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疯来锋语 - 张志坤首页
南海较量与中国的阶段性胜利
2012-07-23
字号:

  前一阶段,从菲律宾、越南到日本,沿海周边国家针对中国的强硬行动一轮接着一轮,向中国的主权与核心利益发起了严重的挑战。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中国被迫打响了捍卫主权、捍卫尊严、捍卫大国荣誉的战略保卫战。在南海问题上,中国顶住了菲律宾、越南先后发起的强大攻势,通过采取一系列必要的举措,中国在南海的地位有所巩固、有所加强,比如,高调宣布成立三沙市,加强对南海诸岛的行政管理,划出了9个区块进行对外油气勘探招标,组织有30艘渔船参加的编队赴南沙捕鱼,以及护卫舰在半月礁搁浅等,打了一套内容丰富的“组合拳”。特别是在东盟会议上,在超级大国积极介入的复杂背景下,中国成功地挫败了菲律宾等国意欲借助东盟制约中国的战略企图,使之没能就南海行为准则达成协议,甚至连一份联合公报都没出台,获得了一场明显的外交胜利,在某种意义上说,则是成功地破坏了某些国家力图把东盟打造成反华舞台的贪婪野心。可以说,在这一阶段的南海较量当中,中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这没有任何夸张和粉饰的成份。

  但是,同时还必须看到,这一阶段性的胜利还带有相当大的局限性。

  其一,这一阶段性胜利不能终止菲越等国的战略攻势。

  纵观此前一个时期的南海较量,发起挑战遂行战略进攻的是菲、越等国,而中国则处在防守的位置。正因为如此,所以中国政府的高官才发出了“大国不能欺负小国,但是小国不能肆意欺负大国”的呼吁。这个呼吁怎么听起来都让人倍感滑稽。“大国不能欺负小国”,表达的是中国的意愿、态度与风格,但是“小国不能肆意欺负大国”是什么意思?这是请求、哀求还是“严正立场”?“小国欺负大国”这样的“以小欺大”本来就不正常,现在还说什么“不能肆意欺负”,难道“有时欺负”、“偶尔欺负”、“有节制地欺负”不“肆意”一些就可以吗?事实上,针对菲越等蕞尔小国的战略攻势,中国贯彻的是“以防为主,守中有攻”方针,尽管这样的做法取得了成效,但不会打击菲越等国的战略信心,更不能就此终止他们的战略攻势。

  其二,象征意义居多,实质价值不大。

  这套“组合拳”看起来挺吸眼球,但与88年3?14海战之后的那种进展根本无法比拟,甚至也比不上美济礁模式那种不声不响的推进。不管设立三沙市的调子唱得多高,集体捕鱼的声势多壮,但都属于昭示意义明显而实际成果不大之类,无法改变南海诸岛的实际格局,也不能推动南海海域实际利益在分配比例上出现大的变化。客观地说,中国在南海的存在一直在稳步加强,88年以后设立了南沙巡防区,加强了在南海诸岛的布防,岛礁要塞化建设非常成功,如果从战略角度看问题,这些不声不响的举措其意义与价值远比那套“组合拳”实际有用。

  基于上述估计,我们认为,尽管目前看中国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南海未来前景依然堪忧。

  第一,“搁置”企图破灭,总体局势依然不利于中国。

  之所以在南中国海能演绎出小国欺负大国、小国战略进攻而大国却忙于防守这样的亘古奇观,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所奉行的“搁置”战略。可以说,“搁置争议”是中国对南海争端的基本战略设想,这是“韬光养晦”战略的具体应用,其用意是不想因为岛屿争端干扰中国和平发展大计,牵扯更多的资源和精力。现在看来,这一企图已经破灭,这也是菲越等国战略上的成功之处。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中国怎样做东盟的工作,同样与中国存在争端印尼、马来西亚等国与中国的距离不可能拉近,周边国家与中国的离心倾向将日益加剧,来自菲越的挑衅将变本加厉,今后中国在南中国海将陷入疲于应付的难堪境地,总体局势依然不利于中国。

  第二,长期化、复杂化的态势愈加严重,中国找不到打破僵局的手段与突破口。

  不使南海问题国际化、复杂化,这是中国的第二个战略设想。现在,美国已经深度介入,日本、印度正使劲钻营,南海问题国际化、复杂化已成定局,如果美国进一步实现在菲律宾苏比克湾甚至越南金兰湾的军事“重返”,那么南海问题就已经远不是“复杂化”一词所能概括的了,届时南中国海就有可能成为亚洲版的波斯湾和巴尔干。争端的长期化发展,将使中国陷入既没有和平、但又不能动武十分尴尬的境地。

  更尴尬的是,面对这样的前景,中国目前还找不到的破局的手段与突破点。南沙群岛最大最具战略意义的岛礁是太平岛,这个岛屿在台湾手里。如果此岛能为大陆所有所用,南海之局应声而破,但这却可望而不可即。台湾当局不会拿这个岛屿大陆合作,而现实政策下大陆又不可能去武力占领,于是乎,剩下的只能望梅而已。经济手段早已不堪大用,这已经从中国援助菲律宾、菲律宾却欺负中国、不但欺负而且还“肆意”欺负的事例中得到印证。至于派渔船前去捕捞、派钻探船前去钻探采油之类,庶几与鸡鹜争食、徒得眼前之利而已。

  这样说来,今后南海就将永无宁日吗?难道这样的病态就真的无药可治了吗?

  这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除非换一种治疗方法。

  其实,南海之病,病根不在南海。战略问题,从来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欲解南海之困,需从高处大处着手,近的有朝鲜半岛、阿富汗、缅甸,远的则有中东波斯湾伊朗叙利亚俄罗斯,更远的还有非洲拉美,这就需要下大棋、扛大鼎、谋划运用大战略了。当然,不得不承认的是,战略之“大”,非等闲一般可以。

  2012.7.19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不要盲目乐观。
    2012/7/25 16:25:5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