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棋艺文化 - 刘星首页
我站在三峡的码头上(中)
2020-07-03
字号:

    前言:在2014年我在草根网发布了《我站在三峡的码头上》(一,二),现在接着发(三、四)。

    三、

    摊开大三峡的的地图,宜昌、巴东、秭归、巫山、奉节、云阳、万州、忠县、丰都、重庆……沿途的大大小小的码头像点亮在三峡航道上的星星。而这些闪亮的码头,摆渡过多少希望,也颠覆过多少阴谋,诞生过多少梦幻、也移植过多少文化。

    川江号子,汇集大江大河最洪亮的合唱;滔天洪水,冲积长江最富饶的沃土。屈原,潇洒出峡,用最华美的语言,绽放属于“唯楚有才”的文化奇葩;李白,荡舟三峡,用最淋漓尽致的方式抒情心底的解脱;杜甫,顺流而下,在夔门的旋窝处开出“诗圣”的奇葩。宋玉的杜撰,让我们看见了最瑰丽的浪漫;郭沫若的编剧,让女神在个性解放中新生……

    郦道元的随笔中引用的渔者歌“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无疑正是对生活在峡江时代的三峡记录;而“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无疑正引诱浪漫诗人李白写出最经典的“轻舟已过万重山”的那种轻松。事实上,三峡从来也不轻松,总是用最绝境的方式给予中华文化以最醒目的注释。这种文化不仅诞生豪迈的诗情,而且更多的是回旋历史关节点民族生生不息的契机。

    因为心底存在渡的欲望,我们才这样重视码头,假如仅仅是此岸到彼岸的距离,我们不需要这汪洋之中的码头,这山之边,水之涯。但是,我们就这样生活在三峡的两岸,从远古到如今,从现在到未来;从原住民的坚守到大移民之后的移民自觉的回归。

    其实,三峡的历史,从来就是一部灿烂的历史。

    远古,204万年前的“巫山人”被发现,200万年前的“建始人”被发现,14万年前的“奉节人”被发现,12万年前“长阳人”被认可。单单是三峡工程175米海拔以下被发现被认可被淹没的旧石器时代的人类活动的遗址就有50多处……这并非“荒蛮不毛之地”,这也并非“被文明遗忘的角落”。6千年前的“大溪文化”和自古就开凿利用的“盐巴”,成就了一个民族。比如巴人。书上说,三峡最神秘最文化的的地方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群“巴人”。这是一群以掌管“盐”,并且形成独特的政治经济的一群人。之后,巴人走了,楚人来了;楚人走了,蜀人来了;三国时代以降成为民族文化的大通道,而三峡也成就了民族文化融合的大舞台……

    我,就这样站立在时间之河流上沉思……

    四、

    那是一个以为永远也不会改变的场景。但是却偏偏改变了……

    在云阳境内的铜锣渡码头上,“江山风情”四个很潇洒很诗意的文字就这样镌刻在大三峡川江段“张桓侯庙”临江的墙壁上。而此刻,我正用焦急的心情看着“长河落日圆”的壮观。

    那是高峡没有储水前千万年必然的壮观景像--夏季川江大洪水的季节。奔腾的,喧嚣的,浑浊的长江之水,以一种年度盛会的方式拥挤在三峡的河道上,以眼可见的速度蔓延、上升、鲸吞着水草、灌木、柏树;沙滩、码头、沿江而临时搭建的棚屋、乃至固定建筑……

    我之所以说是“焦急”的心情,乃是因为每年一度的“大洪水”,总会淹没老县城沿江的一些建筑在三峡的河床高地上的建筑,而且,几乎每年一度的搬家场面十分的壮观;当时,生活在江畔的居民并不以此为怨为恨;而小孩子们则像过节一般的从曲曲折折的巷道出口去观看这浩荡的、无忌的、震撼的场面:房屋内能够搬走的家具都已经临时搬迁,而不能搬走的石柱、木桩、大的家具则用粗大的麻绳扭成的纤绳拉扯在固定的地方。临江的街道可以行驶小船儿……

    这就像一场洗礼,而且比洗礼还要来得彻底。因为,从小参与了许多次的洪水季节的搬家;所有的苦难,都成为无法忘却的缅怀……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从此岸抵达彼岸的船只都已经逃避到两岸的山腹般的岸边,浩浩荡荡的三峡水用一种光影、水影、用震撼的方式自由自在地恣意地席卷着自己的领地。那种狂妄、自尊、舍我其谁、藐视一切、一往无前的精髓展现得淋漓尽致。而此刻,你除了感叹造物主赋予川江的那种震撼之外,便是对力量的嗟叹敬畏和对自我渺渺轻贱……

    被震撼,是因为源于来自根底的爱;被觉悟,是因为三峡人从来都不缺乏敬畏和叛逆。

    ……

    清晨,盛夏的黎明十分;阳光用最滚烫的方式照耀我站立的地方。我没有丝毫躲闪的意图,我站立在三峡的河床上--眺望--我渴望被太阳曝晒下我所有可以见诸阳光的文字。

    远处正是被整体搬迁到双江磐石处的“张桓侯庙”,庙宇内树木葱茏,但是,我知道,那些树再大再茂盛,都非昔日的那些土生土长的乔木大树了……

    隔着宽阔的江面,只看见庙宇的飞檐廊桥的雕琢,却绝少了原始的粗狂;更要命的是听不见喧嚣的江水和看不见江水奔流的激情,所有的景色都显得玲珑而精致,平面而静止。尽管隔着江面还是可以看见影影绰绰的“江山风情”四个大字;但是,却远远没有那种“清风上江”之万分贴切而适意;也没有了那种亲切而震撼的力量。

    远处,休闲的人们正在江边安闲地健身、跑步、他们在享受这良辰美景;更有劳作的妇女在江边还在用最传统的方式,在江边洗衣,喜欢垂钓的闲人正三三两两地蹲在江边,打着太阳伞正在潜心垂钓。而我,却独自凭吊着一个无法复制,也无法重建的一段历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