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绍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冷酷实证 - 方绍伟首页
贪官为什么不经查?
2013-05-14
字号:

  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出事了。当官的不经查,说的是涉嫌贪污腐败的官员,一查一准是贪官。

  2012年12月6日,《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现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称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巨额骗贷、与商人结成官商同盟、对他人恐吓威胁。随即,国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新闻发言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上述举报纯属污蔑造谣。

  不幸,学历可以造假,腐败的谣言一般都假不了。2013年5月12日,记者从中央纪委获悉,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还是网友说得好:“自己的领导出事了,不像狗一样冲上去护主的新闻发言人,不是好发言人。”事情发展至此,一是说明微博力量确实大,二是说明中纪委已经掌握了铁证。

  那么,当官的为什么不经查?涉嫌贪污腐败的官员,为什么一查一准是贪官?

  我最近在《中国不一样》这本书里提出一个说法,叫腐败的“制度与文化组合决定论”。简单地说,按照中国当前这种特殊的“制度文化组合”,现实必然是无官不贪,十官九腐;不是不腐败,而是有些腐败已经不被当成腐败;只有查不查,没有经住查;法律的有罪推定不能搞,但道德的有罪推定错不了。

  大家可能还记得,电视剧《金婚》里有一段精彩的对白,由张国立扮演的老公在外头“彩旗飘飘”给逮着了,还企图辩解说:“我干什么了,我?我连她的手指头都没碰”。由蒋雯丽扮演的老婆一点都不含糊:“你没有碰她的手,但你碰了她的心没有?”

  严格的腐败是“手碰”,但中国贪官的腐败问题是“心碰”,而且是“有实质的心碰”。如果没有“有实质的”这个限定,那会是一种“道德上的有罪推定”,但由于存在着“规则人情观”和“道德宗教观”中的“易腐性”,中国贪官的“心碰”就是腐败。这就是为什么鲁迅会在“纪念刘和珍君”里说:“我向来是不惮于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

  更不幸的是,中国的腐败还不止是贪官的问题,问题是“全民腐败”。

  在腐败的问题上,中国人只有三种:一是腐败的供给者,二是腐败的需求者,三是腐败的潜在需求者。在当今中国,腐败的“诛心之论”不会有大错。至于说“腐败的潜在供给者”,腐败没有潜在供给者,腐败不是“地下党”,根本用不着“潜伏”。公共权力太大太广,“被动腐败”也是腐败。“无官不贪”的判断错不了,“全民腐败” 的判断无大错。

  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制度由于缺乏权力制约而腐败,中国人的心则由于缺乏道德和信仰的双重制约而腐败。道德制约的失效是一种长期的“演化博弈均衡”结果,这种结果几乎足以使任何“道德的有罪推定”成立。就是说,做肯定是做了,问题只在于给逮着了没有。谁敢说现在的腐败不是泛滥成这样?

  更直白地说,中国的腐败已经转化成一种“社会稳定预期”。人们“仇官妒官”,不是出于对原则和法律的敬畏,而是因为缺乏“羡官攀官”的机会,“仇官妒官”与“羡官攀官”于是出现了一种奇妙的结合。“仇官妒官”更通俗的说法是:好处不能都让你占了,凭什么你能贪那么多?“羡官攀官”的更通俗说法则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朝中有人好办事。因此,在中国,反腐败经常是反别人的腐败,不是反自己的腐败。

  当腐败是“社会的稳定预期”时,不腐败往往会被认为是“假正经”。有谁要胆敢逆世俗潮流而动,他就很可能因“吃不开”而被“划入另册”,从而可能“很难混下去”。腐败不难,不腐败反而难;腐败漏网不难,可有了网络的“新江湖”,大腐常腐不落网就开始难起来了。

  腐败的社会气场很强大,反正清官也已经不好找,所以,中国人怕的不是腐败,中国人怕的竟然是别人不腐败或自己无法腐败。现实中的腐败是一种“选择性腐败”,没有可靠的关系和信任,腐败就有风险,有时风险还极大。对中国人来说,“托不着人”是一种极大的痛苦,即便有清官,“找不对人”仍然解决不了问题。人们在经验中已经学知,难搞的不是腐败,而是“不完全腐败”,“不完全腐败”带来的反而是“不确定性”,因为你弄不清对方是“暂时廉洁”,还是“嫌少装清纯”。

  当官的不经查,因为腐败是由“制度与文化组合决定”的。腐败的责任在个人和制度,原因却是在制度和文化,重要的是去深究制度与文化的细节。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人怕的不是腐败,中国人怕的竟然是别人不腐败或自己无法腐败。现实中的腐败是一种“选择性腐败”,没有可靠的关系和信任,腐败就有风险,有时风险还极大。对中国人来说,“托不着人”是一种极大的痛苦”,深刻。
    柏杨写过《丑陋的中国人》,说中国人的陋习,这样不但可以而且很有必要,若果说因此就要维护这样的制度及风气,那就另当别论。
    2013/6/10 20:47:48
  • 在普世价值盛行、和谐社会的气场下能建立起反腐败的气场?没有“腐败的标准”那就很正常啦。
    2013/5/28 12:32:31
  • 大地无明月,神洲无青天。这黎明前的黑暗要有多长!
    2013/5/14 22:26:11
  • 从腐败国家走向廉政国家的成功经验很多,且大同小异 ,中国人又不比外国人笨,他们能做到的事,我们一样能做到,关键是想不想做罢了。
    2013/5/14 22:26:09
  • 楼下:谁让咱们是老百姓(老败兴)啊!
    只是以后的路会更黑更难走!为了以后也只有拼了这把老命了。
    2013/5/14 10:42:43
  • 历史的大戏都无不例外的上演螳螂逋蝉,黄雀在后的曲目.今天的反腐,也难改反前腐,让后腐渔利的命运,只有建立起一个不能容忍腐败的道德社会,才能真正做到长治久安.
    2013/5/14 10:08:23
  • 纵观西方的茉莉花革命,哪个是为共产主义而战?都是羡慕嫉妒腐败而起!所以我对祖国的命运很担忧!
    2013/5/14 10:01:11
  • 中国改变不了朝代更替的背运的主要原因不是“起义“,而是“起义“的动能“腐败“
    正正的正义之士大都冲在前面牺牲了!只为了能腐一把的常常躲在后面,活着就有腐一把的希望,即使不幸牺牲,也只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怪运气不佳!
    2013/5/14 9:57:2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旅美学者,以对制度与文化的“冷酷实证”著称,是统治商数论、制度文化组合论、双轨社会论原创者及《持续执政的逻辑》《中国不一样》《中国热》等书的作者,另著有《党中央究竟在想什么?》《中西方知识分子批判》等电子书;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曾就职于中国社科院美国所。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