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国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强国逻辑 - 贾国申首页
“鸦片战争救中国”你会想到什么?
2013-05-10
字号:

  下面的文章笔者没有考证,但基本可以肯定不会有问题。

  假设,这话是真的马克思说的。你会想到什么呢?

  从民族感情来说,一般人接受起来有难度,毕竟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但是,从理智和历史前进的过程来看,从历史民族进步的角度看,这话又是合理的。

  中国这个文明古国,历经3000多年的辉煌,在工业革命产生的资本主义新生产方式过程中,被西方船坚炮利打开,用鸦片贸易侵蚀中国。这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封建社会生产方式的一次毫不留情的取代和更替过程。其开始是野蛮的残酷的,其结果客观上刺激中国自身的变革。不是吗?中国古代以后的洋务运动就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学习。把历史再延长一点到100多年后的“改开”,还在重提工业化,甚至全面学习美国。

  鸦片战争以恶的方式刺激中国开始,历经100多年后,还是要学习并赶上西方。但是,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吊诡”,学习和引进本质上到了迷信盲从的地步,彻底失掉了自信和思维判断力。不信的话,你想想今天一切混乱之根源来自哪里?鸦片所带来的云里雾里的快感和迷失,难道在今天还没有吗?这是后话。

  今天人类又到了一种新的生产方式--信息社会取代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生产方式的新时代了,在信息化全球化时代,中国文化具有后起的智慧基础,而不是什么GDP全球第二的神话。新思想创造新时代文明是救中国,也是就人类最有益最受欢迎的好鸦片。遗憾的是,今天中国的主流思维和行动还停留在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落后精神的混合状态。

  马克思:只有鸦片战争才能拯救中国

  作者:一点五

  一天在网上闲逛,猛然间发现又在弘扬“努力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赶紧回到书堆,翻出尘封已久的马克思全集,一阵急用先学之后,忽而大汗涔涔,原来,马克思不独是资产阶级的掘墓人,也是泱泱中华的掘墓人。

  马克思是世界主义的开拓者与集大成者,他擅长将宏大的场面如国家、民族、世界等轻易地装进一个筐子里,光视觉冲击力就几乎不朽。马克思研究东方两个大国——中国与印度后,率先提出了“亚细亚生产方式”的观点,以此推出了“东方专制主义”,将东方文明一举贬低到西方文明的脚底下,至今没能翻身。

  马克思称中国是一种“陈腐的准文明”,马克思认为西方是历史发展的承载者而东方不过是消极的接受者,马克思提出中国和印度的出路都在于照搬西方那一套。然而,一个如马克思所言缺乏创新、愚昧、迷信、懒惰、混乱、奴役、腐败、道德退化和经济停滞的中国,如何才能“照搬西方那一套”?马克思天才地提出用鸦片战争“打开落后的”中国国门的学说。马克思断言中国获得发展、解放或拯救的唯一希望,“在于鸦片战争和英国资产阶级的侵入”。

  当英国政府决定发动鸦片战争后,马克思欣喜若狂地为英国武力向中国强销鸦片辩护:“看来,历史要先让这些人民全部染上毒瘾,然后才能让他们从世袭的愚蠢中醒来。”马克思还辩称中国人有一种对鸦片的爱好。英军在鸦片战争中大获全胜并勒令清政府割地赔款的消息传到英国后,马克思撰文声称,英国是在推进中国文明。——对马克思诸如此类的“立场观点方法”,我们今天应该如何“努力学习和掌握”?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马对中印的研究也许不够深,判断不准确,说了一些错话,这也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事。关键在于马的理论总体上来讲是有助于中国从半殖民地国家获得解放,所谓马理论中国化其本质意义即在于此。历史证明,正是中共运用马理论于中国,才有了中国的今天。现在许多人攻击嘲笑马理论毛思想,吹三民,捧老蒋,甚至鼓吹儒教治国,真是糊涂得可以。在中国面临危机的时候,这些被吹为灵丹妙药的好东西怎么都没显身手?
    2013/5/11 22:10:35
  • 历史确实是一个小姑娘,任人打扮的。其实,事物的性质与进程,是多面的,因而可从多角度来说话,来解读的。
    2013/5/10 9:41:25
  • 忘记是在哪本经济书籍里看见过,马克思自己是尝试建立过一个人民公社类的组织,以失败结局。
    不要神话任何一个人,如果以平等探讨的眼光看待一个人,就不用担心因为光环而让你的视力模糊。
    2013/5/10 9:13: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21世纪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科学院发展战略学研究会理论专业委员会研究员,专门从事国际大战略研究十多年,立足于全球化信息化人类文明之变革研究,涉足跨学科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所有领域研究。生于山东,在京20多年,曾做过教师、高科技民企高管,中央机关航空航天部机关10年,做过开国元勋秘书。独立学者。战略与决策学博士。师从《决策学》学科创始人张顺江教授多年。2002年12月,在北京中关村图书大厦原创《中国决策学》14卷新闻发布会上,发言提出在哲学经济学管理学等领域挑战诺贝尔奖的命题。主要著作《第三纪文明》《历史拐点的中国设计理念》、《21世纪前沿---论当代世界重大战略问题》。正在研究原创书群:共计40余本。联系方式:1094967859@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