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疯来锋语 - 张志坤首页
南京代表团为什么不主动提出大屠杀的问题
2012-07-23
字号:

  日本又一次狠狠地羞辱了中国。

  继对中国的钓鱼岛命名之后,日本的政要又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了。据报道,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志在会见到访的中国南京市代表团时,公开否定发生了南京大屠杀。一个所谓的友好城市的市长,对一个曾被残酷屠杀的城市的友好访问团说根本没有这回事,这是何等的侮辱与蔑视!这简直是在对旧伤疤插上新匕首,如何能不让全中国人民义愤填膺、强烈抗议呢!

  但笔者以为,问题不仅限于此。更大的问题在于,中国的南京市作为一个被害城市,其政府代表团访问日本,难道行前的准备中就没打算向日本提出南京大屠杀的问题吗?难道这样的大问题名古屋挺在意而中国的南京市倒是满不在乎吗?

  这是很可能的。因为谁都知道,在中国,各级政府及政府部门组织出国,行前都要进行认真的准备,做什么,讲什么,谁做什么,谁讲什么,大都分工明确、责任到人。作为大屠杀的被害城市,南京的团组行前显然没有考虑到南京大屠杀这个事,如果行前有所准备的,断不会日本方面提出这个问题后反应迟钝被动。

  国人都痛恨日本这个市长的无耻,但同时国人大概也还很不满南京代表团当时的反应。据媒体报道说,日本名古屋市长河村隆志称,自己的父亲是日军老兵,在南京待到战争结束,并受到当地人尊敬,如果真有南京事件,南京人不会对日军那么客气。在座的南京市委常委兼政法委员会书记刘志伟没有提出抗议,只是回应,“南京人还是热爱和平的,我们需要学习历史,而不要延续仇恨。” 双方在会见结束后还互赠了礼品。我们不仅要问,面对名古屋市长如此无礼的行径,南京市代表团还有什么必要继续与之会谈,又赠个哪门子的礼品呢?面对如此羞辱,难道不该横眉怒目、拂袖而去吗?

  说实话,即使这样,笔者以为也都属于被动应付了。作为一个被惨遭屠戮的城市,30万人的鲜血足以侵润子孙万代的心灵。对于这等滔天罪恶,南京市应该念念不忘、时时不忘,应该利用一切机会用一切办法向日本讨还公道。派代表团访问日本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与日本方面会谈的时候不是很好的机会吗?为什么不首先提出这个问题呢?甚至可以在会谈的议程中提出首先为死难的南京人默哀呀,难道这些都统统忘记了不成?

  自己忘记了也就算了,但是人家日本人提起了就该想起来了。既然日本人主动挑战,无耻地羞辱我们,那我们就应该毫不客气,坚决回击,什么不要“延续仇恨”,难道你爷爷被杀,你奶奶被奸,你今天想起来连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吗?

  所以,此一事件曝光后,网络上几乎是一片声的不满与愤懑,其中很大的原因是自己国人不争气。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却值得我们深思。笔者以为,除了当事人个人素质能力的原因外,以下因素却也不可忽视。

  其一,对日本的本质认识不足。

  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对日本的了解基本上停留在经济发达这样一个简单的认识上,对于日本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具有什么样的国民心理与民族特性,则往往不甚了了。特别是日本对于过去侵略战争的真实态度,国人更是知之甚浅。实际上,就日本整体的真实心思而言,它从来都不承认发动过侵略战争,从来也不承认侵略了中国,官方外交场合的辞令不过是应景之举,一点都不能当真。对于二战的失败,日本承认败给美英苏已经是勉为其难,它打心眼里瞧不起中国,从心底里根本就不承认败给中国,认为中国赢得抗日战争只不过是搭了英美苏的顺风车。二战的失败,使日本百年以来扩张掠夺的成果化为乌有,此仇此狠,刻骨铭心。但是,向美英复仇非但不可能,现如今的日本还要装得温顺卖力才行,向前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复仇它还没这个胆量,于是,中国就成了它宣泄仇恨、发泄愤怒的对象。在美国的战略保护伞下发起对中国的战略进攻,不断挑衅中国,这是当前及今后一个历史时期日本国家战略的基本取向。在这个大背景下,日本将象过去一样,捏造借口利用机会制造一个又一个事件,就像过去历史上曾经发生的那样。此次名古屋事件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开始。

  也许,有人会说,你是不是把日本估计得过于严重了?

  笔者以为,日本的野心远比别人的想象要大得多,这是一条宝贵的历史经验(感兴趣的读者不妨参阅笔者文章《中国,请丢掉对日本的幻想》)。我们不妨设想一下中国分别被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占领统治的情形,假如上述情形发生,将是哪种占领下中国人民的命运最为悲惨呢?回答无疑是日本。这也是一条宝贵的历史经验。

  其二,对中日关系的本质认识不足。

  中国与日本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国家关系?对此,相当一些中国人的认识非常模糊。按照官方的说法,中日是全面的战略伙伴,但是,日本真的是战略伙伴、日本真的能在战略上帮助中国吗?也许,这样的混话,在社会上大概就是说破天也没人相信,遗憾的是在官场,这样的话却大行其道,动不动就什么“中日关系的大局”,“中日世代友好”之类。如此这般虚假忽悠,着实束缚了一些官员的头脑,左右着一些官员的行动,以至于在对日交往中不得不小心翼翼、畏首畏尾。

  这大概也是当今中国对外关系中的一种痼疾。在和谐世界的忽悠下,中国不仅与日本,甚至与所有国家都要和谐一番,浑然忘记外交就是斗争这一铁定的法则,对外交往没了斗争只有和谐。在此大局下,地方官员自然也只会把访问当成一场卿卿我我的观光之旅了。一旦面对别人狰狞的面孔,不要说应对,没吓得当场尿裤子已属不错了。

  正因为如此,南京市代表团的表现可能就不仅仅使孤立的。设想一下,换成其它某一个城市的代表团,表现能比南京市好到哪里去呢?也怕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基于这样的理由,笔者建议,为免遭日本再一次羞辱起见,今后中国所有访问日本的代表团首先要提出南京大屠杀问题,然后讨论日本的侵华历史,只有在这些问题达成共识之后才可以谈别的,否则一切免谈。

  中国人能有这个骨气吗?

  窃以为,中国人应该有这样的骨气,否则就难成其为合格的中国人。

  2012.2.25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