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红凡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凡夫俗子 - 杜红凡首页
重塑体系时代
2020-05-29
字号:

    中国在73届世卫组织大会上对国际社会做出一系列的承诺:两年内向世卫组织提供20亿美元资金支持;同联合国合作,在华设立全球人道主义应急仓库和枢纽,确保抗疫物资供应链;支持非洲等发展中国家抗疫;宣布建立30个中非对口医院合作机制,加快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宣布新冠疫苗研发完成投入使用后,作为全球公共产品成本价向国际社会提供。中国不但为全世界提供金钱与抗疫物资(军火),还提供医疗队以及疫苗作为公共产品(直接出兵参战)。这就是二战中美国的角色,只不过这次三战的共同敌人是新冠病毒。

    中国在世卫组织大会上高风亮节的行动获得国际社会普遍赞誉。美国企图在世卫组织大会上发起对中国“独立调查”的阴谋,中国在不动声色中取得了胜利,最后世界卫生组织大会通过的决议是由世卫组织主持全面的包括对美国在内的调查。

    73届世卫组织大会,拉开了全人类“联合抗疫时代”的序幕,奠定了“三战”后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领导地位。为今后的中美博弈奠定了组织基础、制度基础和体系基础。

    “联合抗疫时代”,不仅将为人类今后战胜可能遇到的各种灾害提供组织、体系保障,还要为重塑新的世界体系作出有益的尝试与探索。要实现这一目的,首先必须对新世界体系有理论认识至少是理论思路。今天谈谈这个问题,还是只讲理论框架思路,先从宏观上把握人类文明发展趋势。这里讲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重塑世界体系与多维度的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是变化着的不同维度、不同角度的关系,在不同历史时期以不同的视角观察,得出的理论认识不同,处理的方式也不同。作为独立学者或独立智库,应该给国家提出理论思路,以便供决策层选择不同的处理方式时做决策参考。

    现在学界有三种视角,我提出第四种视角。

    第一种视角:这是国家利益视角,即把国家都视为现实主义者,为了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去处理国与国之间的事务。

    从这个角度观察中美关系恶化,其理论认识是“修昔底德陷阱”,认为守成大国对崛起大国必然进行打压。

    国际关系要比人际关系复杂艰难,历史上强国之间和平共处的时候比相互冲突的时候要多,“修昔底德陷阱”对国与国之间冲突的原理性揭示过于肤浅,有误导之嫌。“修昔底德陷阱”很难说是一种大国关系的规律。

    如果“修昔底德陷阱”不存在,那么如何解释现在的中美关系状态呢?

    第二种视角:这是国内视角,即把外交看做是内政的延伸,认为美国是利益集团对政治有巨大影响的国家。

    这种视角下,把对中国友好利益集团和敌视中国利益集团分割认识,如果中美关系恶化,那是敌视中国的利益集团在美国占了上风;反之亦然。

    问题是,现在支持美国对华强硬的利益集团中,很多原来都是对中国友好的,所以这种认识偏差极大。实事上,美国利益集团对中国的态度转变,更像是政策转变之后的结果,而不是促成政策转变的原因。

    因此,“外交是内政的延续”这种解释也很不合理。那么,如何解释现在的中美关系状态呢?

    第三种视角:这是从国际权力结构变化来理解中美关系。

    这种视角是说,大国之间的关系,既影响和塑造国际权力结构,同时特别容易受国际权力结构变化的影响。在某种结构下,大国之间的关系想不合作不友好都很难;在另外一种结构下,大国关系想不对抗都不可能。这两种结构,前一种叫世界体系,后一种叫帝国体系。

    世界体系理论代表人物沃勒斯坦认为,世界体系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球化,而资本主义对世界的影响是经济第一、政治第二;在追求国家经济利益的前提下,政治上可以做各种妥协与让步,甚至国家主权都可以拿出来做交易。

    因此,主权至上不是绝对的,那只是在威斯特伐利亚时代,各国君主为保护自身的政治利益发明的。在资本主义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主权神圣不可侵犯这么一说,而且很多时候是国家哭着喊着想把主权让给人家,人家还可能不要,历史上有一些这种例子。

    帝国体系的特点是政治第一,经济第二。帝国不一定有皇帝,也可能是共和国。帝国就是一个政治军事上的统一体,凭借它强大的政治实力压倒了它内部的所有异己力量,比方不同的宗教、民族、种族、阶层、经济成分等,用政权把他们捆结在一起。几个或几十个这样靠政治权力、军事暴力维系的帝国实体,就构成了帝国体系。

    那么,问题来了。现实世界是世界体系呢?还是帝国体系?是世界体系向帝国体系转变?还是帝国体系向世界体系转变?中国是主张世界体系呢还是主张帝国体系?怎样实现中国的主张?

    其实,以上几种理论本身就不是完全科学合理的,要理顺这些问题的解决思路,必须提出第四种视角。

    第四种视角:文明更替的必然过程,我的理论新贡献。

    二战以后建立起来的体系,即工商文明亦即资本主义体系,由于意识形态原因使得当时的苏联和中国不能完全融入到这种体系中去,所以那时候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全球化是不完整不充分的。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逐渐作为第二大经济体融入世界市场后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逐渐完整完善起来。这大体上说很像是世界体系,但是帝国体系的性质依然存在。

    然而,特朗普上台以来情况发生了突变,特朗普的退群、讹诈、甩锅、重启核试验等等操作,美国撤下了自己主导的表面上的世界体系外衣,加速向赤裸裸的政治军事统一体的帝国体系转变。这种转变加速的原因很多,在《制度比较时代》(请搜索dhf.caogen.com有关文章的解释)一文中有陈述。然而,过去的世界体系或帝国体系,从本质上说,都是为少数权贵、资本精英阶级服务的,这就决定了这种体系的统治迟早会与全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这是由阶级斗争的性质所决定的,不以个别统治精英的意志为转移。

    再看看另一种社会发展历史。中国共产党之所在28年的革命斗争中取得胜利,原因固然很多,但是最本质的原因是建立起一套完善的“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从生产资料问题上彻底解放了中国的最广大的农民阶级,这是中国共产党胜利的基础、执政的基础。

    但是,中国共产党并没有完全解决生产方式问题,这是由当时的社会条件所决定的;因为生产方式不仅有土地问题,还有生产工具和生产组织问题,即便解放后的生产组织转变为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乃至人民公社,生产工具仍然是原始的犁耙绳索铁制农具;所以,中国社会农耕文明的性质没有改变。中国社会2000多年历次农民起义的胜利只是改朝换代,农耕文明的性质一点也没有改变,就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的胜利也一样。

    直到建国7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基本上完成工业化过程,才算基本上结束几千年农耕文明历史进入工商文明社会。工商文明社会是什么?是资本主义社会,中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融入了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即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或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以,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或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说其生产方式性质还是资本主义的,“特色”之处在于是共产党领导以及制度之不同。

    改革开放后出现的包括贪腐泛滥问题在内的一切问题,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原因所决定,这才是本质。如果共产党蜕变成为权贵资本精英了,那中国的社会主义就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没有任何“特色”存在。所幸,共产党内还有真共产党,中国人民不愿意抛弃社会主义,这也是毛主席的远见安排。

    由于中国完成了由农耕文明向工商文明过度的资本主义工业化过程,由于第三次工业化的红利基本消耗殆尽(见dhf.caogen.com有关文章的解释),工商文明生产方式的全球化过程已经走到尽头,新的文明---联合文明生产方式的全球体系正在向人类招手。所以,人类未来的社会形态既不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世界体系,也不是垄断资本利益集团控制全球食物链的帝国体系,而是联合文明生产方式的世界体系。

    联合文明世界体系和工商文明世界体系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区别很多,但是,最本质的区别是,联合文明世界体系是全世界各国最广大的劳动人民共同构建并为全世界最广大的劳动人民服务的世界体系,而工商文明世界体系或帝国体系是全世界资本利益集团或殖民体系集团构建并为其服务服务的世界体系或帝国体系。

    中国共产党人要实现三级跳---从革命战争时期创建农耕文明生产方式“耕者有其田”的中国社会主义体系,跳到建国70年完成工业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融入工商文明生产方式的世界体系,再跳到完成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联合文明生产方式的世界大同体系。

    第二个问题:重塑世界体系与天人合一哲学思想

    说中国社会遇到百年之大变局,是因为东方之中国及东方中国之传统文化与西方国家以及西方哲学文化之间的关系要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即世界由西方国家以及西方哲学文化百年引领要转变为由东方之中国及东方中国之传统文化引领。

    说人类文明遇到三千年之大变局,是因为今日之中国以及今日之世界与三千年前之中国以及三千年前之世界一样遇到新文明之大孕育,即人类将如同三千年前的中国孕育出农耕文明引领世界三千年的和谐稳定一样再孕育出联合文明引领世界发展。

    文明更替的博弈是激烈的,然而,最终胜负不取决于博弈的激烈与战争而取决于新文明生产方式的先进性,这是新文明取代旧文明的根本。人类文明经历东方中国“天人合一”和西方“天人相分”的哲学思想比较,又回归到东方中国“天人合一”的思想境界中来。

    我在《宇宙易景》中阐述了“天人合一”思想内涵并说明“天人合一”是老子的三大哲学贡献之一,老子的另外两个哲学贡献是“无中生有”和“物极必反”,我的博客(博址dhf.caogen.com)有这类文章发表(博址dhf.caogen.com),这里不再赘言。

    “天人合一”思想,对人类构建新的世界体系有用。

    中国对于构建世界体系做出过巨大贡献。中国古代的“朝贡体系”从公元前3世纪一直存在至19世纪末期就是很好的范例,与条约体系、殖民体系一起并称为世界主要国际关系模式之一,存在于东亚、东北亚、东南亚和中亚地区。这种以中央王国为主要核心的等级制网状政治秩序体系,孙中山等人认为,较之帝国主义的挟武力胁迫屈服、建立殖民地,“朝贡体系”的宗藩关系不诉诸武力即可使对方诚服更显文明,生命力绵延久远。未来的世界体系也可以借鉴其思想。当然,时代不同了,应该赋予新的更加科学丰富的内容和形式。

    这就如同大宇宙的模式结构一样:不同数量的电子围绕原子核旋转,构建起不同的原子;不同数量的行星围绕恒星旋转,构建起不同的星系;不同数量的星系围绕恒星核旋转,构建起不同的星系群;不同数量的星系群围绕大质量黑洞旋转,构建起不同的星系云以至于大宇宙。

    宇宙自然的结构模式与人类社会“朝贡体系”的结构模式如此的相似,这也是“天人合一”的一种解释。

    当然,这种世界体系模式,还要首先在企业模式中探索推行,这是一种文明社会形态的基础,本质上是一种新生产方式的实行和全球化过程,需要解决的是财富创造模式和财富分配机制,这是一种文明形态的本质特征,然后是竖立其上的一整套的为之服务的思想、文化、法律等等制度配套,所谓意识形态、上层建筑。

    朝贡体系模式和宇宙体系的模式相似性和生命力的久远性,从哲学上说是因为个体的独立自由与整体的和谐共生达到完美统一、是因为体系的核心有足够强大的吸引力,这也许就是道法自然的真谛。

    第三个问题:重塑世界体系与发展完善中国制度

    要实现这种世界体系的目标,取决于中国能否在国内建立起一种更加高效的财富生产方式、公平均衡的财富分配制度,以及包括思想文化在内的一种社会正义环境,给全世界树立起一种社会发展模式体系范例。这是发展完善中国制度优势所必须的,不然的话,也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建立起一种这样的世界体系。

    发展完善中国制度优势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但是下列问题必须首先重点解决:

    1消除绝对贫困人口问题

    2化解社会矛盾机制问题

    3公开官员资产反腐问题

    4社会财富分配均衡问题

    5更新教育思想实践问题

    6科学科技创新机制问题

    7新文明生产方式问题

    8新文明文化体系问题

    9新文明世界体系问题

    以上9个问题,前6个是解决工商文明社会的存量问题;后3个问题是我们在企业活动中不断探索的问题,也是在向新文明、新世界体系过度过程中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我1997年至今发表的有关文章和拙著《宇宙易景》对此有专门论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凡子,河南鲁山人;《宇宙易景》作者,道学文化研究者;一十幼稚、二十清纯、三十迷茫;四十与世俗处,五十不谴是非,六十不傲视万物,是其心历路程,七十后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是其追求的人生境界。邮箱:QQ:949098880;微信号:949098880,邮箱:duhongfan@163.com,电话号13849589416。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