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疯来锋语 - 张志坤首页
战略竞争纵横谈
2019-11-12
字号:

最近一个时期,“战略竞争”一词相当热络,主要原因是美国政要频频将中国形容为他们的“战略竞争”对手,信誓旦旦要同中国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战略竞争”。如此一来,今后中美关系很大程度就要是这个所谓的“战略竞争”关系了,既然这样,我们就很有必要对“战略竞争”做一点粗浅的剖白与辩析。


对于什么是“竞争”,国人大概都耳熟能详焉。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了,国人大都是在竞争环境下走过来的,经惯或见惯了各种各样的“竞争”。但“竞争”一上升到战略高度,则未免让人有点“云山雾罩”的感觉,究竟何为“战略竞争”呢?


窃以为,“战略竞争”可以简单地简单地形容为方向、目标与道路、模式的竞争,这种竞争是人类最高层面的竞争,是全面、深刻的竞争,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其结果将对文明模式的短长优劣具备相当权威的诠释性与彰显力。事实上,当年美苏之间的冷战,就其实质而言,也是战略竞争的一种表现形式,苏联方面有学者曾将其概括为“和平竞赛”,而美国的战略家则重点强调其中的“和平演变”。“竞争”也好,“演变”也罢,一旦进入上升到战略层面,最后都难免于殊途同归,说到底还是谁胜谁负这一基本命题。


明了“战略竞争”的涵义,或者进行了简单的“正名”之后,我们就可以对当今世界正在发生或者将要发生的战略竞争进行一点摸索探究了。


    首先,要弄清都有哪些战略竞争


以美国为圆点,从美国的视角望出去,同美国具有战略竞争关系的国家都有哪些呢?

按照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等有关文件的描述,威胁美国查略安全的国家、势力和事项着实不少,但同美国构成战略竞争的对象却为数寥寥,中国荣膺美国头号战略竞争对手的宝座,此事已无异议。但除了中国这个首席以外,次席以及其它席位却未见有详论细说,猜测起来,大概俄罗斯应该面前算得上一个吧。这样屈指数来,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也就是两个而已,能同美国构成战略竞争关系的大概也就是中美关系、美俄关系。


从俄罗斯的视角望出去,构成一定程度竞争关系的国家可谓不少。美俄关系呈现全方位对抗的特点,双方有关战略优势竞争十分激烈;日本同俄罗斯至今也还没有签署两国和约,彼此之间既在南千岛群岛问题上对抗,也在美国霸权体系的框架下较劲,因而也具有战略竞争关系的性质;俄罗斯同欧洲大国的关系耐人寻味,英法德俄四国之间的历史关系错综复杂,如果追寻历史线索与脉络的话,那么他们之间都曾发生有战略竞争关系,并且正是因为这些激烈的战略竞争而导致前后发生两次惨绝人寰的世界大战。但今天的情形很有些不同,今天英、法同俄罗斯很难说存在战略上的竞争,但德国同俄罗斯的关系却有相当多战略竞争的属性,而法国防范德国的戒心可能更甚于防范俄国,所以法德之间也存在不明朗却水面以下成立的战略竞争关系;如果把英法德视为一个战略整体或集体的话,则北约集团同俄罗斯有激烈的战略竞争,欧盟同俄罗斯也存在战略层面的竞争,它们彼此之间形成遏制与反遏制、围堵与发围堵的关系。

比较难以把握的是中俄关系。众所周知,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现在发展良好,在“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框架下,有人可能认为中俄在战略上高度互补,彼此之间没有竞争,更没有战略竞争。但笔者对此却不以为然。笔者认为,在全球战略舞台上,俄罗斯对自己的定位是美国以外的世界第二号战略大国,一些中国人所谓中国是世界二把手一说,大概并不为俄罗斯所认可认同,笔者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就战略实力而言,现如今的中国尽管经济实力远超俄罗斯,但战略实力却未见得强过俄罗斯,俄罗斯仍然是全球战略局势的操盘手,在诸多地缘战略板块和地缘战略关系上也不甘把影响与作用让渡给中国,因此中俄之间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战略层面的竞争。


从日本的视角望出去,构成战略竞争关系的主要是中国,日本同中国的战略竞争具有全面、全程、全方位的特点,并且同中美战略竞争关系高度关联;俄罗斯是日本防范的对象,但日本要想在军事战略上同俄罗斯叫板,目前看还是妄想。


就印度的立场来说,中国一直是印度所要赶超的对象,印度对此从不讳言,也没有任何一点谦虚与谨慎。在印度政客们的极力鼓噪与推动下,中印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昭然若揭,今后还将持续地发展发酵;印巴之间的对抗十分严峻,但彼此之间不是竞争,印度是处心积虑要把巴基斯坦踩下去或者干脆打垮,只是迄今为止一直未能如愿而已。

除了上述战略竞争关系以外,朝鲜半岛南北双方政权的关系也具有战略竞争的特点;韩国对日本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但日本对韩国则不屑一顾;伊朗和以色列、土耳其和沙特以及这些国家之间也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战略竞争;印尼同澳大利亚之间也是这样。但上述这些都属于局部区域内的事情,全球意义及影响相当有限。


这样一来,有关我们中国所面临的战略竞争对手也就不言自明了,他们分别是美国、日本、印度、俄罗斯等。


其次,要说一说各类“战略竞争”的本性与实质


中美战略竞争关系具有头等重要的性质,在中国而言是这样,在美国而言也是这样,对全世界而言同样是这样。这个竞争关系是如此重要,关键在于它关乎全球领导权、关乎美国霸权的未来与前途,因此也关乎世界未来的秩序与面貌。因此,中美战略竞争远不只是两国谁第一、谁第二那么简单,它是世界范围的新旧之争,也是全球性的战略主导权之争。


这样的竞争还能有什么调和与折中的余地吗?


笔者以为,这样的“战略竞争”没有什么调和与折中的余地,所谓“合作”、“互信”、“协调”之类,充其量就是策略性的口号,或者如同水面上的浮萍,其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你输我赢,而不可能有什么“共赢”。


这样一种战略竞争将给双方带来巨大的战略压力,也给其它相关方面带来相当的压力与影响,将形成全球性战略旋涡,裹挟周边乃至全球要素将其吸附进来使之围绕旋涡进行旋转,其力量与惯性是如此巨大,很大程度上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中美两国各自的战略指导者们所面临的艰巨任务或考验,就是把控这一战略竞争如何实现稳定前行而不失控,人类曾经因为战略竞争失控而发生的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已经足够惨痛与深刻。


同中美战略竞争这条战略主线相并行还有俄美战略竞争这条重要线路,这条线的战略竞争具有同中美战略竞争相同或者相似的性质,同时也是冷战时期战略竞争的历史延续。就属性而言,这是一个美国难以放下和不得不寻求一种有利于自己的战略较量,但由于俄罗斯固有的顽冥不化的战略秉性,这一竞争究竟发展到何时以及何种程度才算有利于美国,现在连美国自己都说不清楚。一句话,针对俄罗斯,美国的战略目标模糊不清,处于既找不到边界也找不到底止的尴尬状态。在旁观者看来,美俄战略竞争在俄罗斯那里属于欲罢不能,在美国这里同样是骑虎难下。存在于俄罗斯和德国之间的竞争,北约欧盟同俄罗斯之间的竞争,乃至法德之间的竞争,都被裹挟到这个竞争当中,具有附属和服从的性质。


但是,在中美战略竞争这条全球战略主线日趋加大、加重的背景下,美俄之间战略竞争这条线路随时都有淡化、隐化的可能,尽管美俄彼此双方都缺乏基本的信任,在战略沟通上也障碍重重,从而使可能出现的淡化、隐化变得很不稳定,但中国绝不可对上述这种可能型掉以轻心,而应该通过中俄密切的战略协作加以对冲。


中俄两国之间的战略协作具有极大的背靠背与互补性质,尽管彼此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战略竞争,但合作大于竞争,共赢压倒竞争,双方在今后的关系中将进一步协调彼此在蒙古、中亚、南亚、东南亚、非洲、拉美乃至中东欧的立场与行动,从而使各自的战略步伐更加协调,针对美日欧等的战略行动也更加合作,因此,中俄之前的战略竞争是可控和良性的竞争,是中俄两国各自可以信赖的正向资产。


在当前战略背景与条件下,中日之间的战略竞争同中美战略竞争高度绑架,已经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但中日战略竞争自有其特定的历史文化根由。从地缘关系上说,中日两国互争雄长由来已久,可谓是地缘宿命;从历史文化角度说,中日究竟谁是亚洲东方文化中心,谁是其中的代表者,日本这个岛国自从睁开眼睛看世界的那一天起,就怀抱这方面强烈的野心。它狂傲自大,总想把自己打造成天朝上国,什么“万世一系”,什么“万邦无比的最优越的国体”等等,虽然二战后不再大肆宣扬这些东西了,但看看一个新天皇即位令日本上下如何癫狂,就知道这种意识仍然深根于日本的国民意识之中,并让他们从骨子里瞧不起近代以来直至今天的中国。所以中日之争说到底就是谁来主导亚洲太平洋的地区秩序,这样的战略竞争可谓根深蒂固。如果仅仅就中日双方而言,它们之间的战略竞争倒是可以调和折中、予以人为的把控,条件是中国方面拥有强大的控制能力。真正的危险在于多大程度上被美国霸权所利用操控,被美国所利用操控的程度越大就越危险,就越可能出现破坏性的局面。对此,日本右翼的政客们非常清楚,但如何摆布自己在中美之间的关系,他们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处于盲人骑瞎马的状态,呈现出很大的摇摆性。


至于日俄之间的战略竞争,目前只能说处于初级阶段,距离当年第一、二次大战之间的水平还有很遥远的距离,未来是否可能发展到当年的那个水平还很不好说,只要中国日趋强大,这种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中国历来也没有把印度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只不过认为两国之间存在一些领土纷争。但随着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的发展推进,印度对中国所构成的挑战也将越来越严重,令中国将难以摆脱其纠缠。在印度方面来说,印度上层政治精英们大国雄心勃勃,总以中国为参照对象,总梦想比中国更好、更大、更强,为此奉行了东看、北上、西进、南扩的战略方针,可谓四面出击。印度统治者完全没有认识到其根本性的挑战并非来自外部而是源于内部,是整个印度社会并未完成现代意义上的整合,导致这个国家实现现代化的社会与历史基础十分薄弱。而没有国家与民族的现代化,则所谓大国战略竞争将无从谈起。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印之间的战略竞争究其实质是实现现代化执政,即哪一个能够率先实现现代化。如果印度能够先于中国走向现代化,则中印之间的战略竞争必将热烈,如果中国在现代化道路上甩开印度,则印度即便野心滔天,对中国进行战略竞争也将有心无力。所以,中印之争完全可以把控,且主动权与主导权在中国这面,只要能够妥善应对印度对中国所发起的各种具体和局部的挑战,中印战略竞争就不会有太大的破坏性。

最后,谈谈战略竞争中的若干问题


在战略竞争的命题之下会出现许许多多的大项目、大问题,比如著名的印太战略这个项目,还比如特朗普退出中导条约这个问题,还比如美国正在全球围堵华为的案例,等等。上述这些还只是目前人们听得到看得到的,而人们从公开渠道所听不到、看不到的还有哪些,不得而知;未来纷至沓来的还将有哪些,同样也不得而知。所以,这里所谈的“若干问题”只不过是表面的或肤浅性的几个问题。


其一,战略竞争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学说是当今中国同世界打交道的理论支撑,这一理论为中国同世界各国建设新型国家关系提供了逻辑支持,也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塑造了道德与道义的外衣,更是中国和平崛起的理论提供了强有力的佐证。如果单就“人类命运共同体”学说的理论逻辑而言,中美两国之间是命运共同体,美俄两国也是,南北朝鲜也是,叙利亚政府同ISIS之间是命运共同体,塔利班同美国是命运共同体,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所有的人都是命运共同体,一概没有例外,也没法分别出例外。


但是,谁都知道,实际情况十分复杂,理论归理论,实际归实际,二者之间历来都有相当大的距离,有时甚至还要有天壤之别。中国奉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原则当然正确,但在实际推进的过程中必须从实际出发。


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中国完全应该同他们努力构建利益和命运共同体,但对于各个战略竞争对手而言,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就要依据各种战略竞争的不同性质而分别对待。显然,中国同美国根本就构不成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在可展望的将来也不是。中国同日本、印度也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因为现实的基础与条件都远远不够,未来是否有可能,现在还难以判定。中国同俄罗斯两国之间构成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如果俄罗斯战略垮台,中国有不可承受之重;如果中国被人家“扳倒”,俄罗斯也将岌岌可危,两国是典型的“一损俱损”。


中国与北约、欧盟也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但这只是对北约、欧盟作为一个整体而言,具体到其中的各国,中国同英法两国的关系没有什么战略出路,能维持稳定的正常国家关系就算不错,但中国同德国的关系则大有可为。德国现如今仍处在美国及北约集团的战略压迫之下,战略上是二战后世界秩序的受苦受难者,德国要实现战略解放,就必须颠覆现有的全球战略秩序,所以,从根本上说,中国崛起壮大符合德国的利益,默克尔热情地赞扬中国的发展进步,声称这样的发展不应被中断,“不应阻碍中国发展进程”,这话让有的人听起来很不舒服,她之所以敢于这等直言,其战略底蕴盖在于此,同时也是她14年执政12次访华、一个西方大国的首脑如此勤快地往中国跑深层次原因。


所以,“人类命运共同体”学说十分重要,但在战略竞争的大背景里却不能也不该无原则地套用,而必须予以分门别类。


其二,战略竞争中的合作与共赢


建设当代新型国际关系当然要高举合作与共赢的大旗,事实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也确实存在合作与共赢的关系,但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而必须把普遍性与特殊性有机结合起来。我们必须承认合作与共赢是当今世界各国关系的主流,这种新型的国际关系具有普遍意义;但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承认,当今世界有些国家之间的关系根本还不具备合作与共赢的基本条件,还进行着你输我赢的零和博弈,有的还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决斗,这也是国际关系主流外其它不可忽视的支流。并且比这些支流还更加恶劣的是,战争与屠杀仍然还不时上演,还仍然被霸权帝国当做推行政策谋取利益的基本工具。


战略竞争也是这样,有的属于良性,完全能够实现合作与共赢;有的则属于恶性,总体和根本上没有合作与共赢的空间,即便在这种关系内有合作与共赢的成分或现象出现,但也只是表面与昙花性质的东西。总之,合作与共赢的程度与水平依据战略竞争的属性而变化,同样也不能一概而论,也不能搞简单的套用。


其三,谁是渔翁可以座山观虎斗


两强相争譬如鹬蚌,就要出现相应的旁观者,有人就会产生渔翁之类的企图,这是基本的常识。此次中美贸易战就出现了有关这个问题的议论。有人认为俄罗斯坐山观虎斗,说俄罗斯乐见中美两国角力,还有人从经济角度判定越南、巴西当了得利的渔翁。


窃以为,说俄罗斯乐见中美两国两虎相争倒是说得通,但说俄罗斯想做渔翁以牟利,则根本脱离实际。实际的情况是,中美战略竞争,其结果无论是中美哪家胜出,对俄罗斯都并非有利,俄罗斯追求的是中美之间的战略平衡,这样俄罗斯才处于最有利的地位。至于说巴西、越南渔翁得利,充其量就是多粘一点经济阳光,在战略意义上可谓不着边际。


窃以为,真正可能在中美战略竞争中实现渔翁而得利者,恰恰是日本。对日本的大国前景而言,中美两国的战略竞争给日本的战略性发展提供了空前的机遇,无论结果如何,不管中美谁能胜出,都有利于日本:如果美国霸权垮台,日本将获得战略解放;如果中国垮台失败,日本将获得新的战略发展空间。所以,日本十分乐见中美两强相争,一定要在其中上下其手、推波助澜,这就是最近一个时期中日关系反而转暖的底层原因,美国特朗普动辄嚷嚷说要废除日美同盟条约,其实也是在变相敲打日本,要拉紧缰绳笼头令其老实一些,而不要妄想同美国脱轨。


从这个意义上,中国不要指望什么中日关系能走上正轨,小日本历来很“鬼”,中日关系从来就没有什么正轨可言。
现在,在霸权的大力推动下,全球性战略竞争的大幕已经拉开挺长时间了,中美战略竞争的号角也吹响得为时有日,对此任何人都不可掉以轻心,更不能为此而感到轻松、感到欣欣然,以为美国宣称中国为战略竞争者是什么好事、就可以因此对中美关系放心一般。坦率地说,在中国始终有人美国充满希望,对中美关系充满希望,应该承认,怀抱美好希望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但同时还必须充分地认识现实,具有足够的战略理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