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为了国与家未来,该怎样培育后代?
2019-06-04
字号:
    ——“六一”节之际的思绪略记

    导语:适逢六一儿童节之际,面对孩子教育这个大课题,今天的大人们,是否要问:我们的后代,将来要真正成为有用的人,对他们应该教和学什么?为何“全面素质”教育,人人认可,但实际还在“拼考试、看分数”?实现全面育人的教与学,难点何在?何解?……

    一、我们的后代,将来要真正成为有用的人,对他们应该教和学什么?

    今年6.1儿童节前,我国儿童工作,有一为业内认为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民政部设立“儿童福利司”。有学者就此认为,“儿童福利”最大含义是,孩子是国家的。孩子是父母生,但他们只是孩子生身父母;本质上说,孩子更是、更应成为国家未来的合格公民。我们的孩子,不仅是家庭未来,也是、更是国家未来。

    那为了我们的孩子将来真正成为有用的人,作为“国”和“家”,应对他们教什么?要让他们学什么?

    这问题在理论上争议其实并不大。育人目标是德智体全面发展,谁都知道、认可。没人认为,只须教自然科学知识,且越多、越高深越好;而“做人”规范和教育,可尽可能少、乃至不必花时间精力去教化、养成。

    因为,“历史的经验”、社会的长期实践,早已告诉并还在不断的告诉人们:有才而缺德之人,不可用,乃至会有反作用;聪慧但缺“动力”之人,会没用。

    我们还看到,现代社会优越的社会生活条件对出生还是“自然人”的后生们的成长,有很大影响。俗话说的“饱暖思乐逸”,有其道理。现代社会,得于人类文明进步的发展,人的个性更趋向自由、自在,在现代科技提供的优越生活环境下,在现代传媒高速、广泛影响之下,新一代的自发“思乐逸”,比以往是更突出了。

    人类社会至今,由于历史文明积淀及教化影响与个人必然经历的社会实践,使今天成人的文明程度还是很高、较高的。但必须看到,新生后代适应社会的文明程度,不会“遗传”获得,人的社会化还是“新生归零”的。今天现代化的优越舒适生活环境,也会对人类后代产生不良影响。正如深谙人性的中国古贤管子曾说:“人心之变,有余则骄,骄则缓怠”。生活富足,正在给现代社会带来后代教育的新问题和新难度。

    据央视近期报道,韩国有40%老年家庭在养25岁以上的子女,生活富足的韩国子女们,“啃老”现象十分严重。而对独生子女如“掌上明珠”般的百般呵护,在中国可能更突出。中国由于不得已的“计划生育”而产生了数量颇多的两代独生子女(即第二代独生子女的父母,也是独生子女),在“舔犊之情”的“自然”作用下,出现了从祖到孙的爷奶、公婆、爸妈“六人护一犊”现象,增大(乃至递增)了娇惯、桀骜不驯、以自我为中心的“小皇帝”的发生率。这对常规家庭教化的影响,对后代“做人”素质及对社会的影响,也在显现。

    这或许是我们对后代进行“做人”教育的重要警启。现代社会的新现实,在客观上更需要社会付出比以往更多时间、精力,来培养提高我们的新一代适应社会生活的基本素质。我们的后代要真正成为有用的人,不但应有自然科学知识,也要有生活常识、品行规范,并具生活技能,学会“做人”,要有全面的德才素质。

    二、为何“全面”素质教育,人人认可,但实际还在“拼考试、看分数”?

    在教育工作者、家长面前,现在实际上仍摆着一个“天人交战”的尴尬局面:大概没有多少人真心的认为,应该仅以自然科学为主的考试得分,作为育人、人才培养、选拔的主要、乃至唯一标准。人们都知道,育人、看人、选人、用人,是要“德才兼备”。

    但在教育、教学实践中,为何会相当偏重以自然科学知识为主的教学,而轻忽、边缘化了其他社会素质的教化?

    这个问题的简答是:因为自然科学知识为主的量化考核(考试),能够较简单、直观的分出高低,方便“选拔”,使升学录取显得有客观依据、公平、公正。

    应该承认,用易于量化的自然科学知识考分来比对,是更方便分出高低。正因此,各级学校(最终是高考)的招考,其取、舍以考分来衡量,还是成为了首选。

    的确不能完全否定分数在升学选拔上的客观、公平、公正性。但以量化的考分,作为选拔的依据,也确有其副作用:会出现过度注重自然科学知识教学,而忽视其他素质教化的现象。由于学生只要考出高分就能录取名校、高校,“一张试卷能定终身”;由于学校、老师以考分、“录取率”高,就可以成为名师、名校,而“出人头地”。于是就出现了:

    “千院万校、千师万生”或曰“千军万马”,都在考题、考分上下功夫;

    为“比出高低”,就产生了未必需要的“奥数化”教学,用超量、重复、难题、偏题、怪题、题海,来“提高”考题难度,以能在升学考试时得高分、“比出高低”;

    中小学基本知识教学,为应付“考”,平时作业和考试的题目,也会“弯弯绕”深奥的让研究生水平的学生父母为难;

    学生课堂和家庭作业,需要相当数量的学生家长在辛苦工作一天下班后督战,到夜晚乃至深夜才能完成(特别令人扼腕的是,虽然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学校和家长在校内和校外“悄悄”加码,仍很普遍)。

    应该说,人类知识总量是在增长,但至少现在的初、中级学校基础教育的知识总量,并未增长多少。专门化、高深的知识,还不是初、中级乃至一般高校、一般学生都需要全部学会和掌握的。初、中级学校其实只是在进行基本、基础的知识教育。

    但是在需要用考试“分出高低”的考核机制下,在“考分第一”的机制下,现在的初、中级学校教学,仍没跳出逐级提前、层层加码的怪圈,仍没跳出非良性循环的、如同“军备竞赛”那样的“学‘备’竞赛”漩涡。

    这使得家长、学生、学校、老师都苦不堪言。恐怕可以说,提到孩子的教育,家长、学生、学校、老师,是“‘累’声载道”的。

    其实人们都心知肚明,问题的“结”就在于:我们初、中学校教学,以自然科学知识为主的量化考核,以得分高低作为评价学业、录取的主要凭据。这虽便于分出高低,但使初、中级学校对基本知识的教学,变成了主要“为比高低”而教、学,而主要不是“为学知识”去教、学。

    初、中级学校是在用看似能“定终身”却不能“保终身”的试卷,花费掉了学生和老师在校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使学校、老师、学生再没有更多时间、精力进行就育人而言,同样必要乃至更重要的“做人”、“品行”的培训与教化。

    人们是应该要问:初、中级学校的基础知识教育,让“千院万校、千师万生”为“比高低”、而付出这么多时间精力,有必要吗?

    只为便于比出高低、方便录取,把与自然科学知识同等重要乃至更重要的品行教化、“做人教育”,挤压到几乎是“象征性的重要”的位置,是应该和可以持续的吗?

    只因量化考分、比高低的需要,就把基础自然科学知识的灌输,强化到几乎无以复加的程度,值得吗?这不浪费了社会资源、时间、精力?

    初、中级学校在并不高深的人类基本知识教育上,如果是用了过多的时间精力,那这部分多花费的时间精力,应该调整出来,用于进行重要乃至更重要的“做人”、“品行”的培养教化。不如此,我们的“育人”会跟不上现代社会对人的素质的全面、更高要求。

    应该注意到,类似的改革尝试,世界上已有国家在进行。据《欧洲时报》3月1日报道,根据法国政府高考新改革方案,数学将不再作为基础必修科目。而这一方案的积极支持倡导者,竟然是数学家、世界顶尖级别菲尔茨奖、费马奖和欧洲数学学会奖的“大满贯”获得者——塞德里克·维拉尼。也就是说,法国顶级数学家,在力推法国高中不必修、高考不必考数学!

    为什么法国要做这样的改变尝试?因为,法国的数学教育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尽管法国中学数学始终坚持内容丰富性和深刻性,可他们也感受到,一旦参与标准化的考试和选拔,就都变了味道,“用于选拔而非教育的中学数学,在哪里都是灾难”。

    笔者查见,有中国学者回顾其中学时代:“要学的数学简直浩如烟海——数理逻辑、代数、几何、概率、统计,甚至还有初步的微积分。单单是代数部分,就不得不反复面对一元二次函数的折磨。不得不承认,中国的中学数学在内容的庞杂度和解题的技巧性上显得过于困难了。而这些学习起来异常困难的技巧,我们既不会在未来特意使用,也似乎无益于我们的逻辑能力”。其实,我们今天的成人、以前的学生们,也能回忆出并证明这些属实!

    这些问题和现状,是应引起国家、教育部门、学校、家长们以及社会各界,思考和探索如何应对的。

    三、对相关问题的“解题”思考

    应该坦承,以上所及问题,并非十分简单,也非一时一日轻易能解决。但这些问题十分重要,关乎“国”与“家”的未来!

    这里想就“解题”做若干未必成熟、系统,定有欠缺,尚属片言只语的思考探讨,仅供参考:

    ——需要从“国”和“家”的长远、整体利益需要出发,来做教育的顶层设计。

    ——国家应设定达到合格标准的初、中级学校基础教育目标,并具体到课纲、课程、课时。严格要求不超纲、超“程”、超“时”。须以具体政策措施,使得各级学校特别是初、中级学校的层层加码,提前“起跑”,无时间,无必要,无精力。

    ——要以具体的政策措施,切实改变学生以“分”为贵的现象;对学校、老师的评价,应不以考分、录取率为首,改变学校、教师以其学生智育考试的录取率高为贵的评议机制。

    教育的本质,是提高学生各方面素质水平,教师、学校水平也应体现在“提高学生水平”上。——能使学生水平在原有基础上提高的越多、越快,同样能(乃至更能)反映教师、学校的水平高低。

    ——从人才培养的真正现实需要出发,改进落实德、智、体全面选拔录取的标准。应深入研究、创新品德、体育的定量、定性评价方法,有效的增加品德、身体素质在录取选拔中的权重。

    ——应促进社会各相关方(家长,学校,用人单位,政府)都认识到:单在基础性初、中级智育教育上层层加码,是多费精力时间,是自我折腾,对后代的今后成长、发展,并无充分必要性,反而可能对孩子们造成伤害,乃至摧残;

    社会用人,应多途径、不拘一格育人、选人、用人,并应使各类人才都有出路,且有与其付出和贡献相应的价值体现和待遇;

    当然,家长们也应因人而异的培育后代,应对后代不做过度期待,并因此不惜代价的加码对孩子的“填鸭式培育”;

    ——在应该开展人才竞争选拔的学业阶段,人人均可公平、公正的参与竞争。但应以实际措施,明确规定学校不应、不得“抢跑”,各方均不应一味“提前起跑线”。

    应形成一种共识:学校抢揽“尖子生”、教学“抢跑”,家长学生课外“提前起跑”,也非公平竞争,非“同时起跑”而领先,并非真有相应的智力和水平。(说得通俗些,即:抢揽“尖子生”,是“投机取巧”;教学“抢跑”,家长学生课外“提前起跑”,也有“偷跑”、“作弊”之嫌;这些并非公平、公正,反而加大了各方的不必要压力,会导致层层提前、恶性循环,到头来会戕害了我们的孩子们!)

    ——应在充分研究论证基础上,改进考试选拔,对“考什么”酌情改革。上述法国取消高考数学考试的做法,应有启示或参考意义。

    文至此,笔者还想表述一看法:颇为一些家长看好的应对高考的“衡水模式”,是“挑战极限”式的“魔鬼训练”模式。虽然,那也是一种激发学习训练积极性并可能高效的模式,但那是一种特殊极端的训练模式。

    有人会援引军队特战训练模式,来为“衡水模式”背书。不过应看到,由于军人面临的是生死对决、你死我活的残酷现实,军人将面对的的确是“魔鬼”,因此军队特战“魔鬼训练”的模式,那是需要也应该乃至是必须的。

    但对学生,类似的“魔鬼训练”的模式,则应慎重考虑其可能和必要。即便确属必要,也应限于成年、心理健康者,并应对参与者有筛选,要身心合格、有耐受力者,或许可行。对普及型的基础知识学习,也用此法,应考虑其必要性和可能造成对受训者的身心伤害。

    人们不难看到,体育竞赛冠军虽夺冠时风光无比,但为夺冠而作极限训练的运动员们(并非人人能夺冠),往往因高强度训练导致病痛缠身、终生苦楚难熬。——这可能也应该是欲送孩子去参与“魔鬼训练”的家长,应深思、警惕的!这,是不是也是我们各级学校在教学训练上,颇对“魔鬼训练”崇拜和效仿者们,值得慎思和慎用的呢?

    适逢“六一”,聊作此文,乃盼读者们能“为了孩子”,为了我们的“国”和“家”的未来,有所深谋远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