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疯来锋语 - 张志坤首页
吴建民,中国在南海就要不自信了,你怎么办?
2012-07-23
字号:

  去年,大名鼎鼎的吴建民在环球时报上撰文,就南海争端发表高见,称“中国的克制是一种自信”,鼓励中国在于菲律宾争端中持久地自信下去,否则就要翻时代错误。前几天,吴建民又发表高论,把主张对菲律宾不克制的扣上了“狭隘民族主义”的大帽子,并上升到“反对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破坏今天中国与世界合作良好局面,把中国拉向倒退、封闭和落后”的惊人高度。现在,中菲黄岩岛争端继续激化,中国政府已经正式发表准备切手段应付的声明,这意味着什么,路人皆知。按照吴建民的观点,这就不对了,在吴建民看来,中国只能用外交手段,否则就是不克制、不自信,否则就是“狭隘民族主义”,就是“犯时代错误”,就是“反对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破坏今天中国与世界合作良好局面,把中国拉向倒退、封闭和落后”,可以想见,吴建民大人此时该是怎样忧心如焚、如丧考妣啊!

  所以,当次之时,我们不妨想吴建民先生求教,这个时候,你该怎们办呢?我们知道,你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在海内外有广泛的影响,当此改革开放“韬光养晦”危急存亡之秋,中国即将“犯时代错误”的关键时刻,你还不挺身而出,运用你的一切影响干预局势吗?你不这样做,“国际社会能答应吗?“民主力量”能允许吗?你在海外的影响不受损害吗?

  笔者真的是为吴建民先生担心啊!正因如此,所以这里把吴建民先生去年的大作和笔者的学习文章一并贴出,做奇文共赏之大观吧。

  2012.5.10

  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

  吴建民

  《环球时报》2011年6月22日

  近一段时间以来,围绕南海问题,邻国与我国的摩擦有所发展。关于南海争端,外交部发言人一再强调,中国坚持和平解决的立场。有外电的评论说,在处理南海问题上,“中国表现出惊人的克制”。

  中国政府所表现的克制,国内有些人不大满意。认为太软,不过瘾,应当采取强硬态度,有的人甚至认为应当打。在我看来,中国政府所表现出的克制,是一种自信。

  这种自信首先源于世界的变化。随着时代的变化,国际关系中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战争在解决国际争端中的作用下降。本世纪所爆发的三场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前两场战争都是美国带头打,美国和西方国家拥有绝对上的军事优势,打的是穷国、小国。打的结果是使美国等国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正在进行的利比亚战争,也必将证明这一点。南海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轻易言战是不可取的。中国领导人强调,我们中国人在国际关系中要高举和平、发展、合作的旗帜。这是很有道理的。

  中国的自信还来自于我们关于南海问题早就有明确的政策和方针。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关于南海问题,给我们确立的方针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个方针的制定,考虑到时代的变化,符合时代的潮流。同时,也考虑到了我们同周边国家双方的根本利益。虽然执行起来有难度,但历史终将证明,这个方针是最明智的方针。

  我们的自信还来源于我们的大局观。世界上的事情有大道理和小道理,小道理服从大道理。所谓大道理是从人类的总体利益、本地区人民长远和根本利益出发的。东亚地区是全球经济中增长速度最快,最有活力的地区。今天在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乏力的时候,东亚地区经济仍然保持旺盛的增长势头。这不仅对本地区,而且对世界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我们同东亚地区各国之间,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分歧,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我们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我们的分歧。我们与越南、菲律宾等国的关系也正是这样。2010年,中国和越南的贸易额近260亿美元;中国在越南的直接投资项目有600余个,协议投资金额达20多亿美元;双方每年人员往来256万人次。2010年,中国和菲律宾的双边贸易额为277亿美元,中国企业对菲律宾金融类投资达8600万美元。这些数字的后面是双方有着巨大的共同利益,这些共同利益还在继续增长。

  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面临的各种问题和挑战会多起来。这是必然的,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面临这些挑战我们一定要冷静观察,通盘考虑。切忌意气用事,切忌用战争与革命时代的旧思想来处理今天的问题,那样会犯时代错误。

  中国要保持自己的发展势头,这是我们经过100多年的奋斗所积累和创造的。保持这个势头,中国再有30年、50年就起来了。这是中国人在21世纪最大的利益。保持发展势头必须保持对外合作。

  综上所述,包括同周边国家合作的势头。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的克制,是符合中国和本地区各国人们根本利益的,也是符合世界潮流的,是完全站得住脚的。

       (作者:吴建民是欧洲科学院院士、欧亚科学院院士、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席。)

  南海争端,中国应该有更多的危机感

  ——评吴建民《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一文

  当代中国,每凡遇到重要事情发生,总有各方代表人物出来说话、表明立场。正在演进中的南海争端也不例外,堪称是某种符号、某个方面的代表的吴姓某人,就又一次出来说话了。6月22日《环球时报》发表了此人题为《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的文章。该文首先透露给我们说,有外电评论曰,“中国表现出惊人的克制”。既然外电已经说话了,自然不可等闲视之,必得呼应才是,于是该文声称:“在我看来,中国政府所表现出的克制,是一种自信”。

  好像生怕读者不知道这就是“自信”,接下来该文就开始煌煌大言地论述了为什么克制就是自信的诸般理由,古往今来、海阔天空,总之结论就是,“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的克制,是符合中国和本地区各国人们根本利益的,也是符合世界潮流的,是完全站得住脚的”,一通云山雾罩,好像“克制”完全并不是手段策略,而倒成了天经地义的真理。

  其实,在这南海争端愈加危机的当口,每一个有点爱国情操的中国人可能并不关心这到底是不是属于自信,他们更关心的是中国的权益能不能得到切实的保障,自信也好,不自信也好,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窃以为,在当下有愈演愈烈趋势的南海问题上,中国需要的并不是什么自信,而是迫切需要增强自己危机感、紧迫感,这是因为:

  第一,中国的权益正在受到侵害,今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第二,把中国当敌人,美国正在更深地涉及干预南海事务,而这将进一步使南海争端复杂化、长期化;

  第三,东南亚一些居心叵测的国家有联和外来势力合伙对付中国的动向,这不能不让人提起高度的警惕。

  不仅如此,在此南海问题激化之际,西方国家一哄而上,什么要保障南海航行自由啦,什么中国以大欺小、咄咄逼人啦,什么中国扩军造成东南亚掀起军备竞赛啦,等等,分明是中国的权益在受伤害受侵蚀,结果反而却把中国推倒被告的位置上,似乎不是美国重返东南亚造成如此的混乱,反倒中国成了罪魁祸首,为他们打造新的反华联盟、开展新一轮攻势张目。对中国来说,这难道还不是一场战略危机吗?这难道还不是一场对中国的舆论围剿吗?这难道还不是一场颇有声势的反华合唱吗?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理所应当地要增强我们的紧迫感、危机感,要抓紧时间下大力气增强自己捍卫海洋权益的能力,增强自己抗拒外力势力阴谋介入干涉的力量,增强自己与东南亚各国进行战略博弈的能力,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历史。如果不注重解决这些问题,不在要害之处出主意、想办法,而是一味说好话、唱赞歌,拍马屁、抬轿子,说什么自信好,自信高,自信境界是最高,这种所谓的“自信”,不是有点盲目之嫌吗?

  其实,就是《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一文关于中国需要自信的理由,也是根本就不能成立的。

  其一,该文说,“战争在解决国际争端中的作用在下降”,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伊拉克、南斯拉夫、阿富汗不是被战争解决掉的吗?利比亚不是正在“解决”过程中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是时刻准备着用战争“解决”问题吗?此次南海争端不是已经有人威胁说要用战争解决吗?难道中国可以不准备战争手段吗?

  不错,美国是在战争中受到重创,但这是其发动侵略战争的报应,这样的报应只能让霸权更加疯狂、更加对战争上瘾,战争危险依然就在眼前。一个古老的真理说好,如果你想得到和平,你就必须准备战争。说什么“战争在解决国际争端中的作用在下降”并引用到南海问题上来,纯属居心叵测地欺骗。

  其二,该文有关小道理大道理的说法,根本就是信口雌黄。该文声称,“我们的自信还来源于我们的大局观。世界上的事情有大道理和小道理,小道理服从大道理。所谓大道理是从人类的总体利益、本地区人民长远和根本利益出发的”。言外之意,中国的利益、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权益都是中国自己的“小道理”,而所谓“人类的总体利益、本地区人民长远和根本利益”就是“大道理”了。“小道理服从大道理,大道理管小道理”这句话,上了点年纪的人都不陌生,是文革中陈伯达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算这句话说的对,不算旧时代的旧思想,可凭什么就要把中国的利益、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权益当成“小道理”,而把所谓的“人类的总体利益、本地区人民长远和根本利益”当成大道理呢?如果我们连中国自己的主权权益都不能捍卫,讲什么人类总体利益的“大道理”不是在信口雌黄地蒙骗吗?

  其三,该文有关犯时代错误的说法纯粹是一种讹诈。该文声称中国应“切忌意气用事,切忌用战争与革命时代的旧思想来处理今天的问题,那样会犯时代错误”。这里关键的词句是“战争与革命时代的旧思想”,和所指不言自明。我们且不说“战争与革命时代的旧思想”有没有可取之处,是不是对于处理今天的问题还有一定指导意义,单说某些国家死抱着冷战思维不放,并以此思维对待中国,难道他们不是抱着旧思想吗?难道他们就可以抱着旧思想不放,中国一沾边就“犯时代的错误”吗?世界上还有这个道理吗?

  动辄就想给中国扣上吓人的大帽子,这和霸权国家动辄中国威胁论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能说这是该文相当无耻的诈骗。

  通读全篇,整个《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种自信》一文充满救世主般悲天悯人的味道,却唯独没把中国人民的主权利益当做回事,除了画饼似说什么“中国再有30年、50年就起来了”之外(其实,这句话也是讽刺,是说中国人民现在还趴着,并没站起来),剩下的都是反复为所谓“克制”唱赞歌,说什么有外电评论称“中国表现出惊人的克制”。笔者孤陋寡闻,到现在所听到所看到外电对中国的评论,大都是诬蔑中国“咄咄逼人”的,因为话语权掌握在他们手里,也不知这个外电是该文作者从哪个搞到的。就算外电确有这样的评论,我们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目前确实比较克制,国人也这么认为,但我们以为,这只是因为我们不得不克制,目前还没条件、没勇气不克制罢了,所谓时然势然而已。须知,中国的“克制”只能是有限度的,该文作者凭什么就知道中国政府要一直“克制”下去呢?如果有一天别人把我们逼急了,中国政府不想继续“克制”了,想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了,这样一来,在这位大名鼎鼎的人士眼中,届时的中国政府是不是就得贴上一个“不自信”的标签,是不是就不符合世界潮流,就要站不住脚,就得换成自信高明的你来执政呢?

  说什么中国的“克制”是“自信”,是“符合中国和本地区各国人们根本利益的,也是符合世界潮流的”,而且还是“完全站得住脚”的,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