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西方民主似乎理想但现实“骨感”
2019-12-12
字号:
    ——并议需深析港乱之因,从思想根源上止暴治港

    一、西方民主的似乎理想性及其对港的影响

    西方民主,用全民普选、多党竞争轮流执政等制度,其设计意图可能是有其理想性的合理之处的。例如,其全民票决,似乎“人人有权选择领导人”的制度设计,甚至是十分诱人的。

    或许可以说,西方民主制度的设计者们,可能的确是有期望以此形成对人的自发虑己、趋利性所带来的种种社会问题,能有效监督。西方民主制度,也曾被认为足够完善,有言称: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以自由民主制度为方向的人类普遍史”,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是“历史的终结”。

    西方民主的这些似乎十分诱人的理想性,就其影响来看,或许也是今天港人中一部分、特别是年轻人在诉求“真普选”而闹事的“精神支柱”,他们觉得自己的诉求有一种天然“正义性”。

    从许多相关的报道和资料中可以看到,有人正是利用港人对“民主”的迷信,将“真普选”观点植入他们思想中,认为所谓“真普选”才是“真民主”,使得相当多的港人受到了这种宣传的影响。“占中运动”爆发后,他们相信这是在为他们“争民主”。

    乱港势力还将街头主力军定位在青少年身上,因为他们涉世未深,容易为所谓“自由民主”而冲动,只要不断向他们灌输自由民主、中国大陆不民主的思想,就可以在学校里源源不断地制造“示威者”。

    当乱港暴徒的暴力程度不断升级时,还有相当部分的港人只是觉得太激烈了,损失有些大,但只要忍一忍,或许到了某个节点,他们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普选。普选,这种“自由民主”,通过十几年无孔不入的宣传灌输,成了不少港人的“共识”,以致一些人为了“真民主”的普选,不惜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诉诸暴力、恐怖,还在一部分港人那里可以得到理解和原谅。这可能是港乱至今还难于平息的重要、深层原因之一。

    由于将普选作为“民主”的象征,其几乎具有着宗教般的魔力,在世人眼中烧车烧人的暴徒,在一些人眼中是“民主”的力量。祖国大陆对港有再多的照顾、优待,对于迷信“西式民主”到宗教程度的人来说,都不会感恩,反而觉得你夺走了他最宝贵的东西,浑身不自在。

    这些不能不提醒人们,需要深析港乱之因,也要从思想根源上止暴治港。

    二、西方民主在实践中,其现实其实“骨感”

    如果说港乱至今还难于平息的重要、深层原因之一是“西式民主”、“普选”,那么,我们更应该实事求是的来认识这“西式民主”。

    其实,西方民主产生至今数百年来的实践证明,西方民主似乎理想,但现实“骨感”。其正在显露出被人的趋利所“异化”,而出现越来越多的弊端。

    应该说,西方现行普选直选民主,有数量、缺质量,易民粹,已经和正在越来越多的出现极端民主、福利主义,治理失灵。

    西方民主的制度设计,可能本来是期望用普选、多党竞争、轮流执政形成有效监督、制衡。但在实践中却正在更多的被趋利的人们所利用,已经成为:

    ——各党为争权夺利而“逢对手必反”,颇现恶斗;

    ——民众在人手一票的“普选”中,已不是“选优”而是在选“较不烂”者;

    ——由于投票的民众未必个个“眼睛雪亮”,颇有被“能买动媒体的有钱人”及其支持的政党所造舆论左右的现象,投票中即便有“多数票”,这个“多数”,也未必能真实反映民心、民意,能有效维护人民眼前利益,特别是民众的长远、根本利益。因此,这种全民投票的“民主选择”,也就可能变得只有“量”,而其“质”未必“优”,乃至也会“质差果劣”(英国的“脱欧公投”,可能就是十分典型的实例之一);

    ——各政党、政客们,为获取执政权争权夺利恶斗,不但导致行政效率低下,甚至还导致国家治理停摆(欧美国家时有政府频繁更迭、政府多次“关门”,也属不乏其例);

    ——各党及其政客为各自利益而争权夺利,还颇现为取悦民众、捞选票,而大开不切实际的福利“支票”,以致西方民主的选举体制下,多有导致国家财政不堪重负,乃至濒临破产,……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些国家,在世界不少地方强推西式的“自由民主”,结果搞得很多国家生不如死,其实这也在社会实践上进一步说明,西方民主制度不仅西方自己用起来问题层出不穷,强行推广这种制度,更是害人至深。

    这些西方民主在实施过程中的种种弊端,难道不是一部分港人、港青们,也应该了解认识并深思的吗?不认识到这些,这些人对“西式民主”的“迷信”如何能破除?……

    三、从思想根源上止暴治港,必须在深层次上、在思想上、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击破“西方民主”的神话

    现在,相当一部分港人,为西式“民主自由”所蛊惑,不要代議制度,而要看起来很“民主自由”的所谓“真普选”,也有人直接或间接的支持“用行動”與大陸對話,试图逼迫大陸直面香港的这种“民意”,同意香港“真普选”。

    但是,在港区现行制度和社会现实之下,所谓“真普选”的民主,会带来什么?

    从上述西方民主在西方实行、在世界一些地方要硬性推行的结果、现实看,恐怕在港实行“西式民主”更可能带来的是:外部势力为遏制中国发展,对香港会更多下“功夫”,乃至以金钱为诱饵插手,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而使外部势力收买的人物掌控香港行政,并与中央政府对着干。这可能使得香港成为外部势力遏制中国发展的马前卒,会给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制造麻烦乃至诉诸港独,挑战一国两制。这样,香港的繁荣、稳定,以及其在国际上的重要金融中心地位等往日的优势和辉煌,都均将付之东流吧!

    对香港的普选,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曾决定明确:从2017年起行政长官可以由普选产生。

    不过,这个《决定》中的如下内容,断了外部势力企图通过选举程序,让其代理人在香港上位掌权的可能性:

    一,组成一个提名委员会,只有符合爱国爱港的贤能之人,才能得到提名资格。否则,为外人卖命的阿猫阿狗都可能出线。

    二,提名委员会经民主程序产生两到三名候选人。

    三,每位候选人均须得到委员会半数以上成员支持。

    四,香港选民均有选举权。

    五,最终选出的一位当选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这就形成了外部别有用心者无法逾越的一道铁门槛。这个决定,会让外部势力这些年为了控制中国香港治权而花费的心血,人力,物力,金钱全部打了水漂。

    这恐怕也正是外部势力近几年会在港下大力资助、策动乱港,要搞“五大诉求”、“真普选”的根本原因。而我们要击破这些居心叵测者的卑鄙伎俩并使之无法得逞,也必须在深层次上、在思想上、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揭露其险恶用心,击破他们的“西方民主”的神话。

    人们还应该看到,在世界的东方特别是中国,由于其历史文化基因与西方不同,加之中国、前苏东的马克思主义革命政党长期奋斗积累的政治经验、共产主义理想的传播,从中国、前苏共产党在长期“民主集中制”管理中吸取的经验教训中,中国形成了比较有效的“民主集中的社会管理、治理体制”。这种有东方和西方文明交融传承的民主体制,现在看来其实并不比“西方民主”实施的效果差,甚至是比较更科学、有效的社会管理体制,虽然这东方的“民主集中的社会管理、治理体制”,也还需要在实践中进一步发展、完善。

    这种“民主集中的社会管理、治理体制”,诉诸“民主、交流、协商、参与、监督、管理”,非仅看“量”、多数,而是更要有“质”、要顾及结果并有“集中”的、有效率的落实,要造福社会、造福人民。在现代科技被“智慧、智能应用”的条件下,在正确的构设并不断动态完善中,这种“民主集中的社会管理、治理体制”,也将可以更直接、快捷的,真正实现“民主集中的现代社会的全面管理、治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