钊哲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共存主义 - 钊哲首页
共产主义与共存主义(51)
2016-05-22
字号:
    草根网里现在已没有以系统的马列主义为基础反对改革开放的文章。刘颂楣似有这样的意向,但没有马门列夫的气魄。

    在原则上主张改革、反对经济体制完全回到毛泽东时代的前提下,讨论如何改革。这些人包括黎亚彬、辛道南(终成正果)李久生(q700220)、任凌云、蔡定创、车武军、何麦根、李昌平、张二寅、盛兴瑞、戴英马等。

    这是一个重要的现象,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下面继续谈一下所有左派共同具有的一个深层次的问题。

    我在前面已经评论了反对改革开放的左派如高守研、红卫兵(杨建国)、唐青钊不重视马克思根据巴黎公社经验为新社会公职人员规定的经济收入分配原则,即领取普通工人的工资。其实这也是所有左派和所有时期(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都存在的问题,反对改革开放的左派主张经济体制完全回到毛泽东时代,但毛泽东在经济体制和思想文化领域(文化大革命)耗费了那么大的力量都没有阻挡住改革开放,现在简单的回到过去即使走上一段不还是要改革开放吗?

    过去的历史已经证明,通过暴力革命的手段,地主是可以消灭的,有了国家机器,资本家也是很容易消灭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极大的限制货币的作用也是很容易实现的,这些都是马克思主义为新社会制定的原则,但这都没有阻挡住改革开放即所谓的资本主义复辟,现在唯一没有实验或实践过的,就是马克思为新社会规定的公职人员领取普通工人的工资这一条,所有左派特别是反对改革开放的左派在反思共产主义运动的时候难道不应该重点问一问如何实践这一条吗?或者不需要思考为什么这一条在东方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中都不能真正的落地呢?这个原因是否就是和导致改革开放或所谓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是同一个原因呢?

    红卫兵在其他许多问题上都有强大的诡辩能力,当然也有个别正确的地方,但他一直不愿意正视马克思提出的这一原则,不探讨为什么文化大革命斗私批修如此深入争论如此激烈的时期,无产阶级司令部都不把这一原则提出来让全国人民大鸣大放大批判大辩论一下。

    此外,红卫兵和其他主张回到毛泽东时代的左派,还有意的忽视了毛泽东时代工农之间的差别,那么再提出回到过去的时候,就应该向高守研学习,让农民享受工人阶级的同等待遇,这样才能显示工人阶级解放全人类的胸怀,如果只在宣传上说工人阶级如何如何,在制定实际的政策制度时依然是保留阶级之间的不同等待遇,那么,工人阶级的伟大胸怀如何体现出来呢?

    红卫兵除了在上面这个问题上失去诡辩能力外,还有一个就是我在评论程跃廷的观点时提出的判断人类历史的进步、停滞或退步的标准。

    我在共产主义与共存主义(50)中写道:

    红卫兵的这个认识的根本错误,还是在于对事实的认定上,即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社会状况对于毛泽东时代究竟是历史的进步?还是历史的停滞或倒退。这个问题,我在评论博主程跃廷和 评论员陈祝平时指出,判断人类历史的进步、停滞或退步。只有用生产工具、能源能量、平均寿命这些标准才是始终正确的,平均平等公平正义共富这些标准只有在和前述的标准相一致的情况下才是正确的,如果和前述的标准不一致,那就必须舍弃后一标准采用前一标准才是正确的。

    红卫兵对此反驳道:

    你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的理解不完整。 完整叙述应该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对于生产关系如何反作用于生产力,你没有真正理解其中的含义,只是简单的应用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个部分,犯了断章取义的错误,

    苏联,中国这些生产力落后国家,仍然能够搞社会主义。其理论根据是来自于“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的部分。

    在开始提出这个标准的时候,只有一个大概叫老百姓的评论员嘟囔了几句,到了用这个标准去评论程跃廷的观点时,只和评论员陈祝平争论了几个回合,和程跃廷基本上没有争论起来,评论员老百姓也没有再接着嘟囔,红卫兵也没有在主概念上提出反对意见。

    到今天为止,红卫兵也还不是在主要概念和主要问题上进行的反驳,即我提出的“判断人类历史的进步、停滞或退步。只有用生产工具、能源能量、平均寿命这些标准才是始终正确的,平均平等公平正义共富这些标准只有在和前述的标准相一致的情况下才是正确的,如果和前述的标准不一致,那就必须舍弃后一标准采用前一标准才是正确的。” 这一观点本身对不对。而用对历史唯物论的理解完整不完整来搪塞。

    首先告诉你的是,我提出的这个标准并不是完全的基于历史唯物论,而是基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复合要素决定论,其中和历史唯物论有重合的部分,是把生产工具标准贯穿到底的决定论,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工具决定论没有贯彻到底,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两个同一空间不同时间上的社会形态上,共用了一个生产工具即大机器,没有把一种生产工具只对应一种社会形态的逻辑坚持到底,这是一个巨大的漏洞。

    红卫兵念念不忘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认为:苏联,中国这些生产力落后国家,仍然能够搞社会主义。其理论根据是来自于“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的部分。这里我只从这样解释必然要带来的严重后果告诉你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决定精神,存在决定意识,这些短句式的命题,是后人对马克思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内容的简单概括,更后来的完整表述是:

    一般情况下,生产力、经济基础、物质、存在对生产关系、上层建筑、精神、意识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同时,生产关系、上层建筑、物质、存在对生产力、经济基础、精神、意识有反作用。并且在一定条件下有决定作用。

    上述内容对于马克思主义中所有派别都是再清楚不过简单不过了,为什么到今天依然争论不休呢?

    原因也再简单不过,是因为后来的事实并没有如马克思主义预见的那样精准的实现,并且又出现了不利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事实。资本主义国家至今没有爆发无产阶级革命和东方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开放,这两大事实,如同飘在当年经典物理学上空的两朵乌云那样,飘在马克思主义的上空。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本是共产主义反对资本主义的思想武器,如果十月革命是在西方发达的几个资本主义国家爆发,那么今天的世界早就是共产主义的一统天下了,哪里还能出现如今的右派高举着历史唯物论的大旗,要东方社会主义国家的共产党理直气壮大张旗鼓搞资本主义这样的怪事呢?

    宇宙间的万千事物之间的关系,大致可以归为两类,一类是两种事物或多种事物之间的变化,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即当一种或几种事物变化的的时候,另一种事物或几种事物也随着企相应的变化。其中有些是可逆的,有些是不可逆的。另外一类是事物之间没有关联,或者它们之间的关联没有什么规律可循。前一种关系正是科学所要跟踪的范围。

    决定论是一种严格的规律论。是一个满足了充分条件而不是仅仅是必要条件的关系论。即是说只要前一个要素出现了某种变化,后一个条件就必然的要跟着出现某种变化。如果说,前一个要素出现了某种变化以后,后一种要素没有跟着变化,那不管你有多少种理由来辩解都毫无用处,因为它改变不了这个决定关系不成立或者说还没有成立的事实。

    这个问题,我和高守研辩论了不少回合,高守研在解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至今没有无产阶级革命成功的原因时,不知是不愿意抹黑无产阶级的形象还是别的原因,没有把责任推到无产阶级身上,说无产阶级由于从本国的资产阶级对殖民地剥削的好处中分得了一杯红豆汤,就出卖了自己的长子权,不愿再革命了。(如果是这样,无产阶级和过去的农民、奴隶阶级还有什么区别)。而是说由于资产阶级的破坏捣乱,共产党领导人的变质和背叛等。

    问题是,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成功与否,是检验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论真理性的的决定性、判决性标准,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不管你有多少条理由,只要上述事实没有出现,这个决定论就无法成立。

    我在评判李向东的观点指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句话对应的事实或情景应该是:西方出现了众多的社会主义国家和东方的众多资本主义国家之间斗争的场景。

    即便加上列宁的理论,所能容许的最大边界,也只能是西方大多数或全部、东方极少数的社会主义国家和东方众多其他资本主义国家斗争的场景。

    由于未出现这种场景,反倒出现了相反的情景,所以,左派就不得不以各种方式各种理由补充历史唯物论,其中黎亚彬和流波的观点我在前面已经评论过。红卫兵由于对于诡辩论的极致发展,觉得他们的补充都还不充分,索性就甩掉局部的修补,把历史唯物论中完整意思对等的不分轻重的切开,直接以后半段话来对应这种相反的事实。这就是红卫兵之所以不断念叨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的原因。

    事实上,不是说不能用这样的观点来解释这段历史,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是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如果在以历史唯物论为基础之上推导出的预言在西方还没有得到实践证明的情况下,单独以这个完整观点中后半部分去解释东方出现的新情况,那就脱离了它的大前提并且翻过来了。

    大前提是什么?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决定精神,存在决定意识。

    仅仅脱离了大前提是什么?是生产力不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不决定上层建筑,物质不决定精神,存在不决定意识。这就是黎亚彬、流波把历史唯物论补充后得到的结果。

    不仅脱离了大前提,而且又把它翻了过来是什么?是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精神决定物质,意识决定存在。

    但这样一来,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就不再是唯物辩证法而是唯心辩证法,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就要变成历史唯心论。

    这就是红卫兵企图单独以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来解释“苏联,中国这些生产力落后国家,仍然能够搞社会主义”必然要带来的严重后果——马克思主义这个大树就要从根上被拔起来。

    不仅如此,即便你做了这样的解释,最多也是对半个地球有效,这和高寒先生遇到的困境是一样的。

    高寒先生说:

    当西方资产阶级干革命时,马克思主义尚未诞生,故那时指导资产阶级革命的理论,自然就还只有资产阶级革命理论了。而当东方的资产阶级干革命时,除了从西方可引进资产阶级的革命理论之外,还可以引进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还可以引进马克思主义。

    紧接着我就问道:

    东方的资产阶级是可以“除了从西方可引进资产阶级的革命理论之外,还可以引进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还可以引进马克思主义。”

    但是,东方的资产阶级为什么放着有半个地球实际事实验证过的资产阶级理论不用,反而要选择还没有一个实例验证过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选择最终要埋葬自己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呢?为什么放着自己本阶级的领袖不用,反而要选择敌对阶级的政党和领袖来领导自己?

    这同样需要你解释清楚吧!

    高寒先生到现在还没有回答。

    现在红卫兵需要回答的问题几乎和高寒一样,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都是西方首先出现的,为什么西方不能首先建成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对物质的反作用,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对西方和东方为什么会有差别如此巨大的

    效果?

    这同样需要你解释清楚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现在,我想问你一个荒唐的问题:  你知道人的脑子是干什么用的吗?
    2016/5/23 4:11:11
  • 续:  现在中国的具体情况是,中国没有强大的工业基础,也没有强大民族资本家。而面对的则是强大的外国资本。外国资本又不允许中国工业,中国的民族资本家发展。中国问题如何破解。因此,毛主席提出:要直接发展社会主义。即在工业落后的基础上,在国家政权的保护之下,在国家计划的指导之下,有计划,有步骤的直接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起完整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工业体系。后来,中国经济的发展,证明毛主席的这个思路是正确的,就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用了短短的20多年,使中国成为从一个贫穷落后的“东亚病夫”,变成世界第六工业国。
         中国经济发展的这个过程,就是先搞搞社会主义制度。然后,再中国制度的指导下,发展起了自己强大的工业体系。如果不这样,靠民族资本家来发展中国的经济,中国工业发展,还在九霄云外呢? 这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对中国工业发展的反作用。没有这种反作用,中国的工业是没有指望的。
      这个规律,不仅是在中国适用,而且在全世界可能都能够适用。如在落后 黑非洲。搞资本主义那么多年了。那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许他们发展吗?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经济如何发展?也只能是和中国一样,在强大的国家权力的保护之下,有计划,有步骤的发展起自己的国营企业的体系。才能使经济得到发展。即先发展社会主义制度,然后从发展生产力。显然也是利用了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这个规律。
      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的规律,也已经成为一个普遍规律了。但是它与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有什么关系呢?一个是具体的规律,一个是整体的规律,一个是事前规律,一个是事后规律,一个当时的规律,一个是最终规律。
       就是说,社会主义制度的最终的巩固,还是需要一个超过资本主义国家的生产力的发达才能行。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现在弄清楚,生产关系如何决定生产力了吧?
    2016/5/23 4:04:35
  • 判断人类历史的进步、停滞或退步。只有用生产工具、能源能量、平均寿命这些标准才是始终正确的
        ================================
       看来,你对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是完全陌生了。现在咱们来仔细的研究一下:
       物质决定精神是一个战略问题,是从总的方面来看。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是战术问题,是从具体的方面来看。  
       如你说的那些标准,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缺陷,就是仅仅是一些事后标准,即当事情做完之后从能够衡量的标准。而人们怎么样做到在事前就知道如何做才是正确的呢?这个问题似乎更重要。
       如人们作战,之前是否需要一个作战计划,人们治病,在之前是不是需要一个医疗方案,人们盖楼,在盖楼之前是不是需要一张图纸。而在这些东西没用出现之前,可能已经有了足够的武器,医疗器械,建筑材料。但是,能够开始我们的工作吗?显然是不行的。因为作战计划,医疗方案、图纸,还没有完成。 而这些,但是我们开始工作之前对这项工作在我们头脑中的一个完整的设想,没有这个设想,或这个设想没有考虑成熟,任何工作都是不能开展的。这就是“精神对物质的反作用”的作用。
       在1949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中国共产党夺取了政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的问题,马上就提到议事日程。当时共产党内确实大部分人都赞成,搞一段资本主义,因为,当时中国的工业确实是非常落后,然后再搞社会主义。可是,毛泽东提出了一个问题:资本家能够把中国工业搞上去吗? 因为,当时中国的工业非常落后,没有工业社会主义就没有物质基础。但是中国工业非常落后。资本家也非常落后,软弱。但是从世界来看,世界上有许多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工业并不落后。有强大的资本家。而落后的中国资本家,面对着国际上强大的资本家集团,能够抵挡的住吗?国际上的那些强大的资本家集团,允许中国软弱的资本家发展起来吗?也就是说允许中国发展起强大的工业基础吗?事实是这是不可能的。外国的资本家不会允许中国发展成一个强大国家,成为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的。而中国的民族资本家能够有力量与他们竞争吗?显然也是没有的 。
    2016/5/23 3:43:3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人类的自然科学史上,人们为了认识光的本性,经过了长达三百年的争论,最后以波粒二象性的共存画上了句号,而在人类的社会科学史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已经争论了五百年,今天也应该到了以共存主义的共识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较量的时候了。
邮箱:980652931@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