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偷闲看花 - 孔令功首页
冷观楼市调控
2012-07-14
字号:

  解决中国房地产商品住宅销售价格过快上涨问题,我们认为稳妥的对策无非是“两手抓”。所谓“两手抓”,即以政府的有形之手,解决中低收入国民的保障型住房;以市场的无形之手,解 决高收入国民的住房;其核心原理是“保障民生归政府,商业经营归市场”。

  目前,要达到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又要防止房价暴跌的目的和目标,应长远着眼、细微入手确保房地产调控长效措施和对策的建立和落实。

  从土地审批、供应政策角度看,如果能在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批以及供地环节,将保障性住房用地供应与市场性住房用地供应的比例长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那么保障性住房供给必然对 商业性住房价格产生有力冲击,房价也将会自然趋稳。

  目前,有些地方对保障性住房建设热情不高,主要是因为市场性住房与地方利益太过密切,在“惠民生、赢口碑”和地方财政的现实利益之间,有的地方自觉或不自觉地选择了后者。

  因此,从当前看,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关键在加大政策执行力度;从长远看,只有对现行财税制度进行彻底改革,房价先小降、再大反弹的局面才不会反复出现。

  现行的以“分税制”为核心的财税制度,在过去历史上发挥过积极、重要作用。但是,过去对不代表现在、现在对不代表永远对。“分税制”也是导致一些地方高房价、高地价频频出现的另 一个重要原因,并迫使地方“土地财政”模式出现。

  在现有的“分税制”体制下,地方政府只能从税收中分到大约不到20%的收益,“土地财政”因此成为地方政府的主要生财之道。《国务院关于实行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的决定》(国发〔1993 〕85号)下发后,我国财税体制在1994年采取配套改革之后,由于省以下体制过渡不顺,导致财权中心上移,事权中心下移。财权和事权的不统一,为“分税制”埋下了与生俱来的缺陷。

  2007年开始,高层正式提出按照“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原则来完善财政体制,有关“理顺中央和地方财力和事权”的表述在2008、2009年国务院转发国家发改委的改革发展规划中连续两年 出现。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分税制改革的进展并不理想。虽然按照财力和事权相匹配的原则,中央财政加大了转移支付力度,但是更多的仍然是专 项转移支付,这一部分中央拨款只能专款专用,并不能解决地方财政的困难局面。而且很多专项拨款需要地方配套资金,又不是地方真正需要的项目,并没做到财力和事权真正的匹配。这一 背景下,地方上要干自己的事,仍需要寻找自己的财力,因此地方发展依赖土地财政的局面仍然得不到改变。

  另据新华社2005年3月7日电,当年曾参与“分税制”改革的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省长石秀诗说:“1994年中国进行的分税制改革主要是为了增加中央财政收入”。正因为如此,我国实行的 是权力主导型分税制,中央集中财力的功利主义色彩浓厚。

  按照1994年实施的分税制改革方案,消费税、关税划为中央固定收入;企业所得税按纳税人隶属关系分别划归中央和地方;增值税在中央与地方之间按75∶25的比例分成;除证券交易印花税 和海洋石油资源税外,其他税收原则上划为地方固定收入。从目前的情况看,中央的目的达到了。2004年,中央财政收入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重为57.2%,比1993年的39%提高了18.2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由于“分税制”将“财权上移、事权下移”,地方政府要做的事越来越多,但手中可支配的财力相对越来越少,这意味着地方必须以较少经费收入办理更多地方事务。加上不尽 科学的政绩考核机制,地方政府的官员要想升迁,必需自己想办法筹措经费,想法将GDP搞上去。地方政府如何筹措经费?对于地方目前而言,可以想出的最好办法就是“土地财政”。“以地 生财、经营城市”的口号与背景,就此产生。

  因此,破解“土地财政”难题,关系到中国住宅市场价值理性回归与持续发展。相关建议与对策,主要如下:

  1、厘清政府与市场定位,严控政府行政性支出和商业性投资。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府职能,理应是宏观调控经济平稳运行,尽量避免从事微观经济活动,不宜直接从事和介入经营性或者商业 性投资开发建设活动和相关领域;保障和改善民生才是政府的主要职能、职责。

  2、农地保护和工商用地要实施工商用地向农地保护支付经济补偿回馈政策。实施利益激励、博弈政策,财政转移支付倾向补助农地保护任务重的地方,财政转移支付的来源则是那些工商用地 新增多的地方,用经济利益博弈手段抑制一些地方新增工商用地的动力。

  3、合理设计中央地方财税分享体制和行政管理机制。合中央、地方的权责利合理划分、区分,既要避免“诸侯经济”,又要避免中央对地方随意经济干预。教育、福利、公共建设、市场管理 、区域规划、治安等职能,主要由地方政府施行;中央政府有权力和义务维护、统一全国性市场,保持稳定货币政策,立法禁止地方树立市场贸易壁垒行为;中央严格统一控制地方政府举债 规模和额度;中央、地方均要保障实施阳光、透明、公众参与的公共财政预算决策执行监督机制;坚持民生导向,改革现行投资以驱动拉动经济为核心的央地财税体制转型,收缩增值税在财 税收入中的比重,力争尽快使消费税成为全国各级政府财政主要收入税种,诱导地方性“土地财政”和全国性“GDP财政”向全民“民生消费财政”转型,摆脱对土地要素投入的过分依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允许就业人口的自由流动,保证公民的这一宪法权利,就是“要实施工商用地大省向农地保护大省经济补偿反哺财政转移支付政策”的根本。
        你不允许就业人口的自由流动,实际上就是加重初级劳动力再生产或者初级劳动力输出省份的,劳动力再生产负担和养老负担。这个政策造成的坏处十分明显,比如,先发省份没有产业升级压力,长时间持续在低端产业上与内地省份竞争,珠三角就是如此。
        第二,加速发展不平衡的发展。现在,按北京的说法,下届北京市委要使北京人均GDP达到5万美元。这显然没包括近800万流动人口的另类公民。一方面,你需要这些人从事某些劳动,另一方面你又不给这些人市民待遇,其就医就学养老等,都被农民工北漂族。长期下去,我们还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吗?我们还能出台所谓统一的中央政策吗?这是北上广等大城市和东部沿海畸形发展又可不承担国家均衡责任的源头。
        第三,地方政府特别是县级地方政府的恶性设立园区的竞争,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因为你不许人的自由流动,落后地区县市只好遍地开花设立自己效益并不好的开发区来要国家政策和恶性竞争招商。1994年那波的开发区热和现时的又一波开发区热就是这类反弹。靠行政治理这类压制性的政策文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因为大城市与小地方的落差已经足够大,人为压制,只能导致经济发展畸形和弯路。市场经济原则,就是城市和发达地区要适应“人往高处走”“麻雀往亮处飞”的自然规律,要承担吸纳和积聚人口的应有责任,至少不能反其规律而行。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从某种角度来看,是一种接近自然增长的方式发展。它所形成的人口积聚的城市就是人的自然流动的结果。我们要加速追赶,政府看得见的手要发挥作用,也要朝着经济发展规律的方向顺势而为,既然市场经济原则必然导致人口集聚和城市化,那么就要加速推动。既然人口必然往发达地区和城市流动,就要积极创造流动并能扎根的条件。不然,所有的逆向而动,都将化作成本——巨大的成本。
    2012/7/16 9:49:35
  • 怎么啦?病毒?
    2012/7/15 21:28:09
  • ######
    2012/7/15 21:26:18
  • 1994年中国进行的分税制改革
    主要是为了增加中央财政收入”。正因为如此,我国实行的 是权力主导型分税制,中央集中财力的功利主义色彩浓厚
    地方政府的官员要想升迁:必需自己想办法筹措经费,想法将GDP搞上去。地方政府如何筹措经费,最好办法就是“土地财政”;“以地 生财、经营城市”的口号与背景,就此产生。
    分税制改革方案,消费税、关税划为中央固定收入;企业所得税按纳税人隶属关系分别划归中央和地方;增值税在中央与地方之间按75∶25的比例分成;除证券交易印花税 和海洋石油资源税外,其他税收原则上划为地方固定收入。从目前的情况看,中央的目的达到了。
    、分税制”将“财权上移、事权下移”,地方政府要做的事越来越多,但手中可支配的财力相对越来越少,这意味着地方必须以较少经费收入办理更多地方事务。加上不尽 科学的政绩考核机制;
    改革现行央地财税体制;
    投资以驱动拉动经济为核心
    收缩增值税在财 税收入中的比重,力争尽快使消费税成为全国各级政府财政主要收入税种,诱导全国性:“GDP财政”
    地方;“土地财政”
    向全民“民生消费财政”转型,
    摆脱对土地要素投入的过分依赖。
    2012/7/15 7:14:03
  • TO 4 楼:土地财政的好处与合理性是事实上存在、显而易见的。但是,土地财政放大了财政收入对土地要素投入和扩张的依赖,不利于农地保护和内生可持续发展,是弊端之一。
    2012/7/14 21:29:20
  • 分税制的好处是中央掌握雄厚财力.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办大事.平衡地区发展差异.与政治权威相适应.其次.分税制抑制了地方政府的膨胀.也给地方发展经济留有相当大空间.并非完全限制.
    地价高低并非由分税制决定.地价低就一定好吗?土地进入市场就应该表现出它的真实价值.人为压低只能是将其价值暗中被人占有.倒不如以拍卖形式为全社会占有.为迎合舆论而压低地价势必牺牲城市综合设施建设.对长远发展也没好处..请作者三思.
    2012/7/14 20:19:59
  • to 2 楼:因此,从当前看,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关键在加大政策执行力度;从长远看,只有对现行财税制度进行彻底改革,房价先小降、再大反弹的局面才不会反复出现。现行的以“分税制”为核心的财税制度,在过去历史上发挥过积极、重要作用。但是,过去对不代表现在对、现在对不代表永远对。“分税制”也是导致一些地方高房价、高地价频频出现的另 一个重要原因,并迫使地方“土地财政”模式出现。破解“土地财政”难题,关系到中国住宅市场价值理性回归与持续发展。相关建议与对策。===1、分税制是应投资与出口输送过剩驱动经济增长旧模式而应运而生;2、不改变分税制为核心的现行体制,土地财政的产生就有合理性,增值税就是突出代表税种;3、消费拉动经济增长新模式重要特征就是消费性成为突出代表主要税种。===你没有仔细看,所以你归纳不出来本文要表达的意思。哈哈。
    2012/7/14 19:04:00
  • 不知所云
    2012/7/14 15:07:31
  • 财税体制的顶层设计是服务于经济增长模式的配套产物。一叶知秋的洞察力,才能看到事物本质。
    2012/7/14 7:52: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6年11月生;大学专科文化、会计专业,助理会计师、房地产经济师;居住于江淮之间。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