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昙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门无派 - 林昙首页
我看《我的团长我的团》(五)
2009-04-13
字号:

  十七、“我只是想让事情是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死啦的一句话被人引用的最多:“我只是想让事情是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死啦还有一句话被人猜测:“终归虚妄。”

  是什么终归虚妄?

  --死啦告诉烦啦:“你现在出去,抬头,找块云,觉得它象极了你在禅达的相好。过会儿你再看,就觉得它象你吃的那碗稀豆粉。是你终归虚妄,你没定性,没准绳,并不是日本人搞得你没站脚的地方,你没数。可我想的是这整团人到底往哪里去,你是不是看见了死人跟我怎么做没相干。”--

  中国的被侵略是我们自己先出了问题,不光是别人的问题,为什么人家不去捶日本、不去捶美国,偏要来捶你?我们那时候要是有数,何至于山河几乎沦丧大半?我们要审视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我们今天有数吗?

  死啦的这段话在电视剧里被删除了,似乎死啦是因为兽医的死亡和烦啦的要求才决定去打南天门的。死啦不是个冲动的人,一个团队的领导必须是个有定性的人。不能是一个因为冲动就组织人去牺牲的冒失鬼,死啦不是个冒失鬼,他做出决定不会是因为别人的怂恿。

  死啦心中本来应该有的样子,那是种什么样子?

  烦拉也问过死啦:“本来该有的样子?你记得本来该有的是什么样子”

  死啦回答:“草是绿的,水是清的,做儿女的要尽个孝道,你想娶回家过日子的女人不该是个土娼,为国战死的人要放在祠堂里被人敬仰,我这做长官的跟你说正经话时也不该这么理不直气不壮。人都像人,你这样的读书人能把读的书派上用场,不是在这里狠巴巴地学做一个兵痞。我效忠的总是给我一个想头。人都很善,有力量的人被弱小的人改变,不是被比他更有力量还欺凌弱小的人改变。”

  我们今天可以或多或少的做到这样,不要把这多少人用性命换来的的“本来”忽略,也不要瞎折腾把它搞砸。

  十八、我忽然明白了一些评论人为什么会不喜欢《团》剧

  因为我们只想看一个关于“他们”的戏。

  我们从来就没想过,那其实是“我们”。

  由于对“士兵”的关注,我们很多人其实是在等待着《团长》的播出。

  我们等待是一群英烈,我们等待是一群gmd战士,等待的是云南那个地方发生过的那么一群人的故事,他们曾经英勇,他们曾被忽略,他们大片的牺牲。我们想看到的是一个久远的、痛快淋漓的、壮怀激烈的、乃至伟大的、“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他们”的、英雄的、故事。他们是飘在某处天上的灵魂,看我们多善良,看我们能记起他们,看我们去安慰他们的灵魂。然后,我们去为他们死后多年不被别人重视(仿佛我们曾经重视过似的)鸣不平,然后趁机再攻击一下别人,以衬托出我们自己的高尚与英明。

  所以,当他们肮脏、破烂、臭贫、诬赖、委琐、拧吧的呈现在大家面前时,他们与痛快淋漓、壮怀激烈、伟大、英雄不大沾边。粗粗看去,康9怎么把他们弄成这样?这是对英雄的亵渎,这是对灵魂的不敬!

  当战争间歇的时候,他们无聊的打架、有滋味的过日子的时候,喜欢战争片的我们就会埋怨冗长罗嗦,43集,何必,20集、15集足够。这么憋屈、郁闷、压抑到底是要干什么?

  我们看完《团长》除了郁闷还是郁闷,他们高尚英烈不起来,我们也高尚英明不起来。不能享受到看一个别人的战争故事的兴奋、也不能享受其中的感动。餐余饮后,为什么《团长》不能让我们舒服。我们抗议!

  我们这是把《团长》中的人看做遥远的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人们,忘记了他们就是我们中间的一员,忘记了那场战争中卷进几百万近千万战士,我们周边不到百人就会有一人成为那战士中的一员,而我们就曾经生活在禅达或和顺。那只是60多 年前的事情。

  只有慢慢的看进去,才会发现:哎,我怎么象阿译,啊?烦啦的话我不是也说过吗?迷龙和老赵挺象,原来他们都是普通人,原来他们和我们一样,原来他们就是我们,原来我们遇到战争会象他们一样。我们真曾经那样吗?了解历史的话,原来的真实比《团长》剧还残酷。

  我们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经历?

  十九、我们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经历?

  如果我们真到达那个年代,有那样一群人,远离我们的一群人,与我们毫不相干的一群人,在个遥远的地方为我们保家卫国吗?我们能躲的远远的尊敬他们就妥了吗?

  真到那时候,难道不是要我们,就是我们自己要去那么肮脏落拓缺衣少食,无药无枪的去冲锋拼杀吗?

  如果真赶上当年那样的战争,那不就是得我们自己去拼命吗?如果我们有幸混到了烦啦父母的年纪,那还不是要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儿子去那样缺胳膊断腿,去那样伤痕累累,去那样死无全尸。

  凭什么是我们?为什么要是我们?可不是我们又能是谁?除非你活在和平年代。是,我们当中有能跑出国的,但能都跑走吗?如果要看着孩子去冲杀,我们忍心吗?过去他们的父母还有几个孩子可以舍,我们可只有一个。

  我们绝对拒绝自己有这样想想的念头,更不要说去面对一个描绘出来的场景。

  今天我们绝不会想自己或孩子会有那么一天,那怎么就有人在歌颂27年到37年的黄金十年?希望回到那个年代。

  是不是今天又是那样的黄金十年?要知道那黄金十年之后就是那37到45的抗战?怎么那黄金十年就招来了日本人?如果那个黄金十年的后续是日本的侵略,是不是这黄金里有什么我们自己会招来横祸的因素?当我们歌颂的时候,是不是要小心后面的后果?

  我们难道不该想想,我们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经历?

  二十、两种人不需要看团剧

  一种,普通民工、农民;一种,思想者或思想家。

  前者,迷龙、不辣。世界在他们面前理所当然是那样,活在和平年代与战争年代他们都注定在底层,为了在那个层面挣扎出一个位置,永远都需要卖力搏命,争取一个收垃圾的位置要靠打出来,争取一个公共汽车线要靠打出来,拿到挖煤的工钱要靠打出来,争一个三轮蹦蹦停靠区也要打出来。争取到与城里人接触时不挨欺负还要靠打出来。如果他们不幸想于城市人聚集的精英圈露脸,一路的学习过程就伴随的争打的过程。开战,打呗,和平,过日子呗。他们已经习惯了接受任何现实与不幸,并在这不幸之中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对他们而言,一切不言而喻。

  后者,龙文章。他已经明白了世界,接受了世界,不再需要去做团剧引发的那种思考。他只需要接受,并努力做点什么,试图让这个世界的事情“是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需要看团剧的,是我们这样的人,上、下够不着的。总力图去想点什么,总觉得自己什么都看明白了,实际却不明白什么是明白的人们。是烦啦、阿译、张立宪、何书光们。最典型的是烦啦。

  所以,我说,《团》剧是小资、小知、中资、中知的剧。我们拒入,是因为我们把他们看的与我们毫不相干,我们拒绝自己是他们。我们深入,是因为我们真是有那么点象他们,他们和我们有关,让我们压抑、让我们郁闷、让我们憋屈,让我们思考。

  论现实中我们的压抑、郁闷、憋屈,我们怎么也压抑、郁闷、憋屈不过他们,那他们怎么做的,我们呢?

       二十一、我想从《团剧》中看到什么

  我和大家一样也是在等待《团剧》的到来,我也有对《团剧》的希望,就是希望他能替我表达出一种东西来。但我也只是想看“他们“,没承望看出个“我们“来,所以,我看《团剧》的过程也是压抑、郁闷、拧吧的。

  那么,我希望看到《团剧》表达出什么呢?我希望看到《团剧》能表达出为什么我们会有那样惨烈的战斗,有什么经验教训可以汲取。怎么样能再不沦落那种地步。我不大关心理想信念那么高尚的话题,我只喜欢找问题,找解决方法。

  了解了一点那段历史后,就知道我们那个时候很多人亡命在野人山,不少军人因迷路、不熟悉那种环境内该如何生存而丧命。我们没有基本的地图。试想,如果烦啦他们从天上掉下来,落到缅甸,没有恰巧碰上英国人告诉他们机场在十一点半方向,在一群日军中,很多缅甸游击队出没的地方,语言不通,方向不通。命运是什么:有武器也难以活命。

  那是一场出境作战,我们今天并不能保证我们的军人绝不会需要出境作战,那我们有配备到连排一级的周边地形图吗?有配备到连一级的会小语种的士兵吗?人家不少国家可是都跑来中国测绘,美国又是飞机又是测绘船的一直公然在中国周边侦察,不要跟我说他们是来打鱼的。我们是不是到时候打算让我们的父兄子孙两眼一摸黑的去反攻。

  装备配置保养维修:那时候的战争不是缺枪就是少炮,如今应该不存在这种情况。但装备的维修保养恢复状态仍然是一个问题。向死啦那样正好攻入一个拥有武器库的堡垒的好命很少能够发生,目前各种武器的性能都增加很多,但战士的机械知识已经难以完成损坏设备的恢复。战争一旦开始,(初次打击就完成战斗目标的只能叫平叛,不能叫战争)人员、武器都将发生严重战损,就算生产不成问题,运输也是问题,所以,多个全民协助式的高级机械师就是各战斗团体必不可少的配备。首批战斗人员战损后,补给人员是否有与首批人员同样的装备使用维修能力?

  战备物资的储备与运输:那时候,烦啦死啦不是缺衣就是少食。今天我们似乎绝不至于出现那种情况。而一场四川地震,就暴露了我们所有的弱点:帐篷不够、粮食不够、直升机没有、道路损坏,交通断绝。送去支援灾区的队伍本身的物资都无处存放,车辆无处停靠,救灾人员的食物自己都运送不足。可这只是一场地震,没有后继攻击。中国国内没有战争最好,若是发生,任何一场都不会这么简单就完事。

  军官的配备:gmd的军官大多是关系官、学生官,阿译和烦啦是学生官的代表,与士兵本是隔膜的两群人。初上战场,要不是遇到死啦,要不是他们本身和兵油子混在一起,这些官就只会督战。共产党的军官本来就是各种形式相结合的,不少基层军官从基层士兵中出,军官要给士兵洗脚,打仗冲在前面才不会挨黑枪,这样的军队才打败了国民党的军队。可前些年,取消了士兵升官提干的可能性,又要求军官都从学校出,这不是进步,是一种倒退。当官与兵再不是同类,彼此隔绝,就很难在战场上同心协力。战场上往前冲的,诚如死啦所言:“往上冲的多是些把什么苦都吃透了的,干了一辈子活下辈子还是干活的。 “军队需要技术人才,知识人才,但军人不是耍笔杆子的,最终是要玩枪杆子的,不能取缔战场上真能往前冲那类人的晋升之阶。两种军官都需要。

  武器的先进:在这点上我们做的不错,就是应该加大投入。宁可大家少吃两顿大餐,也要加大军费投入。这点上不能怕任何国家任何人批评。

  这场8年抗战,说到底是中国人自己找来的。

  清王朝大修园子,也不肯投足军费的概念,我们至今都有。我们宁可胡吃海塞也不愿意政府提高军事投入。

  清王朝这样做的结果是,他不让人在中国卖鸦片都要挨打。日本人打甲午海战得到的中国赔款是他原有资本的9倍,他们正是借助中国的赔款完成了自己的工业革命,造出了足够多的枪炮,然后才鼓足勇气来侵略我们。

  日本人用来打华北、中原的物资都是在东北搜刮的,这么合适的买卖人家为什么不做?

  我们这种招苍蝇的顺序能说被侵略不是自愿的吗?

  一位朋友说过:“尽管历史不能假设,但在理论上,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在《马关条约》中,中国清政府赔给日本两亿俩白银。如果这两亿俩白银在此之前都用来发展军事,那么会是一个什么局面呢。首先是日本的产业资本不会翻番;第二是日本对东北和华北的掠夺就不会发生;第三是中国的经济就不会遭到惨烈的破坏。换句话说,1894年以后的历史都要改写……”

  二十二、凤凰非常道《团剧》

  这两天看了何老邪对段、居士、小太爷的采访,得说:做的很不错,很认真。

  他不是个只会破坏的人。我上面的话需要收回。

  249开拓着观众的内心,而何东在开掘这些演员的心灵深处,并在开掘中为我们展限出演员本人的一种真实的美感。

  影视剧一般是一种观察审美的对象,而9的剧作却屡屡引发思索的溪流,这可算是一种比较奇特的现象。

  佛教中,有情需四种食物以养生:我们一般意义上的食物、空气、水等被称为段食;需要触碰、抚摸、拥抱等被称为触食;需要看电影、电视、自然、人物、图片、小说等被成为识食;需要思考称为思食。

  作为影视剧本是识食,而9剧则提供识食、思食两种供给。既然是食物,有情面对食物就有食量大小,所以,有情对食物的需求以及需求量,乃至口味就有很大的不同。

  那么,这部剧本引起媒体对演员提问的问题也就变得很有深度:比如,生死观、和平年代与战争年代对死亡的感觉、人的价值、人生的态度,乃至问到居士关于宗教与自由的问题。

  这里很多都是哲学层面,乃至宗教层面才去试图探索与回答的问题:世界与生命的本源问题。

  出于谨慎,出于对大家对佛教会有封建迷信看法的担心,居士说:“您不避讳谈到佛?

  “在针对何东关于“你是不是一块成功的炮灰时,居士答曰:“不是,我绝不是,面对无奈,进去你可能是钱的炮灰、女人的炮灰、情欲的炮灰,可你换一种心态,你就不是、你可以是自由的、自主的。“很有意思。

  居士的路数挺好,就是还多少有些不大自信。其实,自由、迷信两个词最早都来自佛教词汇。自由就是指觉悟后的状态,这为佛教所追求。迷信就是指对佛教义理不确知因信仰而盲目接受,这为佛所不允。

  这些演员卸妆后的本真,很可爱。建议大家看看。

  二十三、关于人的价值

  团剧的观众在讨论社会与人性,而团剧的演员仿佛再生过一次的都在谈人生。这既有剧作本身的原因,也有团剧事故给演员们留下的印记。

  作为观众的一员,我也跟他们凑个热闹。

  我原写过一篇短文《人的分量》放在朋友的网站,后网站遭病毒就遗失了。内容大概是说:

  “我眼见许多人因开着好车、住着豪宅、户上多少存款、名片上诸多头衔、身后着作等身而于众人的艳羡中获得自我肯定,觉得自己很有分量。

  但他们的分量不能那么看,你需要把他扒光了看。当他们离开了那一切之后,不彷徨,不自卑,依然有分量,那才是他们真实的分量。“

  我把这称为分量,是不知道该叫它什么。后来理解,这个所谓人的分量就是指人的价值。

  后来一位朋友的分析帮我理清了头绪。

  关于人的价值分为:

  一、人的价值:意谓价值是属于人的,价值与人是一种从属关系,价值是人的追求。是人的相对价值。

  二、价值的人:意谓人本身就是价值,价值与人是同一关系,人就是价值,价值就是人。价值是人的实现。是人的绝对价值。

  人的相对价值又分为:

  (一)形而上价值: 自由、平等、博爱、公平、正义、真理、美;人类、国家、民族、家庭等对象化价值

  (二)形而下价值: 财富、地位、声名

  我们目前通常所谓的“成功人士“即是指获得了<形而下价值>的人们。

  而《形而下价值》具有严重的稀缺性和组织供给性:

  财富,严重依赖经济组织的供给产出能力;

  地位,直接倚赖于组织系统的排序和数额的多寡;

  声名,受制于组织系统是否需要这一表征。

  我们通常有< 形而上价值 > 诉求的群体, 有部分是对< 形而上价值 > 有真实的追求;有部分是<形而下价值>难以获得实现后表现出的口号。

  而《 形而上价值 》具有体系性、偏执性、归属性:

  这些价值具有体系的规定性,与民俗、地理、传统有严格的相关性;美国公民,只能赋给美国公民,北京居民待遇只能赋给具有北京户口的人。

  而居士所讲的“自由“则是人对人的绝对价值的追求。是宗教要解决的问题。 价值就是人,人就是价值,人与价值是同一体,排斥任何异化和把人当成物的观念和偏见。 也就是说以人身实现人的绝对价值实现。

  人的《绝对价值》具有普遍性和广延性。

  这个热闹凑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最后,祝愿与《团》剧有关有缘的人们早日获得自由,不管是那个层面的,都是有意义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哦,粘上了,我还以为漏了呢.
    2009/4/15 11:23:46
  • 转贴:

    《集结号》群体如果说是战争中的小群体,那么这个连长错误地理解了上级命令而给他的九连带来了灾难。

      团长的命令是明天中午12点前固守战地,并随时在听到集结号的情况下撤出战斗,否则就是剩一个人也要固守到12点。

      对于这个命令,连长的理解是错误的,而他的战士理解的正确,必须确定什么时候是12点,所以才有两个战士冒死寻找手表。

      因此,只要到第二天中午12点,九连就可以撤出战斗。而不必给集结号,因为撤退命令并没有提前。

      但是该片却把不给集结号说成一种故意,一种不负责的故意。并用庸长的篇幅描绘连长寻求九连的尸体和向上级讨回公道。

      在该片中,连长个人的错误被转换成了军队的错误,牺牲的战士得不到合理对待,透露出一种伤痕文学的基调——错误的不是我,而是上级、社会、国家。
    2009/4/13 20:07: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爱有等差的人。

对于我来说:还是亲人近于朋友、朋友近于民族、民族近于国家、国家近于世界的。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