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析识罢韩、议长“命诉”与“民”主票决
2020-06-16
字号:

    一、从罢免前后事与言,看本次高雄对韩团队罢免的“民主”、“正义”何在?

    韩国瑜及其团队在台湾高雄终于被罢免,即将解甲归田。于此间,颇见媒体陆续报道令人惊异和发人深思的事与言。

    最突出的是:一路挺韩的高雄市议会议长许昆源,因“罢韩”而悲壮自杀坠楼。而前国民党主席洪秀柱指出,许昆源议长选择用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对民进党当局一切反民主的行径,进行最严厉的控诉。洪秀柱指控,部分有心人士,刻意对许的悲壮结局加油添醋,在网络上带风向,质疑他的死因不单纯。韩国瑜则指,许昆源关心台湾民主,为什么台独分子郑南榕自焚是英雄、许昆源是狗熊?不实的抺黑,太恶劣、太恶毒。在韩告别集会上,主持人更表示,韩市府团队拿着白玫瑰,是因为6月6日痛失一位好朋友,我们的英雄许昆源议长。

    而许昆源住处从7日凌晨到夜间都有民众陆续送上白色玫瑰花表达哀悼,周边更有支持者迟迟不肯离去,不舍其舍身表达的正义之声。

    对于本次罢免,韩国瑜则说,“这一年多来他们为高雄做牛做马、承受巨大压力。每一件事都做得比以前好,但是杂志民调排名却都是吊车尾”,……韩强调,当贪腐不是罪恶、犯法可以原谅,当大家真心相信、全力捍卫的法律和道德可以因为政党的不同而有所妥协,这几十年在民主自由的道路上所争取和守候的究竟是什么?当社会多数不在乎政府负债、不在乎官员贪污、不在乎“国家”经济与安全、甚至不在乎是非黑白,只要颜色正确、言语呛辣、官网图文并茂,仇恨对立和党同伐异都是被允许的。但仇恨对立和党同伐异所豢养出来的民意,究竟是民主、还是猛兽?韩说,民主如此珍贵难得,民主所创造和成就的应该是良善与和谐、而不是仇恨和对立。仇恨和对立所创造和产生的“民主”,是披着民主外衣的暴政。

    而被罢免而举行的告别集会上,三位副市长叶匡时、陈雄文、李四川的致词,也深含怨诉。陈雄文致词表示,这么努力的团队被罢免,挫折、恐惧、难过、愤怒各种情绪涌上心头;李四川说,他不是不认真才考不好,而是太认真工作,最后被高雄市民开除了,他反问,这些人是高雄的乡亲吗?

    这些言行,足见本次高雄对韩国瑜团队罢免的“民主”、“正义”何在?

    二、对罢韩、议长“命诉”与“民”主票决的认知

    看到韩国瑜先生在揭露“披着民主外衣的暴政”的同时,还是接受了罢免的结果。

    但是,这里还是想对罢韩、议长“命诉”,对“民主”还是“蔡主”的票决,乃至台湾的未来说几句。

    这次罢韩,看来是合于程序民主的。但是,高雄的这次罢免,在实质上,的确是“蔡主”、民进党“披着民主外衣的暴政”的一次突出表演。

    这从为什么会有议长“命诉”,就能看出其中的激烈和失望。

    人们还不应忘记,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与当时国民党拿下十多个县市市长是同时的,而那时出现如此“韩流”席卷台湾的局面,最重要的原因,的确是台湾有“讨厌民进党”这个“最大党”。虽然此后,这个松散的“最大党”,在复杂的内、外部因素之下,在台当局卑劣的利用香港修例风波煽动“芒果”感,以及民进党越来越明显的对民主选举的操弄之下,似乎消散了……

    而民进党、蔡英文越来越明显的对民主选举的操弄,不能不说是台湾“民主”目前最突出的问题,是韩(且包括赖)败选的最突出原因之一。请注意,赖清德争取民进党提名的败选,是更有力的说明:“蔡主”之下的民进党票决的程序“民主”,没有“进步”,在权势、利益面前,“蔡主”之下的民进党正在明目张胆的“民主退步”!

    一定有人还会说,这毕竟是“民”主票决的结果。这里还是有“民意”。这就不禁让人想问:希特勒、萨达姆当年也有过“民”主选举与票决吗?希特勒、萨达姆主导下的民选票决的结果,还是真正的“民意”吗?可见,从历史看,“民意”也是可能被一时迷惑、强迫、豢养的。

    这或许还关乎到一个谁主宰、创造历史的问题:是英雄创造历史,还是人民创造历史?或曰:是君主、有权势者创造历史,还是人民创造历史?

    这里想说,根本上讲、从长期、总体看,是人民主宰、创造历史。

    而从具体的历史实例和细节看,也要细化分析,看到君主、有权势者对历史的重要、不可忽视的导向作用。

    历史是有社会管理权者与民众共同作用所创造。而贤能的社会管理者,可以顺应历史、社会、民众,创造历史的辉煌。但昏庸、自私、暴虐的有权势的社会管理者,也会一时迷惑乃至强制的引导社会、民众,创下社会的倒退、分裂、动荡乃至悲剧。——当然,这种由昏庸、自私、暴虐而有权势的社会管理者迷惑乃至强制引导社会、民众,其创出的社会倒退、分裂、动荡乃至悲剧的局面,终将被不堪重负的人民所否定……今天,人们回看古今中外历史和现实,恐怕都能多次看到这类案例、现象吧。

    这是否是人们观察本次台湾罢韩、议长“命诉”与“民”主票决,也能体会到、认识到的呢?如果是这样,人们又应该怎样认识这种现象、如何应对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