰复燃、亘古不改这一问题的研究矢志不移,有创新和独特见解。2009年就读于甘肃商学院陇桥学院语言文学系,曾先后发表《改善道德困境的几点建议》、《理民之术与治吏之法》、《慎谈教育产业化》、《应试教育改革公议》等20篇学术作品。手机:15809319847  QQ:79448736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