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东方老道 - 包海山首页
对佛教的思考与应用(5)
2016-12-05
字号:
    ——兼谈中华文化“四大金刚经”

    3、战争戏

    在人间大剧场里,最惨烈、血腥、悲壮的就是战争戏。说到底,战争是一方或双方、多方的无明、自私、我执的产物;在开放、包容、海纳百川的社会不会发生战争。在中华文化“四大金刚经”里,释迦牟尼不要战争,老子认为不得已可为之,成吉思汗曾经横扫欧亚大陆,马克思有关于阶级斗争之说,他们在形式上有所不同,而在本质上是相同的,都是为了促进世界的统一与和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战争多是国家之间发生的,因此对什么是国家以及它的产生、发展和消亡的必然规律有所认知,这很有必要。恩格斯指出:国家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曾经有过不需要国家、而且根本不知国家和国家权力为何物的社会。国家是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的产物;国家是承认:这个社会陷入了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又无力摆脱这些对立面。而为了使这些对立面,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一种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以内;这种从社会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就是国家。随着阶级的消失,国家也不可避免地消失。在生产者自由平等的联合体的基础上按新方式来组织生产的社会,将把全部国家机器放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即放到古物陈列馆去,同纺车和青铜斧陈列在一起。(《马恩选集》四卷170~174页)他说:当国家终于真正成为整个社会的代表时,它就使自己成为多余的了。国家不是“被废除”的,它是自行消亡的。(《马恩选集》三卷631页)

    当我们从宏观上以历史视野理解了这种必然规律之后,就会明白无论是内战还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是怎么回事。台湾原住民卜衮先生在《界》中诗曰:“心好比被刀割划着/心好比被撕裂割划着/地球是完整的被天制造的/不过,人以其小小的心/将地球小块小块地界出自己的世界”。人的无明、自私、我执主要表现为自封划界,以其小小的心把被天制造的完整的地球自然村,小块小块地界出自己的世界,从而心好比被撕裂割划着。因此,战争一般都是围绕着划界与破界而发生。在中国古代,万里长城就是不同利益、不同文化割裂和冲撞的一条界限,所以在长城脚下战场和冤魂最多。陈陶《续古》中诗云:“秦家无庙略,遮虏续长城。万姓陇头死,中原荆棘生”。常建《塞下曲》:“北海阴风动地来,明君祠上御龙堆。髑髅皆是长城卒,日幕沙场飞作灰”。萨都剌《过居庸关》中诗云:“关门铸铁半空倚,古来几多壮士死!草根白骨弃不收,冷雨阴山泣山鬼”。曹邺 《筑城三首》中诗云:“筑人非筑城,围秦岂围我。不知城上土,化作宫中火”。陈羽《梁城老人怨》:“朝为耕种人,暮作刀枪鬼。相看父子血,共染城壕水”。

    在战争中苦难最深重的是士兵和老百姓。我们再看几首古代诗歌所描绘的画面。卢纶《逢病军人》:“行多有病住无粮,万里还乡未到乡。蓬鬓哀吟古城下,不堪秋气入金疮”。陆龟蒙《孤烛怨》:“前回边使至,闻道交河战。坐想鼓鼙声,寸心攒百箭”。沈彬《吊边人》:“杀声沉后野风悲,汉月高时望不归。 白骨已枯沙上草,家人犹自寄寒衣”。陈陶《陇西行》:“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当然也有获益者,但是他们的利益是用士兵的性命换来的。曹松《已亥岁》:“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刘商《行营即事》:“万姓厌干戈,三边尚未和。将军夸宝剑,功在杀人多”。陈陶《续古》:“战地三尺骨,将军一身贵。自古若吊冤,落花少于泪”。张蠙《吊万人冢》:“兵罢淮边客路通,乱鸦来去噪寒空。 可怜白骨攒孤冢,尽为将军觅战功”。

    因为心虚胆怯而围城自封,并且“不知城上土,化作宫中火”,结果导致战事连连,这些都是因为“秦家无庙略”。如果有庙略、懂佛教,那就会避免许多战争。如果发生战争之后,听老子言,也不会“尽为将军觅战功”。老子认为,“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杀人之众,以悲哀莅之,战胜以丧礼处之”。如果岳飞听老子之言,懂得“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那他就不会诳语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如果我们为此画一幅漫画:呲牙咧嘴,头发炸起,满脸双手都是血,那不只是吃相难看,而是一种心理变态。“白首为功名”是岳飞一生的追求,所以“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他着急呀,就怕没有功名“空悲切”。如果说这是有了功名的“夫乐杀人者”,那么还有环顾四面八方、一片荒野,为无人可杀、无法立功而懊恼者,那更是人性的扭曲。例如陆游《金错刀行》中的“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诗句,又展现了一副特别形象的画面,可以说把那种为功名与要杀人使他人格分裂的状态描绘的惟妙惟肖。

    不分你我,只看对错,那是一种胸怀、智慧和境界。佛教就是要消除“我执”,而客观看待事物本身。在蒙元时期,中国人也曾经统治过欧亚大陆;在鸦片战争时期,英国的大炮也炸开天朝帝国的大门。我们应该客观看待这一切。马克思说:正如皇帝通常被尊为全中国的君父一样,皇帝的官吏也都被认为对他们各自的管区维持着这种父权关系。随着鸦片日益成为中国人的统治者,皇帝及其周围墨守陈规的大官们也就日益丧失自己的统治权。与外界完全隔绝曾是保存旧中国的首要条件。英国的大炮破坏了皇帝的权威,迫使天朝帝国与地上的世界接触(《马恩选集》一卷691~692页)。他说:从纯粹的人的感情上来说,亲眼看到这无数勤劳的宗法制的和平的社会组织崩溃、瓦解、被投入苦海,亲眼看到它们的成员既丧失自己的古老形式的文明又丧失祖传的谋生手段,是会感到悲伤的;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些田园风味的农村公社不管初看起来怎样无害于人,却始终是东方专制制度的牢固基础;它们使人的头脑局限在极小的范围内,成为迷信的驯服工具,成为传统规则的奴隶,表现不出任何伟大和任何历史首创精神(《马恩全集》九卷148页)。

    要不是中国人的头脑局限在极小的范围内,成为迷信的驯服工具,成为传统规则的奴隶,英国的大炮怎么敢炮轰我们的土地?我们应该看到,小农意识注重的是上尊下卑,论资排辈,无条件服从,对内集权专制,对外围城自封。长城留下了内战不断、自相残杀、触目惊心的斑斑血迹。因此鲁迅在《长城》一文中说:其实,从来不过徒然役死许多工人而已,胡人何尝挡得住。我总觉得周围长城围绕。这长城的构成材料,是旧有的古砖和补添的新砖。两种东西联为一气造成了城壁,将人们包围。何时才不给长城添新砖呢?这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在充满开放意识的人们看来,中华民族的屈辱历史早已结束,胆小怕事围城自封的狭隘心理早该改变。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形成以及热爱和平的世界各国人民融入一个社会大家庭,造成城壁将人们包围的长城即心界,就变成了人们心灵的沟通与交流的一种障碍,因此现在我们自信的中国人,应该不仅“不给长城添新砖”,还要坚决勇敢地拆除心灵里的“旧有的古砖”。我们根本没有必要用奴性的心态,去塑造围城自封、自我树敌、冒着敌人炮火前进的心理模式,而是用我们全体中国人民的卓越智慧和豪迈气慨,去营造自由民主、和平友好以及充满鲜花和掌声的和谐的国际社会氛围。因此,我们愿化干戈为玉帛,在内心深处里把用来御敌的万里长城,化作迎接远方宾客的一条圣洁的哈达,在无形的变换升华中,举重若轻,充满自信,这是我们应该所特有的一种境界和神态。只有敢于拆除因为心虚胆怯才需要固步自封甚至画地为牢的围城即心界,以大无畏的精神和坦荡宽阔的胸怀,举起圣洁的哈达走向世界的时候,那才真正体现出国泰民安的盛世景象,体现出中华民族腾飞的雄伟风采!

    今天,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中国人,不仅与地上的世界接触,而且走出国门,全方位、深层次融入国际社会。我们要消除心界,开阔眼界,超越国界,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走向在全球范围内“生产者自由平等的联合体的基础上按新方式来组织生产的社会”,为此要把中华文化穿越时空的“四大金刚经”融为一体,这是我们得心应手、运用自如的一大法宝。只要我们综合性、系统性、整体性发挥他们的正能量,那就无论怒吼一声,威震四方、所向披靡、勇往直前,还是清风细雨,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最终都会顺应人类与天地共同道法自然的必然趋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现在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没有党派,认为存在区别于老百姓的各种党派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党派就是最大的党派;认为无须什么人、什么党派来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学习马克思理论与政治和党派无关,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编、著出版《我们最喜爱的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论文集》、《以人为本,实现全面而自由发展》(获鄂尔多斯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书籍;发表《“现代马克思”或许出现在中国》、《灵气活化“资本论”——试让人类智慧最高结晶体现巨大经济价值》、《资本的信息结构及其功能研究——开发马克思主义经济价值的最佳途径》(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第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等论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