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衡中、应试与培养全面发展的人
2017-04-20
字号:
    【提要:衡水一中是“定向强化训练船”。出现这样的学校,是“应试”、分数高才能升入好学校的制度“逼出来”的。解套的办法不是不应试、不看升学率。是要回答好如下问题:考什么样的学校,是“好学校”?什么样的学校,是我们民族亿万后生能获得“因人而异”的全面发展的“好学校”?并在此基础上,解决学什么?考什么?怎样考?总之,面对亿万学生,我们在应试的“彼岸”,不能只有一个(组)北大清华类的高校这样的成功目标,且只有一座桥、一条船可达。必须有多组获得学生、家长、社会实践认可的多个“彼岸成功目标”,且要有多座桥、多艘船均可达。这样才能实现教育的“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根本目标。】

    一、衡水一中模式,是专为能上“好学校”而打造的“定向强化训练船”模式

    前些天,衡水一中在浙江平湖举办分校一事引起了广泛关注,出现了截然相反的社会评价。见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回应衡水一中办学模式时指出:高中阶段教育是学生从未成年走向成年,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对于人的全面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对于普通高中学校来说,要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要把促进学生的健康成长和全面发展放在第一位。

    此言甚是,教育部的这一表态,点出了教育的根本目的,有定音作用。应该讲,教育部之所以这样定音,说到底也正是因为——社会对教育“结果”的实际需求本身,就是“全面”的。

    而衡水中学的模式,如果说得直白简单些,就是聚焦升学率,紧盯升学考上“好学校”,唯此为大,是为此而拔尖子并作强化训练。衡水一中这样的学校,就是专为能上“好学校”而打造的一条“定向强化训练船”(是否可叫做“定向魔鬼训练船”,有待论证)。

    人们当然可以责备这样的学校,太专一的聚焦于升学,就是升学的强化特技培训(其实,如果其他学校、其他教育者,也按这种聚焦强化法模式来操作,只要比较得“法”,效果也一定不会太差)。这的确是仅聚焦升学、“非全面发展”的教育。其除了的确有利于目前应试升学制度下的高考之外,其他正面作用或许有限。其类似军队“特战魔鬼训练营”的强化训练法,虽然能有效提高录取高校的成功率,但却可能束缚学生思想,压抑人的创新、创造思维,普遍采用此法提高升学率,将使中国教育更难于跳出“钱学森之问”的漩涡。毕竟,作为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教育场所——学校,并不是军事战争的战场。使用类似军队“特战魔鬼训练营”的强化训练法,可以培养敢打能拼的特战队员,未必能培养社会持续发展需要的各类人才(特别是需要开拓创新的科技等人才)。

    二、衡中模式,是“应试”、分数高才能升入好学校的制度“逼出来”的,最值得思考、要改进的是其产生的缘由

    不过,人们也可以思考和追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学校?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教学模式?

    是不是也可以问,这是不是“应试”、分数高才能升入好学校的制度“逼出来”的?——在这个问题面前,恐怕还不能简单的说:不是。

    可能可以说,之所以出现仅聚焦升学、“非全面发展”的衡水一中这类学校,是与“应试”、分数高,才能升入好学校的制度,最有关系。

    想到毛泽东曾说过一段十分深刻、到位的话:“我们的任务是过河,但是没有桥或没有船就不能过。不解决桥或船的问题,过河就是一句空话。”用这段话来看今天我们的教育,或可说,虽然我们认识到也宣布了教育的任务、根本目标的确是、也应该是:人的全面发展。不过,这“过河”的桥和船,即完成这任务、达到目标的方式方法,现在却是:以应试教育来拔尖子,层层选出能上“好学校”的学生。

    打个比方,可以说是:虽然我们在造“桥”或者在“推销船票”时,都是在说:我们的船是开往“素质教育”、“全面发展”的彼岸的!但学生(含家长)上船后,却会发现,这船是开向应试、拔尖子、为了“上好的学校”而开航的。而且,在这样的船上艰苦航行一段之后,经过选拔,没有上得了各层级“好学校”的学生,都只能先“落水”,备受煎熬,再去努力的爬上某个或许能上“好学校”的另一条船,……

    人们还可以发现,以北大清华类高校为全国亿万学生学习的最高目标,千军万马都欲去走这一根“独木桥”,都想去登上这一座“金字塔顶”。这样,就使得“登顶”的标准只能尽可能的严格、超难(即便这种难,是完全的过度冷门和不必要的),因为这样才能有淘汰掉大多数人的口实!这也就使得整个教育层层的选拔标准,都取向不问现实需要,仅为严格筛选能拔出少量的“尖子”,甚至可以说,已经导致我们的各级教育,已经被不同程度的畸形化了。

    请问,我们在质疑衡中模式的时候,是不是更要思考、要改进其之所以产生的缘由?

    三、确需回答:要不要“应试”?以什么为考试的目的、目标?以及学什么?考什么?怎样考?……

    或许,我们至少要回答两组问题:一是要不要“应试”?再一个问题可能更重要,即:以什么为考试的目的、目标?及于此相关的:考什么?怎样考?

    要不要“应试”?现在看,恐怕是要。考试,就目前而言,还是教育测定教育效果、选拔人的主要方式。

    在第二组问题中,或许最为关键的,是:以什么为考试的目的、目标?即考什么样的学校,是“好学校”?什么样的学校,是我们的亿万后生们能获得“因人而异”的全面发展的“好学校”?

    正是在这里,人们可能应该发出疑问:“好学校”,只是北大、清华等类学校吗?我们的数以亿计的各级学校的学生们,都只能以上清华北大等高校为最好、最高的唯一追求?振兴中华,中国只需要有北大清华这类顶尖学校的毕业生,就一切摆平,不愁不会实现了?

    这里并不否认,北大清华类学校是顶尖的,是我们共和国人才金字塔的顶尖。但是,光有这类“顶尖”,中华民族的金字塔就能高高地屹立起来了吗?

    这金字塔,如果没有中层、基础层,只有顶尖,就能成“塔”了吗?

    可以说,肯定不能。

    有利于我们的亿万后生们“因人而异”全面发展的“好学校”,应该是一大批各类、各级的学校。振兴中华,我们需要“科学巨匠”,也需要“大国工匠”,需要“爱迪生”,也少不了无数身怀绝技的“解牛的庖丁”和“卖油翁”,以及亿万的基层劳动者。而培养所有这些人才的学校,都应该是有着不同素质、特质、特点、能力的学生们,皆可以和应该上的“好学校”!

    但是,现在我们的教育、评议、宣传、选拔和用人制度所形成的机制,让我们的学生、家长在思想上认识到,在现实中切身体会到这些了吗?

    可以说,如果我们的教育、评议、宣传、选拔和用人制度机制,让我们的学生、家长在思想上认识到,现实中切实体会、体验、认识到了这些,衡水一中的办学模式,可能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培养各级各类全面人才的学校,就会成为有着不同素质、特质、特点、能力,“因人而异”的学生们的追求。

    现在的问题,或许不是要不要看升学率,而是要看什么样的升学率。

    你说不要只看升学率。人们会问:为何不看升学率?不看,能上好大学,能有大点的出息吗?如果不能,为何不要、不能看升学率?

    可见,关键在升学的标准,在于怎么看“有出息”,并让人们在社会现实的实际体验中,都能正确的回答:怎样是有出息?

    要做到这一点,不但要讲清楚道理,也需要在拥有北大清华这样的科技精英培养基地的同时,也培植形成、公布、表彰一批职业技术教育培养的精英工匠及其培养学校,让学生家长社会看到一批职业技术教育领域的“北大、清华”。同时明确并公布科技精英和职业技术精英工匠的等级和待遇,鼓励不同的人才,鼓励行行出状元。表彰和给于各行各业的状元,并给其应有的荣誉和待遇。

    也就是,要以社会的具体现实展现出,并非唯有读书高,唯有“北大清华”才是好。而是:科技精英和技术精湛都是好,同样重要。而且,对高精尖的中华巨型“金字塔”而言,基础层更大、更多,同样不可缺、不可少。

    我们教育开往“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彼岸之“船”,应该把培养因人而异、因材施教、各得其所“全面发展的人”,作为其航行的彼岸目的地,将其航行的目标及达此目标的途径、方法统一起来。

    也就是:面对各级学校的亿万学生,在应试的“彼岸”,我们不能只有一个(组)北大清华类的高校这样的成功目标,且只有一座桥、一条船可达。必须有、也应该有多组获得学生、家长、社会实践认可的多个“彼岸成功目标”,且要有多座桥、多艘船均可达。这也是学生的现实和社会需要的现实的客观要求。教育也只有这样,才能与社会需求的客观现实规律相符合,才能实现教育的“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根本目标。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北大清华不是共和国人才金字塔的顶尖,而是太令人失望了,不说他们对祖国的责任和担当,就以他们的文化成就和学问来说,把留在美国都算在内,并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
    北大清华是自私自利的培养所,将一群从小就是家庭和学校天之骄子,学业成绩最好的学生集中在一起,并不能加强他们对文化成就和学问的追求,反而加强了他们的自私自利。
    这么多年来他们竞相去美国留学,心中有报答出钱培养他们的祖国人民吗?
    2017/4/21 7:36: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