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棋艺文化 - 刘星首页
文化地理:雨霖铃的磐石城
2019-04-24
字号:
    ——云阳诗朗诵文化采风活动随笔

    石城虎啸吞吐千年刀光剑影

    云阳诗诵延续历代书香门第

    ——三峡刘星楹联选题

    1

    磐石城是一座城,镇在云阳新的县城双江的地界。无论从各个方向看,总能够感觉到突兀、高绝、厚重、顶天--磐石般的存在。尽管我们就生活在这一座城下,但是我们很少有机会去游览。屈指算起来,也就那么寥寥几次。当然,因为去的少,所以每一次都是历历在目般的记忆犹新。

    接到“调皮的夜莺”的电话,说和我们约谈“云阳诗朗诵”,一些具有前瞻性的话题。我终于决定去磐石城上溜达一圈。听见这个消息,最吃惊的当然是时尚的才女夜莺了,她是一个从演唱到唱作转变的一个文艺女青年。前一周时间内,我和她合作竟然完成了两首歌曲的原创。一首是《书香云阳》,一首是《三峡好儿郎》。前一首歌曲是专门为“云阳诗朗诵群”订制的“群文化歌曲”之一,后者是单单为“云阳户外自行车队”演绎的“队歌”。

    在雨霖铃里,我钻入了由调皮的夜莺驾驶的轿车。车窗外的云阳新城充满清新的气息。在三峡的雨季,车行的速度还是较为缓慢,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行人撑着雨伞匆匆,犹如移动的风景线;而川流不息的轿车显然成了移动的玩具般,在街区的河流漂移。刮雨器不停的画着伞面,让车窗外的景色清晰又朦胧。

    在一个十字路口,我提议邀请布衣诗人一起去,岂不更快意。当布衣诗人听见我电话里的提议之后,赶紧操起相机,带着两把花雨伞出门来了。就这样,我们从高峡平湖的湖畔沿着小都市穿越三环线,直接抵达磐石城下的“三峡文博圆”前。

    盛夏的雨总是很顽皮的,不因这个奇葩的“三人行”组合而消停,继续以稠密如织锦的方式迎接我们的到来。撑着雨伞看风景很美,但是不是最美;想要醉美,其实是从摄影机的镜头里看,那才是醉美。

    清亮的三峡的雨,缥缈的高峡的雾;娇艳欲滴的山花,郁郁葱葱的林木,更加上点缀其间的仿古建筑,一切都显得赋有诗意般的情趣。布衣说:“安逸”夜莺说:“好美”。我们且行且吟。

    2

    诗人布衣是他的一个马甲,其实另外一个身份是“云阳诗朗诵专职摄影师”。所以,他总会以诗人的视觉拍摄他需要记忆的画面。而这些画面无不充满了美的艺术。这种美也许更有诗情画意。想来,在这样的雨淋淋的里,他又会定格那些“醉美”画面。调皮的夜莺也许在这样的音画云城里又该聆听到什么样的旋律,什么样的节拍,什么样的音符?是雨大芭蕉的怦然,还是阵雨淋漓的滂湃?是涧水滑过水槽的匆匆,还是细雨亲吻松叶的甜蜜?

    风,从脚下生,雨,自云雾来;苔痕上清绿,有油滑般的闪亮;鲜有人际的石阶,一叠叠直接蜿蜒到阔叶林和针叶林的深处。而磐石城的南门就在前方。那是一架古老的石阶山道上。

    近了,终于近了。二十多米高的天然悬崖上挂满生机勃勃的青藤和棘刺,随处可见被雨水揉捏的野花在悬崖上羞愧着容颜。偶尔有不知天高地厚的鸟儿会叽咕几声,似乎在告诉我们,这里是鸟的天堂,我们惊绕了他们清幽世界。但是,在磐石城的悬崖的边沿总会有齐人高的“城垛”;城垛的威严的耸立着,有种参差的长矛箭矢般的震撼。仰望云阳磐石城上的城墙,感觉比长城的城墙还要雄壮三分。当然这种城垛的材料不是火砖火砖是夯土,而是货真价实的“石墙”。垛口下有书卷宽窄厚薄的枪眼口,有方形的圆形的瞭望口。这一切的一切,都很真实地说明了这磐石城是一个典型的易守难攻的古军寨城堡。这城堡只有两给出入口,每一个出入口都是易守难攻的碉楼、暗堡、烽火台……

    南门很小,小得仿佛只能容纳一个人钻入;而钻入进去便又是一条狭长的幽深的石阶。此刻,似乎杳无人迹。我们一行鱼贯而入,沿着石阶跟进。一条涧水匆匆地贴着石阶一端预留置的石痕水沟向下匆匆而去,激发出有节奏的声响;这声响在这洞穴般的入城小径里显得异常的快活。甫一钻入磐石城内,赫然出现了一个黑瘦的着深黑色衣裳的长者。倘若不是预先知道有人值守,购买门票的话,会被这样的“守门人”的突兀出现而惊吓半分。

    出了幽深逼仄的城门口,我们终于又接受夏雨的淋漓了。撑着扇面,我们开始了巡礼磐石城。

    3

    此刻,风雨交加,大有沧海一叶的飘摇;眺望远方,一切似乎尽收眼底;但是因为雨水淋漓,雾气弥漫,一切都又显得玄幻缥缈。而我透过方形的、圆形的瞭望口,分明看见了天远之混沌、地势之崎岖;隐隐约约有传说,乃至枪炮声穿透时空而来。

    ……相对于南门的陡峭,那么从南门攻破城池几乎就是死门,所以,南门险要归险要,风景是最美,却是天堑,没有发生战事的可能。而北门前面相对开阔很多,即使是下山的石阶也是修理得阔绰很多。一条缓坡蜿蜒向下延伸;倘若不是因为石阶旁葱绿树木遮挡视野的话,这里的界面足足有180°的开阔。

    不。风景,总是远方,总在风景处,绝对不仅仅只是身边。是的,沿途风景之曼妙当然不是在身边,而是在远方,更远方。比如就在在脚下,就在我们生活的身边。我们身处美景,却总是抱怨生活;我们渴望宁静,却往往寻求刺激。此刻,雨中的云阳新城更加的清新透亮;连那些奇形怪状的房子也变得唯美起来;倘若是画家,他将描绘不尽这里的画卷。

    在三峡平湖的江岸。沿着长江两岸楼宇鳞次栉比,即使是澎溪河的两岸也因是厂房林立。嫣然一派繁荣富裕之景象;更加上三五座跨江大桥连接大江大河大湖,一幅鲜活的画卷就这样“山水印象起来”。

    三峡云雾,狂草接天地--如果说东部是渲染,那么西部是勾勒;如果说南边是浓墨重彩,那么北方是留白的炫酷。有种玻璃画的剔透,有种中国山水画的灵韵。不知此时肩负诗人摄影师的布衣先生是否又有新的韵脚在盎然的生机里酝酿呢?

    雨伴心声,清冽有清脆--时而有洞箫笛韵的清越,时而是淅淅沥沥的小调;时而是琵琶鼓号的悲跄,时而有风巻天地的高潮。不知调皮的夜莺(云阳诗朗诵群的学习委员,兼作曲家)是不是还需要等待傍晚时分才开始放歌“云阳诗”的那种心率共振和和弦呢?

    脊岭龙脉,逶迤接地气--生动地洒脱地,携磐石险峻,带山水灵气,一直延伸到长江边;浩荡地呼吸着三峡的灵韵和鲜活。有种天地环接,若隐若显的狂桀。我当然知道我此时的感动,能够抚慰不羁的不仅是才华和聪慧,更在于无私和奉献的执着。

    ……

    据说这里的前方就真实地发生过不堪记忆的“武斗故事”。更有莫名其妙的冤死鬼在这条陡坡上顶着木桌、木桌上加上几床厚棉絮“冲锋送死”的愚蠢传奇。那些卫兵,不知为谁战斗,也不知为什么牺牲;不知捍卫什么,也不知捍卫的是不是值得坚守。好在故事了了,而当事人已经耄耋,权作一个“文化”的笑话,留给后世揣摩。

    当然,那一场基于“文化的革命”葬送的不仅是革命,而且还有对“文化”二字最沉重的诠释。

    4

    没有料想到,我在北门内竟然被磐石之险要、物候之骤雨、人为之铁索阻挡。换句话说出入这一座磐石城竟然只有一条上下的通道。我们被迫“闭关”了。忘磐石城外一切都是那样的袖珍,一起都笼罩在夏天的稠密的雨雾里,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新。倘若想到我们被囚禁的城池和地面有二十多米的高度的话,岂不悲哀?倘若真的是游客来此,岂不扫兴?

    不,我不扫兴,我不禁想到了我们云阳诗朗诵群的“魏弘毅”先生(云阳诗朗诵群的专职摄影师之一)给我展示的两张“磐石城”北门照片。想起了那画面和画面下的摄影师在“冬夏”的两个迥然不同的季节里守候的画面--至少是云阳的文艺家们为之传承文化,展示一种当代的艺术新城之美。

    当时,我这样感叹到:

    从冬的凌冽守望到夏的白云\伊人,还是紧闭着磐石城\可我,该冻结的早已入髓\该浪漫的已漫天花飞\\

    是时候该攀登了\一步一种诚信\一级一个坚韧\与其坚信一辈子的守候\莫如即刻,轻装上前\\

    是的,一切都在路上。不知不觉间,我们在城内的荒芜里发现了许多的遗憾--警戒线栓在路途中央;断垣残壁上长满青苔,即将坍塌的仿古民居,锈迹斑斑的缆车站台,寂寞的楼台,布满了尘土的雕窗,更有许多人迹罕至的甬道。而在雨季,因为行人渐少,青苔和杂草便肆无忌惮的生长起来。行走起来,需要三分警惕,七分感觉。不过,到让我们的探索具有了无穷的意境来--不因外界的风吹云动而思迁、不因道路崎岖而畏途,而是因为内心的执念坚守和志同道合者的合力,这就是磐石的精髓。

    我想,这磐石城的真谛莫过于此。非风光揽胜、物形险要之奇葩。

    5

    在北门,我们一行三人,本想由此下山结束短暂的“采点”。因为从这里下山,显然道路更坦途些。但是,铁链把门,我们却被关闭在磐石城内了;想出城堡,只能返回南门。临了我找来半块木板合影,在横竖匾上竟然是半句箴言:“石城虎啸吞吐千年刀光剑影”至于下联则有待下一次的邂逅吧。

    沿着来路,道路同样湿滑,偶尔有警戒线警示着游客;更多的是看见断垣残壁下坍塌的矮墙、残砖、乱石和被风雨腐朽的匾额。

    走出磐石西门上箭楼、烽火、瞭望台,我们不禁恻然--用相机记录的是一个充满了生气和活力的“新城”。而我们正用第一主人翁精神讴歌属于我们的“心城”。但是,心城之“芯”终究离不开“文化”。在返回的路上,一切似乎没有改变,但是我们的心境却已经是另外一重天。我甚至想到那遗弃的上联可否是“云阳诗诵传唱历代书香门第”。如此岂不功德圆满。当然,不觉宽而一笑,幸好有雨声淅淅沥沥掩盖我的滑稽。

    我诗兴大发,不禁哼唱起来“我们把书香的味道留给云阳”--当时心底不断冒出一些非诗非词,非文非辞的散句,犹如一句句的散章慢板、突兀而自带三分韵律的文字来:

    入城登顶叹隔世,穿洞窄梯觅幽径。风猎猎,韵淋淋;鼙鼓声,谁与分?新与心,诚与真;诗朗诵,唯取心。集众技,志成城。瞰天下,谁与争。雾铺磐石城,水天共一境。

    画栋斑驳影,残碑苍苔青。梯石韵,滴雨声;涧水润,林幽径。花水灵,苔无痕。小闲窗,入画屏。转角处处是风景,何惧登顶雨里行。登高处,花木深;闹中静,开心境。

    试问谁与我同吟。浪子布衣和夜莺。

    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三峡刘星写于老城附近。

    【后记】

    古风:诗诵磐石城

    文|三峡刘星

    仄径逼石峭,崖掩万丈藤。虚名昙华寺,徒留磐石城。

    林荫掩翠屏,女墙垛云层。墟废仙鹤杳,幻境昙花寻。

    飞檐挂风铃,犄角护天成。洞开两扇门,陡坎十步深。

    俯瞰万步梯,寥寂悬湖平。百业阡陌序,高楼井然森。

    方圆瞭望口,烽火弹洞痕。环顶鸟有语,独见甬径深。

    青砖写汉书,石刻金鼎文。石根龙脊脉,甘露天池盛。

    俯瞰文博园,浅池龙脊横;维新学堂处,荡漾吟书声。

    咫尺老云安,唏嘘或可闻。新旧两重天,文化有传承。

    吟龙豪情在,白虎曾寄魂。琴棋偶雅兴,书画贵写真。

    鸟语伴书香,古迹深处存。露天凉台处,有我读书人。

    飞翼展宏图,江桥卧龙听。双井设龙坛,云阳有先生。

    巴人巴峡在,中国中化魂。索源儒释道,诗诵天下文。

    2018年5月2日星期三

    【补记】

    2019年4月22日星期一前几天约会云阳楹联学会的朋友一起再一次登上磐石城,这一会门票降了只有4元。很是小气,而且闭关时间是5点,更显得不大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