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恢复高考40年与育人、教改
2017-06-26
字号:
    要点摘选:应充分肯定高考、恢复高考的积极作用。高考制度所形成的高考指挥棒下的应试教育弊端、欠缺:就高不就低导致片面追求升学率;以高分为“高人”,与人的实际能力不符;人才培养与社会实际需求不对称;不断动态出现“公平”问题;本欲取“高”,实际有“高不成,低不就”。中国教育正在蕴育、实施新一轮改革,凸显曙光。

    2017年高考,意味着我国恢复高考已整整40年。“四十而不惑”,在这个“不惑之年”回思高考,人们是否应该再思考高考的利弊及相关的若干问题呢?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以下愿将若干思考议论述之于后,以供参阅:

    一、恢复高考对中国教育、培养人才即育人,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近期见这类言论不少,这里不妨摘取若干——

    1977年恢复高考,是中国教育发展史上特殊的转折点,其划时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高考的正面功能与积极作用是:以考促学,即促进学生努力向学、提高民族文化水平。采用其他选才方式,成功与否往往取决于他人。考试则提供一个反求诸己的机会,能否成功主要靠自己的努力。高考作为公平选拔人才的手段,具有公平性和客观性,其摒弃了权力、出身和人际关系对选才的干扰,保证了个人凭才学平等地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

    恢复高考40年来,通过高考这一相对已经比较公平的竞争,为高等学校选拔了千百万合格的学生,许多人成为各行各业的骨干力量。中国这些年的经济腾飞,与高考制度的恢复和不断改革密不可分。高考制度还具有以考促学的功能,它在促进民族文化和教育发展,包括维护社会公平、社会稳定等方面,也起着巨大作用。经过文革11年的中断,高考1977年恢复,成了拨乱反正的风向标,表明一个可以通过公平竞争改变自己命运的时代来临。高考制度的恢复使教育恢复了正常秩序,更带动了整个国家由乱而治。人心向学、人心思治,整个社会才有可能稳定下来,走上正轨。因此,恢复高考成为维护社会秩序、促进社会发展的助推器。

    的确,今天,我们在教育已经进一步发展的基础上,在看到高考弊端的同时,应充分肯定高考、恢复高考的积极作用。

    二、现行高考制度所形成的高考指挥棒下的应试教育,有何弊端或曰欠缺之处?

    弊端、欠缺之一——就高不就低;片面追求升学率

    或许可以说,高考变成了指挥从幼教到大学教育考试的“指挥棒”,有合于“人情常理”的一面。无论古今中外,都有这样的“人情常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人往高处走;就高不就低;取法其上,所得其中。

    高考,就如同科举的“金榜题名”一样,迎合了“人往高处走、就高不就低”的社会心理。而录取,存在着不量化为分数就难于比较高低、决定取舍的实际困难。这也就在有意无意间,导向了学生、老师把精力过多集注在考试分数上。

    其实,大家也知道,就教育培养人的根本目的而言,只看可以准确量化的那几门课程的考试分数,仅仅以“分”取人,有让教育成为“非全面的教育”之虞。

    高考带来的一个突出的矛盾是——片面追求升学率。有多严重呢?仅举一例:高二的数学课本中,有的内容不是高考必考,老师就不讲了。学生一天学习十五六个小时,文体活动都停止了。同时,还有出偏题、怪题,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弊端、欠缺之二——以高分为“高人”,与人的实际能力不符

    以“分”取人,并形成“取者为高”的社会评价,以高分录取者为“高人”,与人的能力的现实状况,是不相符的。

    我们不妨把话题稍稍延宕开,对人及其的能力,做些许探讨:

    人是精灵。作为宇宙间目前所知的最高等智慧生物,每个人都是大自然神功造化的产物。可以说,每个人的生理结构、功能,比人类目前已制造的尖端产品(例如超级计算机、太空空间站等)的功能,都要精密且自调节能力、水平更高;而且,人的(含潜在的)智力、能力,其实是“差小异大”的,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多数是后天的客观条件的不同所造成的。——虽然,在现实中人的水平有高低,这种高低也会形成其他可以理解的差异。

    而人的差异,会导致人各有不同专长。人类社会的发展,也确是由各方面的专长者,引领和推动的。

    不过,虽然在一个领域的引领者,是“少而精”的。引领者(含设计筹划者、组织管理者等),是少。但是,参与落实筹划的人,即按照筹划去大规模行动者是多的。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领域里的项目、任务的具体筹划、组织、最终落实,只有由众多行动者参加,才能最终成功,引领者也才能成为“成功的引领者”。

    人是精灵。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专门花费较长乃至很长的时间、精力去探索所有的问题。人的精力有限,且由于个人的知识、能力、际遇等等的不同,只能各有其关注的领域。也正因此,才有行行出状元。

    无论何时,人民大众都是全社会所有的人们生存的物质、精神条件的创造者,维护者,提供者;而且,人人都可以、可能成为不同方面的“引领者”。只是,这些引领者所引领的范围、项目不同而已。卖油翁、解牛的庖丁,也是有专长者,只是其所专长的领域是操刀、举勺,而他们的操刀解牛、举勺注油的本领,也能达到出神入化的水平。

    民众,乃至所谓“普罗大众”,其实是参加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领域中的项目、任务的直接、间接的具体操作、行动者,也是对成果、成功出力最多、最必要、最不可缺者。

    世界可以暂时无某个专长的引领者,但是终可有、乃至必会有其他同样或类似的专长引领者。作为某个专长的引领者,他于社会是“非唯此不行”,并非“少了张屠户,就吃混毛猪”,少了谁“地球就不转了”(虽然,一时没有某个专长人物的“先知”和引领,人们可能要在历史的隧道中摸索的时间长些)。而人民大众,则可说是无论何时、何地“唯此众,别无另可依”。是“少了民众直接、间接的参与、行动,必会一事无成”。这正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

    可能正是从这些意义出发,人类文明逐步树立了这样的价值观:“人”是“无价”的、尊贵的,应该“人人平等”,人人都应该受到充分的尊重,人人应享与其能力、水平相当的足够的权利、义务、待遇。

    也正是因为这些,以高分录取者为“高人”,其余都“等而下之”,是不符合人的能力的现实的,是不“实事求是”的。这不能不说是主要“以分取人”的高考,可能导致的又一个不足。

    弊端、欠缺之三——现实应试教育机制下的人才培养、评价、选用标准,与社会实际需求不对称

    在现实应试教育机制下,社会以是否高考得高分、是否受过高等教育、乃至是否受过高等名校教育来衡量人才水平高低,乃至以此为标杆来选人、用人,与社会对人才的需求现实,存在比较突出的不对称状况。

    必须看到,社会的需要是全面的,社会实际上需要各行各业的人才。学校也不能只培养一个金字塔的“尖顶”,不能让所有学生仅以成为一个金字塔的“尖顶”为唯一目标。教育要培养的是全面发展的人,社会的需求也是全面的,这是社会的客观需求规律。

    无须否认,北大清华类学校是顶尖的,是我们共和国人才金字塔的顶尖。但是,光有这类“顶尖”,中华民族的巍峨“金字塔”就能高高地屹立起来了吗?中华民族的雄伟金字塔,如果没有中层、基础层,只有顶尖,就能成“塔”了吗?

    振兴中华,我们需要“科学巨匠”,也需要“大国工匠”,需要“爱迪生”,也少不了无数身怀绝技的“解牛的庖丁”和“卖油翁”,以及亿万的基层劳动者。

    现实应试教育机制下的人才培养、评价、选用标准,及其所形成的过于执著的“就高不就低”的社会氛围,与社会实际需求并不对称。持续下去,可能影响人、也影响社会的全面发展。

    弊端、欠缺之四——仍需面对不断动态出现的“公平”问题

    几十年来以应试教育为指挥棒的高考的“公平”,也一直存在着不断动态出现的若干问题。

    高考是通过考试筛选考生。而这种选拔,最有价值、作用的地方,正在于其能使选拔尽可能的“公平”。恢复高考之所以必要和受到肯定,也正是由于高考比其他选才方式,客观、公平。

    但是,这并不是说,只要“考”,公平就没有问题了。保证“公平”选拔,一直是高考需要解决的问题。

    曾见有知情者透露,在高考恢复后邓小平曾指示:公布高考成绩是堵后门的最好方法。那正是为了防止不公平。

    有专家指出:恢复高考以来,最早提公平问题,是在上世纪80年代。理论上讲,相差20分以内,水平属于同一档次,但高考差1分就决定命运,公平吗?

    1984年,搞了保送制度,特长突出的孩子可以保送。但很快发现了新的不公平:什么算特长突出?不能量化,就有人“走后门”,后来停掉了。现在,有呼吁大学自主招生,结果又担心在人情社会里会渗透不公平。

    看到有北京某中学的副校长说,他今年最看好的学生每天清晨5点起床,家长开车接送,辅导班和学校轮番跑,到晚上12点才结束。另一位甘肃某县教育局的副局长说,今年县里最有希望的一个孩子,也是5点起12点睡,县城没辅导班,只有任课老师带着不断做题。有人问:“他们是在同一条竞争线上吗?”

    还有,孩子他爹是教授,他妈是博士,家庭环境特别好,从小有一对一的外教,他考上的可能性必然大,这公平吗?

    从掌握知识的程度上来说,从高等教育应该培养尽可能“高”的人才来说,统一的考试和分数线,才是公平的。但这样,吃亏的可能是最边远、最落后的地区。

    不能不说,这是教育在“公平”上遇到的“难题”。

    可能可以问:这里的教育“公平”,其具体内涵应该有哪些?

    是人人都有平等受教育的权利。即:民众不分地域、文化等等差异,都有平等受教育的权利?

    还是在知识(真理)、能力面前,人人平等、公平,体现在“高者就高”、各得其所上?即:为能选拔符合培养条件的人,要以个人素质高低为筛选标准,要选知识、能力够得上、适合上各级各类学校乃至高等院校、名校培养的学生。(当然,还要解决“以什么样的衡量标准即“考核标准”,来尽可能准确的选拔有适当知识能力的学生,使之各得其所?”的问题)

    或许应该说,这里的“公平”,应该主要是在以上两者之间有一定宽容度的、平衡的“公平”。即:教育“公平”,主要顾及、应适度兼顾如下两方面:民众不分地域、文化差异,都有平等受教育的权利;在知识、能力面前,以确实的“高者就高”、各得其所为“公平”。

    弊端、欠缺之五——现今应试教育机制,本欲取“高”,实际却有“高不成,低不就”

    这里,还想提出一个特别需要引起人们深思与高度关注的现象:中国在现今的应试教育的机制下,还导致了各级教育乃至高等教育实际上的——本欲取“高”,实际却有“高不成,低不就”。

    正如国家考试指导委员会的24位委员之一、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著名教育家顾明远最近所指出的那样:“有一个事实大家总会提及,就是说很多发达国家的孩子学的课本比我们容易多了,课后玩儿的时间也比我们多,许多国家还没有统一的类似我国高考的选拔机制,学生自己写个简历就能申请大学了,但人家并没耽误高端、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获得世界级科技奖的人数远比我们多得多。别的不说,这从一个侧面更印证了应试教育存在着严重的弊端。”

    “人家并没耽误高端、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获得世界级科技奖的人数远比我们多得多”,“欧美主要发达国家拔尖创新人才层出不穷,从产出概率来讲远胜我们”,这不是“高不成”?而应试教育、导向了学校、老师、学生、家长一头钻进“分数”的牛角尖中,就高不就低,实际造成了各级学生、各类用人单位的需求也都要以此为标杆来“就高”,而学生、家长也还“眼光高”,看不上当“士兵”,总想一上马就当“将军”。这岂不是用人和被选用的人,皆“低不就”?

    三、前路在何方?怎么办?

    不只在一处听到过这样的说法,中国教育的问题,不是仅仅靠教育系统本身就能解决的。笔者以为,如果这不是为了推脱教育界“天赋”的责任(对培养教育后代、人才,教育系统确有职责所在的“天赋”责任),其还是有相当道理的。

    中国教育的改革,绝对需要从社会角度,从社会全方位做顶层设计、从教育和用人机制,从社会舆论到用人单位,都要对人的能力、差异有正确认识,并充分尊重各类人才;需要民众、家长、学生实事求是、因才定向;当然,也需要教育界跳脱教学的惯性,摆脱利益和惰性的束缚,锐意改进,成为教育改革的主力军。

    对于中国(其实,世界的东方文明圈也颇多类似现象)来说,对那些认为“人往高处走,就高不就低;取法其上,所得其中”者们,对信奉“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有“将军愿”的人们,有一组问题,不知是否可以一问:

    在现实中、战场上,是将军多,还是士兵多?

    是“将帅必起于士卒”,还是一心只想当将军,不愿当一天士兵,就能当好将军?

    想当将军,就不应先当实战一线的“神枪手”?不从士卒当起,先当好基层指挥员,就能当好将军?

    经过多次实践检验,发现自己不适宜或显得暂不适宜当将军,能否在“知己”的基础上,先发挥己之所长?当“己之所长”领域内的文或武的“状元”、榜眼、探花、“进士”?

    而且,也须客观认识人本身,并非所有人都能成为金字塔的“尖顶”,——其实,人们心里也明白:金字塔尖,本来就是极小、是少数。

    看到有报道,有家长现实的评估自己孩子,认为孩子可能并不具备未来在课业学习上达到顶尖水平的天赋。于是自问:如果是这样,是否有必要花费全部精力去挤顶尖象牙塔的独木桥?如果童年、少年时代苦苦追求的分数并不真的意味着什么,那么什么样的教育真能在人的一生里发挥价值?回答是:用“差异化竞争”,不挤顶尖象牙塔,——“大家都会的,你干吗要学,何必跟人家正面竞争?”一切的关键在于找到一个平衡点:要对子女提出期望,这个期望不至于太低,也不应太高。应该说,这样的家长是明智、高明的。

    当前,中国教育正在蕴育、实施新的一轮不乏“顶层设计”的改革,见有媒体、专家透露出其中的诸多具体措施,这里愿摘取罗列其中部分要点:

    一个重大突破,就是将高中学生的综合评价内容作为招生录取时的参考。

    鼓励每个学生增加各学科知识的宽度、广度而不是深度。

    明显降低考试难度而增加考试宽度。

    纠正目前全国上下几十年来早已根深蒂固的课内外教学的“奇、难、偏、怪“问题。

    降低学生平时学习负担,摒弃在全国普遍存在的9年义务教育畸形掐尖。

    全国中小学学校教材全都采用重新制定的新版本。

    主要学科的考试将不再有考试大纲,哪个学生的知识越宽广、体系越健全而不是越艰深,哪个学生就会成为教改重大变革最受益的。

    实行分类考试,也就是高职院校与普通高校的考试招生分开进行。

    培养兴趣、特长、爱好将成为全面素质教育重中之重。

    先取消三本院校,并逐步实施按照专业录取,改变一直持续至今的按照一本、二本、三本院校分数线录取的方式。

    降低小升初的强选拔性,使小学、初中教育逐步均衡并优质。

    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应试教育是封闭的教育,封闭的教育难以造就开放的环境从而产生大量拔尖创新人才。等等。

    笔者以为,这些都颇为鼓舞人心、令人欣慰,凸显新的一轮教育改革的曙光。

    因作此文,愿能呼应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dsf
    2017/7/23 16:59:57
  • asd
    2017/7/23 16:52:48
  • asd
    2017/7/23 16:34:47
  • cxv
    2017/7/23 16:24:28
  • asdf
    2017/7/23 16:09:34
  • 作者自荐本文较突出的若干可读、可思点:
    ——高考,就如同科举的“金榜题名”一样,迎合了“人往高处走、就高不就低”的社会心理。而录取,存在着不量化为分数就难于比较高低、决定取舍的实际困难。这也就在有意无意间,导向了学生、老师把精力过多集注在考试分数上。就教育培养人的根本目的而言,只看可以准确量化的那几门课程的考试分数,仅仅以“分”取人,有让教育成为“非全面的教育”之虞。
    ——人人都可以、可能成为不同方面的“引领者”。只是,这些引领者所引领的范围、项目不同而已。卖油翁、解牛的庖丁,也是有专长者,只是其所专长的领域是操刀、举勺,而他们的操刀解牛、举勺注油的本领,也能达到出神入化的水平。
    民众,乃至所谓“普罗大众”,其实是参加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领域中的项目、任务的直接、间接的具体操作、行动者,也是对成果、成功出力最多、最必要、最不可缺者。
    ——振兴中华,我们需要“科学巨匠”,也需要“大国工匠”,需要“爱迪生”,也少不了无数身怀绝技的“解牛的庖丁”和“卖油翁”,以及亿万的基层劳动者。
    ——“欧美主要发达国家拔尖创新人才层出不穷,从产出概率来讲远胜我们”,这不是“高不成”?而应试教育、导向了学校、老师、学生、家长一头钻进“分数”的牛角尖中,就高不就低,实际造成了各级学生、各类用人单位的需求也都要以此为标杆来“就高”,而学生、家长也还“眼光高”,看不上当“士兵”,总想一上马就当“将军”。这岂不是用人和被选用的人,皆“低不就”?
    ——对那些认为“人往高处走,就高不就低;取法其上,所得其中”者们,对信奉“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有“将军愿”的人们,有一组问题,不知是否可以一问:
    在现实中、战场上,是将军多,还是士兵多?
    是“将帅必起于士卒”,还是一心只想当将军,不愿当一天士兵,就能当好将军?
    想当将军,就不应先当实战一线的“神枪手”?不从士卒当起,先当好基层指挥员,就能当好将军?
    经过多次实践检验,发现自己不适宜或显得暂不适宜当将军,能否在“知己”的基础上,先发挥己之所长?当“己之所长”领域内的文或武的“状元”、榜眼、探花、“进士”?
    2017/6/29 22:24:37
  • 21楼黄松明:
    说到中国的大学,我想到了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在西方国家,最杰出的人才,不少不是大学教授,例如马克思,爱因斯坦。
    现在的杰出技术人才,例如微软的盖茨,苹果的乔布斯,也不是大学的,美国的微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杰出人才多不是大学的。
    最初还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有关人才是通过电脑杂志交流思想、产品、想法等,而中国恰恰就是把民间人才的思想交流路径给掐死了,到现在中国还不可以自由办杂志和结社。
    中国没有好的民间大学,官方竟然派出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教授、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教授、中国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教授、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饶毅教授等筹备建立西湖大学,这些人是官方的著名科学家,但根本就不是杰出人才。
    什么都官方包办,这就是中国不能出杰出人才的症结。
    2017/6/27 22:56:40
  • 说到中国的大学,我想到了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在西方国家,最杰出的人才,不少不是大学教授,例如马克思,爱因斯坦。
    现在的杰出技术人才,例如微软的盖茨,苹果的乔布斯,也不是大学的,美国的微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杰出人才多不是大学的。
    最初还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有关人才是通过电脑杂志交流思想、产品、想法等,而中国恰恰就是把民间人才的思想交流路径给掐死了,到现在中国还不可以自由办杂志和结社。
    中国没有好的民间大学,官方竟然派出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教授、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教授、中国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教授、北京大学理学部主任饶毅教授等筹备建立西湖大学,这些人是官方的著名科学家,但根本就不是杰出人才。
    什么都官方包办,这就是中国不能出杰出人才的症结。
    2017/6/27 8:20:55
  • 市场会解决这个问题,企业不会养那么多不能创造价值的人员!
    2017/6/26 19:00:34
  • 我没有接触过清华北大的学生,但看过清华北大教授所写的文章,实在是佩服不起来。
    至于香港的大学,在世界大学的排名是靠前的,但标准是教授在西方学术杂志投稿的数量,对香港民众来说,他们根本是不切实际,一无贡献,我是很看不起他们的。
    我的学历是高三没有读完,但我在15岁初二时就自修高等数学和物理,读书整整60年,直到今天。
    因为我读书的范围非常广泛,现在是想从哲学的角度,中国的易经和西方的哲学,写这个时代的经济学,描述人类面临的切身问题。
    最重要的社会结构的创新,而不是技术的创新,我敢这样说,因为我对人工智能是相当熟悉的,知道其长处和短处。我编写的教育软件,是尽量以智能协助用户的。
    我就是败在中国没有出版自由,使我不能接触中国的民众。
    2017/6/26 17:21:36
  • 高考制度有很多弊端,这不假,很多人看待这些问题,是从人才的选拔结果来作为出发点的。但他们明显忽视了一个问题:人才选拔的结果固然重要,但人才选拔的过程也同样重要,甚至更重要。并且,选拔的过程必须透明、公正、公平,由这个过程导致的结果必须为社会各阶层“心悦诚服”地接受;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结果再好,也是白搭!能让社会各阶层“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个结果的办法,只有高考,只有“分数论英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目前的现状是,每年上千万考生,顶尖大学招生名额也不过数万,每一位考生背负着“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梦想,竟争之激烈,可想而知!僧多粥少啊!采用“素质教育、才艺评价”来选拔人才,这里显然有个大问题:何谓高素质?何谓多才多艺?缺少一个量化评价而又有说服力的标准,更何况还存在大量的“暗箱操作”空间。这样的选拔结果,如何能让天下人服气!如何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假入你是教育部长,你会怎么办?仍会觉得,只有考最省力省心,最符合中国国情和现况。
    2017/6/26 17:14:07
  •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因材施教!就这么简单!但是要做到,太难了!哪天做到这一点,博主所谈论的问题都已不是问题了!
    2017/6/26 16:55: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