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复兴 - 流波首页
流波红军西路军研究之研究(八)
2015-12-02
字号:
    ——暨西路军研究正本清源最新成果

    ——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暨西路军76周年祭

    连载目录:

    一、西路军研究的历史回顾

    (一)20 世纪80 年代以前西路军问题基本结论的形成

    事由缘起

    毛泽东关于西路军的论述

    中共中央的相关决议表态

    共产国际不置可否

    张国焘当时表面认错

    陈昌浩的认识

    基本结论的形成

    二)20世纪80年代至今开始了对传统观念的全面冲击

    20世纪80年代初的学术“叩关”与“守关”

    陈云晚年的“心愿”

    李先念的“说明”和给小平的信

    新旧观念的激烈交锋

    李先念怒发冲冠迫改党史

    充满愤懑的标题饱含对传统观念的逆反心态

    二、研究要走出历史阴霾——回归实事求是

    (一)西路军形成的历史背景

    中央关于打通远方的思考和张国焘想法的迥异及较量

    西方野战军的组建和西征

    张国焘被迫再次北上后不思悔过再露狐尾

    没对张国焘实行党内、军内处理也许是个错误

    红军会师关于战略方针的初步较量

    张国焘北上途中大闹漳县彰显野心

    (二)“西路军”的形成

    面对张国焘的动摇,毛泽东用心良苦,仁义至尽

    漳县会议后张国焘又公开挑衅中央权威

    张国焘左右摇摆,中央、毛泽东尽力挽危局

    张国焘借宁夏战役导演“西路军”

    为了团结张国焘,中央采取了四大措施

    经与张国焘商定后的《十月作战纲领》部署暗藏玄机

    党中央决定先击破南敌,四方面军却西渡黄河一环紧似一环

    ……

    本节:经与张国焘商定后的《十月作战纲领》部署暗藏玄机

    党中央决定先击破南敌,四方面军却西渡黄河一环紧似一环

    经与张国焘商定后的《十月作战纲领》部署暗藏玄机。研究到这里,其实我们似乎已经感悟到一个可怕的结论,只要中央、毛泽东没有实现对红四方面军的实际或说是直接领导,则张国焘必 然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措施促使四方面军西渡黄河,这样的打着打通远方幌子的“西路军”是红四方面军全部还是几部还是一部,就要看“运气”了。虽然经过激烈的斗争,本来将在西北局漳 县会议后就将渡黄河西去的“西路军”暂时推迟了成为西路军,这样,终于迎来了1936年10月三大红军主力的大会师。张国焘主动出击,在中央明确“在十月、十一月内,似有集中三个方面 军主力选择有利机会给南敌以打击的必要”【《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二○○二年八月第一版,第590页】的明确意图下首先于10月10日向中央提出建 议,建议的主旨其实还是要西渡黄河,主要是四方面军要西渡:“四方面军之三十军即向靖远进,协同打拉池之七十三师,布(部)署渡河”;“这一布(部)署要点,即靖远渡河布(部) 署,宜迅速……”;“如统一战线有更大成就,一、二、四方面军主力不需渡河,可以四方面军两个军过河在甘北行动,打通远方……”;“如靖远渡河成功,又须三个方面军主力一同过河 到甘北时,则首先以四方面军两个军先渡河,接着二方面军跟渡,尔后一、四方面军互为掩护一同过河……”本来,中央的“西方野战军”早就成立了,进行西征迎来三大会师,再进行宁夏 会战从北面打通远方接近苏联,但张国焘却千方百计的要四方面军非得变成为“西路军”不可。但10月11日,中共中央和军委正式发布了《十月作战纲领》,即宁夏战役计划,完全没有受到 张建议的影响,明确“攻宁部队准备以一方面军西方野战军全部及定盐一部、四方面军之三个军组成之,其余两个军及二方面军全部、一方面军之独四师组成向南防御部队,可能与必要时, 抽一部参加攻宁” ;鉴于四方面军有造船技术的部队,所以明确要求四方面军抽调一个军加速努力造船,以便为攻占定远营等渡河先行准备,“四方面军以一个军率造船技术部迅速进至靖远 、中卫地段,选择利于攻击中卫与定远营之渡河点,以加速的努力造船,十一月十号前完成一切渡河准备”。【《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 ,第57页至58页】所以,直到后来红四方面军三个军过河,中央明确有计划要四方面军过河的就一个军,目的是攻打定远营,而不是甘西、新疆;只是在四方面军不如实执行中央命令或形成 事实情况下,中央也只好改变再顺势指导有的予以认同,包括后来任命已经渡形成事实的河西红军——西路军。

    看张国焘根据《十月份作战纲领》的计划即10月16日作出《关于红一、二、四方面军作战部署》,其中对红四方面军的要点还是渡河:红三十军开至靖远附近秘密造船,侦察渡河点,准备渡 河;三十军渡河成功后,九军即速跟进……【《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60页至61页】再看经由彭德怀与张国焘商定后于10月23日9时就 《十月作战纲领》即宁夏战役部署致电毛泽东时又有了很大变化:战役分两步进行,第一步以红一方面军主力占领黄河沿岸,以红四方面军第四、第三十军攻击中卫,牵制马鸿逵。第二步渡 过黄河,控制宁夏门户,以一部袭占定远营,相机攻占宁夏省会。【《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二○○二年八月第一版,第601页】这个作战方案重点不 是南线阻击,然后进行宁夏战役,而是渡河成了重点,且一方面军可能成了掩护四方面军渡河的“护卫队”,而所谓的袭击定远营再相机攻占宁夏省会都只是渡河的契口了,由此可见张国焘 之阴险。而且如果红军不坚定的实施南面阻击,宁夏战役就是一句空话,这样一来,南面之敌追得越快,张国焘要红四方面军渡河的理由越多,实际渡河的举动越快,却还堂而皇之打着攻占 定远营实施宁夏计划的幌子。

    党中央决定先击破南敌,四方面军却西渡黄河一环紧似一环。本来党中央部署非常简单明晰:一、四方面军左右攻向宁夏,二方面军在后阻击;张国焘闹漳县后已失去宁夏战役的最加时机, 毛泽东遂决定先重点打南面之敌歼灭战,必须破了南面追敌然后再攻宁;其中考虑到四方面军中有不少船工,所以要其一部做好在靖远、中卫地段造船渡河攻取定远营的准备。

    1936年10月20日,张国焘率领红军总部及红军大学一部人员离会宁去打拉池,行前交待前线作战事宜由徐向前、陈昌浩“按《十月作战纲领》的要求,机断处理”(《历史的回顾》,徐向前 著,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一九八八年十月第一版,第410页)徐向前、陈昌浩于23日命令三十军在当晚开始偷渡没成功。“同时向军委及红军总部建议,为打开河西战局,四方面军至少应以三 个军以上的主力渡河”((《历史的回顾》,徐向前著,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一九八八年十月第一版,第342页)三十军23日晚的偷渡没成功,张国焘十分着急,随后他发出一系列的电报就有 关渡河事宜作出安排:“三十军渡河必须请当地船工掌舵,如未为敌发觉,今晚应再偷渡”;“如三十军今晚渡河不成,应在靖远上游至营房滩之线继续渡河吸引敌人注意该方,同时速移一 部兵力在靖远下游东面陡城堡秘密造船渡河”;“如三十军今晚渡河成功,敌主力或即向兰州移动的企图,在兰州北通永登县线,实现拦头政策”;“如渡河未成,敌将以会宁、定西、兰州 为后方,主力向郭城驿、打拉池进逼,企图压迫我军向海原、同心城转移”;“如靖远附近渡河机会已失去,四方面军亦须于打拉池、郭城驿、靖远间迟滞敌人,打拉池以东不便敌人大部队 行进,我军据海原附近地区与敌决战”……(《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65页至66页)。张国焘之所以对三十军的渡河如此关切,因为 关系到红四方面军能否渡过河或至少渡过大部分去的企盼。

    24日,朱德、张国焘在打拉池与彭德怀、徐海东会面;当日10时,军委电告彭德怀,要其与朱、张详商“三十军迅速渡河控制西岸,九军似以暂不渡河为宜……”等问题;但同日与第二天, 四方面军总部与张国焘红军总部互动了最重要的“请示”与“批复”的关系:徐向前、陈昌浩致电红军总部,就当前行动提出如下建议: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渡河,以一个 军向兰州方向活动,以两个军向一条山、五佛寺、宁夏方面发展;红军总部于二十五日以一五八号电令批准这一建议。(《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 月第一版第65页)在这里要提出疑问,红四军总部发给红军总部的这么重要的建议为什么没同时并发军委和毛泽东等?因为这个内容几乎就是尔后红四方面军三个军及总部过河后的随即作战 轨迹。25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红四方面军各军首长,下达了《关于各军行动的计划》,“我三十军已渡河成功,今夜三十军可全部过河……九军决今夜跟进渡河……【《红西路军史》 ,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68页】同日16时,在打拉池前线的张国焘,以他本人和朱德、彭德怀三人的名义,向中革军委和二、四方面军领导人发出《 关于夺取宁夏的作战部署》,其中有几个意象值得关注:一是从内心欢呼“三十军渡河成功,开辟了执行新任务的第一步胜利”,这个“新任务”如果是指“宁夏战役”,就不需要加上“新 ”字,应当是他久已图谋的“西进计划”;把攻打宁夏的任务推给一方面军找理由,“从五佛寺出中卫,或经蒙古包去取定远营,一则地较窄,一则四天露宿似不便,以由宁夏附近去取定远 营为好”;促使四方面军主力快速过河并布置作战方案,“四方面军布置我们原则上同意徐、陈二十四日电所提意见,四方面军主力应速渡河,抢占一条山、五佛寺、永登、红城堡、古浪一 带地区……”。【《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69页】而还是同日,中革军委向红军总部及三个方面军领导人,发出的却是《关于击破南 面之敌的部署》,指出在三十军已经过河后的今后作战,“第一步重点应集注意力于击破南敌,停止追击之敌”;同意以九军以外之一个军接三十军渡河,“两军迅速占领黄河弯曲处西岸头 ……准备第二步以一个军袭击取定远营”;以九军为核心的红四方面军必须留下三个军在河东与二方面军主力先击破南面之敌, “四方面军除渡河之两个军外,尚余以九军为中心三个军主。 二方面军除派七营部队外,尚余其主力。……对敌则坚壁清野,诱其深入……待敌前进时消灭其三四个团,即足以停止南敌矣”。【《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 ○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71页】但红四方面军总部不是执行中央军委的命令,而是执行张国焘158号电令批准的部署,命令红九军渡河。26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朱德、张国焘、彭德怀称: “决以三十、三十一、九三个军迅速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大力压迫,两个军速控五佛寺、一条山、红水一带战略地区,留五军在河岸监视靖远、一条山之敌及守船任务,四军位现阵地扼阻 会、定敌人。”“今十七时,我们即出动过河指挥。”对此,朱德、张国焘于当日复电徐、陈,表示“同意你们布置”,并要红四方面军“以一部在靖远下游陡城堡、东海一带,收集渡河( 船只),控制这些渡口,虎豹口船只将来亦可同夜赶到陡城堡,四方面军后卫将来从该处渡河。” 【《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72页】 彭德怀无奈,顶多就是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于26日致电彭德怀电报,一是指出“国焘有出凉州不愿出宁夏之意,望注意”,二是指出“目前以打胡敌、取定远营两着为最重要……九军必须 占定远营,这是接物攻宁的战略枢纽”,三是“四、五、三十一军,二方面军,应以打胡为中心,仅抗击不够,打法可采诱敌深入”。【《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中共中央文 献研究室编,2002年8月第一版,第602页】毛泽东、周恩来又致电朱德、张国焘、彭德怀,叮嘱:“三十军、九军过河后,可以三十军占领永登,九军必须强占红水以北之枢纽地带,并准备 袭取定远营,此是极重要一着。”还是27日,四方面军全部渡河的意愿由徐向前、陈昌浩致电红军总部与中革军委,电文说:“为着迅速实现宁夏战役计划及便利迎接一、二方面军全部渡河 起见,提议四方面军全部渡河,以一个军对待兰州之敌,四个军迅速出中卫、宁夏,并放船到大庙及中卫,迎接一、二方面军。”“如果一、二方面军可单独完成宁夏战役计划,无须我们在 技术力量上配合时,提议四方面军亦须全部过河,准备在兰州、平番间与敌部分决战,亦乘机占兰州之线死守均较妥当。”电文还认为:“四方面军如不全部渡河,各方掩护顾此失彼,不但 开路、掩护、决战都难完成,甚至根本影响战役计划,望重决速示,万勿坐失良机。”(《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75页)明明宁夏战 役的前提是先必须击破南之追敌,击破南敌必须集中力量向南迎击,然后才能有效攻占宁夏,则红军除了渡一个军去袭击占领定远营外,其它都不能渡河而是相反;而这份电文意思再明白不 过了,竟然打着实施宁夏战役的计划,说的却是无论打否,四方面军都要全部过渡,也就完全置中央、中革军委的指示于不顾了,至于报告,只是形式,出了问题,还有卸责的地方。

    三十军、九军及红四方面军指挥部渡河后,五军一直滞留在黄河岸边担任守船及监视靖远之敌的任务,后随战局变化,奉四方面军指挥部之令,于11月7日离开河边西进;至此,红四方面军第 五、九、三十军及骑兵师、特务团、教导团、妇女独立团等部约21800余人将转战河西。【《红西路军史》,秦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二○一一年四月第一版,第72页】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这一时期,毛主席还没有真正成为一把手。直至西路军失败后,张国焘在中央的发言权基本丧失。
    2015/12/2 12:26: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刘博,湖南新化人,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援藏八年,高校教育八载,后又从事地方人大工作,原湖南省人大民侨外委办副主任。巍巍昆仑网站站长、中华《山海经》与文化研究会(筹)副会长、湖南师大文史客座教授、做为嘉宾参加了第一届中国科学家论坛和十六届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大会、昆仑人类文明问题研究和中华复兴社会问题研究课题组负责人、湖南省文艺家协会会员、湖南梅山文化研究会副主委,等等。新时期(改革开放时代)左翼民族爱国启蒙思想家和理论家、红色网站的创始人之一、新文明文化史观和理论的创建者、人类文明文化史学者、人类学与民族学学者、《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