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略析人类战争源因及性质、目的、作用与变化
2020-08-20
字号:

    ——战争“结果”显其“作用”从“有用”向“无用”乃至“无人”变化……

    【提要:近现代以来战争的武器应用等物质条件的加强、各方意识形态的加强,使战争的性质、结果与目的、作用变化,战争“结果”已渐次无法实现“目的”。战争于参与方而言,多数已属渐次“无用”。多国拥核使战争规模、性质、结局巨变,导致人类战争的作用质变至无论参与与否都同归于尽,乃至全球“无人”!】

    今日世界,由于个别全球性大国领导颇现自大蛮横乃至失智性错乱误判,在亚、欧频显“军肌”,挑事乃至探触“红线”,导致对应大国不得不有所言行反制,世界战争风险、核战阴影或在前所未有的增长。故作此文,愿供各方讨论、指教。

    一、人类战争的原始起源因由

    人类战争的原始因由,或可说,是源于地球生物圈的生存竞争。

    不可否认,数十亿年以来,地球生物由于生存需要,各类生物乃至同类之间,是在生存竞争,甚至是在做残酷的、你死我活的生存竞争的。从地球生物亿万年进化中脱颖而出的人类,在现代之前,由于生产力水平等原因,生存条件相对匮乏,也始终有生存竞争的需要。同时,亿万年地球生物圈“弱肉强食、强者生”的生存竞争基因,也可能仍然留在人类的遗传基因中。

    这可能是人类发生战争的两个带有原始性的起因。

    人类早期,原始人之间的争斗,来于原始人类族群对生存条件、资源、食物有关的竞争。

    早期氏族之间,通过战而争夺食物、土地、资源、俘虏(奴隶即劳动力)等,胜者也应有获而强。

    此后,中期的奴隶制、封建制国家之间争战,也能由此获得国土、民众、物质资源……胜者扩疆强国,各区域之间由于战争而推动了各方面的融汇交流,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发展,而“成就”了以往战争的“恶”的历史作用。

    在这两个阶段,尚未脱离地球生物初级生存的“物竞天择”、丛林法则的人类,其战争的性质还是生存竞争,目的是族群生存发展强大,战争的作用对人类发展进步尚有相当进步意义:在竞争中选强汰弱,在争战中互融互补,促进了发展,……

    二、近现代以来战争的武器应用等物质条件的加强、各方意识形态的加强,使战争的性质、结果与目的、作用变化,目的与结果渐次相悖

    随着人类文明发展,特别是进入现代以来,一群(族、国)人用争战来强暴入侵掠夺另一群(族、国)人,已经为思维意识形态更发展、平等自主意识趋强的人类,越来越抵制、反感乃至反抗。

    加之近现代科技、武器的发展,使被侵害方进行非对称的对抗,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有物质、精神条件。

    这也使得越近于近现代以来的战争,特别是非正义的战争,即便力量强大一方战能胜(或未败),但要获利且使被侵害方顺服,已越来越难。乃至还有使侵害实施方也因战而有巨大甚至不能承受的长期耗费和自损,并导致强横者更快地从“超强”向下滑落。

    我们回看正义对非正义的战争:二战,苏英美法等方与德意鏖战,中国艰苦卓绝抗日;中朝(有苏一定支持的)抗击美西联军而和谈;越南(有中国相当支持的)抗美而使美“体面退出”。这些可说皆是战争非正义方或败、或未败,都损失惨重、难获利而归,虽然同时正义方、胜方也伤亡损失巨大。

    再看近些年,美等国侵伊拉克、利比亚、插手叙利亚等战事,有战胜或未败,但均深陷战争泥潭,皆见“强难战胜而获利,战难终止均巨损”。

    作为现代以来出现的

    特殊形态的“反恐”战,则或还应看到,“恐怖主义”有如下三因素而呈现特殊的复杂性:

    其一,极端残忍戕害无辜的绝对非正义、无仁义;

    其二,夹杂有反抗霸道欺凌、种族压迫的“模糊正义”性(其中也不乏极端民族主义的偏激);

    其三,有宗教

    皈依的信众背景。

    因此,也使得“反恐”在相当区域仍呈现相当胶着状态,在有上述一、二等方面原因的地域,“恐怖分子”仍存在并可能再次恐怖主义复燃。

    总而言之,或可说,这一阶段的人类战争,由于人类文明的进步,战争的性质与是否正义,是否霸道欺凌、种族压迫,是侵害还是反侵害已经越来越有关联。

    而同时,战争由于武器的进步和被侵害方反侵害意识的增强,战争的成本也已经极大的提高,通过战争获胜而谋得巨大利益的目标,已经极难实现。

    现代战争的作用,已经大不同于人类幼年时代。在人类战争的作用中,其初期还有的促进竞争、汰弱留强、除暴安良、有利人类发展的作用,除了在“反恐”等正义而不得已之战中有部分尚存之外,已经大大减弱或已无复存在。

    从这个意义上说,或已可说,现代战争于各参与方而言,无论胜败方,其“结果”多数已不能达致“目的”,已属渐次“无用”!

    三、多国拥核使战争规模、性质、结局巨变,导致人类战争的作用产生更大质变……战争于参与方而言,将从渐次“无用”,质变至无论参与与否都同归于尽,乃至全球“无人”

    还要指出的是,现代以来核武器的发明和多国拥核的现实,已经使战争的规模、性质、结局,人类战争的形态、作用发生更大质变。

    由于核武的出现和使用,人类的战争形态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变化,人类以战争手段获取本方利益的时代,已经基本过去。

    如果说,以往的战争作为一种“恶”,还是对历史发展有其促进作用的一面的话;那今天的核战争及其引发的冤冤相报,恐怕完全可能的结局是:含发动方在内的地球人类,全部皆将灭!“核大战”这种“恶”,对历史必会毫无促进作用,而必将对地球人类历史产生“终结”作用!

    总之,战争在人类发展中,其作用、结果,已经因为人类自己的文明和科技发展,而从早期“有其促进作用”,变为此前已渐成的“参与方‘成本’越来越高,已越来越属‘倶伤皆损且无用’”,并且,人类战争还面临更大的“自我否定”——将在“核大战”中不再是“无用”,且会导致“无人”,成为“人类倶亡,地球无人”!

    面对人类战争这样的变化,已经处于相当文明和科技水平、智慧的地球人,应该怎样正确应对?

    看来,人类还要在新的时代、新的科技军事条件下,重新思考和有效的回答莎士比亚名作《哈姆雷特》中的名句:“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