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疯来锋语 - 张志坤首页
普京积极动中俄关系适应新变化
2020-10-30
字号:

    全球战略局势正在发生新的巨大变化,既有的中俄关系能够适应这样的变化吗?还是需要适时加以调整以应对变化呢?看来俄罗斯的普京总统正在思考酝酿这一问题。

    据报道,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著名的瓦尔代俱乐部智库会议上发表重要演讲,演讲中他再一次否定美国全球霸主的合法性与正当性,他说,“美国的所作所为根本就配不上超级大国的称号,只会抹黑、污蔑他国”,“几乎没有资本宣称‘美国例外论’”。演讲中,普京还谈到了十分敏感的中俄军事战略联盟问题,他说,“目前没有必要建立中俄军事联盟,但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他还进一步强调指出,“两国关系正在加深”,“未来两国可以看到更紧密的军事联系”。

    上述这样的表态说明,中俄要不要结盟,应该什么时候和在什么条件下结盟,始终是普京总统所认真对待的重大问题。这个时候谈论这个话题,放出有关中俄结盟可能性的风声,如果没有十分必要,历来都作风严谨的普京总统是不会这样干的,显然,全球范围战略背环境的深刻变化是其深层的原因。

    具体地说,世界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任何国家都要跟上形势的发展,中国也好,俄罗斯也罢,一概都不能例外。尤其是以下二点,不能不为普京总统所特别注意:

    一是霸权正在拼凑新的战略联盟

    冷战结束几十年来的事实十分清楚地证明,旧冷战结束了,但美国的冷战行为并没有结束,反而变本加厉,美国统治集团的冷战思维甚至比冷战时期还更加严重,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美国更加疯狂地拼凑新的全球战略联盟。在针对俄罗斯方面,美国成功地策动波兰、乌克兰、北欧以及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完全投进美国怀抱,这些国家同美国结成新的反俄军事联盟,其联合军事力量直接威逼俄罗斯的心脏,将俄罗斯要害腹地直接暴露在西方的军事打击面前,发生在白俄罗斯以及乌克兰东部的战乱实质上就是这种争夺的直接反映;在针对中国方面,美日印澳四国“新北约”的基本轮廓已然成型,对中国的战略大包围接近于完成,全球范围内打压封锁中国的部署也已全面展开,正在深入推进的过程中。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和中国各自的战略活动空间都急剧缩减,可腾挪施展的战略余地越来越逼仄,以至于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连讽刺带挖苦地说,“中国和俄罗斯加起来,可能也只有不到10个盟国”,宣称“美国全球同盟的实力是中国或俄罗斯等竞争对手无法匹敌的”。坦率地说,埃斯珀所说的是实情,真实的情况就是这样。以普京总统丰富的战略经验及老辣眼光,当然完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完全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中俄两国正处于怎样不利的窘境,他不会像中国一些“专家”“学者”那样自我感觉良好,他完全能够透过表面看到实质,看到战略力量的悬殊对比,看到战略均势被严重破坏所带来的恶果。其实质就是霸权在拼凑全球空前联盟,要聚合全球资源与力量以绝对优势把中俄两国一并打压下去。任何一个爱国的中国人如果看不到这个危险,对此盲目乐观漠视危机,就有可能犯下历史性的大错!

    总之,在霸权越来越紧地打造全球战略联盟的大背景下,中俄两国都面临严峻的战略突围课题,只不过俄罗斯方面的自觉性与紧迫感更强烈而已。

    二是军事形势越来越具有爆炸性危险

    无论针对俄罗斯还是针对中国,近来美国都越来越加大军事讨伐的力度。在俄罗斯方面,美国的武装力量摆出一副前沿部署的临战姿态,军舰飞机屡屡逼近俄罗斯国境进行军事挑衅,并且很多时候还要玩一玩“碰瓷”的把戏。从目前情况看,美国并不在意同俄罗斯发生武装冲突,毕竟,这样的冲突对美国而言无关痛痒,而对俄罗斯而言则严重破坏周边环境,成为一个沉重的负担;在中国方面,美国军队的飞机军舰频繁侵入中国领海领空,美军高官还曾公开扬言要摧毁中国在南海岛礁,美台联合作战部署已近乎公开化,美国将介入日本、印度等同中国的武装冲突,等等。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正蓄意制造和发动同中国之间的战争,至于这场战争究竟何时何地爆发,完全视美国之实际需要来确定,主导权与主动权完全在美国手里。

    越来越多地动用军事手段,准备最后靠军事战争手段解决问题,这是美国霸权正在进行的一种战略探险,这种探险导致美国同中俄两国之间的军事形势越来越具有爆炸性,武装冲突危险正与日俱增。

    这种发展趋势也符合帝国与霸权国家的一般演进规律。历史经验表明,如果常规的战略遏制与打压手段失灵不管用,在这种情况下,居强势地位的帝国或霸权往往就要铤而走险,就要寻求以非常手段打破僵局,霸权主义与帝国主义历来如此,他们经常要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俄罗斯历史上屡次吃过这样的大亏,连斯大林那样精明的战略家当年都在这个问题上犯下大错,因此普京就难免对类似的危险抱着十分的警觉。普京深知,战争不是打擂台,敌人历来都不会等对方准备好才动手,也深知俄美之间根本做不到相安无事,所以,俄罗斯的战争紧迫感与危机感远远高于中国,此前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现如今的中国总体而言依然陶醉在和平的梦幻中,相信可以同霸权相安无事的人很多,相信战争危险与危机的人真的不多。

    上述这些急剧的新变化,并非目前的中俄关系所能适应所能应对,在笔者看来,目前所谓结伴不结盟的中俄关系更像是“和平发展”战略背景下的关系,而远非战争危机背景下的关系。如果俄罗斯及普京总统把战争危险看得较为沉重的话,他内心深处对中俄关系的现状显然并不会感到满足。所以,笔者相信,普京总统上述有关中俄结盟的言论是极其认真的,他没有兴趣在这个问题上玩弄外交牌术,更不会以此开一个国际玩笑,他所要做的,就是积极营造必要的氛围与条件,使这件事能尽早摆到议事日程上来,可谓煞费苦心是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