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私庵真人 - 冯斌首页
红灯之想:读《共产党宣言》系列
2013-07-17
字号:

  (注:再读《共产党宣言》引发的诸多的想,其中主义之想已随《再读》呈献,谨为忌拙文过长,遂将【红灯之想】另行于此。)

  在交通管理上,红灯就是禁行,闯红灯就是违规,就要受到处罚,通过处罚以儆效尤。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海南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某县公安部门发现一个外商老板与一个小姐在酒店开房过夜,由于这个老板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请来的大老板,公安部门未敢贸然行动,便打 电话请示县委书记,县委书记的答复是:“不要打扰人家休息嘛!”这就是说,在改革开放的大局下,这个红灯是可以闯的。后来就干脆有了红灯区。为何对发廊云集的地方唤做红灯区,或 因店面的灯多为红色之故或其他,我至今不甚了了。但我取其意为:这里可做不可做的事,乃闯红灯之谓也。值得注意的是,它是紧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由沿海到内地由东向西蔓延过来的, 当时的人们几乎把它视作一个地方是否改革开放的一个标志。但从制度上讲,从法律层面上讲,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从未对卖淫嫖娼松动过。虽说扫黄打黑时不时地在搞,过后便是较长时间 的容忍。至于养小三包二奶,高级酒店的高酬陪聊,管理者权当是法无明禁的模糊地带,给小民的感觉则是典型的刑不上大夫,亦属闯红灯之列,只是人家不管罢了。

  由于闯了红灯没人管,或时管时不管,所以闯红灯的人就多了起来。更由于闯红灯事件发生以后,你去管了,却遭到了批评与指责。更更由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人家 的批评与指责是对的,你按制度与法条去管是不对的。也还由于,在一个制度的前提下,今天管了是对的,第二天再去管就不对了;在甲地管是对的,在乙地管就是不对的……如此 等等。

  不是吗,整个改革开放的路就是这样地走过来的。

  对中国人来说改革开放无疑是一场革命,是勇敢的改革者(包括邓大人)打破传统的旧观念和旧体制的桎梏与枷锁闯出来的。就说咱们的邓大人,硬是把‘以阶级斗争为纲’改成‘以经济建 设为中心’,这在当时的舆论氛围下,无疑是在闯红灯,倘若设想一下另一种可能,便能体会到他那伟人才具有的担待。

  前仆后继的共产党人在古老的中华大地上上演的宏伟悲壮的史诗般的创业剧,是以实现共产主义这一信念来支撑的。苏联老大哥创立的通往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道路及其之前所取得的成就, 让人坚定不移地相信,顺此必定会很快进入那美好的共产主义。然而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奋斗了三十年后的现状却让国人困惑了,经过了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之后的中国,国民经济已 到了崩溃的边沿。严酷的事实无情的证明,传统社会主义这条路是走不通了。自当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称为马列主义之后,社会主义就只有这唯一的一种形式,别的形式像是从未有人考虑 过。当发现这唯一的一条路走不通了以后,共产党人迷茫了。苏联在赫鲁晓夫时代就修正了,我们怎么办?对此,邓小平坦诚地说:“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我们过去对这个 问题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摘自《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人民出版社1984年12月第一版)。既然传统社会主义这条路走不通,那就建设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对内要改革, 对外要开放,同时还提出一个理念叫作‘摸着石头过河’。

  既不放弃社会主义,又不懂社会主义,就只有摸着石头过河。这就导致了整个的改革开放基本上是在具体理论滞后的状态下进行的。比如,改革开放的两大任务就是,把原先的计划经济改为 市场经济,把原先的公有制的一统天下改为公有与私有共存。然而这在改革开放之初是不十分明晰的,所以改革中的孰是孰非往往就会莫衷一是。在哪些应该革除哪些应当保留并不明晰的情 况下,旧的体制依旧存在,旧的制度依旧存在,长期形成的与旧体制相适应的观念依旧存在,改革的新事物对于旧的制度来说几乎都是在闯红灯。有人闯了红灯,就该拷问管理者了,你管还 是不管?一种态度是,既然你闯了红灯,我就是专管闯红灯的,不管就是失职,所以必须管。而另一种态度则是,改革改革,就是要打破旧体制的束缚,不仅不应该管,而且应该打开綠灯来 支持。管理者的两种观念便导致了改革者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碰上前者的倒霉蛋,或被罚款了,或撤职了,甚至被判刑了,于是他就出局了。遇上后者的幸运儿,或发财了,或升迁了, 成了风风光光的先机抢占者,其中有的人怕是早就举家移居国外了。当然,三十多年来,唱响的还是改革开放的主旋律,闯红灯的勇士们,在行将崩溃的边缘上,奇迹般地打拼出一派繁荣昌 盛的新天地。当我们每每为这些成功的勇士们祝贺的时候,请稍稍洒一点酒在地上,用于祭奠那些在改革开放第二个春天到来前的乍暖还寒时出局的勇士们,因为他们与胜利者同属一个—— 闯红灯战斗序列,因为那太多的胜利是由这些牺牲者换来的(在这里,敬请一些读者不要将强奸犯、杀人犯、贩毒犯以及黑社会之流纳入)。

  我把闯红灯者放在改革勇士的地位,有人可能不赞同,怕是以为过高了。好在这是已过的史实,几斤几两全在各人的心秤,无法计票的公论,也只属于赞成他的那些人。随你别人怎么说,我 是视闯红灯者为勇士的。但这并非我所以要行此文的主旨目的。我行此文的主旨目的反倒是在于讨伐。

  何以要讨伐?

  古人云:福兮祸所伏。闯红灯也一样,也是一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弊。数其弊端,祸水连连……

  ——金钱至上

  发展经济得有钱,扩大销售为赚钱,投资放款钱赚钱……闯红灯的勇士们完全不像红军八路军解放军地下党的勇士们,手托炸药包为战友杀开血路,冒着枪林弹雨穿越封锁线,唱着 ‘英特耐雄纳尔’一定要实现倒在刑场上……他们既不为名也不为利,只是为了人民大众有个美好的明天。虽说闯红灯的勇士们也是冒了常人不敢冒的风险的,但他们却少有以天下 为己任的豪情,也不与那遥远的主义相关联,稍稍冠冕堂皇一点的也只是说他是为公的,比如为所在企业的兴盛,为所在地区经济的发展,但却无不与金钱相关连。从发自内心的本意上说, 都是想给自己捞钱。捞钱谁不想,但在传统社会主义观念下,在公有制独霸的计划经济下,在狠斗私字一闪念的氛围下,更多的人只是想,并且只是暗想。勇士们则不同,他们不仅敢于明想 ,更敢于真捞。生正逢时勇士们正巧赶上了改革开放好时光,抢占了先机的他们便捞上了。有了钱的那种风光,让人眼气又眼馋。榜样的力量当真是无穷的,不用号召和动员,大家自然跟上 ,最直观的是街面的店铺骤然多了起来,市场日渐繁荣,经济迅猛发展。

  但勇士们绝不是百分百的都成了王者,出局的和落为流寇的也不在少数。反观那些所以为王者,他们不仅仅只是敢做,并且还要会做。会做有千般之术,哪一术比不了有人贿做。比如通过贿 做,医院大夫成了药厂和药贩子的营销员,通过贿做,假的打败了真的……敢问中国的房地产商,有几个没有贿做过,又有几个工程不是通过贿做就能到手的。有人所以能当弟弟和 妹妹,是他的父母贿做到一张让他进入人世的入场卷。继而入托要贿做,上学要会做,当兵要贿做,参加工作要贿做,想赢官司要贿做,想当官吗?那也要贿做。当贿做由经济领域向其他领 域蔓延开来的时候,当羞羞答答的受贿逐渐转变成明目张胆的索贿的时候,当连上学就医升迁都需要贿做的时候,当人民心目中的白衣天使、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执掌天平的判官、人民子弟 兵、人民公仆等诸路神仙一个个都拜倒在财神娘娘的石榴裙下的时候,那傲视群雄的财神娘娘自然而然便至高无上了。财神娘娘就是金钱,财神娘娘至高无上,就是金钱至上。你可以不服, 可人家各路神仙服,你是各路神仙辖下的子民,管你的神仙服,不服你试试。神鬼一家,神服了,鬼也就服了,所以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所以赖昌星用起那些官员来顺手得很,真是比他的儿 子还听话。为什么那么听话,财神娘娘的乳汁实在是太的甜美了,美得神仙们一个个都神魂颠倒了,所以人家说啥是啥。

  ——道德日下

  也许是马老先生给定的那个理想境界太的美好了,相应的对准入者的纯度要求自然也就要高些。标准就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榜样就是雷锋。所以要想进入共产主义,就必须要历练人,就必 须让人革除总想‘为自己’这一固有的劣根性。传统社会主义就酷似这样一个历练场。他首先在制度上给以保障,以资产公有化革除了私有赖以滋生的土壤,实行平均主义阻止了私的膨胀, 通过提倡大公无私来抑制自私自利的残余思想。历练的结果:私是被压抑住了,同时也压抑住了人的奋斗精神。没有了奋斗精神的人就以混来打发日子,于是就你混我混大家混,于是饿饭成 了普遍现象,于是国民经济走到了崩溃的边沿。

  人还有一个劣根性就是逆反心理。当被久久压抑的私一旦出了牢笼,其势直如洪水猛兽,在吞食财富的同时,连同旧体制下的旧观念,连同起码的道德甚至包括人的良心,一股脑地全都吞了 下去。于是在金钱面前,什么职业操守,什么同情心,统统都没有了。要是有,那就请问医生,你咋好意思拿你的病人的钱?请问老师,你咋好意思拿你学生的钱?请问法官,你咋好意思吃 了原告又去吃被告?请问这位首长,共产党的官职是可以出卖的吗?请问贪官,动辄就几千万,你的胆怕是有些忒大了吧?……这桩桩件件,哪一个不是在拷问人的良心?过去总以 为,那些没有良心的人的良心是叫狗吃了,现在才知道那是叫钱吃了,不然咋就叫昧心钱呢?这里又用得上一句古语叫,上行下效。比如学校和家长总会不厌其烦地教育孩子,日常生活中一 定要尊老爱幼,同学间一定要互相帮助。但是当你带着你的孩子上了公共车的一个下意识的抢座行为,不仅会让之前的教育前功尽弃,更让他看透了大人们的虚伪。同理,是官必定要讲话作 报告,必定会说到廉政之类的事情,少不了要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即使是例行的行政会业务会也会带出几句这样的话来。所以刚刚还在会上讲廉政,会后立马被双规的撞车现象肯定会有。试 问,有哪一个被双规和获刑的官员没做过廉政报告?这就让官员在群众心目中的信任度江河日下,处于极度低迷之态。与之相呼应的是整个的社会风气也呈江河日下之势。假冒伪劣让你防不 胜防,有毒超标添加剂实在让你难以放心,短信诈骗让你把真的也当成了假的,时不时的诬赖让救人者只有确认已握有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才敢予以施救……那么,这些人的良 心又到哪里去了?仔细想想,这也都是让钱闹的,所以也都是让钱给吃了。

  可见,正是‘金钱至上’这个因导致了‘道德日下’这个果。

  当我们把金钱至上为果时,它的因又是哪一个呢?

  顾名思义,金钱至上就是把金钱看得最重,就是人爱钱爱得没边边了。至上就是至高无上,就是最上,就是在一切之上。爱钱本没错,尤其在商品社会,人人都爱钱。我敢说连雷锋都爱钱, 爱美的他就比大部分同代人戴手表戴得早。爱钱可以,但不能至上,雷锋就没有至上,所以他就成了‘雷锋’。所以说祸端还不在金钱,而是在于至上。

  在人这个社会上,流淌了几千年的历史长河给我们留下了好多的可以至上的观念,比如某某主义至上,权力至上,爱情至上,伦理道德至上等。为什么改革开放后金钱就一枝独秀地至上了呢 ?

  这还得从闯红灯说起。由于改革开放是摸着石头过河,管理者大都是迷茫的,这就造成了应有的制度的滞后甚至缺失,造成了应有的监管缺位,最终归结到法的缺位。既是一个国家,既是一 个社会,任何一个方面和地方咋可以无法无天呢?即便是无法也还得有天。这个天就是权,于是就以权来弥补那些法缺位,由权来说了算。发展到后来,不管此处的法是否缺位,权都要说了 算。权是什么,说到底就是权位上所坐的那个人,权说了算,就是那个人说了算。遇事不问制度不问法,而由人说了算,而且是由一个人说了算,由位高权大的人说了算。后来就推而广之, 普及到了谁管谁说了算……仅从行政管理的层面看,这无疑是一个历史的大倒退,直接退到了封建社会以前,退到了一个诸侯就是一个土皇帝的时代,秦帝国的历史功绩,就是让人 们只朝拜一个皇帝。然而土皇帝林立的状态竟就展现在二十与二十一世纪交替的人们的面前。于是触目惊心的以权凌民、明目张胆的以权戏法、一桩桩大案要案、一个个高官落马、不断刷新 的贪腐数字……近些年来持续地拷问着受众的接受能力甚至是想象能力,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人家做不到,直搅得民怨鼎沸。于是人们不断地理问:到底权大还是法大?因为这时的 权实在是太大了,已经到了权就是天的境界。以前小民闯红灯,有的能闯有的不能闯,如今是有权人闯红灯,全都能闯,法便形同虚设。

  时下正在热议宪政,宪政宪政就是以宪行政,宪是什么,宪就是更高层次的法,以宪行政也就是依法行政。依法行政就叫法制,舍此则必定是人治。法制就是以法规来治,法规其实就是一种 公约,公约附加上强制力便成了法。公约乃共同的约定,共同的则为公,公约就是共同意愿的表达,共同利益的体现,共同遵守的条规。

  如果不是依法而治,而是依人而治则叫人治。人治就是赋以一个或一部分人以权利施治的就叫人治。古代人治依靠宗教领袖和帝王施治,现代人治依靠政党与领袖施治。史实示明,人治之治 人者 多被神化,但其本质依旧是人。人本生物,其性难移。落地呱呱,寻乳喂己。无私无生,无私无人。私性天赋,繁衍无穷。七情六欲,食色为先。为食为色,生占生贪。为占为贪,立势 揽权。为名为利,刀兵相见。沽名钓誉,城府藏奸。埋私至深,一念之间。此其一。

  人治者一人所治,又非一人所治。纵向有省市县镇,横向有部厅处局,是一个阶梯式的庞大的官僚群体,各阶层内又为一人所治。即使是神化了的人尤有偶生一念之差,群体的神化怕是难之 又难吧。此其二。

  世人向往民主,人治与之相悖。此其三。

  如前所述,闯红灯这把双刃剑,一面闯出了改革开放的大好局面,一面又把法序搅乱。乱就乱在无所不包的权利失之监管。在金钱已经至高到欲达极顶的程度,道德已下滑到难以容忍的底线 的现如今,对以权枉法的惩治非但未施重典,与其他犯罪相比反倒是奇轻无比。坦白好退赔好即可从轻。此举虽可有利于快速破案结案,有利于挽回损失。可普遍的量刑奇轻后,法力锐减, 失之于难禁效尤,极不利于刹禁贪腐之风。索贿实质是扙权强要,形同抢劫,以此量刑当斩百次之徒,仍判监禁,于世不公。

  权凌法戏法久矣,时至今日,法依旧将权奈何不得。

  法是道德的底线,法都当作儿戏了,道德又奈之何?横行无忌的潜规则,小民又奈之何?无可奈何的小民只能是上有所好下必附焉。何以附之?钱。

  于是,金钱自然就至上了。

  金钱的金臭,本来就最具腐蚀性,当它把权俘获之后,钱助权威,权长钱性,所向披靡,无往不胜,道德不敌,只有日下,如此而已。

  当把‘金钱至上’‘道德日下’为果时,其之因自然就回朔到起始之由——闯红灯。

  闯红灯啊闯红灯,真可谓是——功莫大焉罪亦大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改革有风险,不改革死路一条;还是改革好。改革有问题有错误,不改革不会犯错误,但是活不下去,还是要改革。
    2013/7/18 11:23:20
  • 西汉曹参对市场有一个概括:狱市..大意是社会上有些强人能人.只有将他们关在市场这个监狱中.社会才安定.若是官府取缔了市场.这些能人强人就要冲击朝政搅乱社会.官府更不宜以儒生的道德规范要求商人.应当任由他们堕落腐败.反正他们在狱里..虽说古今风气不同.狱市这个思路仍然有效.多少能人强人下海后即便淹死也无怨无悔.政治安定简直可以看做是市场繁荣的红利.儒生识不及此.以至徒唤世风日下.
    2013/7/17 20:36: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6年生,籍贯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大专学历,一直在一个大型企业从事会计工作,当过部门负责人。在职高任过教,2006年退休。在省部级会计期刊上发表过几篇论文,在航空部会计业务培训丛书(全国发行)分册中担当主笔。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