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行忠信 - 胡一帆首页
定义“中国梦”(下-2)
2014-11-16
字号:
  ——整合提升篇-2

  通过《定义“中国梦”(下-1)》,尤其“……鬼神。其降曰命……”,明确了“形而上”为意识体类生命形式,其降属“形而上/下”之命,位于宇宙一隅之“人”是集成各层次形之典型。 而立足于“人”如何面向生存、生活和生死,达致“灵肉”和谐和美所需遵循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则须“官于天”,以“太一”为旨圭,察其成住坏空每阶段特点,研各层类鬼/神而为“人命 ”后的禀性或执遗,循五大类“革命”方法,兼顾人之三大类属性的满足、担当和追求,不断引导、认知、丰富和提高“人之道”的生命体验历程和层次——如此涵盖了人从哪里来,要到哪 里去,循哪些规矩,涉哪些要务,当下咋担当,当下咋满足……的全体系、集三观一体之概念,在孔夫子那里曰“礼”。而寥寥“礼”之一字显然融贯且覆盖了各宗、各教、各门、各派之精 要,说明孔夫子之“礼”:

  坚持“有神论”,缘于祂是亘古真实的源存在;

  更持“无神论”,盖因了然其真相及顺应之道。

  于前者,吾辈诚不能做鸵鸟状,信辈更宜虔诚有加,某辈切莫小觑不屑;于后者,吾辈敬畏却不减丝毫,信辈更宜增慧修实,某辈切勿无所顾忌;于二者,诸君皆须循“礼/易/道”及各经典 互参互鉴学而时习之。如此,一个个体、群体或组织历经了“有无”的互动互长并兼而有之,才能渐次自觉、自信、自强。此“礼/易/道”的精髓横亘渗透于中华上下五千年,其濡染或明或 暗地贯穿了华夏全部历史进程,潜移默化中造就了中国人文个性事实上的无“宗教”传统、有益皆信、均不固执和兼容并包。

  然,重也、深也、大也、高也、极也之“礼”于近世其昧久矣,只能草蛇灰线,伏延千里,隐晦其间;当下各种思想文化、主义信仰、理念思潮更扎堆华夏纷然横流各霸一方;稚嫩如“科学 ”,见识短浅难堪大任,其路依然漫漫,仍须温而厉地呵护之;科学哲学神学或不敢或不愿或不能触及且已远离苏格拉底与耶和华的高度,互蔽甚至互设防火墙;《说文解字》:“梦,不明 也。”……林林总总以致人心茫然困顿!

  由此,亟需正本清源,通释古今中外,恢复我们原本的体系高度汲其营养,涤掸封尘显其深厚底蕴。于今面向中华民族甚或全人类的伟大复兴,必须对习近平“中国梦”进行全体系矫正、补 充和提升,《定义“中国梦”》致其系统、清晰、精准、简洁、适用——重铸魂魄,焕发精神,使旗帜更鲜明,态度更端悫,人心更凝聚,人性光芒愈加彰显和持续释放。

  回到本节任务——重新组织包括“复兴、小康、现代化”在内“中国梦”逻辑体系。据《定义“中国梦”(上/中)》,精简归类其要如下表:


  简要回顾和介绍上表各基本理念的真实面目并整合之(详解见拙著《人之道》):

  一、关于“小康”。

  《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是谓大同;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是谓小康。”孔夫子对“小康”的定性,明明白白属“大道既隐”范畴;而在改革开放以来均落在 “个人要过上宽裕的小康生活”,此面向“生活”的“宽裕”显然更强调物质的丰富,以至于忽略了尚有“生存/生死”的终极追求议题。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 :“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更多的人执着于只言片语以面向有教无类孔子答“伉直鲁莽,好勇力,事亲至孝”季路之问个案,搪塞敷衍“鬼神”本质。

  结论:前后之“小康”非“大道之行”范畴。即便如此,孔子更给出了应对之要——循“礼”并立足于有限责任担当及奖惩机制建设。通俗讲,毋“忙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家的地”。

  二、关于“现代”。

  “现代”概念最初产生于基督教“末世论”语境,后世强调其与欧洲世俗化过程的关系。哈贝马斯说:“现代性的话语,虽自18世纪以来名称一直不断翻新,但却有一个主题,即社会整合力量 的衰退、个体化与断裂。简言之,就是片面合理化的日常实践的畸形化,这种畸形化突出了对宗教统一力量的替代物的追求。”其路径为“相信知识无限进步、社会和道德改良无限发展”以 致“摆脱所有特殊历史束缚的激进化的现代意识”。

  毋庸讳言,“现代”追求的就是反神、摆脱上帝之实。其手段,是借用古希腊哲学中典型属于眼耳鼻舌身意范畴后来发展为“科学”的“知识/理性”为代表的旗帜以掩盖或远离真相。具体导 向和方法上,典型如“知识就是力量”和笛卡尔坐标系为“唯物主义”之实验科学乃至实证主义鼓吹并提供参照系,不但日益固化了亚里士多德本就片面的继承,而且直强化成眼见为实耳听 为虚的怀疑未知了,更从话语权上把众多读书做学问研究之人一股脑称呼为“知识分子”以深度濡染以致浑然不觉其本来面目。如此,其力量之实不可避免陷入且多展现为技术、感官、肌肉 型偏好的“激进”(但还多以上帝的名义行诸似是而非的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等)也就不足为奇了。

  结论:前后之“现代”非“神/上帝”面向。而信神的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更为坚定的“信念”和“想象”的翅膀之“意见”,“科学/理性”却始终不能“实证”之。

  故,复兴之下,仅以“小康/现代”为矢,不但“共同为之努力”未能团结更广大人群,“实干”滑入“大道既隐/科学理性”窠臼的几率只能会更高,而“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跨度和力 度之狭促更为凸显。因此,面向复兴必须超越“科学/理性”及其固执,直将“大道/神/上帝”纳入视野,彻底解决信且昧、疑且讥、劝而拒、隐而止的局面,尤须消除信神信主和疑神疑鬼两 种对立,达到既不盲目相信自己的“知”,又不困惑于“不知”,如此目标和态度才能真正有效的匹配起来。

  三、关于“唯物辩证”。

  由上,近世继承的“唯物主义”及其“科学/理性”本就属于“眼耳鼻舌身意”之形而下范畴,任凭如何包装“科学/理性”的正义性,其以物识物的认知之径是注定改变不了的,那么其陷入 “物交物”而被物所引、所蔽、所府、所役、所困则是必然的。因此,无论康德欲突破的“二律背反”,还是黑格尔引入运动变量直至马克思创立唯物辩证法,问题都或多或少的找到了,但 康德总是选择敬畏星空和律令、黑格尔始终假设个绝对精神、马克思老是逮着物化实践不放……显然均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其固有缺陷。

  怎么办?哲学的定义是爱智慧,而“爱智”的核心方法,就是苏格拉底借“辩证”为人进行精神助产以“完善人类的天性”。其以不断揭示矛盾,不断打破自傲、自满、自足的自以为是、故 步自封、蔽于一曲、雅各执拗,使思想认知和判断达致“自知无知”以消除定见、成见、偏见或意必固我,这才是“辩证法”的本来面目(典型“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 使惹尘埃”方法)。而康德黑格尔马克思的方法都还徘徊在苏格拉底的高度之下,尽管康德“启蒙”的本意也是要消除偏见,尽管黑格尔基于运动的“质量互变、对立统一、否定之否定”也 在寻求突破,尽管马克思干脆一股脑儿归结到“科学”的“客观现实”,但均没有真正进入形而上直至空空如也的“太一”,至于坠入思辨诡辩之徒就更不知所以了。

  结论:“辩证”本质是彻底清除人类对“眼耳鼻舌身意”执着(无论逻辑、语言或是事实)而超越物欲具相的方法。而后世流转的“唯物”也好“辩证”也罢,远不是迈向“物无止境”层次 的方法。所以,一方面要继承苏格拉底“辩证”方法的本来高度,借鉴康德黑格尔马克思毛泽东诸先贤在还原苏格拉底高度过程中留下的曲折且宝贵的经验;另一方面则必须超越上表习近平 整个“中国梦”逻辑体系的“唯物主义”总背景,向慧能看齐,直入终极的深层次源背景——余说深层次源背景者,即非深层次源背景,是名深层次源背景。

  四、关于“立场魂魄”。

  其一,作为认知方法的“解放思想”和“改革创新”。

  前者,是利用“眼耳鼻舌身意”即“科学/知识/理智/理性”的认知潜力去深入系统地调查推究分析,具体如“调查、求是、分工合作、批评与自我批评、全面、全体、谦虚、密切联系群众、 严肃、科学、向群众从外国自古人学习、系统、周密、一般与个别相结合、领导和群众相结合、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统筹、具体情况作具体的分析、放下包袱……”这些生动的方法。总 体上等同于朱熹之“格物”——“格,至也。物,犹事也。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后世总结为“推究、研究万事万物之理”;

  后者,保持自己的思想不受染污、不带偏见成见、不戴有色眼镜,杜绝“意必固我、主观、教条、经验、宗派、官僚、命令、山头、个人、脱离群众、资本、修正……”,不被物困、物蔽、 物府、物滞、物役。等价于曾子之“格物”——“格”,阻止、阻碍、抵御,纠正、匡正意。是指思想能够抵抗外物,抵御住外物的诱惑,不能被物所控所侵犯。也即是常说的屏蔽、杜绝和 阻止对具相之物的执着与妄念,不为欲蔽,不为物困;不被物府,不被物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前者认知潜力有,但效果终是有限;后者过程极艰难,持之以恒实效显。总之,集成曾子朱熹同词不同向的“格物”,能够反映二者的本质。

  其二,作为立场目的的“爱国主义”和“为人民服务”。

  前者,其本质是每个人自身有限的角色担当,是苏格拉底“完善社会的性质”的核心内容,其发挥实现须以“爱智”即“辩证”(属认知方法)为要;后者,则是居于某团体、群体、组织( 典型如企事业单位)、国家、跨国机构其“政”之人或团队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是角色担当的一个重要表现形式;而把二者整合起来的真实写照即是孔子所言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守本分、履天职、尽义务之谓也。显然,某些角色是与生俱来的,而某些角色可选择。但落实到每个人身上,不管什么角色,只要某时某刻具有或被赋予并接受了某一体集成动态化社会关系 之角色,责任即在肩,就是自己的事,即须担当,也就即时成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更没必要下意识或人为的设个主客之分。对此,认不认识到或隐或显都是既成事实,履行角色担当就是在 为自己负责,若认识不到、担当不起、或不称职,就是在抛弃自己就是逃兵。其间总有一个学习提升甚至阶段性倒退的过程,如“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总之,各司其职,各思其义, 不管“爱国主义”还是“为人民服务”都是“为己”。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二程:“古之仕者为己,今之仕者为人。”

  因此,须回到基本面——角色担当的本质,即是“为己”。

  其三,作为总原则的“实事求是”。

  《汉书·景十三王传第二十三》:“……河间献王德以孝景前二年立,修学好古,实事求是。从民得善书,必为好写与之,留其真。”《礼记·礼运》:“故礼也者,义之实也。协诸义而协 ,则礼虽先王未之有,可以义起也。义者,艺之分,仁之节也。……仁者,义之本也,顺之体也,得之者尊。”现代解读“实事求是”多指从实际对象出发,探求事物的内部联系及其发展的 规律性,认识事物的本质。

  显然,马列毛著作之外,“礼/易/道”以致宗教神学类的“民治善书”,如何“留其真”?须“游于艺”。“礼”集三观于一体,当反映了万事万物的联系、规律及本质,须从之。因此,循 “礼”行“仁义”就是最大的“实事求是”。当然于古圣先贤之未有,可“起义”。

  总之,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结论:“解放思想”和“改革创新”即是“格物”,最大限度发挥“眼耳鼻舌身意”或“科学/理性”认知潜力为前者;消除“眼耳鼻舌身意”或“科学/理性”任何执着为后者,典型属“身 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方法。而“爱国主义”和“为人民服务”即是切切实实“为己”的有限角色担当,“实事求是”与循礼行义并行不悖。

  回到习近平原有【秉承“共同努力、实干和承启”的基本态度,以“小康、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为阶段目标,最终实现“复兴”的蓝图愿景。其间须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立场 ,坚守“爱国主义和改革创新”之魂魄,坚持“团结”,坚信“任重道远”但更需坚韧不拔】“中国梦”全体系的重新组织上,由前述结论有如下初步修订:

  依然秉承上述基本态度,但须加大跨度和力度,以突破“小康/现代”重设阶段目标,最终实现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的伟大“复兴”。其间明确坚持“为己”之立场,严格坚守“格物”之魂魄 ,坚持并扩大“团结”,愈加坚信“任重道远”但更需坚韧不拔并可以义起。

  背景提示:习近平两次“中国梦”阐述,其间的中流砥柱自始至终都立足于最大可能团结各宗、各教、各门、各派、各层、各族、各界、各方的“中国共产党”,更一再强调要弘扬党的三大 优良作风,加强党的建设,那么也只有其诸多理念和原则与时偕行、不断突破、水到渠成的同步继承与改造才能因应之,才能团结并代表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由此,《定义“中国梦 ”》的过程即是重新审视和改造提升《中国共产党党章》的过程。

  显然,“复兴”若欲对接“大道之行”,上述重新组织修订后的还远远不够。原因在于,一则其体系尚有遗漏项;二者既要考虑到当下的起步和过渡,也要同中国传统文化原本的体系高度— —“仁义之道”浑然一体,又要无缝链接天下各宗各教各门各派精义,须全体系的再行补充简洁凝练——《定义“中国梦”(下-3)——整合提升篇》将一展其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与诸君同学同行
    窃指望见教互长
    2014/11/23 9:07:35
  • 确实是一位得道者!
    建议博主能经常参与草根网滴互动——别有洞天!
    2014/11/21 16:41: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原一介鄙夫,以咨询为业。寅卯起箸《人之道》,辰年辰月得付梓。不揣浅陋,欲究通荟萃儒、释、道、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古希腊哲学……的共性、差异及其流变。然语拙文古,杂陈以述,不堪卒读。今磨刀霍霍,欲抽简成文,以为广播。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