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刍议中小学教育“生态”及其改进
2018-11-21
字号:
    提要:现今的孩子、家长、学校的就学、教学“生态”有多难?家长、老师为防被查展开“地下工作”,为孩子出题、做作业;“家长陪孩子写作业急到心梗”;…我们的初等、中等教育,现在的中小学基础科学知识的教学内容,有必要让学生乃至家长花费那么多时间精力,用超量学习、大量的题海(包括颇多超纲题、难题、偏题、怪题)作业,来掌握吗?…为了在初、中级学业的升学竞争中领先,多花时间精力,可能已经未必是为了更好掌握这些基础知识,而已主要是为了“比拼”、竞争。…需要探寻眼下教育面临问题的现状和原因,并针对原因切实改进。教育系统乃至社会用人,也须按人才培养需要,将全面的培育与全面考核、不拘一格选人才以及人尽其才结合起来,以切实改变目前我们教育面临的教难、学难、选拔难的“三难”局面。

    一、何等作难的家长、学校、孩子,中小学教育“生态”让人触目“忧”心

    现今,家长和老师,为了孩子的教育,真可说是殚精竭虑。近日,笔者挂一漏万的看到,有媒体报道,家长们争当“家委会”成员,目的是:希望自己做家委,老师能多给孩子机会参与班级生活。而“家委会”做什么?做类似班级里劳动委员和生活委员的事;打杂,帮老师处理零碎的闲散的事情,像有些开学的活动,做小手工,每个月的板报,还有开学的时候杂七杂八的收钱。有公司的人力总监成为家委会成员以来,让下属帮忙做过孩子班级的评比海报,也为孩子班级买过洗手液和书架,还监督学校的食堂和校服供应商。家委会还配合老师,为防止被举报、查实“学校老师在布置、批改书面作业”,而做“地下工作”:老师把(写字练习)卷子发给家委会成员,家委会成员群内招呼大家,需要练习卷的家长小窗报名。家委会转发练习卷的邮件给报名家长,家长自己打印并给孩子做,孩子拿到学校交给某个家委会成员的孩子,老师有空时再批改好放到这个孩子手里,这个孩子再交给自己父母,孩子父母再在放学时候转交给其他家长。

    更有“家长陪孩子写作业急到心梗、住院”,也见诸媒体——这虽属于个别极端个案,但有相当大比例的孩子、家长为了每天的家庭作业而“揪心”乃至熬夜,确是相当普遍的现实。

    略略网查一下,还看到:“深圳一家购物中心里的早教中心,颜言的母亲带着还不满一岁的外孙女在游戏区玩耍,颜言和三岁的老大在教室内上早教课。在这家在全国有两百多家分店的连锁早教中心,60个课时的售价1.9万,每节课一小时。颜言说,老二很快也要上早教,加上游泳课,这个家庭每年花在两个尚未入学的孩子身上的教育费用很快就要超过5万元。”

    而“数据服务平台MobData发布的2017年的母婴行业投融资数据显示,早幼教案例占比在42%,是这一行业最受资本青睐的类别。今年上半年,这一比例增加至51%。”

    读到这些,结合在现实中的其他见闻,颇感触目“忧”心。或可说,这些是可能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了现今我们的孩子、家长、学校,在就学、教学上的“生态”环境。让人深感现今的家长、学校、孩子们何等作难!

    二、我们的幼教、初等、中等教育有必要如此吗?

    问题回到“必要性”上,我们是否要发问:我们的初等、中等教育,现在的中小学基础知识的教学内容,有必要让学生乃至家长花费那么多时间精力,用大量的题海(包括颇多超纲题、难题、偏题、怪题),一味“超前”和超量学、练来掌握吗?

    其实人们都知道,“对于数理学科和工程类学科来说,大学本科和中小学所传授的知识,既不属于需要反复试错的科研前沿知识,又不是专利保护的技术机密,而是在过去几十年几百年积累的、已经确定无误的各个专业领域的基础知识和必要工具。”也就是说,至少就初等、中等教育而言,无论什么学校,其所教学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高深”,也没有“秘诀”。

    而且,据教育研究专家们的“研究发现,中国学生比美国学生用在学习上的时间平均每天多两个小时。”不过在美国,“中国留学生往往在硕士和博士头两年的考试中领先全班。但是在此之后,当到达了知识前沿需要自己探索新知识的时候,中国学生的优势通常就没有了。”

    恐怕可以说,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教育被“钱学森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当然,这个“钱学森之问”,还可以更具准确性的问:从我们的教育体制中走出来的具有创造力的人才,不是没有,为什么这么少?

    三、原因的追寻和针对原因的改进

    教育出现如上“生态”,仍未解答好“钱学森之问”,这是什么原因?

    看到有专家指出(其实我们很多教育工作者、老师们乃至颇多家长们也“心知肚明”),“不是我们的学校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而是我们的学校在增加学生知识的同时,有意无意地减少了创造性人才的必要因素”的培养,而这还是因为我们花在基础知识灌输以及就此的“比拼”(竞争进重点中小学、“千军万马”竞争考高校)上的时间、精力过多了!也正因此,使得我们的初、中级教育在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培养上有较大不足,而被专家直指:“当前影响创造性人才培养的一个突出问题是追求短期效果的浮躁心态和环境。”

    其实,人们都意识到,问题的根源在:现在我们的升学机制没有改变“竞争进重点中小学、‘千军万马’竞争考高校”这一状态。

    正因此,老师和家长们还是觉得,为了在初、中级学业的升学竞争中领先,仍然有必要花费尽可能多的时间精力,以超量的学习,大量的题海(包括颇多超纲题、难题、偏题、怪题)作业,不拘一味“超前”等方法,来争取领先。——在这里,多花时间精力,可能已经未必是为了更好掌握这些基础知识,而已主要是为了“比拼”、竞争。

    我们的初、中等教育,是在为了用一张考卷“比出高低”,而不得不花样翻新,不断变化那些基础知识的表达样式,且不排除用超纲题、难题、偏题、怪题,来区分高下。并由此导致被考者(学生、老师和家长)不得不用超量的学习,大量的题海作业来“拼输赢”。

    应该说,我们的教育部门、学校、老师在知识普及和人才培养上,在人才如何鉴定、评价、选拔上,确也很“作难”。

    正如有专家论证和指出的,创造性思维由知识、好奇心和想象力、价值取向(或可说是“价值取向所影响和决定的人的‘动力’”)三个因素决定。而我们现在,仅仅在基础知识掌握的全面、熟练程度上进行了教育培养,并仅以此为据来“比”高低。但忽略了或者说来不及、没那么多时间来教育培养我们的学生具备“好奇心和想象力、价值取向”。这当然就可能使得“从我们的教育体制中走出来的具有创造力的人才,不是没有,但是少”。

    我们确实需要探寻眼下教育面临问题的现状和原因,并针对原因切实改进,应该研究摆脱单纯的“知识”培养和考评的教学、升学选拔模式。应该在现代科技互联网、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条件下,不断推进教育改革,乃至需要以科学合理的顶层设计,形成全面的人的教育、培养的具体目标、标准及与此相适应的教育方法和相应的考评、选拔机制。教育系统乃至社会用人,也须按人才培养需要,将全面的培育与全面考核、不拘一格选人才以及人尽其才结合起来,以切实改变目前我们教育面临的教难、学难、选拔难的“三难”局面。

    本篇参考资料:

    钱颖一:《中国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载《清华大学教育研究》第39卷第4期;

    《不平静的家委会》(摘自10月21日澎湃新闻 作者 彭玮 刘成硕),见上海《报刊文摘》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