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从“俄将核反击任何导弹来袭”说起
2020-08-17
字号:

    ——略议俄核应策与“防误判核回击”及中国“不先用核武”

    一、俄核应策“前卫”的正负作用以及“防误判核回击”的需要

    据报道,俄罗斯军方说,俄将核反击任何导弹来袭。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在《红星报》发表文章,阐述俄罗斯核威慑国家基本政策。文章写道,如俄战略对手发动导弹攻击,由于俄无法立即确定导弹是否搭载核弹头,将认定受到核打击,从而有权利发动核反击。“任何来袭导弹将被视为搭载了核弹头,”文章说,“导弹的发射信息将被自动转给俄罗斯军事政治领导层,他们将依据即时情况决定(俄方)核力量反击的规模。”

    此前,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6月批准俄罗斯核威慑国家基本政策,强调俄方核力量的防御性质和俄方将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动用核武器。或可说,俄总参谋部此文,是对这个“核威慑国家基本政策”的具体说明。根据这套政策,俄不仅会对核武攻击发动核反击,而且在遭到“威胁国家生存”的常规武器攻击时,也可能发动核反击。一旦获得关于向俄罗斯或其盟友领土发射弹道导弹的“可靠信息”或在敌方对俄方“至关重要”的政府或军事设施发动的打击“可能导致(俄方)核力量无法反击”的情况下,俄罗斯可动用核武器。

    可以说,俄在此时相当正式的具体宣布“俄将核反击任何导弹来袭”,与俄美关系现状和当今世界局势有关。

    而俄这一核应策,也是十分“前卫”的。其正面作用是明显的,这就是:要有效遏制敌对势力用核武“先发制人”,而获得核压制优势的企图。

    不过,这一应策,也有其副作用:会增加敌对气氛,可能使本已经敌对的双方和各方互信更趋弱,从而也可能会使得彼此误判的可能性,进一步增高。

    如果某方因导弹技术性失误“走火”,误发导弹,而发出的并非核弹乃至仅是无装炸药的训练用弹,也会导致核反击、并因此引发无可挽回的互用核武的“冤冤相报”,且由此造成人类毁灭性的灾难,则将太“令人唏嘘”、也太不值得了!

    因此,如果世界各国并不愿在这样的“核应策”之下,由误判而招致人类灭绝的核大战,国际社会有必要敦促各有核武国家和全球各国、各方,通过接触、交流和谈判,形成有效防止“误判回击核报复”的相关约定、规范,其主要内容,或可有如下:

    ——国际社会、国际相关组织应该向各国、各方特别是各拥核国,经常、不厌其烦的反复并更明确地宣告:由于核武的出现和使用,人类的战争形态已经发生史无前例的变化,人类以战争手段获取本方利益的时代已经基本过去。

    据东方出版社出版的《寻美记》记载,杰弗逊是美国第三任总统,也是主张“天赋人权说”的美国《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然而在印第安人战争期间,杰弗逊反复强调的却是彻底摧毁有敌意的部落,“战争中,他们会杀死一些我们的人,而我们将灭其全部”。

    ——这是美国式的人权和战争观,即“为了利益,对“敌意”方还是可以“灭其全部”的,因为敌方只“会杀死一些我们的人”。但是,今天的地球人必须知道:现代战争,已不可能在“战争中,他们会杀死一些我们的人,而我们将灭其全部”,因此还有利可图。今天的核战争及其引发的冤冤相报,恐怕可能的是:含美国在内的地球人类,全部皆将灭!

    ——国际社会应明确:首发核武者,并非仅打击敌方者,而是启动核毁灭人类行动的首发者、引动核毁灾按键者;认同对“首先用核方”为全人类公敌,应全球“共讨之”(因为,先用核武,必导致无数无辜者死亡,极可能引发互用核武的“冤冤相报”,会导致全人类的灾难乃至毁灭,“首先用核方”确会构成地地道道的引发毁灭战争的“反人类罪”)。

    ——

    为尽可能消除“核首发”导致的互报复而致人类毁灭,国际社会可立规认同:对未预报的导弹实验发射,对疑发、已发向(发入)核对立国的导弹,各国各方均有不致误判的、不须通报即先拦截的权力和义务。

    ——在可能条件下,约定通过双方、或多方、中立方、联合国方,对相关导弹等攻击行为,有做“最后的沟通”的方式和时限等,以防止彼此误判;

    ——在可能条件下,约定有核国家对核打击、“核报复”的双方、或经多方、中立方、联合国方,有最后的联络方式、时限与确认等,以尽可能争取“挽狂澜于既倒”;

    ——认同并在技术上努力实现有效的“预发与可中途撤回”的“核反击报复”行为;

    ……

    二、面临当今有核国现实的核应策,也说中国“不首先用核武”的核应对

    应该看到,不仅是俄罗斯面临与西方严重对立的态势。中国现也正面临应对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西有人、有国“指鹿为马”、“莫须有”的“强权式定罪”指责,现实已有产生打压中国的最坏可能性;而中国的核心利益台湾问题,在台海局势在新形势下,已可能面临十分严峻的不得已要采取强力行动之局面。近日美国有议员正式提出“防止台湾遭侵略法案”,要使武力协防台湾有法律依据,这更使中美之间军事对抗的可能性增大。

    从这些严峻现实出发,中国也须有“底线”和“超限”思维,以应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确需慎重考虑“以核止核”的战略举措预案。

    中国可能确需慎重考虑,在适增核武质与量的同时,对“不先用核武”的核应对战略,进行先内部细化举措和应策,并酌情在必要时公布。这将有利于中国“不先用核武”的核应对战略的有效执行和保持足够核威慑力。

    不错,中国有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而中国也因此在“以核止核”的核威慑战略上,是处于“非先手”状态的。因此,中国也更有要具备“二次核打击能力”的必要。这所谓“二次核打击能力”,是指在己方核武器基地遭到敌方打击后,仍能保存足够的核力量对敌方实施有效的核反击。核大国在确定核弹攻击目标时,会将敌方诸如核导弹发射井之类的核武器基地作为首波核攻击的重点对象。应对这种攻击最有效办法是,在承受攻击之后,仍然具备对敌人的大都市、工业中心实施核报复的能力。

    中国由于“不先用核武”的核应对战略,对中国自身“二次核打击能力”的要求,就比一般核国家和宣布要“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核国家,来得要高得多。这就有必要提出适当、具体的举措、应策,以利于中国在“不先用核武”的核应对战略之下,有效的落实这一应策并保持足够的核威慑力。

    中国应可细化“不先用核武”的核应对举措(并适时酌情公布,以发挥其充分的遏制作用),这或可包含如下一些“不首先用核武的应对细则和说明”:

    ——中国遵守不先用核武承诺。但是,中国不先用核武,并非必经过、抗过一次核打击后,再核反击。对已发出并已明确直指欲毁我核武基地的任何攻击,中国应即会做出核反击。

    ——谁出手打我“核武”发射装置,或谁用“核武”打我方任何地域,即便其尚未“打到”,我方也即会在其出手后,用核反击谁。

    这种核反击,可以反击发起打击的敌国海外基地,也不排除会反击发起打击的敌国本土。即:已开打,则无分其本国或在外的军事基地。也就是说,如果有战争狂人妄图发动对中国的核打击,那只好看谁“同归未尽”了……!

    ——也就是说,我们绝不做先发制人核打击,但也不保证只会先承受核打击,而后再还击,会做“见‘先发’即‘后发’”的核报复。会“确认‘已发’、即‘后发’制人”。同时,也将尽可能在技术上做到“已发中途,可撤回”,以更稳妥、有效地遏制先发打击,使“后发”决不会构成“误反击”。

    中国要在坚持“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总原则之下,保持更有效的核遏制。例如:周密各种反击预案;对任何导弹来袭,都做最坏可能的反击预备(含战略空天核力量升空预发;核应对的陆基固定和可移动核力量、海潜核力量进入预发态;可控中途撤回的核应对武器即发)……

    ——中国仍要以必要、足够为原则,适当配置我们的核军备质量与数量。这不但会减小核军备量,同时也可能更便于在核裁军乃至全球同时彻底弃核时更便捷。

    中国还将以现在和将来的言行,不怕重复的反复说明:核裁军乃至全面禁止和销毁核武,这虽然是不易轻易实现的理想,但中国是“时刻期盼和准备着”的!

    这里,也还想说几句“缓颊”之言:我们“理解”美国特朗普及其团队乃至西方等国的“新冠甩锅”、打压中国,“理解”所谓“守成大国”生怕丢失“老大”地位的心绪。

    美国和西方一些人,有怕“落后”,也有恐“落选”。美国、西方政党轮流争执政权,“人人选时一票定终身”所谓普选民主的制度,是他们不少非理智作为的制度根源。正如马克思早就说过的,“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西方的政党竞争轮流执政制度,也会使一些人如同戴上“魔戒”一般……原因在制度,在“魔戒”的“魔力”。

    中国有对“老小孩”宽容、不计“过”于癫狂者的善良民俗(所谓“不知者不为过”),甚至可以“理解”西方政党争夺执政权者们的“大言”。我们要“以言对言”,也可有底线的“谅言”,但不谅“恶行”。

    中国谨记中华文明的良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绝无心侵害同在地球这一命运共同体中的任何国家善良、无辜的民众。但不能不防有人持强、抓狂、绑架无知者,铤而走险走极端。

    中国必会高度警惕、防范有人奉行“真理就在核导的射程之内”,如同历史上中国曾经承受过的那样,使中国被战争狂人施暴、肢解、侵伤。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